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初查

    更新时间:2017-10-19 12:22:07本章字数:3114字

    周佐和蒙靖听到老人的话都感到很不可思议,不过这恰好印证了那句话:最不可能的地方往往隐藏着最需要的东西。

    “老人家,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周佐追问着。

    老人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嗯,我年纪也大了,有好多东西都记不到。我只记得昨晚我出门上茅房的时候看到有个人影在路上,但因为天黑又加上我这老眼看不清远处的东西,所以也只是看到一个人影而已。”

    “没关系的,人影也可以,您可以详细描述一下您看到的那个人影吗?比如,他有多高之类的。”

    “有多高这我倒是记不清了,不过那个人影挺怪的,有时左走有时又向右走,我当时因为内急便只多看了两眼匆匆赶去茅房了。”

    蒙靖听完老人的话,思考了片刻,说道:“时而左走时而右走?看起来像是在躲避着什么,这说明杀人者是有目的杀人。”

    “有目的地杀人?”周佐疑惑道:“说不定是和被害者有关系的人,又或者被害者因为某事得罪了犯人,总之这也算是找到了一条非常有用的线索。”

    道别了老人后,周佐和蒙靖回到县衙里。

    “周兄,现在我们有了突破口,下一步不知你有何打算。”

    周佐淡淡一笑,神秘地说道:“接下来嘛,可就是施展我独门绝技的时候了。”

    “独门绝技?”蒙靖疑惑不已,“周兄在卖什么关子?”

    “嘿嘿,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周佐拍了拍蒙靖的肩膀然后叫来一个衙役问道:“那被害者的尸体呢?带我去看看。”

    “尸体在停尸房呢,大人真的要去?”衙役疑惑道。

    “当然,现在就带我去。”

    二人跟着衙役来到停尸房,推开门的瞬间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周佐按了按鼻子道:“喔!这里还真是难闻。”

    “当然了,不然怎么叫停尸房。”蒙靖摇头,他也不知道周佐想干嘛。

    周佐没管二人的疑惑,而是来到这房间里唯一的尸体面前,尸体被一块白布盖着,不时还有几只苍蝇寻着味道而来。

    蒙靖见周佐毫不犹豫地拉开了盖着尸体的白布,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困惑问道:“周兄,这尸体难不成还会说话?”

    “哦?靖兄你还真是说对了。”周佐哈哈一笑,然后仔细端详着被害人的尸体。

    “这尸体还会说话?难道是什么秘术?”蒙靖想起以前在南疆经常听见的那些传闻,心里思索着难不成周佐也会那些秘术。

    “秘术嘛,倒说不上。只不过你看这女子,虽然身着麻衣,但从容貌上看却也是个漂亮女子。”周佐说着便抬手剥掉尸体的衣物,然后将尸体翻了过来。

    那衙役看到周佐的行为,心里不禁感慨:想不到大人还有如此癖好。

    蒙靖也很是无语,不禁提醒道:“周兄,你这不好吧!”

    “什么不好?”周佐还没回过神来,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似得,急忙解释道:“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这只是在查看尸体而已。”

    “那周兄,你可看出了什么?”

    周佐没有立马回答蒙靖的疑惑,在翻来覆去地查看了片刻之后,回应道:“嗯,尸体是被人从背后用利刃刺死的。”

    有那么一瞬间蒙靖真的以为周佐在开玩笑,搞这么大的阵仗就只是为了验证一个事实?

    “但是!”周佐随即说道:“被害者是在昨夜亥时被人杀害的,更确切来说应该是亥初到亥时一刻之间。”

    “周兄,这可不是说笑的。”蒙靖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周佐将尸体的衣物穿好,重新盖上白布后道:“靖兄相信我,我绝对不会看错的,这其实不是什么秘术,只不过是经验多了能够根据血液的凝固程度,尸温、尸斑、尸僵等等来判断较为精确的死亡时间。”

    “原来如此。”蒙靖点头,但他更疑惑的是周佐那句“经验多了”,难不成周佐和尸体打交道已经很久了?不过这些问题蒙靖不便询问,自然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好了,现在尸体也查看清楚了,让我们去看看报案人吧!哦,还是先把手洗一洗比较好,嘿嘿。”

    没过多久蒙靖和周佐便来到报案人也就是被害者的丈夫面前。

    “你就是报案人?先介绍一下自己吧。”周佐问道。

    “大人,草民杨雄,是被害人的丈夫。我妻子她一直都很善良,平日里就连一个苍蝇也不愿打死,这么菩萨心肠的人却遭人害死,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周佐看着杨雄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不禁感慨。

    “那你可知你们平日里曾得罪过什么人没有?”蒙靖询问道。

    杨雄揩去脸上的泪水,哽咽着说道:“大人,草民一家都在县城里做点小本生意,平日里多得他人的帮助才能够勉强糊口,对此我和妻子都心怀感激,对待他人也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没与什么人有过仇怨。”

    “真的?说不定是很早以前的事情呢?”周佐开口问道。

    “不,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与什么人结过仇怨。”杨雄摇了摇头,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似得,马上大声喊道:“是他,一定是他!”

    “是谁?”蒙靖和周佐不解。

    “张鸣,一定是张鸣!对,一定是他!”杨雄说到最后更是语无伦次了。

    “张鸣?”蒙靖和周佐相视一眼,各自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精光。

    “谁是张鸣?”

    杨雄努力平复自己激动的内心,然后回应道:“是张员外的儿子,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经常出没那些烟花之地,平日里更是喜欢调戏良家妇女。有不少的女子都惨遭过他的毒手,但因为他父亲张员外曾在京城任职,认识不少大官,所以县令也没敢惹他。”

    “荒唐!”听完杨雄的话蒙靖不禁破口大骂:“想不到天下还有如此荒唐之事。”

    “额,靖兄,息怒息怒啊。”周佐急忙劝解道:“为这种人伤了自己的身体不值得,改天我们去教训教训他就是了。”

    “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不然还有王法了!还有这个县的县令,竟然容忍这样的事情存在,我定要参他一本。”

    “额,靖兄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县令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我们也不能全怪他,提点提点就行了。”周佐随即又问向杨雄问道:“你这么肯定是张鸣所为,有何依据?”

    “大人有所不知,前几日我妻子带饭食给我的时候不小心被那个混账东西看到了,他见我妻子貌美,竟公然调戏我妻子。想我那妻子怎能忍受这样的侮辱,还没等我出手便一脚踢中了那畜生的胯下,他忍不住疼痛匆匆离开了。一定是那个时候惹到了那畜生,他在心怀怨恨之下便杀害了我的妻子。大人,你一定要做主啊!千万不能放过那个畜生!”

    听完杨雄的话,周佐在感慨之余不免对杨雄的妻子肃然起敬,好一个刚烈女子!

    “你放心好了,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么即便是他爹认识当朝宰相,我也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蒙靖挥着拳头,恶狠狠的说道。

    周佐又想到了什么,询问道:“对了,你说昨夜你和好友饮酒饮了一夜,不知可否告知在下与你饮酒的那人是谁?”

    “就是东街的钱屠户,我昨夜便是在他家饮了一夜。如果,如果昨夜我没有贪酒的话,淑芸她就不会死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淑芸,是我害死了她……”

    “不要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蒙靖安慰道:“我们该问的也差不多问完了,你就好好在这里休息吧。”

    告别了杨雄,蒙靖和周佐来到县衙的后院大堂里,准备将一整天的事情梳理一下。

    “周兄,事件进展到这儿,情况差不多都了解清楚了,整件案子的矛头指向也基本有了个大概,你有什么看法没?”

    周佐饮了一口茶道:“今日确有重大的突破,也让我们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依然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我们去查证。”

    “细节?还有什么细节?”蒙靖不解。

    “这个嘛,还有很多啊!比如说犯案的过程我们尚且不清楚,还有证据和证人现在也没有,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呢!”

    “这倒也是。”蒙靖点头说道:“但清楚了大体方向,我们也就不至于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了,而且还能节省很多时间。”

    周佐看着蒙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问道:“靖兄可还有什么不解之处?直言相问便好。”

    “这……”蒙靖想了一下问道:“其实我还是很好奇周兄和行之兄的关系。”

    “哦,这个啊!”周佐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我们是一起从小玩到大的伙伴罢了,三年前因为一些事情离开,如今又重新回来了而已。”

    蒙靖在听到周佐说到三年前时不禁想起了一些往事,但他也不敢直接开口询问,毕竟这些事情牵涉到的人太多,也波及了很多无辜之人。也许周佐只是不小心被卷进了漩涡中,蒙靖这样想着。

    “好了,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去吃些东西然后休息一晚,明日可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