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错误的试探

    更新时间:2017-11-13 14:22:14本章字数:3845字

    不知不觉中,她发现自己已经相亲了快十次了,都以失败告终,不禁开始有一点泄气了。而在这种审视与被审视中,她也渐渐疲惫了,慢慢的,她开始拒绝朋友、阿姨们的各类相亲“善举”。

    “你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一个靠谱一点的,你这不就是在浪费青春嘛!”一日,大学同学阿峰约她一起吃饭的时候说道。

    “是啊,总是通过相亲,还真的难以成功,毕竟一开始,大家都是抱着明确的目的,用一个挑剔的眼光在看彼此。再说,真的很优秀很靠谱的人,很多也是不用去相亲的”她说道。

    “那不是因为我们都是外地人嘛,而且,我们家境都不好,在外面打拼,什么不是要靠自己呢?” 阿峰说,“你是一个女孩子,总归是要被好好的照顾和保护的。可现在的人,都很现实,何况你还想找那种有感觉的,自然就更难了。”

    “算了,不说这个,急也急不来。真找不到,就一辈子单身,也一样过。”她叹了一口气,“这几年,好在有你一直在身边陪着,要不,我的日子都不知道过成什么样了。”

    “看你说的,我们也不是别人,这些都不足挂齿。”突然,他像是认真的,又像是不认真的说道:“薇薇,不如,我们试一下如何?你看我们都知根知底,大家谁也不会嫌弃谁,而且,我们的工作都算稳定,供一套房子基本没有什么问题的。” 

    阿峰的这番话太突然,一时让她脑子像卡壳了一般。

    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了这个城市,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通过在健身房认识的一个阿姨,认识了阿峰,得知她还有一个大学的校友在这个城市,而且两个人都还是老乡,都来自农村,她感到很意外。太多相同的生活背景,两个人慢慢建立了深厚的同学之情,无数个受伤、受挫的时刻,都是他陪伴着一起走过的,可以说,他对她的了解,应该不少于自己对自己的了解。

    记得有一次,她严重痛经,一个人在床上躺了一天,他一下班,就匆匆的赶过来,给她带来了鸡汤和饭菜,还给她煮红糖水,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给了她很多的温暖。

    还记得,那时候与白处分手之后,她很伤心,身体也很虚弱,那一阵,都是他陪着度过难关的。他总是安静的在旁边陪着她,甚至安静的看着她伤心的哭泣,然后等她哭好之后,就带她饭店好好吃上一顿饭。

    阿峰很节俭,自己一个人租房住,因为还有一个在农村的老爸要养,收入也不是很高,所以他总是尽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用有限的物质,去努力给她创造更好的生活,在她生日或者一些重要的节假日,请她大餐一顿。

    但在她的心中,她觉得他们一直都只是同学之情,这期间,她有过白处,又相亲多次,阿峰也交往过一个女孩子,两个人还一起看过房,有过成家的打算。无奈最后,在结婚的当头,女孩子的父母突然嫌弃他的家境,他们不得不分手了。这给了阿峰很大的打击,此后,他沉默了不少,好长一段时间,似乎从她生活中消失了一般。

    她不知道阿峰是不是在开玩笑,她本来想说,如果自己三十岁还没有结婚的话,就一定首先考虑他。但突然觉得似乎又有些不妥,那不是当别人是备胎吗?然后她笑着说,“我们两个都这么熟悉了,还真不知道能不能产生爱情喔。”

    她没有明显的肯定,阿峰似乎也没有很失落的样子,只表示是开开玩笑,说说而已。

    又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她下班回宿舍,因忘记了拿伞,在半路上被淋得湿淋淋的。第二日,便发烧躺在宿舍起不来。她只好给阿峰打电话,让他帮带一点退烧药过来。

    接到电话的阿峰,急匆匆的冲过来,责怪她太不知道照顾自己了,“就是找不到男人,也不能不照顾好自己啊,雨这么大,可以给我打电话给你送伞啊。”

    她的心里,暖洋洋的。突然觉得,其实他们真的可以考虑一下的,大家是最相近的两个人,为什么不惺惺相惜的凑合,彼此温暖呢?再说,没有尝试的事情,又怎么能断然下定义呢?又何况,这半年来相亲遇到的各种男孩子,其实有几个能比阿峰还好呢?别的人可以接受,为什么阿峰就不能接受呢?想到这里,她心里似乎平衡了很多。

    于是,她抓起阿峰的手,感动的说道“锋,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突然被告白,阿峰一时很意外,但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的惊喜,但他还是迟疑的说道:“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她点了点头。

    然而,突然要把三四年的同学之情,一下子演变成爱情,两个人还多多少少的有些不习惯。

    阿峰是一个很内向、也很老实的人,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个性格,或许,那段感情也许不会那么容易就结束了。但自小生长在贫苦家庭的他,养成了这种性格,或许是难以改掉了。

    也正因为他这个性格,所以,她知道他能主动提出来,是用了多大的勇气啊。

    周末的晚上,阿峰买回一堆的菜过来,他们像一对夫妻一样,一起做饭炒菜。这个情景,其实以前也有过很多次,只这一次,因为身份与性质都改变了,两个人心里,似乎都多多少少有点尴尬的感觉。

    “听说**楼盘快开盘了,价格很优惠,而且位置都很不错,我们要不要去看一下?”吃饭的当儿,阿峰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看房?”她惊讶的抬起了头。在她心中,似乎还不能这么快接受这种改变。但是,看看也是无所谓的嘛。“行吧”,她垂下眼睛说道。

    按理,她应该是高兴的啊,因为,这意味着她就不再是单身了,意味着,她就快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房子了啊。可是,她竟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高兴,假如这个话,从初恋,或者从白处的口中说出来,甚至是小李哥,她都将是多么高兴啊。

    阿峰看见她同意了去看房,高兴了很多。现在想想,曾经那么多的陪伴和照顾,或许,阿峰一直也都是有情的吧,她想道。

    南方的天气,总是多雨。晚上,又暴雨交加。恶劣的天气,似乎带来了不少暧昧的氛围。

    电视看了一阵又一阵,阿峰依然没有起身走的意思。

    她的心里,又开始有一只小兔子,在剧烈的蹦跳了。或许,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多一点思想准备,她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但是想起他这几年对自己很多暖心的付出与照顾,又想起自己对他的承诺,她把心横下来:“其实,找这样的男人,也还是不错的,他让自己那么放心、信任,又有什么不好呢?”只是他在自己身边出现的时候,自己正在和白处在地下发展着,所以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动心的机会。再说阿峰其实也是挺帅气的,很多人都夸过他,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

    更何况,她还有过白处,想到了这里,她的心里,刺痛了一下。这更加坚定了她勇于接受与尝试的心。“我干嘛还要那么挑剔呢?我又有多少挑剔别人的资格呢?”她的心里多了几分怅然。

    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她主动说:“不如,你今晚不要回了吧,雨下得那么大的”。她看见,阿峰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她心里的小兔子似乎跳得更加剧烈了,并且,还多了一块大石头一般,因为她感到心里沉甸甸的,难以呼吸。

    既然说好了尝试,总得有一个重要的突破,这个突破,首先,从身体开始吧。

    洗漱完毕后,已经接近午夜时分了。两个人都不好意思主动上床。尴尬之中,她关掉了灯,两个人摸索着上了床铺。

    一开始,两个人背对着背睡觉,但都觉得这样似乎更加尴尬,他转过了身来,用手开始试探了一下。

    只一下,她身上竟然起满了鸡皮疙瘩,于是他又转身了过去。

    然后两个人,都在黑夜里,睁着眼睛,不知道说什么。

    就这样过了半个钟头,她似乎觉得阿峰可能不好意思了,但就这样将就着,也不是办法,便主动用手摸了一下阿峰的背部。

    可能是受到了鼓励,阿峰一下子转过了身子,爬到了她的身上,因为动作太快,她顿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快速让自己镇静下来,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在微微颤抖。阿峰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她感到了阿峰那并不粗壮的东西,在抵着她的身体,那温热的气息强烈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阿峰趴下了身子,用嘴巴开始在她的身上寻找着,手也伸了上来。她看见阿峰的眼睛里,流露出一股吓人的,类似于一个很久没有吃肉的人,突然看到了诱人的五花肉那种强烈的、迫切的眼神。她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怎么了,薇薇,你很害怕吗?”阿峰问道。

    “可能是吧。”她回答道,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应该不是第一次吧。”阿峰知道她有过初恋。

    “阿峰,我好像不行了。”感受着满身的鸡皮疙瘩,她如实相告。

    阿峰也感觉到了她的改变,他强制着自己,爬了起来。黑暗中,她看见阿峰的那家伙,像一个将军一样,高高的昂着头,胸上,还留存着刚刚阿峰体内的温热。

    “薇薇,你不爱我的,是吧?其实我也知道。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你,在表达强烈的抗拒。”阿峰就穿上衣服,站了起来。

    她坐起来,低下了头。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会发生这么强烈的排斥感,几年里,无数个被阿峰照顾温暖的时刻,产生的,都是友情,或者亲情,就是没有爱情。可是,就算没有爱情,身体为何要这么明显的抗拒呢?她自己也不得而知。

    “薇薇,不要勉强自己了,我走了,你保重吧。”不等她说话,阿峰冒着瓢泼大雨,奋不顾身的推门走了。

    她走到窗边,看见雨中的阿峰,无遮无拦的就那样走在雨水中,步履缓慢、沉重。不知不觉中,她的泪水滑落了下来。

    失眠了整夜之后,第二天一早,她就给阿峰发过去信息,为自己的冒失道歉,但阿峰没有回复。

    她没有勇气再次尝试。脑海中,反复的出现昨晚阿峰那个让她感觉恐怖的眼神。在她的心中,阿峰一直都是温和的,但那个眼神甚至是贪婪的、急切的。她知道这个怪不得阿峰,快30岁的男人了,又单身了这么多年,人性这种最原始的欲望和需求,有时候,可能难以用理智抗拒吧。也正因为这样,她才更加敬佩阿峰,对送上嘴边的一块肥肉,竟然选择了放弃。如果阿峰不顾她的反应,强行进入,又如何呢?是阿峰用理智成全了她,所以,她对阿峰,更多了一份愧疚。

    几个月后,阿峰的同事告诉她,阿峰辞职了,离开了这个城市。走之前,连一个信息都没有发给她。

    她感觉自己自责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