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错见(下)

    更新时间:2017-10-17 10:56:30本章字数:2416字

    第二天,白处开车到她的宿舍楼下来接她。

    再次见到白处,她放开多了,仿似已经认识很久了朋友一般。白处甚至比初见时更加热情体贴,更加吸引人一般。不管是他那温和的声音,还是可掬的笑容,甚至他那普普通通的灰白色短T恤及西裤,都让她感到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气息。

    白处带她去了一家很豪华的西餐厅。

    是提前订好的包间,细心的白处,还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包间不大,但环境很雅致,整个餐厅的光线并不明亮,但安静得很,似乎充满了情调。

    “其他人呢?”原本她以为,会有一堆人在这里等着他们,结果她发现,现场就只来了她一个人,而且这种场合,似乎也不适宜一大帮人在这里吆喝吃饭。

    “他们本来说好的都来,但上面突然来检查,他们就被迫取消了。但我们这么久没有见面,而且我好不容易才约上你,再忙,我都是要来的啦”,白处解释道。

    既然来了,则安之吧,虽然白处的解释,似乎有点并不真实,但她也不想去计较了。

    白处点了两份牛排,请服务员打开了红酒。看见她略微惊愕的眼神,白处笑了一下,说道:“不用担心,红酒是我自己喝的,你随便,女孩子家的,还是少喝一点酒好。但既然是吃西餐,红酒也不能少嘛。”

    她心里想道,果真是成熟的男人,连她的小心思,都能扑捉到,记得以前跟初恋拍拖时候,她经常偷偷的生闷气,但初恋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因为他总是不会去揣摩她的心思。如此,难怪现在的小女孩都喜欢温柔的大叔呢,不仅成熟体贴,还善于揣摩心思。

    因为少吃西餐,她的刀叉用得很不顺畅,白处似乎完全不嫌弃她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很耐心的教她如何切牛排,还告诉她,几分熟的牛排口感最好等等。

    他们一边吃牛排,一边喝红酒,两个人从上次的培训聊到各自的工作,白处又与她聊了不少她的大学生活,一顿饭的功夫,白处就似乎对她全部了然于心了。

    两杯酒下肚,她便有了几分醉意。白处的酒,烈性太大,不一会,她便晕乎乎的趴在桌子上。

    “你这个小姑娘,想不到酒量咋这么浅呢?”白处摸着她的后脑勺说道,“你这个酒量,哪里应付得了公司的应酬呢?”

    “是啊,可能是昨天没有休息好,状态不好,有时候,我还是能喝上几杯的,你都不知道,公司的那些领导们,都还经常说我酒量好呢!”她抬起头,晕乎乎的说道。

    “这样啊,那看来还是我们喝得太急了。不要着急,慢慢来。”然后白处又帮她切了几块牛排,让她多吃一点。

    几块牛排吃下去,她又在白处的劝诫下,喝掉了几杯红酒。然后就酥软无力的终于趴下来了,似乎再也没有体力爬起来了。

    看见她趴下,白处便叫来服务员,买了单。

    “我送你回去吧,看你,咋这么容易就醉了呢?”然后,白处扶起她,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朦胧中,她似乎感觉到,腰间白处的手,温暖有力,摩擦着她的肌肤,让她一阵阵的羞涩。

    送她到楼下的时候,白处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亲吻了一口。让她扶着楼梯小心的上楼,自己就不方便再送了。

    晕乎乎的回到宿舍,她便直接倒在了床上。白处给她发来了很多的信息,提醒她好好休息,说她一个这么娇弱的女孩子,在外面不容易,要知道好好照顾好自己,让父母放心等等,这让她很感动。同时,对他的信任又增加了一分。

    工作半年以来,她也收到不少领导同事还有公司一些客户的关心,但不少的关心,都本能的让她反感与拒绝。其实白处也并没有多热烈、多突出,但就那么几句普普通通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显得特别的温暖,让她有着一份少有的幸福感。

    接下来的几天,白处通过QQ跟她聊了不少的工作,通过聊天,她知道白处也有很不错的文字功底,也曾在不少的内部报刊上发表过不少文章。她便将自己发表过的一些文章发给他看。每看一篇,白处都极烈的称赞她的才气,并不断的鼓励她。他的欣赏与鼓励,又似乎给了她不少的信心与灵感一样,那一阵,她写出了不少的文章,在公司的期刊与网站上刊发了出来,还受到不少人的好评。

    又过了一周,白处来电话。说这周迎接各种检查,他快忙死了,压力也山大,想邀请她出去兜兜风、散散心,她挺高兴的去了。

    跟白处聊天,越来越让她感到一种少有的快乐与充实。

    一路上,他们聊大学生活、聊对文字的爱好,还聊时下流行的歌曲等等,很是轻松。车子行至大学路,白处还兴起作了几句打油诗:

    明月清风正好,

    繁星点点苍穹,

    美妙佳人相伴,

    心中烦恼全无。

    这首即兴而出的打油诗,逗得她噗嗤一笑。

    正值秋高气爽,清爽的风,从车顶的天蓬,轻轻拂过,她不禁站了起来,伸开双臂,像一个孩子般高兴极了。

    “小心点”,白处伸出手,在她的臀部轻轻拍了一下。“看你啊,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白处宠溺的话,让她感到一种少有的幸福和快乐。

    送她回宿舍的时候,白处拿出一个很精致的女士小挎包:“这个送给你,我的小女孩”。

    她很惊讶,没有伸手。

    “这个是感谢你今晚牺牲自己的时间,出去陪我散心,再说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包嘛,不足挂齿的”白处笑容可掬。

    她收下了,但她心里始终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妥。出于礼尚往来,不想亏欠白处的心理,第二日,她便抽空到男士服装店,选了一条花花公子的领带,准备回赠他。那条领带价钱不贵,也就两百多块钱,大概可以跟那个小包包相等了。

    又到周末,果然白处又来约她了。白处说他知道有一家很有特色的乡村饭店,想带她这个刚刚毕业的外地小姑娘去尝尝鲜。

    那是一家吃野味的饭店,位置很偏僻,在一个东拐西拐,绕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的乡村里。

    但那里山青水秀,环境很是优雅。饭桌摆在汩汩的溪水边,正对面,是一条小小的瀑布,让人心情很是放松。她拿出那条领带送给他。白处欣然接受,并高兴的说道:“你送我的东西,什么都是好的,我一定要天天戴着它”。

    东家似乎与白处很熟悉,看见他过来,态度很是热情。两个人的饭菜点了不少的野味:龟蛇汤、还有几盘她叫不出的小鸟小动物,反正只知道,味道还不错,但她对野味兴趣不大,心里只觉得残忍,基本上只吃了几块青菜野猪肉片。

    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充满魅力又如父亲般的白处,还有难得的惬意和放松,让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心里充满了简单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