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家破人亡

    更新时间:2017-10-16 22:44:25本章字数:1909字

    我是白家的三女儿白夕颜,白家是从彤国富商,据说富可敌国。白家拥有一块和氏璧,传说是当年文王常识得的,不知怎的就到了我爹手里。

    一天夜里,我已睡下,忽然听到外面惨叫声不断,跑出去一看火光一片,血光四溅,院子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尸体,一伙黑衣人持刀闯入,见人就杀。

    我惊恐万分,捂着口任泪水横流,顾不上擦,朝着爹娘的房间跑去。一个黑衣人紧追着我不放,推开房门时,我怔住了,爹娘都倒在血泊中。我跌倒在地,接连后退,那黑衣人朝我走来,目光凶狠,剑光寒气逼人,我惊恐地闭上双眼。

    听到刀砍入肉体之声,却感觉不到痛,我睁眼一看,那黑衣人已经死了。哥哥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拽着我从后院躲进一片竹林,一伙黑衣人逐步靠近,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

    “大人说了,斩草必定要除根,和氏璧才能改名换姓,这几个狼崽子,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另一个冰凉刺骨的声音,“算了三哥,他们跑不了,一把火烧了白府,估计他们也该去见阎王了。”

    恐怖的笑声传来。

    哥哥握着我的手在微微发抖,我的手也抖得厉害。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白府已只剩了一片废墟。我们不知道姐姐和弟弟到哪里去了,万幸废墟中没发现小孩的尸体,也许他们还活着。

    “妹妹,我们把爹娘埋了吧!”

    “嗯!”

    雨水重重地打下来,我和哥哥用花锄在松土上挖了个不大不小的坑,把爹娘放进去,用手捧土给他们盖上。脸上不知是泪在流动,还是雨水在流动。

    我呆呆地坐在泥土上,看着哥哥把一块木头插进坟堆里,我知道,我在再也见不到爹娘了。

    “哥哥,爹娘是不是死了,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哥哥用袖子擦掉我脸上的泪珠,“爹娘只是睡着了,我们快走吧,别打扰他们了。”

    到了一个破庙,里面的佛像已经被人砸坏,佛像的上身落到了地面,地上是许多杂草,听到老鼠吱吱的声音,见几只老鼠在草里觅食,我身子抖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

    哥哥抓住我的手,“妹妹别怕,有我在!”

    我靠在他肩上,轻泣出声:“哥哥!”

    夜里雨声仍不断,寒气迫人。我躺在草堆上抱紧双臂,只觉全身无比寒冷。

    天亮醒来的时候,见哥哥也不见了,以为他也不要我了,就哭着跑到门外,见他拿着几个窝窝头,头上还有些轻伤。他递过一个窝窝头给我,“妹妹,快吃吧!”

    我抚着他的额头,用嘴轻轻去吹,“哥哥,还疼吗?”

    他笑了,“有我妹妹在这里,我怎么会疼?”

    我也笑了,我们咬着窝窝头,觉得它比以前吃过的任何东西都好吃。我知道这东西必定是哥哥去要来的,看样子还与人打了一架。

    吃了东西,我就不知该做些什么了,我现在才六岁,哥哥也不过十岁,以后日子还长,我们要怎么过呢?”

    看到我闷闷不乐的样子,哥哥大概也猜到了我的顾虑,“妹妹你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你饿肚子的,我会养活你的。”

    我用信任的眼光看着他,同时希望他相信,六岁的我也能养活我自己。

    “哥哥,我有个办法可以挣到钱,我们就不用去向别人要了。”

    他眼前一亮,“什么办法?”

    我踮起脚尖在他耳边私语,“我们这样……”

    哥哥打量了我一番,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我们仔细挑选了一根竹子,做了一支竹笛。稍微打扮一番就上街去了。到了一处繁华地带,我们向众人鞠了一躬,哥哥朗声道:“在下与舍妹来京城寻亲,不想盘缠用光,在此献歌一曲,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周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我心里紧张,手心里都捏出汗来了。哥哥提醒了我一声:“妹妹,开始了!”

    我清了清嗓子,哥哥笛音起,我就开始唱,声音未免有些幼稚,不过听起来还算可以,从周围人的欢呼声可以看出来。

    歌罢,有人喊了“好”。哥哥举着盘子去收钱,收了钱,我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有几个无赖冒了出来,哥哥把我护在身后。

    “拿了钱就想走啊,交了保护费没有?”

    “什么保护费?我们又没让你保护!”

    领头的那个卷了袖子就上来了,“那就让你知道知道!”那伙子人冲上来就要打人,哥哥把钱给我拿着,就冲过去和他们打了。有个无赖过来抢我手里的钱,我不给,他一把抢过去,把我推倒在地。

    “妹妹!”哥哥已然打不过他们几个,被他们摁在地上,那几人踢了他几脚,才一脸得意地走了。我跑过去将他扶起,还好哥哥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我扶他到庙里休息,去山上采草药给他敷。

    由于刚刚下过雨,山路有些泥泞,我沿途找草药的时候,摔了好几跤,身上的裙子也被荆棘划破了。我知道一种治伤的草药,开着黄色的花朵,闻起来有些难闻,不过很有效,敷了几天就见好,还不容易留下疤痕。像这样的天气,那种草药已经开花了,比较容易找。

    我沿着山坡爬上去,见山崖上就有一棵,这山坡比较陡,又因下雨的缘故变得很滑,我刚上去了一点,就又滑下来。

    这样下雨的天气,我反而觉得很热,已经满头是汗了。当我采了草药回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哥哥见到我这副狼狈的模样,满眼的心疼。

    我把药捣好敷在哥哥伤口上,他咬着牙一声没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