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他

    更新时间:2017-10-16 11:56:17本章字数:2030字

    许时和曹洲清其实认识已久。她,曹洲清还有周恩鹤是同一个公安大学毕业。三人都是学校里的佼佼者,当时就互相认识,关系熟稔。

    周恩鹤读的是法医专业,本硕连读7年,前年刚刚来到沧海市公安局,许时和他还算稍微疏远些,但是她和曹洲清可是正经的大学同专业,同班的同学。

    沧海市的公安总局,也就是许时现在的单位,原则上每年只招一个人,而他们那年,许时和曹洲清却一起进了这里。

    许时算是凭借实力,但是曹洲清进来,则是依靠了他的父亲——沧海市公安局局长,曹斌。

    若是论起实力来,曹洲清的能力可能远远要在许时之前,但是曹洲清的心理测试却大大的拖了他的后腿。

    他总是显得对普通的凶杀案毫无兴趣,甚至觉得这些笨蛋凶手们侮辱了他的推理。但是要是遇到奇怪的残忍的凶杀案,他表现的则是另一个非常热切的极端。

    心理测评显示,他可能有一些极端人格。光这一点就足够公安局把他拒之门外。曹洲清的父亲曹斌并非是一个愿意用权力替儿子走后门的人,但是最终他还是给曹洲清开了个绿色通道——

    曹斌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一个优秀且正义的警察的。

    可惜曹洲清依然我行我素,这也是为什么重案组里一提起曹洲清就满室尴尬的原因。

    这样的人怎么想都不会受欢迎的吧?

    一想到曹洲清,许时就想叹气。

    敲门声不适时的响起:“许副队,上面成立重案组的批示已经下来了。你是组长,副组长是我和胡晓曦。”

    “这么快?我以为需要到明天呢。”

    “这次案子挺大的,好像上面都很重视。上面说让我们尽力尽快侦破这次的案件。”

    许时揉了揉眉心。看来今晚又要是个不眠夜了。

    许时接着问道:“有办法通过下水道知道骨头大致来的方位吗?”

    “没有办法,因为前几天沧海市普降暴雨,所有的下水通道全部打开,排查到骨头的地方正好是全市下水的一个交汇点。”张恺回答道。

    “那胡晓曦,你们那边有什么新线索吗?”第二天一早,新的重案组便展开了例行例会。

    “我们从失踪人口入手,首先排查了十三岁以下的失踪人口,确定了六名女童。”说着,将女童照片和身份一一摆在了桌子上。

    “六名?这范围未免太大了吧。有办法缩小范围吗?DNA一个个的寻找和检测过去是在太费时间,万一这段时间又有人遇害呢?”许时问道。

    “我们现在的线索能够缩小到这六名已经很不容易了。”胡晓曦摇了摇头。

    “我觉得是这个,就这个,常娇娇吧。”一个声音突然出现,打破了会议室里寂静的氛围。

    众人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来人不得不说有一副俊俏的外表,剑目星眉,眉头轻蹙,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黑色的头发有些乱,整个人看起来不太有精神的样子,指着常娇娇照片的样子活像电视剧里认真严肃正义,为了案子熬了一宿的好警察。

    可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怎样懒散而又聪明的让他们牙痒痒的人。

    “曹洲清,你真来了啊。”张恺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

    “恩。我觉得首先,受害人2号失踪的时间不超过三周,因为浸泡在下水里她们的肢体组织还没完全掉落,说明遇害时间应该不是太久。会所以这两个女孩可以先被排除,这是最基本的。其次,剩下的这四个女孩,身高都在105厘米左右,这个应该是从收集到的骨头重得来的数据。”曹洲清意思的点了点头,开始对案情进行分析,一时间警员们有些没反应过来。

    “但是我们已知另一位受害人是一位四十岁以上的女性。一般人贩子拐卖是不会拐卖年纪这么大的女性的,而剩下几个孩子的年龄分别是四岁,四岁,四岁半,只有常娇娇一个人已经七岁。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她确实在同龄人里面太矮了。但是从人贩子的角度来说,七岁的孩子已经记事,比起四五岁的更不好卖。而且常娇娇身材矮小,一看就不好生养,还可能带有某些疾病。”曹洲清继续说着,下面的警员纷纷点着头。

    曹洲清点了点桌面上常娇娇的照片:“常娇娇是在上学的路上失踪,就算拐卖,人贩子也更应该拐走和常娇娇一起上下学的这个朋友,或者一起拐走才对。但是他却在朋友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拐走了常娇娇。这起拐卖不是临时起意,犯人应该是多次观察过常娇娇的上下学路线和时间才下的手。费这么大功夫去拐这样一个女孩,应该不像是人贩子的手笔。所以我觉得比起剩下的人来,最可能的就是常娇娇了。”

    张恺神情微变,问道:“那另一个失踪对象呢?”

    “至于另一个失踪对象,你们就去查查在常娇娇附近区域有没有失踪的四十岁以上的妇女。这个凶手胆大心细,而且犯案手法熟稔。除了懒和自大我没有想到什么别的理由让他把骨头丢进下水道里。而无论是那一种原因,这个凶手都不会跑去别的地方再找一个受害者了。”

    “有线索我再来。真无聊啊,才这么一点线索。”曹洲清摆摆手,又走出了会议室。

    “他每次都这个态度,让我很想打他。”重案组的一名成员,也是之前曹洲清的搭档,徐姜林说道。

    胡晓曦,张恺,许时等人都纷纷表示赞同。

    “虽然他每次都很欠揍的样子,不过每次他的建议还都是很有用的。”重案组的老成员刑京笑眯眯的说道。

    许时对这样的曹洲清操碎了心,可又无能为力:“这样吧,胡晓曦你先带人按曹洲清说的找一找,看看太平东路这附近是否有中年妇女失踪。”

    很快就调查到,太平东路果然在三周前失踪了一名名叫李丽的中年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