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惊案

    更新时间:2017-10-16 11:55:00本章字数:1751字

    “发现时间是今天早上八点十一分左右,报案人是沧海市水务局工人,薛和。据薛和讲述,由于24日,25日两日连续大范围强降水,沧海市平安区春月路部分街区出现下水堵塞现象。”许时对在座的警员们汇报着案情。

    在26日早晨,薛和等人受水务局指派,前往疏通。薛和独自一人先进入下水管道中,却在堵塞管道的淤泥处发现了三根长度分别为33.6厘米,24.1厘米,54.5厘米长的骨头由于薛和在成为管道修理工人之前是一名屠夫。所以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于是将骨头捞出来报了警。

    许时顿了顿,似乎是为了显示这件事的严重性,继续说道:“之后我们立刻派人对春月路部分的下水系统进行了仔细的排查,共发现十一块大小不同的骨头。我们搜索了附近街道的下水系统,一共发现三十一块骨头。剩下的话,周恩鹤,你说。”

    名叫周恩鹤的男人立刻站起来接到:“经过鉴定,这三十一块骨头的确是人骨无疑。初步判断这三十一块骨头应该分属于两个女性。”

    死亡时间还不太确定,但是两人应该年龄相差比较大,一个应该是个成年妇女,但是从骨头的状态来看,年龄比较大,应该在四十岁以上。另一个应该是个小于十三周岁的女童。

    “现在确定死者的身份了吗?”张恺问道。

    许时摇摇头:“现在对于这两名女性的身份还没有任何线索。说句实话,其实现在我们对于这整个案子,除了这一堆白骨,我们都没有任何线索。”

    周恩鹤皱了皱眉开口说道:“有一个疑点,就是这堆骨头……剔除的有些过分干净。因为上面有些肉的部分有着整齐的切口,可以证明这些骨头不是自然腐烂,而是被人切下来的,但是如果是人为切下来的话,这个手法可以说是有专业水平的。这种手法应该不可能是屠夫就可以切下来的,起码说明,这个凶手有些医学背景。”

    “可是整个沧海市在职的医生护士就有好几万人,更别说只是有过一些医学背景的人了。这个线索未免太过宽泛。这又该如何是好?”张恺回应道。

    许时揉揉眉心:“这个案子已知的受害人已有两人,这已经是重大刑事案件了。我估计明天成立重案组的批示就会下来。刘队那边忙着之前的灭门案后续,怕是没办法来帮我们了。媒体风声已经出去了,我们这边,压力很大啊。”

    “……要不,打电话给曹洲清吧,。他应该很感兴趣吧”另一名队员胡晓曦这样建议。

    的确,如果说起侦查能力,曹洲清也是整个重案组里数一数二的人。可是曹洲清这个人……许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

    “行了,我会打电话叫他过来帮忙的,他应该会来。那我们今天的会先开到这里吧。胡晓曦你们先去查查近期失踪人口,排查一下受害人身份,张恺再去去看看下水道那边的排查情况,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许时叹了口气说道。

    “行,霸王花许副队。你也别太拼了,晚上记得要睡觉啊!”众人调笑着叫着许时的外号。

    许时笑眯眯的回了他们一个“滚”,然后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说起许时霸王花的称号,可是由来已久。许时刚毕业来到重案组,可是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因为重案组这个地方,本身编制就少,更何况一般姑娘们没人敢来。

    当时刘队看见许时在办公室门口,还热心的叫胡晓曦去指了个路。结果没想到这姑娘真是那个来他们重案组报道的新人——许时。

    待在重案组的这近五年,许时用她的实力实力打破了一个队对她的看法。什么场面都敢看一看找一找,细心谨慎,头脑颇佳。结果还真带头破了不少案子。从此整个队都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霸王花的名字也应运而生。

    但是这时独自在会议室许时,则毫无她平时那霸王花一般的气势。她看着手机通讯列表重重的叹了口气。思忖许久,才终于拨下了那个电话。

    “喂,曹洲清么?重案组这里发生了个新案子,你有兴趣过来帮忙吗?”

    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一瞬。

    “你说吧,大概是个什么案子?”

    “现在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就是这边早上的时候,在下水道里发现了三十多块人骨。周恩鹤说是两个女性,骨头是被人剔下来的。现在我们没什么思路,刘队那边正在忙之前的灭门案。所以希望你能来帮个忙。”

    曹洲清果不其然来了兴趣:“是吗?剔骨案,很有趣啊!目前还有什么线索吗?”

    许时叹气:“没有了,除了这个人有医学背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连受害人的身份,我们现在都不清楚。”

    “连线索都没有吗,那真是有趣有趣。”话筒那边的声音明显带着奇异的兴奋:“我明天会准时去的。”

    说罢,便挂了电话。

    许时望着传来“嘟——嘟——”声的手机,有些出神。

    那个人,好像不管见多少次,还是那个臭脾气和老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