• 更新时间:2017-10-17 22:07:17本章字数:7044字

    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天气渐渐转暖,张婷还是呆在家里不出门。她还是失眠,但偶尔也能睡个好觉。饭一两天不吃也不会饿,但时间差不多了自己会提醒自己吃饭。看着窗外有绿意,她感到非常开心。这仿佛是枯叶落后的新生,她对陆云说:

    “我并不后悔做出和他断绝联系的决定,我对不起他的是选择了那样一种方式。我爱他,这个决定让我看的更清楚这一点,但我知道我们没有将来了,所以这样也不错。他在我这里永远都是爱我的样子,我可以自己一个人爱他一辈子,这就够了”

    陆云骂她执迷不悟。

    周承完全变了一个人,烦躁、脸上总带着阴冷的急切切的神情。对所有的一切都是淡淡的,无可无不可,他从不会也不愿意想起张婷。他从医院出来,就强迫自己把她原封不动的封存了起来不允许自己或别人轻易打开。他发现只有这样,他才能再次像个人一样活起来。

    周承谈恋爱了,这个消息震惊了所有人。当那个活泼、年轻、干净的小护士站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他们脸上都带着一种尸骨未寒的表情。

    不知道的人称赞他们般配,祝愿他们可以白头到老。

    不论别人说什么,周承都带着一副了了的神情点点头。小护士抱着他的胳膊依偎着他,他也只是淡淡的看一眼,也不拒绝,但也绝说不上热情。

    陆云对林雪说:“我怎么看着这个小护士觉得比当初的张婷要讨厌一万倍呢?”林雪笑笑说:“你那是偏见,不过我也更喜欢张婷,我还记得那次我们一起去海南……”正说着有人推了她一下,她抬起头一看是陆耀,再一看周承似乎一切如常。

    林雪悄悄问陆耀:“他没听到吧?我声音不大啊”。陆耀白她一眼说:“不大我能推你啊!没看见小护士哀怨的眼神吗?”

    让大家更加震惊的是不到一个月,周承就宣布了要结婚,结婚对象正是小护士。 

    看到大家傻掉的表情,他突然就想知道如果她听到会是什么表情。他的脑海里突然想不起来她什么样子了,他回到家翻了所有的地方才发现他们居然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她不喜欢拍照,他更加不会强求。一切连痕迹都没有,他难过的想大哭一场。

    陆耀劝他:“如果是用这种方式报复张婷,那真是傻透了,你只会把你自己赔进去。”

    他回答说:“我不是报复她,我只是想要尽快的结束这一切。结婚了,我就可以告诉我自己,‘结婚了,什么都不用想了,也不用再抱有任何乱七八糟的幻想’你知道的人容易忘记,我怕我有一天忘了,会重新想和她在一起,那太痛苦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偏执的想知道张婷对这个消息的反应。但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还在想着她,更不想让自己的婚姻被人说是因为她。

    他与自己做着挣扎。后来他约了林雪,林雪给他一封信,说张婷知道他要结婚以后就走了,信是留给自己和陆云的。

    他巴巴的问有他自己的吗?林雪躲开他的注视没有回答。

    他默默的展开信件:

    亲爱的陆云和林雪:

    原谅我不能一一给你们写信了。谢谢你们对我的陪伴,让我很快的站立了起来。陆云我永远无法忘记在医院睁开眼睛看到的你有多美。林雪你要珍惜,该前进时就不要退缩,不要像我一样,但你肯定会比我幸运也比我幸福,我坚信。

    事到如今,我如果说我不爱他,想必你们是绝对不会信的,连我自己都不会信。也就是在这一段时间,我才发觉他已经也许早就成为了我的一部分。但是我害怕、我自私,我没有办法,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跨越我内心的恐惧和不安。他把我惯坏了,以至于我自私、自我到用那样的方式伤害了他。我明明知道他有多么自尊,我是不该被原谅的,我知道。能有你们到现在还不厌弃我,我真是三生有幸了。

    所有的事情,到今天才算是偃旗息鼓了。知道他要结婚,我的心多少能安一些。你们不必为我们感到惋惜,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如果那时我们在一起了,我可能会被自己逼疯,事情将更无法收拾,对他的伤害也只会更大。

    听闻新娘是那个小护士,我记得她很可爱,干干净净的,说话很温柔,和他很配。我真的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他能得到幸福,自然你们也不例外。

    我怕见面就说不出话来,所以写下来,留给你们,等我安顿好了,给你们电话。

    张婷

    他一脸茫然的问林雪:“她说她心安,呵”

    林雪看着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怎么知道小林?她见过她?”

    “你住院的时候,她天天都在门外”林雪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说。

    周承用一支手支撑着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问:“她去哪了?知道吗?”

    “还不知道,好像是苏杭那边”

    “她,还好吗?”他酝酿了许久,极为复杂的说出这样一句,似乎从嘴唇中脱出就有千斤重。

    “她失眠很厉害,其它都还行,就是瘦的厉害”

    周承的脸像喝下了最苦最苦的中药,又恶心又难过。他感到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破裂、爆炸了,在顶着他的脑壳向外冲,他努力的压制着。

    林雪看到他被撕扯着又拼命忍耐的表情,再想起张婷整日整日的坐在躺椅里发呆的样子。心里嘴里充满的苦涩。

    周承还是结婚了,他想既然她觉得心安那就结吧!婚礼隆重非常,所有的人都说着天造地设,金玉良缘一类的话。周承笑笑全接下,然后像拂落在衣服上的灰尘一样轻轻的拂去。

    新娘非常漂亮,像所有的新娘一样娇羞。

    陆云在饭桌上喝的比谁都醉,还追着新娘不停的敬酒,但酒都被周承给挡了。

    陆云气急,愤愤的说:“我和张婷都被她拍死在沙滩上了还不许我祝贺她一下是吗?当初灌张婷的时候你怎么不全拦下,真是永远都这么讨人厌”。周承愣在哪里,新娘带着一脸的惊慌,林雪急忙拉走陆云。

    张婷笑说陆云是性情中人。陆云说:“屁,难道你不想敬她酒吗?”。张婷想了想笑着说:“想”。陆云说:“那不就结了,我是帮你跟我做了你做不了的事”。

    张婷总是想着周承,想他说话,想他做事。这就是她在追求的,用永无止境的想念换取永远停驻的美丽。

    周承结婚了,她就可以安心的在一隅静静的思念他,不用害怕,也不用恐惧。她在苏州找到了工作,每天工作,想周承,生活也算是顺风顺水。

    两年以后,张婷买下了一个小铺面开始收起了租金。同年陆云找到了男朋友,一个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商务男。她很高兴,张婷看她高兴也觉得高兴。

    又一年过去了,张婷买了房子。林雪生了一个小女孩,陆耀在视频里得意的炫耀。张婷说他也是个孩子要林雪受累。林雪笑着点头,气的陆耀指责林雪从不站在他那边,害他总也吵不过张婷。张婷说他是智商和情商双向受限,怪谁都没有用。陆耀直接挂掉视频。

    张婷觉得很好,一切都很好。唯独没有听到周承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刻意回避。她也不敢问,怕听到看到他和别人其乐融融一家亲的景象。

    时光日复一日的匆匆走过,生活也一日一日的重复着仿佛可以重叠成一日,但到底还是有所不同。张婷换了更大的房子,但她依旧失眠,她还是生活在过去。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要和他纠缠一辈子了。

    陆云在谈了两年的恋爱以后决定要结婚了。张婷非常想去她的婚礼,但她害怕碰到周承一家人。所以不停的向陆云道歉。她想送陆云一场毫无瑕疵的蜜月旅行,但她显得比陆云更加慌乱、不安。

    看到她急切切的说着这个忘记那个,最后自己都懊恼了。她对张婷说:“你真是个傻女孩”,说的张婷在视频里泣不成声。

    第五年,周承离婚了。

    妻子带着极大的怨气,在他的朋友圈里将他数落的不三不四。她说周承性无能,结婚五年都没有碰过她,怪他骗了自己五年的青春,说他忘不了旧情还跟自己结婚,是最不负责的感情骗子。

    陆云气的要死,直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谁又没有绑着她跟周承结婚。张婷听了如坐针毡的问:“怎么会这样?”。陆云没好气的说:“怎么会这样?你还不知道,他当初怎么结的婚你还不知道,那样的婚姻有好结果才怪呢”

    张婷又开始一整夜一整夜的失眠,喉口间总哽着什么,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她开始疯狂的想念周承,想他怎么会这么不幸,总是遇人不淑。她的心又开始沉甸甸的的,无处安放。

    她在电话里总让陆云和林雪给她讲他的情况。听着听着,她发觉自己的心还是空洞洞的一片。

    于是,她启程,上路了。

    当她站在周承家楼下,又缺乏一鼓作气的勇气。她徘徊着、徘徊着,有一个身影凑近了她,她一抬起头是“小护士”周承的妻子。 

    “你是那个时候守在周承病房外面的女人?”

    张婷伸出手与她握了握手说:“你好,我是张婷”

    小护士变了脸说:“你就是张婷?”

    张婷点了点头。

    小护士沉默了许久说:“虽然总听他们提起你,但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你的照片。你在这里,是因为我们离婚了是吗?”

    张婷又点了点头。

    “那你还是喜欢他对吗?”

    张婷平静的点了点头。

    小护士带上了一丝凄妄的神色说:“我本来以为,我跟他结婚了,时间长了他就会变成我的,至少能看见我。但知道今天,我才发现这是奢望。我很后悔也很生气他,后悔自己没听别人的劝,自以为可以代替你成为他的永恒,生气他明明自己心里那么眷恋还要拉着我陪他一起。我不知道你们发生过什么,我也无知愚蠢,可是他呢?他太不负责任。还有你,这五年好像我走到哪里你都在,你就像乌云一样罩在我头上五年,我也是太傻,居然坚持了五年。”

    “对不起,我是希望你们幸福的”

    “我接受你的道歉,我也想通了,从来不属于我以后也不会属于我的东西就该早早放手。这样想心里也就平和些了,我是来拿东西的,拿完就走,周承应该在家”

    “哦,你去吧!我再等等”

    小护士也不问她等什么,看了她一眼就上楼了。

    周承是在家的,小护士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抱着东西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便突然转身对他说:“你能不能帮我把东西搬到楼下去?”

    周承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

    “你浪费了我五年的时间,我占用你这一会儿不过分吧!”小护士气愤的说。

    周承走过去拿过她手中的箱子说:“走吧!”

    他们走出楼梯的时候,张婷正背对着他们向前走。

    周承站住脚步,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小护士站在一旁也不催促他。

    张婷转过身来看到他然后呆掉,他才反应过来,抱着箱子径直走出去,走过她身边。待把小护士送走,他进来老远就看到她在看着自己。他目不斜视的走过她,上楼。

    张婷心里充满的苦涩,那种浑身撕扯着,头顶似乎有千万根针扎的感觉,让她开始问自己,“是凭着什么就直接到这里来了?”。眼睛从心里流出来,即便是流出来也不见带走丝毫的痛苦和窒闷。她的头脑里一阵眩晕,眼前泛白,她蹲下,闭上眼睛。

    周承在楼上看着她蹲在那里,心里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撕咬着,他抑制不住对她的喜欢,就像此时此刻抑制不住对她的心疼一样。

    突然,他紧张了起来,张婷慢慢的站起来,缓缓的转身离开,那背影就像一把抓紧了他的心脏。他疼的弯下腰,稍微缓了两秒,他飞快的冲了出去,跑着追到她面前,怒不可竭的吼她:“你要去哪?你又要去哪?”

    张婷看着他不说话,眼泪畜满眼眶轰然落下,眼前一片模糊。

    周承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事隔这么多年,看着眼前这张脸哭他还是会手足无措。

    张婷慢慢的抑制住了眼泪,说:“我去酒店”

    “那你去吧!”周承淡淡的说了一句。

    张婷在他身后看着他离开,然后转过头慢慢的走出去。

    周承打电话给陆云:“张婷来了”

    “她来找你了?”

    “恩”

    “天呐,我得赶紧告诉林雪和陆耀,她在你家?”

    “不在,她走了”

    “你把她赶走了”陆云的声音冷冷的说。

    “她说去住酒店,你问问她吧!”

    “你怎么是这么个王八蛋呢?她都来找你了,你就自己作死吧!她的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走出这一步,你一棒子就又给她送回原地,你可真牛逼”

    “你别说了,给她打电话吧!”说完就挂了。

    陆云给张婷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开好房住下。陆云问她待多久,她说不知道,问她来干什么?她说来看周承。

    陆云又给陆耀打了电话,让他们抱着孩子去和张婷一起吃饭。

    张婷逗着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心里非常高兴。她的高兴传递给小姑娘,小姑娘紧紧的抱着她的脖子不撒手。

    陆耀让林雪把孩子带远一点,别被张婷这个孤家寡人给拐走了。

    正说着周承就进来了,他进来坐下,看着张婷抱着孩子。感受到他的目光,张婷的眼睛胀胀的眼泪又想出来,眨了两下眼睛忍了回去,坐正了身子也不去看他。林雪从她坏里把孩子接过去。

    菜慢慢的上了,大家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陆云坐在张婷身边一边给她夹菜一边说:“既然来了,就别走了,等我孩子出生了帮我带孩子怎么样?”

    张婷一脸惊喜的看着她说:“你有了?真的假的?”

    陆云打了她一巴掌说:“这种事能有假?”

    张婷笑的非常开心,仿佛是自己要当妈妈了一般。她看向坐在陆云身边的高亚彬,向他竖起了大拇指。高亚彬谦逊的笑了笑,继续给陆云夹菜。

    陆云口没遮拦的马上就问她:“说吧!你打算什么时候要?”

    一桌的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她,张婷闷闷的问:“要什么?”

    陆云一脸你怎么这么笨的表情说:“还能要什么?当然是孩子啊!”

    血气涌上了大脑,张婷感到一阵头疼,“我上哪去要孩子?你想什么呢?”

    陆云正色道:“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上哪要孩子,那你还回来干嘛?”

    张婷感到仿佛有人冲着她的脸重重的一拳,打的她有些晕晕的,不知东南西北。她差不多要颤抖起来了。

    林雪看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张婷,责怪的叫了一声:“阿云”。高亚彬轻轻的推了她一下。

    陆云则不以为意。

    陆耀站起来说:“好了,好了,先吃饭,生孩子这么高难度的活,张婷那么笨不得好好学学,哪有那么快?行了,吃饭”

    大家这才又说笑了起来,似乎刚刚的尴尬没有存在过。张婷的脸色满满恢复了正常,但就似乎是放过血一般的只是寥寥的应付着说笑。

    吃完了饭,大家都各自回去了,似乎是故意的留下了周承和张婷。

    周承作势要走,张婷急忙喊他:“明天请你吃饭好吗?”

    周承点了点头就走了。

    第二天,到了约定见面的地点,周承走到她身边说:“走吧!”

    张婷看着他并不动,周承见她不动就转回身问她:“怎么了?”

    “我还没想好吃什么?”

    “你就是这样请人吃饭的?”

    “我不知道带你去哪?”

    “算了,你跟我走吧!”

    他们坐上车,走着走着张婷越看越眼熟就问:“这不是去你家的路吗?”

    “恩,你给我做饭吃”

    “可是我……”

    “不行吗?”

    “行是行,就是你也知道我的手艺”

    “你就做你的,吃是我的事”

    把张婷带进家门,跟她说了一声冰箱里有菜就躺在沙发上看起书来。张婷做了两个菜端上桌叫他。他坐下尝了一下然后说:

    “五年了,都没什么长进,你男朋友怎么受得了你?”

    “我没有男朋友”张婷低下头轻声说。

    他一边吃着菜,一边随意的问:“为什么不交?别说是因为我,我都结婚了”

    张婷站了起来对他说:“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恶劣?”

    周承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看向她,眼里带着满满的狠意说:“你还指责我恶劣?我有你恶劣?嫌我恶劣你走,你美好你的,我恶劣我的,互不干扰总可以吧?”

    张婷看着他一脸的戾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看了他一会儿,转身向门口走去。

    走出去,门还没关上,就听到盘子、碗滚了一地的声音。

    她又急忙拉开门走了进去。菜和盘子摔了一地,本就可怜的菜更加狼狈瘫在地上。周承坐在餐桌上生闷气。她走过去坐下看着他说:“我知道你到死都不想见我,我也知道你讨厌我,如果我的出现真的那么让你痛苦的话,那我就走,走的远远的。尽管我可能放不下,但我放不下也不是这一年半载了,也不在乎再多点时间”。

    她回苏州了,在陆云的棒子、甜枣的围攻下,她决定搬回来了。

    连搬家带租房子两个星期才搞定。一搬完家、打扫完卫生,她就去找周承。

    她怀着激动的心情就去找他,刚走到他家的小区门口,就看到他开着车从小区里出来了。他在车里和她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把车右拐停在路边。不见他下车,她便跑了过去,刚跑到车前他就下车了。

    她跑到他身边,刚想伸手抓他告诉他自己搬新家的事。他一脸冷漠的一把挡开她,她后退了两步被后面的台阶绊了一下就坐在了地上。

    她被摔蒙了,坐在地上也不起来,坐着坐着就哭起来了。

    周承有些底气不足的说:“不是都走了吗?还回来干嘛?”

    张婷不理他坐在地上认真的哭着。

    过往的人不住眼的扫向周承,周承无奈的抚了抚额头,然后走过去把她拉了起来。别扭的说:“对不起,我以为你又走了”

    张婷挂着还没擦干的眼泪说:“我能去哪?我刚搬完家,你让我去哪?”

    “你搬回来了?”

    张婷瞪他一眼“恩”了一声。

    “你找我什么事?”

    “本来想请你去我家吃饭,现在不想了”

    “那我请你”

    张婷不解的看向他。他走到自己的车边对张婷说:“走啊!”

    “不是去你家吗?”

    “不是,上车”说完自己先上车。张婷慢慢的坐到了车上。

    “怎么走?”

    “什么怎么走?”

    “去你家”

    “去我家干嘛?”

    “去你家我做,不就是我请你吗?”

    “可钱是我花呀!”

    “你说什么?”

    “没事,走吧,我给你指路”

    张婷的家照旧一组沙发,一个躺椅,一盏落地台灯。

    他们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张婷才收到陆云发来的微信说,她没有告诉周承她只是去搬家,他以为你走了。我吓吓他,让他赶快跟你和好。张婷笑了起来回她:你怎么还是个孩子,光吓有什么用?

    看到她笑,周承便起身走过去坐到她身边正好看见屏幕上的对话。张婷急忙将手机扣到了胸前。他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吓就没有用”

    “你又不是那么胆小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胆小”他声音里带上一丝悲伤。

    “对不起,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周承便吻住了她。她的心一下子又胀了起来。

    他不是第一次吻她了,但她比第一次还要紧张。他惩罚似的咬住了她的嘴唇,她怕痛,急忙抱住他的头,不让他往后靠。他则不管她,继续往后靠,她急了一边挣扎一边只能顺着他,直到他彻底躺倒,而她爬在他身上。他用手紧紧环住她的腰才松开她说:“这只是对你小小的惩罚,罚你扔下我不闻不问五年”

    张婷的眼泪纷纷落下,滴在他的脸上,他也不擦就看着她哭。

    “现在还害怕吗?害怕我会厌倦你?害怕关系确定之后一切会改变吗?”

    张婷摇了摇头。他伸出手摸着她的头问:“现在为什么又不怕了?”

    张婷避开他的眼睛说:“因为太想你了”

    这次周承的眼眶红了起来。他一使劲张婷就彻底爬在他身上,他抱紧她仿佛害怕她会消失一样。

    张婷的脸贴着他的脖子说:“这个拥抱我等了五年,本来以为此生无望,现在却又真真实实的出现了”

    “这个拥抱我五年前就该拥有的”

    “对不起”

    “你如果觉得对不起我,你就答应我,到死都不离开我”

    “到死?那得多长是时间?”

    “什么?”

    “我答应你”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