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17-10-17 22:18:21本章字数:2423字

    在迷迷糊糊中,李然感觉自己正在高空中像块正在做自由落体运动的陨石向下坠落。

    “啪!”自己像是被某棵大树的树枝给接着却又未能接住,于是继续向下跌落。

    “嘭!”草片纷飞,他感觉自己掉进了草舍里,草舍的横梁断飞,最终像是一枚印章,死死地盖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骨碎伴随着惨叫的声音响起,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意识模糊中,他勉强看到一个赤裸的女人慌张地向门外逃去,然后就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如半个植物人的混沌时间里,李然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人在悉心地照料着他,帮他包扎伤口,换洗衣物,端水喂食。

    终于在一天夜里,李然清醒了过来。他全身感到剧烈的疼,浑身酸软无力,一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象,他的心就像是被冷风吹过般给刹那间颤住了。

    这是个什么地方?

    只见,他躺着一张用芦苇编织的席子上,床是木的,说是床,其实是由几张木板铺设而成,上面盖着一层厚薄不一的粗布棉被,枕头都是用衣服垫的,一盏油灯挂在用竹片围成的墙壁上,离床头不远处是一张简陋的梳妆台,台上一面铜镜发着淡淡的微亮,一张破旧的八角桌摆在屋子的中间,桌上放着只有进了博物馆才能看得到的陶碗、筷著和陶壶。屋顶有新近修补过的痕迹。

    整个屋子在黯淡无力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凄凉。

    想不到我神州大地上居然还有人生活得如此之贫困,难怪国家要扶贫了。

    正当李然在沉思的时候,脚步声想起了。

    “吱呀”门被推开,一个只会在古装电影电视的古服丽人走了进来。

    她模约二十出头,身着淡蓝长裙,裙裾上绣着点点红梅,一条淡橙色的腰带将不堪一握的纤腰束住,尽管一缕青丝被綸成了如意髻,但一部分的秀发还是如瀑布般冲破头巾的束缚从脑后倾泻而下。

    她样貌俊秀,身材苗条,两只手端着一碗散发着热气的汤水之类的小心翼翼的地走了进来,当她那水灵灵的眼睛看到李然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时,突然吓了一跳,手中的碗也差点跌落了。

    她连忙将碗放在桌子上,走过来摸了摸李然的头,嘴里轻轻地说了些在李然听来完全听不懂的话,不一会儿她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见到眼前的姑娘这身打扮,行动举止又这般古怪,李然心中不禁惊奇,于是挣扎着坐起身来,那丽人见状连忙伸手过来扶住李然。

    爬出了被窝,李然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已经被换成了样式奇怪的古人袍服,当下心中更是惊奇。

    明明记得自己从战机上弹射出来后就掉到了一间草屋民舍里,貌似还压到了人,也不知道被压到的人现在怎么样了?战机掉到了何处?自己这又是在哪?眼前这为古服丽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李然期待着眼前这位一身复古打扮的美女能给出他想要的答案。

    然而,无论他问什么或说什么,她要么是摇头要么就是以她那和悦的声音说着一连串李然完全听不懂的言语,这些言语说来也甚是奇怪,带着国语的意味,却又完全不像国语,更像是川陕一带晦涩的方言,让人听了似懂非懂。

    明明人家已说出答案,可自己偏偏不知道人家说的是什么,没有比这个更窝心的事情了!

    李然心情有些低落,只道是自己掉落在了某个边远地方或者某个山旮旯里了,一时言语不通亦属正常。

    在经过几番你问我答我问你答的摸索之后,彼此间终于能大概听懂对方的意思了。

    “谢谢美女救了我!”李然满是感激道。

    李然叫她“美女”,显然她是听懂了,只见她脸颊微红,与李然目光相遇时竟害羞地低下了头,随后抬起头来瞪大眼睛看着他道:“公子言重了!只是不知公子高姓大名,因何会落入奴家之中?”

    之乎者也,这不是古代的文言文的表达方式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这样说话,真是搞笑!李然心里不禁暗暗偷笑。

    “哦我叫李然,李然的李,李然的然,至于为什么会掉到美女的家中,一时半会儿我也解释不清楚,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能告诉我现在是在哪吗?”李然简答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后,急切想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公子说话真是有趣,奴家人唤奴作格柔,公子便唤奴家作阿柔吧!这里是离长安80里渭河边上的断崖谷。”格柔嫣然笑道。

    原来她的名字叫格柔,李然心想。

    只是她老是“公子”、“奴”这这样叫着,李然听着怪别扭的,心里忽然升起一种说不出好坏的感觉。

    “长安?不是西安吗?”李然疑惑地问道。

    “是长安啊!公子所言的西安是何地?”格柔呆了一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李然问道。

    西安就是长安啊,长安不过是西安的旧称罢了,看来这位叫格柔的美女看古装书太多了,以至于入戏太深,李然心想道。

    看来一时半会儿也问不出什么有关地点的信息了,于是李然就问起了那天破屋而下的事。

    格柔的粉脸这时候忽然红了起来,含羞道:“那天奴从河边捕鱼回来,被一个将军模样的军爷跟着,到了奴家以后就想奸污奴家,幸亏公子从天而降压死了他,救了奴家!”

    “断崖谷上面就是皇家狩猎场,这这几天皇帝正在秋闱,奴家怕那人是官府的人,于是就把他的尸身拖到渭河里了,估计早就被河水冲走了吧。”说完,格柔看了一眼,眼里尽是感激与柔情。

    李然听罢,心头一震!

    这是什么情况?格柔的所言,自己所在环境,凡此种种,怎么越来越像是只有在古代才会发生的事情啊!

    难道是我穿越了?Come on !我怎么会相信这种狗血得通常只会出现在小说上面的烂梗呢!

    一定是在拍戏!可是,导演呢?摄像机呢?李然下了床,绕着屋子仔仔细细的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发现!

    “公子,你在找什么呢?你怎么了?”格柔关切地问道。

    一定是在做梦,对,一定是在做梦!李然呐呐自语道。

    “阿柔,你。。。你捏一下我,用力地捏一下我!”李然对着格柔急切道。

    “公子,这。。。”

    格柔虽对李然的举动大感不解,却也照做了。

    “啊!”李然被捏疼得大叫了起来。

    不是在做梦。。。。。。但他仍然不死心,他相信这不是真的。

    “阿柔,你是说皇帝来秋闱了?是哪个皇帝?”李然故作镇定道,他希望从格柔的话里找出他想要的真相。

    “是啊,”格柔一脸认真道,“当然是我们的大唐的大和皇帝了,说来也真怪,那天我在渭河里捕鱼,看见有人连同马从百丈高的断崖上面失足摔了下来落入水中给水卷走了,当时我吓坏了,就连忙回家,结果就遭到坏人跟踪欺负,接着你就从天上掉下来了。”

    “shit!”李然听罢,忽然感到一阵急火攻顶,一下子就晕倒在了格柔那软绵绵的胸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