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转机

    更新时间:2017-10-19 11:45:38本章字数:3489字

    她叫艾清薇,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农村里,一年前,从一个二本学校毕业,来到了这里。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小的时候,怕母亲的眼泪,怕父亲的巴掌,还怕同学们那各种各样的眼神。记得有一晚,母亲把只有几岁的她反锁在家中,让她在煤油灯下做作业,自己则出门去办事。她看见煤油灯到墙壁上倒映出大大的影子,听着远处各种不知名的鸟叫,蜷缩在墙角,一个人害怕得偷偷的抹眼泪。

    她是真的胆小,以前跟初恋拍拖的时候,初恋就经常嘲讽她,说她太胆小了,两个人一起出去玩刺激一点的游戏时候,她都不参加。比如蹦极,比如在海上乘坐快艇。还记得有一次,到鬼屋挑战,就在里面几分钟,她连眼睛都没有打开,全身竟然被吓出了一身的汗。

    她觉得自己不仅胆小,还特别的害怕孤独。记得刚毕业到这个城市之后,公司给她安排的,是一个又破旧又宽敞的大房子,她每天都害怕得睡不着觉,总是整晚整晚的开灯睡觉。

    对她来说,虽然生活大部分时都是孤独的,但其实,也都是在强撑着而已。周末时,当忙碌的工作短暂的从生活中隐去的时候,孤独感就浮上来了。尤其在比较热闹的节假日里,如冬至、重阳等日子,她更是“每逢佳节倍思亲”。一个人走过江边大桥时,丝丝的凉风呼呼的从耳边吹过,身边经过的每一个正在团聚的、即将团聚的行人,那洒下来的一串串的欢声笑语,仿似都来自另一个世界,恍惚又遥远,她感觉内心的孤独如滔滔江水一样无边无际。

    而白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那亲和的笑脸,像冬日里的一抹暖阳一般,瞬间将她黑暗孤独的生活照亮。

    但在渐渐沉进他的温柔乡之后,她的心却渐渐失衡了。

    白处有力的驱走了她内心如猛虎般的孤独,但同时也像一面情网,将她网住,她在里面苦苦挣扎,想逃又逃不出,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想逃。

    在这种内心的拉锯战中,她也渐渐妥协了。

    除去最初两次,让她恐惧和意外的事之外,白处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极好的。她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仿似心中,出现了一股源源不断的清泉,每天都会汩汩冒出。

    记得以前,她有一个朋友,在18岁的时候,由父母做主,嫁给了她很讨厌的,一个大她十多岁的男人。朋友说,婚礼的当晚,她用凳子将卧室的们抵得紧紧的。但后来,她的老公还在等她晚上熟睡了之后,打开了房门**。第二天、第三天,然后,她竟然不自觉的就改变了对她老公的态度,慢慢的接受了他。再后来,因为老公比她大很多,处处都表现得比她成熟、稳重,渐渐地,她便对她的老公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据朋友所说,两个人只要分离超过五天,她都必定会来到老公的身边。最夸张的是,有一年过年,她的老公因为回老家的时间超过了一周,待她赶到之后,两个人竟然都等不及回家,直接到路边的宾馆去开房了。如今,朋友的老公已经年愈50,但他们的感情,在经历了十多年的风吹雨打之后,依然完好如新婚夫妻。以前,她不理解,现在,她似乎能理解了。

    但她没有朋友那么幸运,因为,白处毕竟不是她的男人。这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荡漾在美丽的校园湖畔,她和他手牵着手,像一对幸福的情侣一样。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她已经渐渐习惯了别人眼里的异样。毕竟,他们看起来,更像一对父女。

    每一次的约会都一样,兜风、吃饭、散步,再开房,按部就班。她的恐惧感日渐减少,原来总是会连续疼痛的身体,也渐渐变得没有了感觉。

    “经历了这么多次,你最难忘的,是什么时候呢?”一天,她好奇的问道。

    “最难忘的,是第一次我们去温泉的时候,但最酣畅的,我觉得还是海边那一次。”白处毫不思索的说道。

    她心里,升起了丝丝的失落感。

    一天,不知道夜晚的风景太过美丽,让白处太性急,还是为了追求更好的感觉,一向都细心谨慎的白处,竟然在激情时忘记了做安全措施。

    第二天,她装作不经意的时候,告诉他,或许我们可以有一个孩子。他顿时大惊,顿为昨晚的冒失感到后悔。

    于是,一整天的时间里,他催促了她不下10次,让她去吃紧急避孕药,这是唯一一个可以及时补救的办法。

    不如,放手一搏吧,她暗暗的想道。

    一边抱着侥幸的心理,一边抱着放手一搏的心理,她并没有吃紧急避孕药。

    当然,他并不知道她的想法。

    被虚假的快乐充盈着的她,因他的反应,心里蒙上了一层灰。她的心里,开始滋生出了一丝怨恨。

    她想起了那一次。他们正在手拉手在散步,突然父亲的电话响起,她赶忙甩开他的手,到一边接听电话,她心虚极了。一边是害怕父母知道她现在的处境,一边是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坦然面对白处,她似乎有一种不合时宜的好强。

    是母亲突然要手术,需要钱住院。工作一年,她有了一笔小小的积蓄,本来她是打算,自己买一个小小的单身公寓或者小户型房子住的,看来,她的计划要泡汤了。

    她是多希望他可以支持一下她啊!但是她没有开口的勇气,她可以接受他的馈赠,但却没有开口提要求的勇气。

    她泄气极了。因为,她感到,曾经被忽视的冰山,在慢慢的,一点点的浮现出来,给了她刺骨的寒冷。

    他带给了她什么?独特的性体验?消遣孤独的工具?自责的泪水漫上了她的心头。

    而与此同时,更让她难以招架的是,他们的行踪竟然被暴露了,白处的老婆知道了她的存在。

    那是一次工作上的应酬,千杯不醉的白处,竟然醉倒了。他要求同事将他送到了酒店,然后打电话给她,让她务必过去。

    于是,她过去陪了他一晚,当然,也被他“蹂躏”了整晚。

    第二日,他醒来,看见她在旁边,感到非常的诧异,同时,又非常惊喜,想再次寻欢,却发现自己再无气力,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而此时,他的老婆也发现了他整晚的夜不归宿。

    电话打通之后,他的老婆就气冲冲的往酒店冲过来。他赶忙让她离开,自己在酒店等老婆过来。

    过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就不知道了。但晚上他发信息过来,说他的老婆,查了他的手机微信,知道了她的存在。

    “那怎么办?”她显得很恐慌。

    “别太担心,你先安心上班,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他安慰道。

    然后,她就每天怀着一个忐忑的心在上班,那一阵,只要陌生的电话响起,她都会特别的紧张,生怕听见一个中年女人的怒吼。

    除去知道他们有一个女儿之外,她对那个女人是完全不知道的。

    她放心不下,又不敢主动、明目张胆地去找他。只每天一边在自责中度过,一边又怀着惊俱的心,一天天的押着日子。

    一天,她又接到了白处的电话,“这一阵,我就先不找你了,你好好照顾好自己,好好上班、生活,不要太担心”说完,他就挂掉了电话,为了防止老婆查阅自己的手机,他用了单位的电话打给她。

    她心里很忐忑,她已经什么都不再希求,只希望,大家都能平平静静的过好日子。还有没有未来和明天,甚至还有没有工作,都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了。

    在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月的等待之后,白处终于给她来了信息,告诉了她事情的结果。

    她的老婆,通过微信,知道了她的存在,并表示,要她为此付出重大的代价。他苦苦哀求,希望保她一个周全。

    因为感情不好,两个人其实很早就开始分居了,婚姻也算名存实亡了,只是为了孩子和财产,婚姻才不得已的延续着。她的出现,恰恰也促使了这段婚姻的结束。

    而且,她也才知道,白处的现任老婆,也是一个小三,因为白处婚内出轨,原配提出了离婚,所以,现在的老婆,年纪其实并不大,至少要比白处小上十多岁,人长得也还可以,婚后还生了一个女儿。但白处似乎就像是一个总需要激情的男人一般,十年的婚姻生活,让他的心再起了涟漪。

    然后,她就成了另外的一个小三。

    或许是了解白处的性情,甚至对她也有几分的同情吧,那个女人,自始至终都并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

    那个女人是一个神秘的女人,至少在她开来,但估计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从她从小三上位就可以看出来。比如她,她也是一个小三,但她却从来没有勇气想过去上位。

    那女人表示,出轨可以,但是必须让白处付出代价,想保住他们的名声,也可以,但必须同意她提出的全部条件。

    在她看来,她的条件也并不苛刻:就是独占家庭所有的财产,而且,白处还必须每个月支付两千的生活费,给他们的女儿。

    只求保全的白处,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老婆的条件。

    只要人在,工作还在,就一切都好。钱嘛,都是身外之物,千金散尽还会复来嘛。

    两个月之后,白处净身出户,家里所有的财产:一套价值近300万的别墅,一辆近30多万的车,还有银行里大约20万的存款,全部给老婆。他用差不多半辈子积累的财产,保住了自己和她的名誉。

    事情摆平了之后,他们的生活,都渐渐安静、平息下来了。

    经过了一系列的闹腾之后,她也渐渐的疲倦了,好在,她这个做了大半年的小三,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在阳光下行走了。

    她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找一个50岁的中年男人,在这时代,并不是一件稀罕与丢人的事情,公司里,都不少女同事的老公,都比自己大了十多岁。

    她以为,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