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保姆男“武大郎”

    更新时间:2017-11-08 14:15:05本章字数:3958字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不久后,晶晶鼓励她赶快去参加下一个相亲。

    “唉,想不到,有一天我也需要走上相亲的路子啊”她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前上学的时候,多少男孩子围绕在自己的身边,但她都心无旁贷的。

    “那也没有办法,工作了,如果圈子不大的话,也只能这样了,别人不介绍,几乎都认识不了外面的男孩子的。”这一阵,晶晶的妈妈也在四处张罗,到处托人帮晶晶介绍男朋友。

    “别人前一阵给我老妈介绍了一个男孩子,年纪跟我们差不多大,说是背景不错,很有前途,很年轻就做了年级主任,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一天,晶晶打电话给她说道。

    “行吧,你想去就去吧,你要是喜欢,我绝对不跟你争。”她笑着说道。

    晶晶效率很高,第二天便安排好了见面。相亲的地方也是晶晶选择的,一家日本料理店,晶晶喜欢吃三文鱼,还点了一份三文鱼。

    晶晶所说的那个男子,身上最突出的特征就是矮,非常的矮,且胖,目测只有1米55左右吧,但体重大概有170斤左右的了吧。

    她略微有一点失望,但随即觉得又在意料之中。

    “早就听说两个美女了,希望不要嫌弃我哈,对了,别人都叫我程老师,你们叫我小程就好啦”,那胖男子开口说道,中气很足,给人很自信的样子。

    她心里沉了一下,想不到跟自己的初中班主任同姓,但她没有说话。晶晶嘴巴比较快:“上帝果然是公平的,你年纪轻轻就成了年级主任,以后迟早都是校长啊。”

    她用脚踩了一下晶晶的脚跟,防止她继续口无遮拦的说下去。

    晶晶拉着她的手,在下面比划着,微信上发了几个字过来: “武大郎”。

    “你过奖了,是运气好!” “武大郎”谦虚的回答道。

    这个“武大郎”老师还让她想起了自己的一个大领导方总,也是那样的矮小肥胖,但人家可有一个貌美如花的、比自己高半个头的老婆呢!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略微平衡了一点。

    “武大郎”的职业是初中老师兼班级主任、兼年级主任。可能因为常年带孩子在室外活动的缘故,肤色也偏黑。再加上常年多应酬吧,大腹便便的,走起路来,远处看,仿似一只皮球在不断滚动。除了比自己那个大领导显得年轻精神一点,他真是与自己那个矮胖的大领导像极了。

    落座下来,他的第一句就是,“他妈的,这位子,还真不怎么好坐。”

    她微微皱了一下眉。

    “嘿嘿,别介意,常年和一帮处于叛逆期的野孩子打交道,难免有几分粗暴”,他有点难为情的解释道。

    他一边财大气粗的给她和她的朋友派名片,一边介绍自己:“学生都叫我保姆老师,因为我啊,从早到晚既做老师,又做保姆,学生们的一切吃喝拉撒,都要负责呢。”他的言语里,似乎有几分自豪感。

    “这说明你是一个好老师嘛”,她客气的夸赞了一句。

    “我看你们长得也挺漂亮的,年纪也不大,干嘛要来相亲呢?你们身边应该有很多男孩子吧”,他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她一时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

    晶晶反应快一点:“也不是刻意来相亲啦,大家都是年轻人,平日里工作忙,外面也不认识几个人,出来一起吃喝玩乐,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子嘛”。

    她赶忙认可的点点头。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晶晶和“武大郎”一起来的朋友倒是聊得很火热,又留电话,又加微信的,她没有怎么说话,当然“武大郎”说了不少,内容都是围绕着自己的日常工作。

    回去的路上,晶晶表示自己对武大郎完全没有兴趣,但开玩笑的说着,“要不你试一下吧,反正也没事做嘛。再说,听说他舅舅可是市教局局长喔,以后,他迟早都能做到校长啦,到时候你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再说结了婚,什么身高、相貌,都是无所谓的啦。” 

    她没有急着否定。

    “人不可貌相,再看看也无妨,就这么定啦。”晶晶拍着手不等她回答就定了下来。

    “那你自己怎么不试一下呢?”她笑着反击。

    “我是外貌协会的,不像你,只重精神品德。”

    她只好说:“行吧,但看无妨。”

    回到宿舍之后,“武大郎”发来了信息,还在为自己不小心出口的粗言抱歉,并诚恳的表示,希望和她继续交往一下,多一些了解。

    她简单的敷衍客套了一下,并没有明显的拒绝。 

    接下来一个星期,“武大郎”每天都会给她发信息,报告自己的行踪:在组织学生进行大扫除,在组织召开年级班主任会议,明天要去到学生家里去家访,晚上教育局的人要过来请吃饭等等,总之,似乎总是一个日理万机的样子。

    有几次,到了晚上十二点多,甚至更晚时,他还发来信息,说还在巡检学生宿舍,发挥自己的保姆角色等等。

    虽然没有任何感觉,也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每看见他的信息,她似乎总能得到一丝的正能量,那是一种积极向上、充实的感觉。

    周末的时候,“武大郎”邀请她去他们学校参观,她便叫上晶晶一起。

    他的学校,是市区一所重点初中,虽然不是排名前几名,但也不算差,学校的环境还算可以,位于市区中心。

    “武大郎”是外省的人,还没有买房,但学校跟他配有单身宿舍,很宽敞,条件还可以。

    她和晶晶朋友在他的宿舍坐了一会,期间“武大郎”很忙碌,不停的有同学过来找。一会儿,他便又被叫了出去。

    晶晶是一个不老实的人,乘着他出去的当儿,就到处看了起来。

    很快,她竟然在他的抽屉了看见了卫生巾,而且还翻出了安全套!这让她们惊讶极了。

    这些东西,突然让她的兴致降了一大半,似乎他的形象,在她的心中,瞬间就猥琐了下来。她表示,要尽快离开,然后,找了一个理由,就回去了。 

    这些东西,或许也有它存在的合理性,但她知道,她已再没有办法接受“武大郎”了。

    这一切,要首先“归功”于她的初中班主任——秤砣。

    初中时,她和村里的小兰,都考进了镇子上的重点初中里,然后,两个人还很幸运,竟然分到了同一个班,她们成绩原本都很不错,尤其是小兰。小兰的姐姐就是自己的六年级班主任,所以小兰的成绩在班上一直都不错。而且,小兰长得也很漂亮。那时候,她经常看着小兰,心里就想,要是自己也可以有小兰那么漂亮的眼睛和眉毛就好了。

    小兰的眼睛很大,皮肤也白皙,而且显得比她们都要早熟,不到12岁,就已经发育了。而她,还扁平得像一块搓衣板。

    到了初中后,一开始,小兰和她一样,成绩在班上都还可以,处于中上的位置。后来,她的成绩不断上升,而小兰的成绩却不断下滑。小兰的姐姐很是忧心,找过她几次,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她都表示不知道,事实上,她确实不知道。

    一次,快到凌晨了,班主任在宿舍边巡检,用电筒往宿舍里照了一下,她醒了过来,发现小兰竟然还没有睡着,她便爬到小兰的枕头边问道:“小兰,你有心事吗,为什么还没有睡啊?”

    “薇,我偷偷问你,你觉得秤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小兰问道。因为班主任姓程,长得也很胖,每次开摩托车,都弯着腰,像一个大秤砣一样,于是班上的很多学生,便跟他取了一个绰号叫“秤砣”。

    那时,因为她的成绩在不断上升,各科老师都将她列为了可以上重点高中的优等生,很爱护她,包括秤砣,所以她说道:“挺好的啊,而且感觉还挺正人君子的。”

    听见她用正人君子在形容秤砣,小兰撇了撇嘴巴,鄙夷地说道:“他也配?”说着,从枕头下,掏出了一个东西,神秘的问道:“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不?安全套!他竟然教我用这个。”

    她拿过去,看见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红色小袋子,摇了摇头。那时候,全国到处都紧抓计划生育、免费结扎,村里子的女人,生了娃的,就都去结扎了,所以这个东西,对农村出来的她们来说是非常陌生的。

    “用这个做什么呢?”她好奇的问道。

    小兰扭过了头,一言不发。

    “小兰,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她担心的抬起头来,爬过身子看着小兰。

    “薇薇,我可能考不上大学了,我现在无心学习,每次一看到秤砣那张脸,我就觉得很厌恶。”小兰愤愤的说道。

    “小兰,你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可要跟你姐姐说啊,她很担心你的。”

    小兰叹了一口气,“不早了,快睡吧,反正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不要跟别人说啊。”

    她点了点头。

    过后不久,班主任分到的新房装修,小兰作为生活委员,带头去给班主任家里搞卫生。回来后,她的眼睛红红的。她问小兰,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兰只是摇头,说她讨厌死班主任了。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

    后来小兰的成绩越来越差,初中毕业,因为成绩太差,没有考上重点高中,便去广东打工了。

    中考完不久,秤砣给她打电话,让她过去拿毕业证,说其他的人都拿了。于是,她毫不犹豫的,便抽了一个下午,来到了秤砣的家中。

    “薇薇来了啊,来,进来坐一下,喝杯茶先,天气这么炎热的,你这么远的跑过来,不容易”看见她过来,秤砣热情的说道。

    她迟疑了一下,没有动身,虽然秤砣一直都很关照她,但她也听过不少关于他的风言风语,知道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值得信任的好老师。

    “来吧,站在那里做什么呢?”秤砣热情的将她拉了进去。

    她进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班主任也顺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她的胸前摸了几下。

    她有些很不自然,初中的她,还没有怎么发育,胸部很扁平。

    “别着急嘛,就算毕业了,也不能马上就跟老师撇清嘛。”秤砣温和的说道。

    “老师,您还是赶快给我毕业证吧,楼下还有人在等我。”她灵机一动的说道。

    看见她起身表示要走,秤砣便起身去房间。但是他拿的,并不是毕业证,而是那天晚上小兰拿出的那个东西,“你认识不?”秤砣笑眯眯的问道。

    她摇了摇头。

    同时,她的心里,似乎有一个很不好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迫不及待的想快点离开。

    于是,她赶快起身,一把拉开了门就跑了出去,秤砣在后面叫着,说给她毕业证,她都没有停下来。

    后来,她没有要她的毕业证,再后来,她有了高中毕业证、大学毕业证,那个初中毕业证也就没有什么用了。

    再后来,她断断续续的从很多同学那里听说,那时的班主任,其实是一个很好色的人。所幸,因为她成绩优秀,或者说,因为她长得太一般吧,秤砣从来没有“宠幸”过她。

    但那个四四方方的小袋子,却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里,一看见它,她就想起了小兰那红红的眼睛,想到了那个用手在她胸前擦过的秤砣。

    回到宿舍的她,便找了个机会婉拒了“武大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