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沉迷于实验的“博士男”

    更新时间:2017-11-11 14:20:20本章字数:4055字

    又一周六,一个同事的小孩满月,她被邀请去参加宴席。

    期间,在座有一个高级工程师,大家都叫他小李,小李个子很高,大概有1米85吧,看见他们两个都单身,满桌子的人都起哄,不如在一起吧。

    在大家的起哄声中,两个人只好互留了电话。朋友说,小李是他的朋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工男,热衷于实验与数据,快四十岁的人了,一跟女孩子说话就脸红。但他的家境很不错。小李的父亲是博士后,两个哥哥都在美国教书,算是书香门第了。他三年前才来到这个城市,先前一直和身为博士后的父亲在北京做医学实验,长达近十年,最后实验成功,他们研制的新药,通过了国家的专利,他们为此还获得了60万的奖励。然后,因工作原因,他来到了这个城市,但自己已快到不惑的年纪,在获评高级工程师之后,便有了成家的想法,在朋友的计谋下,他用获得专利奖金的60万,在这里买了一套小居房。

    朋友还说,那男人已经相亲了好几个女孩子了,但基本都是吃过了饭,便再没有下文,至于原因,朋友说可能是他不善于与女孩子交往所致。

    周日,朋友开着他的面包车,载着她刚满月的女儿和老婆,说顺她去看一套新房。

    走到了房子,她才知道,原来房子就是那个工程师小李的。

    房子正在装修,面积不大,坐落在一个重点中学旁边,算是学区房。朋友说,主要是担心他可能又会有工作变动,所以选择了学区房,这样,他的房子也比较容易转手与增值。

    小李长得不帅,但也不丑,要说问题嘛,当然首先是年龄的差距了,他可大了她十多岁呢!

    但对沉湎于搞科研的理工科男,其实她是并不排斥的。因为这样的男人,多半都很认真、专注,有可能成为一个很顾家的男人。

    “薇薇啊,等房子装修好了,就经常过来一起做饭吃,好吗?”小李笑着对她说道,似乎也不像朋友所说的那般木讷、内向。

    她回答了一声好。几个人在房子里参观了一阵,提出了一下装修意见后,朋友便说道楼下的饺子馆吃饭去。

    然后几个人来到饺子馆。小李是哈尔冰人,喜欢吃饺子,她在北方上过四年的大学,所以,对饺子并不排斥。

    饭吃得很简单,因为朋友还有事情要赶回去,小李下午也要急着去实验室,所以半个钟头,大家吃完了饭就散去了,两个人也没有聊什么。

    几天后,小李约她一起去看电影,她便去了。在这几次的相亲中,她的直觉,最不排斥的,就是这个小李了,能感觉到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身上的那份木讷与纯朴之气,虽然不善言辞,也不善于哄女孩子开心,但能给人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

    或许,对简单又略带有一点文艺气质的她来说,这就是他们的缘分吧。

    他们选了一部美国大片——《盗梦空间》。她看得津津有味,但她一扭头,竟然发现小李早已在椅子上睡着了,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影片结束了,他睁开眼睛,问她有没有睡着,她满肚子的感悟无法言说,似乎看到了一道巨大的鸿沟,横在了他们的中间。

    她可以不介意他的年龄、他的身高、以及他的家境与她巨大的差距,但她觉得,因这些她不在乎的东西,却产生了各种她在乎的差异,比如性格、比如思维,尤其是爱好。

    这些,她真的能不在意吗?

    可能看出了她眼睛里的失望,小李解释说:“昨天太忙了,差不多搞了半个晚上的实验,所以,难得放松下来,他竟然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你别介意哈。”

    她释然的笑了一下,“那就好,真不好意思啊,你这么忙,还抽空来陪我看电影。”

    “看你说的,陪你看电影,也是有意义的事情。对了,薇薇以后有什么样的人生打算呢?”

    “现在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想把工作做好,然后努力给父母更好的生活,不让他们失望。”

    “那也不错。薇薇啊,如果你真的愿意考虑跟我发展的话,可能要想一想,是否愿意离开这个城市。”小李用一个很真诚的眼神望着她。

    “为什么啊?这里不好吗?”

    “不是,是我的家境与工作决定的。我的家都在北方,父母、老家还有我事业的主战场,都不在这里,所以我并不敢拍着胸膛说,就一定会在这里呆一辈子,可能会随时就离开。”

    看见小李这么坦诚,她倒有了几分感动。这段时间来,她也在认真的考虑与观察小李,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排斥他。小李说可能会离开,并不是她关注的重点,而是假若真的选择了小李,那她以后该怎么办?

    小李看出了她的心思:“薇薇,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担心你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养不起你父母是吗?其实你不用忧虑这么多,我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给你想要的生活。”

    “小李哥,谢谢你如此的坦诚,还有对我的信任。我想我可能需要一点的时间,才能回答你,也回答自己。”

    “恩,我不是在催你,别介意哈,我这个人很简单,怎么想就怎么说了,也不会说话。这些年以来,我一直都只和数据、实验室打交道,所以不大会哄人开心,我觉得你挺好的,感觉也对路,但不知道你的想法,我就想提前和你把我的想法和情况说清楚,如果不能接受,也免得你过多的,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看电影回去之后,她对小李的印象更好了一些。但怎么发展,不如交给时间来帮她做决定吧。

    又一个周末,小李约她去散步。两个人吃完了晚饭后,沿着江边漫步。小李靠在江边的栏杆上,闭着眼睛,感受着清风的吹拂。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不起,薇薇,我突然想起实验报告里,有一个数据不对,我需要赶快回去调整过来。”

    她楞了一下。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实验室吧,可能我很快就弄好了,顺便你也去看看,在我的生活中,陪伴我最多的东西吧”,小李笑着说道。

    于是,她便跟着小李打的回到了实验室。

    小李的实验室不大,里面有很多瓶瓶罐罐和不少的理工类书籍,她兴趣索然,捣鼓了一阵后,便在一旁,拿起手机安静的看小说。

    小李专心致志的在电脑前,不时的用手敲打这键盘,有时候,又去弄一下那些瓶瓶罐罐,看那样子,似乎是早已经把她给遗忘了。

    她抵挡不住乏意,便在一旁的长椅子上睡了过去。结果待她醒来,竟然发现小李还在专心致志的搞着自己的数据跟实验,她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快晚上12点了。

    她走了过去,提醒他要回宿舍休息了。

    小李像在梦中被人推醒一样,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个人在等他,他愧疚的说道:“实在对不起,薇薇,这个数据出了问题,我今晚一定要弄准确。但现在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要不,委屈你在这里多呆一会好不?我里间有一个小床铺,可以将就用一下。”说完,不能她回答,又一头扎了进去。

    她不好意思再言语,只好转身便走进里间那个折叠的床铺面前,和衣躺了下去。她实在太困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等她醒来,发现是第二日早上七点了。小李正趴在实验桌上睡着。她走过去,将衣服盖在了他身上,准备离开。

    他醒了过来,满脸愧疚:“薇薇,今天真是太对不起你了,但那个数据真的很重要,因为要拿给厂家生产成品了,如果一旦出错,厂里就会带来很大的损失。”

    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原本比较暗黄的脸庞上,显得更加憔悴了。

    “我带你去吃一个早餐吧”,说罢,他不顾身体的疲倦,就带她下楼,来到工厂附近的一家早餐店吃鱼头粉,吃完了早餐,她便自己坐车回去了,小李又继续返回实验室搞那个报告。

    回到宿舍的她,很是触动,看见他那么忘我的工作,心里有一丝丝的感动。

    又到周末,小李终于又抽了半天时间,陪她逛街。“薇薇,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我总能感觉到轻松。以前我在北京的时候,因为爸爸是博士后,很多人都很热情的帮我介绍过对象,但在北京那地方,很多姑娘真是你想象不到的现实。有几次,相亲一开始,对方就开始问你在北京有没有住房,在几环?开的什么车?房子的面积多大,一年的收入有多少。现在来了这些小城市,感觉倒轻松多了。”

    她笑了一笑,好奇的问道“小李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别介意哈,你这么大年纪还没有结婚,着急不?”因为这一段时间来,她并没有从小李身上感觉到那份燥急。

    “其实我也很着急,那十年里,日复一日的,就做一件事,也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实验做成功。我经常觉得,对我来说,实验就是我的爱人,我的孩子,也是我的世界,在里面,我总能感觉到快乐,感到充实。”他说道,“而且人有时候,着急的,其实就那么几个阶段,比如30岁左右,比如35岁左右吧,一旦过了那个阶段,人好像就麻木了,就适应了孤单。而且,也总是没有遇到自己让心动与适合的人,当然你是个例外呢”。

    她笑了一下,心里想道,其实找一个简单的人生活,人也会变得更简单,就比如小李哥吧。

    但接下来,连续两周,小李都没有再约她出来,就发了几次信息,说最近厂里人事大变动,他因为技术过硬,且是厂里唯一的高级工程师,被纳入了厂长的候选人,要参与厂长竞聘,他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他也希望,借助这个机会,能让自己的性格得到磨炼,使自己能尽快的发展。

    她便想等他忙过了这一阵再说。

    又过了一个信息,她收到了小李的信息:“薇薇,请原谅我,这一阵,我想了很久,我想,或许我需要做一个抉择,但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在这次的竞聘中,我落选了,对手使用了一些手段,把本该属于我的功劳给抢走了。这件事情让我很伤心,也第一次这么深刻的认识到了人性的险恶与世态的炎凉。我觉得,或许我注定就是一个只会搞实验的人,也或许这里本就不属于我,现在,输得一无所有,我也没有资格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我要走了,我想问你,你愿意跟我走吗?”

    “你要去哪里?”

    “我的计划,是先考博,等博士毕业了再做具体的打算。如果你愿意的话,跟我回哈尔冰,我相信我能好好的陪伴你,如果你不愿意走,我尊重你。”

    看见小李的信息,她的心矛盾极了。放下眼前的工作,跟小李回哈尔滨去考博,这行得通吗?

    “你这个傻子,你才认识人家多久,就想抛弃这里,跟别人走?对方承诺了能给你什么呢?等他博士毕业,你多老了?”晶晶敲着她的脑袋说道。

    晶晶说的当然也有道理。就这样跟小李走,确实似乎有点不靠谱。她信任小李,但她觉得,如当初面临让她一起走的初恋一样,她依然没有足够的信心与勇气。或许,这就是缘分不够吧,想想,她便发去了拒绝的信息。“小李哥,对不起,交往了两个多月,虽然觉得你很不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但……还是希望你保重吧。”

    发完了信息,她突然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她知道,她对小李不是爱情,而是一种萍水相逢少有的信任。

    她和小李的缘分,真的就如此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