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魔狼峡

    更新时间:2017-10-15 16:48:33本章字数:3066字

    第一章魔狼峡

    “我还活着?”

    沈冲忽然间睁开了双眼,随即便感受到一阵寒冷袭来。

    “难道刚刚的一切都是梦么?”

    刚刚一切仿佛犹如重现一般再次出现在了沈冲的脑海中,本来此地沈冲是随着父母一起自本家迁出,岂料就在迁出的途中一群早已埋伏好的黑衣人忽然杀出,将沈冲的父亲、母亲以及家中的其他人全部击杀,沈冲也在那些黑衣人的围攻中被当场杀死。

    “我现在这是在哪里?!”

    沈冲心中不禁一阵疑惑,他记得当时自己已经被敌人的一柄长剑穿透了胸口,可是为什么现在自己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难道自己刚刚所经历的一切真的是个梦么。

    想到这里,沈冲立刻试图挣扎着爬起来,看看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让沈冲没有想到的是,无论自己如何护理,身体都仿佛不听使唤了一般,无法动弹分毫,好像那透骨的寒意仿佛把自己冻僵了一般。

    沈冲赶忙缓缓的提起真气,想要运转起体内的真气来对开这股寒冷的感觉,但是就在沈冲刚刚运转真气的那一刹那,整个人瞬间再次呆在了那里,因为此时随着沈冲真气的运转发现,此时在自己的经脉中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真气的存在,仿佛自己所有的真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一般。

    此时,沈冲不由得有些慌了,对于练武之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武功尽失更为可怕了,沈冲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走运并没有被那些黑衣人杀死,但是不幸的是,自己浑身的功力就此废了么?

    本来沈冲由于体质的原因,修炼起来比常人要慢上许多,如果不是沈冲靠着自己那超强的意志力,不管他人的嘲笑,不分昼夜的去修炼的话,根本就无法突破武者的阶段,虽然沈冲在族中的实力最多只能算上是末流,但是毕竟在沈冲的心中一直有着一个强者梦,但是此时此刻沈冲没有想到,自己那费尽辛苦才换回来的修为竟然在此刻荡然无存。

    “嗷~~~”

    就在沈冲沉浸在那种呆滞的状态之中的时候,忽然间一声高亢的狼啸声传入到了沈冲的耳中,随着这道声音出现之后,一连串此起彼伏的狼啸声猛然间充斥了沈冲的双耳。

    “狼群!~”

    沈冲知道,自己一定是遇到狼群了,心中不由得再次一凉,显然此时的沈冲根本就无法动弹分毫,如果是正常状态下,沈冲根本就不会畏惧这些狼群,但是现在对于沈冲来说,根本就没有半分的抵抗力的他只能任由狼群宰割了。

    沈冲只能那样静静的躺在那里,片刻间,一阵轻柔的沙沙声不断的传入到了沈冲的耳中,沈冲能够听得出,这些都是狼群行走在地面上的声音,根据此时的声音,沈冲知道,狼群此时已经将自己包围了起来,但是此时的自己依旧动弹分毫。

    随着群狼的再一次咆哮,沈冲知道,自己的生命这次真的是要走入尽头了,只能任由着狼群将自己撕碎,沈冲想不到自己最后竟然会是如此的死法,这种事情简直是太过讽刺了,没有死在那些黑衣人的手中,却死在了这些畜生的口下。

    想到了这里,沈冲不由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就在这时,忽然间,又是一阵吵杂的马蹄声音传入了沈冲的耳中,随即只听得一阵阵野狼的嘶嚎四下响起,紧接着几个人的声音也在这黑暗中划破夜空。

    “门主,这里有个婴儿!”

    随着一声呼喊,随即沈冲只听到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向着自己的方向缓缓汇聚而来,随即,几个人的面孔借着月光映照进了沈冲的眼中。

    只是这一瞬间,当沈冲看到这几个人出现之后,整个人瞬间便呆滞在了那里,通过刚刚几个人的对话,和现在沈冲眼前所发生的情形来看,刚刚那人口中的婴儿就是自己无疑了。

    “我怎么变成婴儿了,我是沈冲,不知道被什么人袭击了,我不是受伤了么,怎么此刻变成了婴儿,这一定是梦,这一定是梦!!。”

    此时的沈冲脑中不断的出现着一连串的问号,此时沈冲的脑子明显已经有些不够用了,根本就无法想象出自己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沈冲不断的安慰着自己,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梦境罢了。

    但是此时耳边传来的一阵阵的清晰的声音以及那不断入侵着自己身体的寒冷的感觉已经让沈冲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门主,你看这个小家伙,眼睛瞪得那么大看着我们,一点儿也不害怕啊。”

    此时,围在沈冲身边的其中一个人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笑着看着此时躺在地上的沈冲,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说道。

    “呵呵,我说大师兄,我看着小家伙不是不害怕,而是被你那张老脸吓傻了吧。”就在那汉子话音刚落,又一个声音随即响起。

    听到了此人的话之后,一瞬间,周围顿时笑作一团,而那络腮汉子听到之后也没有半分的不开心,反而跟随着大伙儿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快,大活儿先别笑了,赶紧把孩子抱起来,夜晚林子里风寒露重,这小家伙恐怕受不起这么重的寒气。”

    就在众人笑罢之后,那为首的中年汉子对着众人说道,随即俯下身去,将沈冲从地面上抱了起来,随即,周围人的听到了中年汉子的吩咐之后,有人赶忙拿来了厚厚的衣服将沈冲整个身体层层的包裹了起来。

    而此时的沈冲,不受控制的被中年汉子抱在了怀中,也从之前的震撼中反应了过来,一双眼睛望了望中年汉子,随即又向着四周往了一圈,一时间心中涌现出一阵莫名的感慨和忧伤,虽然此时沈冲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的那是沈冲已经明白,此时的自己已经不在是之前的沈冲了,而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

    “门主,你看,着小家伙在看我们呢。”

    就在这时,围在中年男子周围的一人说道。

    显然,此时怀抱着沈冲的中年男子也同样注意到了沈冲的异常,此时的沈冲和其他的婴儿有着明显的不同,一般婴儿被陌生人抱在怀中,而且又被如此多的人围在当中,不是吓得发抖便是哭啼不止,但是此时他怀中的这个婴儿根本就没有半分的哭闹之色,那一双漆黑的眸子从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之后,竟然隐隐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哀伤,仿佛这尚在襁褓的婴儿的心中有着一抹化不开的忧伤一般。

    一瞬间,中年男子整个人仿佛如遭雷击,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怀中的婴儿,此刻怀中这个婴儿的眼神竟然如同自己多年前去世的妻子望着他的最后的一抹眼神一般,充满了唏嘘与不舍。

    “晴儿,是你把他送到我身边让他代替你陪在我身边么?”

    忽然间,中年男子缓缓的抬起了头,眼神望着满天的星斗,喃喃自语般的说道,虽然此时男子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波动,但是此时身在男子怀中的沈冲却能够感觉到此时中年男子此时抱着他的双手都发出了微微的颤抖。

    “门主,您怎么了?”

    看到了中年男子的异常,周围的人赶忙问道。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个婴儿似乎与我们颇为有缘,一时间有些痴了,我们走吧,争取在天亮前走出这野狼原,否者,一旦天亮了的话,恐怕就会招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了。”

    中年男子从刚刚的深思中清醒之后,赶忙对着周围的人吩咐道,随即,抱着沈冲,来到了马匹的前面,翻身上马,用之前包裹着沈冲的毯子将沈冲系于胸前,随后赶忙催动马匹继续赶路。

    其他人听到了吩咐之后,眼中也随即出现了一抹紧张之色,显然,此时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的任务就是在天亮之前必须走出野狼原,随即众人也是纷纷上马疾驰而去。

    随着周遭的景物飞速的闪过,此时的沈冲也感觉到了一丝的困倦,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显然,此时在中年男子的怀中让沈冲感到极为的温暖和舒适,一时间竟然忘却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着一系列不可意思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随着一阵马匹的嘶鸣声响起,将沈冲从睡梦中惊醒,随着沈冲的醒来,只感觉到周围仿佛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杀意一般,让沈冲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感觉,显然众人的马匹也都是因为感应到了这股浓浓的杀意而瞬间停下了脚步,变得躁动不安。

    “哈哈哈哈,没有想到冰皇沈百通行事竟然如此不将规矩,多年不见路过老夫的地界竟然都不和老夫打个招呼么?”一个洪亮的的声音一瞬间响彻夜空。

    “什么?冰皇沈百通?!”而就在此时,中年男子怀中的沈冲整个身体一颤,也是一瞬间呆滞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