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人格分裂的“多面男”

    更新时间:2017-11-10 14:18:13本章字数:5074字

    周五的下午,她又如往常一样在办公室加班,经理助理周总走了过来:“薇薇啊,你怎么总是在办公室加班,还没有找到男朋友吗?”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周总年轻能干,平时虽然很严厉,但有时候,也还算关爱员工。

    “薇薇啊,要不,我跟你介绍一个男孩子吧,上次我一个朋友跟我提了一下,说让在公司找一个年轻的小美女,我一时还没有想起你来,现在看觉得你还挺适合的。对方好像年纪也就是30岁左右吧,在一家有名的**公司上班,年薪可有30万呢。还是独生子,住别墅喔。”周总说道。

    “看周总说的,人家那么好,我怎么配得上啊?”

    “谁说的,我们家薇薇这么年轻漂亮,谁配不上?再说感情讲一个缘分,说不定你们就有缘分呢?”不等她回答,性格爽快的周总,就已经拨通了电话,“阿艳啊,上次你和我说的在公司找一个女孩子的那个事情啊,我们这还真有一个合适的,很不错呢。”

    “行,行,那就这样确定好哈,我就不过去了,这就交给你啦,我们这边的小美女叫薇薇,时间是周六吗?……好好,那就说定了,周六下午六点哈,铭记西餐厅是吗……好好,我这就跟薇薇说。”

    这效率够高。

    周总给了她那个朋友阿艳的电话,还有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让她务必过去,还提醒她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尽可能给对方留一个好的印象。

    周六下午,她如约来到铭记西餐厅。

    在她左右张望的时候,一个中年的女子就叫了起来:“薇薇吗?这边。”

    她走了过来,看见那大姐边坐着个相貌还算可以,穿着讲究的年轻男子,带着一副金边眼镜,虽然算不上英俊潇洒,但也看着顺眼,也温和儒雅。

    “薇薇你好,我叫方明。”男子看见她走来,立即站了起来,向她问好,然后,优雅的坐了下来。

    方明的那个笑容,让他瞬间想起了白处,亲切、温和,让人如沐春风。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似乎就是个子不够高。

    “薇薇,方明的情况,周总已经给你介绍了吧,我就不多说了哈,方明人很好,有耐心,对工作、对朋友都很认真,所以,你不要客气,也不要紧张哈。”阿艳热情的说道,“周总在我面前,夸了你很多呢。现在这一看,人还真是漂亮呢。”

    她礼貌的笑了一下,谦虚的回答道:“我可没有周总说的那么好呢。”

    “薇薇你喜欢吃什么呢?”方明用一种充满磁性的声音问道。

    “我随便,什么都行。”

    “那就我来点吧。”用没有密码的信用卡,方明刷掉了差不多一千的牛排。那顿饭吃得她如一只小兔子在心中怦怦跳,想不到相亲还能遇到这样的优质男,她真是意外极了。不知不觉改变了开始来吃饭的那种散漫敷衍的态度。

    “薇薇平时不上班时都做些什么呢?”方明很大方的问道。

    “我平时比较喜欢到健身房去跑跑步,或者到图书馆去看看书,也比较喜欢看小说,也喜欢看电影、听音乐。”

    “恩,看来是一个文艺女孩喔,哈哈,也说明你是一个性格还算开朗的人,都是很健康的爱好,我也很喜欢呢!”

    “我看,你们就挺配的呢”阿艳大大咧咧的说道。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半边。

    看见她害羞了,方明笑道:“阿艳姐就喜欢开玩笑,你别放在心上,感情是讲缘分的。”

    “那确实,我看你们就挺有缘分的。”阿艳说。

    “有没有暂时也不好说,但说实话,我觉得,和薇薇还是有些眼缘的”方明笑着说。

    “我们薇薇长得这么漂亮,有眼缘也是正常的。”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吃了一个多小时。

    吃罢饭,男子开车送她回宿舍,开的是一辆价值30万左右的银色的现代SUV。

    “第一次见你,笑容很亲切甜美,希望我们可以多一点接触和了解。”刚回到宿舍不久,她便收到了方明的短信。

    看见方明的信息,她的心中似乎又动了一下。自古以来,多金又儒雅的男人,总是有着强大的竞争力。

    第二天一早,周总便叫她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薇薇啊,昨天我忘记了跟你说,就是你昨天见的那个男孩啊,是有个一段婚姻的,但是老婆已经死了,好像说是得了抑郁症自杀的,如果你有感觉,你可要想清楚喔,能不能接受这一点?”周总说道。

    她很惊讶,但随即镇定了下来:“刚开始接触,第一感觉就还可以,但有没有缘分,现在也不好说。”

    “恩,薇薇,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也没有多少社会经验,我们是过来人,知道感情、婚姻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找老公,是一辈子的事情,千万不要为了眼前一时的感觉,或者只图眼前的那一点物质金钱啊”周总继续温和的说道。

    “谢谢周总的提醒,您说的很对,我会牢记的。”然后她便离开了周总的办公室。

    如果早一点告诉她,对方曾有过老婆,且已经自杀,说不定昨天她就不会去了,这个没有预料到的事实,瞬间浇灭了她不少的热情,心中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但晚上,方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对她嘘寒问暖,还送来不少这里的一些特产、公司发的一些购物卡、洗衣卡之类的东西。看见热情洋溢,又温和慈善的方明,她原本想拒绝的心,又慢慢地缩了回去。

    “薇薇,我的情况,可能阿艳姐已经给你说过了。我希望你别介意,过去的事情,我已经努力走出来了。以后我需要的,是新的人生,新的生活。”晚上,方明给她发来信息,主动的坦诚自己的过去。

    “薇薇,从这几天的接触来看,我知道你是一个很简单的女孩子,不心机,也不物质,这也是我最看中你的地方,其他的,什么漂亮的外表,良好的家境,稳定的工作,其实我并不在意,我相信我有经济实力,能给我的女人过好的生活。”

    她不知道怎么回复,便没有怎么吭声,只表示顺其自然。

    然后,方明每一天都会发来信息、打电话给她。

    半个月之后,周总再次找她,想了解他们的进展情况。“薇薇,你们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吧?”

    “目前看,好像也没有其他的问题,但每天也只是简单的问候一下工作生活,大家工作都很忙,也没有多深入的接触和了解”她如实回答。

    “薇薇,我提醒一下你哈,你可能需要多注意一下他的性格,像这种在生活中遭受过重创的人,多少都可能会有些心理阴影,我担心影响了他的性格,因为,我听说他曾经两三年都没有出门跟别人接触,很内向自闭,你现在看到的,可能并不全是他真实的样子”。

    周总的话提醒了她,这半个月来,她似乎都只是被动的接受关怀的一方,方明的性格如何,她还真的没有想过。

    回到宿舍后,她跟晶晶打电话讨论这个问题。

    “要不,我先帮你打听一下他的情况先吧”,晶晶说道。很快的,晶晶就打听到了。

    “亲爱的,我听说他曾经有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工作单位也很不错,但结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突然跳楼自杀了,据说自杀前还留有遗书。至于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外人就都不知道了,只知道,那个男孩子性情改变了不少,鲜少再与他人接触了,不工作的时候,就都在家里。” 

    “那为什么自杀啊?”

    “他们对外人宣称的是,他老婆得了抑郁症自杀。不过这逻辑似乎并不大说得通。按照那男子朋友的说法,因他老婆怀孕,但他不想过早要孩子,就坚持让老婆堕胎,结果堕胎后,她就抑郁了,然后自杀了。”

    “既然不想那么快要孩子,可为何要那么早结婚呢?既然是独生子,那父母都应该是很想抱孙子的,怎么还会支持堕胎呢?”她也觉得这个逻辑说不通。

    “亲爱的,我觉得你还是慎重一点好。”晶晶说道。 

    “恩,我再观察一段时间先吧。”她突然有点没有底气了。

    方明还是每天会打一个简单的电话给他,然后除了周末去吃过两次饭之外,其余的都是在电话交往。

    一个多月之后,方明就说要带她见他父母。

    跟晶晶简单商量了一下后,她还是去了,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方明一个机会。

    方明的父母还不算老,家里确实是一套很阔气的别墅,中式装修,看得出来也花了不少的钱。方明的父母非常高兴,想不到儿子这么快就带回了一个让他们很满意的女孩子。

    看到方明的父母那么热情的样子,她的忧虑似乎减少了不少。他曾经有过老婆,自己曾经有过白处,她这样想着,心里也平衡了一些。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一日,接近晚上凌晨,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她迟疑的接听,发现竟然是他另外一个号码,先前并没有告知过她。

    可能是她接电话表现出的那种惊讶感,他开玩笑似的说道:“是不是突然觉得有点害怕?”。

    她一时觉得很莫名其妙:“为什么这样说?”

    “你不是说今天你们公司不是有一个同事车祸走掉了嘛?”他解释道。

    “我还是不大明白,那我怕什么呢?” 

    “难道你就不害怕,这夜半三更的电话,就是那个走掉的同事打来的吗?”他解释道。

    “我晕倒”,她顿时很惊讶方明的奇怪想法。

    “没什么啦,开开玩笑的啦。”看着她奇怪的样子,方明赶快转移了话题,她便没有再放在心上。

    第二天是周六,晚上,她正在宿舍看电视,方明突然又电话给过来,约她去一起去KTV。

    天气炎热,KTV酒店,就在她的宿舍附近,她便随意的穿了一条白色的吊带裙过去。

    看见她过来,他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甚至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怒气,但她以女人的直觉感觉到了。难道是因为自己穿的裙子太过暴露吗?可是自己的裙子也很普通,吊带也是那种很宽的吊带,并没有哪里不妥,她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她在KTV里坐了一会,他便提出送她回宿舍。到了宿舍,临走之前,他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她感到了几丝他的冲动,但还是让他回去了。

    她的心里,因为那个吻,瞬间增加了几分甜蜜感,这也让她意识到,不知不觉中,她竟然慢慢对方明动了心。

    但让她意外的是,第二日的早上,他的QQ签名上写了一句长长的英文,她一查,竟然是很难听的骂人为娼的话。

    她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丝的不安,直觉觉得,是冲着她的。

    但她是一个矜持的人,也知道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到随便说话的地步,便没有勇气开口问他。交往这几个月以来,她已渐渐地开始觉得他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总是这样喜怒无常的。

    比如,有时候突然就会在QQ上对她大骂或者热潮风冷讽一通,回头,又会和她开玩笑,不是针对她的。但为了维持这段感情,她提醒自己要更包容大度一点,总在还没有摸清自己到底哪里错了的情况下,都主动向他道歉。

    她不知道这一次,他为什么又突然会在QQ上骂人,还骂得如此难听。在沉默了的一天之后。,他又于凌晨突然发来微信,只有几个字,却更加让她崩溃:“你还是去买黄瓜吧”。

    她曾听同事解释过,黄瓜在黄色笑话里,是什么意思。

    这一切,让她感觉到实在难以接受。她提出了分手的要求,但他一声不吭。

    过了几日,他又发信息解释,“QQ和微信被别人盗用了,不要多虑哈,我有时候经常出去,可能办公室有人用我的电脑,就给你发了乱七八糟的信息吧。”

    这个解释倒有几分的合理,她想,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周末什么时候到我家里来吃饭吧,我父母又催啦,说你怎么还不来呢?”

    “帮我谢谢你父母,要不就明天晚上吧。”

    第二天,方明便开车过来接她去他家里吃饭。方明的父母做了不少的饭菜来热情的招待她。

    “薇薇啊,方明平时工作忙,要是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你还不要放心上啊。”方明的妈妈细心的说道,“方明的过去想必你也知道了,运气不好。但过去就过去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啊,还有,有时候看在方明受过打击的情况下,要麻烦你多多担待包容一些啊。”

    看见方明的父母把话说得如此的直白,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不停的点头。

    吃完饭之后,她主动进厨房帮方明的妈妈一同洗碗,方明的妈妈制止了她,她又去找拖把,想帮忙拖地。

    厨房的里间,还有一间小小的杂物房,里面凌乱放了一次杂具还有蔬菜,她走进去去拿拖把。

    然后,她竟然看见里面放了几把斧头,斧头很新,似乎还没有用过。一般的城市家庭,留这个东西做什么呢?而且,她还细心的在阳台上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些供人敬拜的香火之类的东西,这一切,都让她莫名的觉得很别扭,一种阴沉感不由而生。

    晚上回到宿舍之后,她想起有一次,她因为一件事情发脾气,方明说,你这么喜欢发脾气,万一哪一次,你乘我睡着了,用斧头把我砍死了怎么办?她突然心里一个冷战。

    为什么要强调用斧头砍死?为什么家里会有几把斧头?她越想越觉得后怕。她是一个简单的人,更是一个胆小的人,如果抱着这种恐惧的心理和方明在一起,她怎么会有幸福可言?

    于是第二次,方明再约她去他家里吃饭的时候,她乘着方明不注意,迅速溜到了方明的房间里。果然,她在方明的床下又看到了几把斧头,而且房子里竟然还有不少大概是他前妻的照片、东西之类的。给人的感觉,是他的前妻,根本就没有离去。而且即便只在房间里晃了一下,她都感觉到一股肃穆恐怖的氛围。

    这个发现,让她的心顿时吓得不轻,不管是什么问题,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与方明继续交往下去了。她想起有一次,她因为一件事情生气,不小心提到了他的前妻,当天方明说他失眠了整晚,总害怕前妻回来找他。后来,当她再次装作不小心提起这件事的事情时,方明又不承认。

    回到宿舍后,她想了想,觉得晶晶说的对,方明的这趟浑水,还是不要去趟了,不适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