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金鱼男

    更新时间:2017-11-09 14:16:37本章字数:4524字

    “金鱼”是晶晶给取的一个绰号。“一看见他,我就想起了金鱼”,晶晶说。

    为什么叫“金鱼”呢?是因为他的眼睛,比一般的人要外凸很多,而且眼睛下面的两个眼袋,也黑得很明显。

    “金鱼”,是朋友梅梅介绍的,他们算是多年的朋友了。

    还是先说说这个梅梅吧,可不是一个一般的女子呢。

    梅梅是她和晶晶共同的一个朋友,是在朋友家里吃饭的时候认识的,大家年纪相仿,就便常约在一起吃饭逛街了。

    那时,梅梅正在和同居了几年的男友闹分手。两个人不断上演分手大战,家里经常都弄得鸡飞狗跳的。

    有一天,吵过架后的梅梅,又来到她的宿舍,向她哭诉。

    “我要尽快从他的房子里搬出去,但是我没有地方住了,要赶快找到下家才行。”抹干眼泪的梅梅,坚决的说道,“而且我已经快30岁了,我的生活,可以没有男人,但不能没有孩子”。

    “没有男人,怎么生孩子啊?”她好奇的问道。

    “所以,要创造机会生孩子,明天,我就要去找机会。”

    看着梅梅自信的样子,她也不好再说什么。第二日,梅梅便拉着她要去一个小诊所看中医。

    “偷偷告诉你,我来看中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容易怀孕,这样一遇到机会,就可以实现目标了。前几个月,我跟我男朋友同居,自己刻意没有避孕,竟然都没有怀上,所以我估计我的身体需要调养一下。”

    她并不认同梅梅的这种做法,但还是陪她来到一家诊所。

    想不到那家诊所医生竟然很年轻,一问今年才31岁。

    “张医生,你是单身的不?”梅梅大胆的问道。

    “是啊,平时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去找女朋友啊,不如你帮介绍一个呗。”那张医生一边把脉,一边开玩笑似的说道。

    “真的吗?我还真有不少单身的姐妹,要不大家晚上一起出去喝茶怎么样?先熟悉一下。”

    “好哇。”张医生开好药后,拿出手机,加了梅梅的微信。

    “对了,还有,我这个好姐妹薇薇啊,人靓心善,工作又稳定,也还单身呢!你可要介绍你优质的朋友啊。”

    这时,张医生的妈妈在一旁说道,“小张啊,你不是正好还有一个高中同学单身嘛,我看工作也不错,不如叫他试一试吧。”

    梅梅表示这样最好。

    下午六点半左右,在梅梅的“指导”下,她换上了一身粉红的风衣,梅梅开车,她们如约来到了和张医生约好的粥城。

    梅梅在一所小学做音乐老师,据说是通过一个当大官的亲戚进去的,梅梅虽然五音不全,乐符也不识得几个,但有亲戚撑腰,工作还是稳定的。爸爸是一个专职司机,多年来,省吃俭用的,帮她买了一辆飞度。

    张医生骑着一辆摩托车,载着自己一个的同学准时过来了。

    张医生的同学和他相貌差不多,都是那种丢在人堆里,就不容易被找出来的人。她都没有什么感觉,所以兴致也不高。

    倒是梅梅,看起来兴高采烈的样子。茶过三巡,梅梅就打开了话匣子。“我觉得在这个城市,像我这样的那孩子,你们应该是找不到几个了”,梅梅自夸的说道,“我父母有自己的收入,我自己工作也稳定,而且我外形也不错,在这个小城市,我这个条件,不是自夸,确实算是很不错了。” 

    她不置可否,看来梅梅为了把自己推销出去,已经什么都不顾了。

    “我一毕业,我父母就帮我买了车,我那亲戚现在官都越做越大,顶多明年,我就会调进教育局工作”现场似乎成了梅梅的炫耀会。

    好在张医生和他那个在粮食局任职的同学并没有表现得很反感,梅梅去调养身体备孕,他们并不知道现在的梅梅其实还是单身,按理说目标应该在她那里,但因为她一直不怎么说话,梅梅的话题也没有在她身上,所以对方都没有怎么关注她。

    “我觉得如今的女孩子,家里有钱没有钱的,好看不好看的,都想找有钱的,也不想想自己的工作是否稳定,自己家里是不是也有钱,”那张医生有点愤慨的说道,“还是你这样的姑娘好,自己工作好,家境好,性格又开朗大方,哪个男人娶到就是有福了。” 

    “就是,现在的女孩子眼光都那么高,都喜欢高帅富,让我们这些人都不知道怎么活了。”张医生的同学侯科说道。

    她的脸红了一下,怎么都感觉是在针对自己一样。

    “你的条件也不算差啦,你的单位那么好,待遇都很好的啦”梅梅奉承似的说道。

    差不多三个小时的时间,饭桌上仅仅添置了几碟小菜。她的话,都没超过十句。可能到最后,那两个人都没有记住她的名字吧,今天晚上,她仿佛就是一片绿叶,在衬托眉飞色舞的梅梅。

    回去的路上,梅梅向她道歉,让她不要介意今晚自己的表现,说自己也是着急了,男朋友催着她赶快搬走,她要尽快找到一个能接收她的男友,并反复问她觉得两个人哪个好,在确认她都没有兴趣之后,她高兴的说道,“那我就要尽快下手了喔,两个人的条件都还不错,看哪个对我更好,我就先下手”。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梅梅都在两个男人之间反复的摇摆与纠结。

    转眼,春暖花开。市郊的有一片油菜花,开得铺天盖地,不少人前去观赏。

    为了尽快撮合“金鱼”和她,梅梅安排了大家去看油菜花。

    这算是两个人的第一次正式接触,先前梅梅给了 “金鱼”她的手机号码和照片,“金鱼”先后给她打过几次电话,声音也还算好听,人也很热情,每天都会给她发一条天气预报。

    每次打电话,“金鱼”说自己不是在洗车,就是家里刚装修完,在搞卫生之类的,反正通过“金鱼”的电话,她大概知道了“金鱼”的经济实力。

    周末,晶晶带着她相亲确定下来的准男友,她,梅梅,还有“金鱼”,一起去看油菜花。“金鱼”开了一辆SUV,载着他两个朋友,梅梅开一辆车,她和晶晶及她的准男友一辆车。

    三辆车,一开始是很接近的,但慢慢的,“金鱼”的车就没有了影子。“人家的车好嘛,十几万的,哪像我们这几万的车,跑不快”梅梅自嘲的说道。

    但到了油菜花地的她,从头至尾,她们竟然都没有看见“金鱼”。近千亩的油菜花,要找一个人还真不容易,好在“金鱼”也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她,少了不少的尴尬,但大家对“金鱼”的这种性格,也开始有了一个不好的印象。

    托曾经做高管的父母的人脉,“金鱼”在监狱做着看护设备的轻松活儿。反正父母也不缺钱,“金鱼”觉得只要有一份打发时间的工作就可以了。

    父母对他的期望很低,他跟父母的关系相当差,据“金鱼”自己说,只要大家一见面,就必定会引发世界大战,所以,在父母帮他在市区一个很高级的楼盘买下一套房之后,他就很少回家了。

    但事情还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插曲。

    在大家打道回府的路上,在了解了晶晶的准男友,竟然也是政府一小有职权的科级干部之后,梅梅动起了歪心思。大概是那个中医和他那个同学都不符合她的要求吧,梅梅突然把目标瞄向了晶晶身边这个条件还不错,就是太胖了一点的男生。

    但可惜晶晶一直守护在他身旁,且两个人似乎总是情深义重的样子,她无从下手。

    就在大家都要上车的当儿,她突然大叫:“哎呀,我姑表他们也在油菜花地里呢,他们邀请我过去拍照,要麻烦你和我一起过去,帮我们这家人拍照喔”,不等大家的同意,梅梅即拉起晶晶的准男友,往油菜地里走去。

    留下几个还没有回过神的他们。

    十分钟的功夫,梅梅拿到了晶晶准男友的全部资料:手机号码、微信、QQ空间密码、家庭住址、单位等全部有用的信息。

    据说当晚,梅梅就不停骚扰晶晶的准男友,反复的问他对自己感觉如何,还说自己有车,外形也不错,在政府还有人撑腰等等,是否可以考虑和她发展之类的话。

    所幸的是,晶晶的准男友并不吃她这一套,还将这些话,全部发给了晶晶,从此,晶晶再没有理会过梅梅。同时,晶晶还要她不要再和梅梅这样的人来往。但梅梅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且还把当成了心情的垃圾桶。

    又一个周末的下午,梅梅哭着跑到她的宿舍来诉苦,她的男友将冰箱里的鸡蛋,全部打碎在地上,还扯出她衣柜里的衣服,往鸡蛋上踩,他们的关系到了冰点。

    她安抚了好一会,才将梅梅的情绪安定下来。然后自己下厨,做饭给梅梅吃。

    “哎,你这么好的女孩子,咋还没有嫁出去呢?”对着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她,晶晶不停在一边感叹。这一阵,她苦心经营寻找下一家,但一直都没有找到适合的男人。

    “你知道不,我跟我男友能在一起,就是因为我花了心机,我的男友啊,他是一个太单纯的理工男,要不是这一次,因为他父母这么龌龊与变态,我还是可能不会轻易放手的”,晶晶叹了一口气。

    过年时候,晶晶随着男友回家过年,但在男友家里,她发现自己与她的准公公婆婆,简直是水火不容,而且,她的准公公好色极了,总是动不动就借机乘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揩她的油,她实在不能忍受。让她尤其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男友完全站在父母的一边,指责她的不是,并责怪她挑拨家庭的团结。

    于是,矛盾不断不激发升级,终于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根据梅梅的描述,她知道了梅梅的男友以前有一个很可爱、漂亮的小女友(这一点梅梅可就差远了),梅梅的男友对她很大方,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跟她买车,让她去深圳学跳舞等,后来那小姑娘竟然在深圳不愿意回来了,车也不还给他了。

    认识梅梅的时候,也正是他最伤心失意的时候,看着这个长相帅气,有着不错收入的简单男生,梅梅的心里很快就有了想法。

    利用在酒吧,他借酒浇愁的时候,梅梅主动出击,用自己的温柔和体贴,当天晚上就俘获了这枚小鲜肉。那时,梅梅27,他26。

    梅梅深深懂得女孩子的心机与危险,于是,对成为自己男友的他,严加看管,同时利用自己是本地人,男友是外地人的优势,充分给予他家庭的温暖,几年里,也让这个男孩子倒也对她死心塌地。

    如果不是这一次变故,梅梅还真是舍不得放手。尤其是男友那一套宽敞的江景房,她非常恋恋不舍。

    “很快,这里将不属于自己了”,梅梅叹了一口气。

    然而,梅梅走后的第二天,她便发现放在梳妆台上的一条黄金项链不见了,那是一次在黄金促销,她买回来,准备送给老妈的,这个事情没有悬念。

    她想起了在公安局供职的“金鱼”,于是请教了这件事是否可以报警处理。

    “金鱼”让她放弃,表示这种小事,太难取证了,又很麻烦。

    没有想到,过了几天,“金鱼”竟然突然电话给她:“在哪里呢?这里有你一份东西。”

    她不得其解,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同意见他一面。自上次看油菜花之后,她便没有再怎么理会 “金鱼”了,但“金鱼”仅仅只冷落了两天,又开始每天给她发天气预报的信息了。

    “来,这个还给你。”一见面,金鱼就拿出了一个小包装盒子给她。

    她好奇的拆开,发现竟然是一条六福的黄金项链,下面好大一颗圆圆的珠子,“这个不就是你丢失的那一条嘛?我给你找回来啦!”他笑着说道。

    “这不行,这么贵重我不能接受,谢谢你的好意。”她坚决不要,“金鱼”也只好收了回去。但“金鱼”的这份慷慨和体贴,让他在她心中的形象还是稍微提升了一点。她又接受了“金鱼”的热忱,虽然他并没有解释,那天为何没有跟大家一起看油菜花。

    她记得梅梅说过,“金鱼”是一个很暴躁的人,再加上在监狱,长期面对各种阴暗的犯人,性格也容易暴躁。但跟她接触这一段时间来,“金鱼”似乎还是很文质彬彬的,除了那天看油菜花,有一点轻微的不快以外。

    偶尔,他们还一起吃吃饭、散散步。

    有一次,他们吃的是面条,可能吃得太急,面汤碰到了金鱼脸,像一口唾液,粘在那里,瞬间就让她失去了吃饭的兴趣。

    她的热情与迁就还是力不从心地变淡了,她渐渐感觉到了两个人各方面的差异。于是,表达出了性格不适合,只能做朋友的想法,但没有想到,却遭到了“金鱼”的谩骂。一开始,只是骂她没有礼貌,骂她太绝情,不给双方一个继续了解的机会,再然后直接就是人身攻击了,骂她自以为是,不值得同情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