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见秋天

    更新时间:2017-10-24 12:05:33本章字数:3184字

    2017年的十一月伊始,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候,舒适的天气让人的心飞了起来,想要出门走走,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两年变得懒了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除了回趟老家,没有什么地方值得再去特别的走一遭。

    再见唐桓,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的爱从未消退,那些爱意像是发了酵,千倍万倍的膨胀着,填满了整个心。

    千遍万遍的想念过,千遍万遍的堤防过,无论再怎么准备,无论在哪里,怎么样遇见你,都觉得是措不及防。

    四百块买了张特价机票简单打包行李之后,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就出发了,工作之后越来越少回家,最近几年工作稳定下来之后就更少回家去了。

    我所长大的西北小城,终年雾霾轮罩,在过去的很多年里,这里有着大大小小的煤矿窝点,在堵车还没成为国人常态的那些年里,我们县城的车却从没有少过,前四后八的大家伙永远都是满载的,横七竖八的摆满了老街,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在我听起来并不那么刺耳,我只觉得热闹,我是开心听见这些热闹的,好像满街飞扬的尘土都是都是有节奏的。

    这些年都不愿在过年回家,春运太挤就不说了,总觉得过节就不免多了很多不必要的开销和应酬,花费太大,每个月指着工资过活的我自然是能免则免。老家的同学婚丧嫁娶要随个份子也都有老妈一并代劳,谁家生孩子了,谁结婚了谁离了。在我和老妈为数不多平均两月一次的电话里老妈乐意向我传达这些消息,末了加一句,人家都结婚了,你啥时候啊?我总是一样的回答,不急。老妈每次都会回我,算了,我不管你,你自己幸福就好。

    这次回来,也是因为过年不想回家,而秋天是这个老城最美的时候,大多数都是艳阳天, 淡蓝色的天空稀疏分布着成片白云,秋风吹过各色树叶随风起舞,轻巧的折射着太阳的光, 都是灵动而又乖巧的模样。公园里落叶如地毯般覆盖,在夕阳橘红色的余晖下,远远看过去,宛若梦境般。

    千禧年左右,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县城里的人慢慢多了起来,他们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三三两两穿街而过,在眠城的各个角落进进出出,紧接着卖烟卖酒的小卖部都多了起来,老街的门面房一间一间的又重新粉刷,挂上了新的广告牌,老街整个换了颜色,小卖部的零食好像每天都换着花样。一切都是孩子们喜欢的样子,一切都是热闹的。

    就在那几年,街上有了四川人开的饭馆,有了专门的回民饭店,有了一家又一家新开的网吧,老式的商城人满为患,买衣服的阿姨越来越神气,大人们对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号,南蛮子,不管大人小孩,说出这句南蛮子的时候,还会对听的人顺带一句警告,离那些南蛮子远点,人家要有事可是拼刀子的。仿佛一夜之间,眠城人民就此事达成了共识。

    林尧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那年我正上初三,

    老妈不喜欢广州的气候,三年前来过一次,是八月份正值盛夏的时候,在家叨念着准备了好几个月,本打算待个一年半载,结果半月不到就直呼受不了这里的凉水澡,台风天。在家躺也不是坐也不是,开空调半小时就要开窗透气,没过一会儿又说热的头昏目眩,小区没出去过几次,就直接打道回府了。

    用老人家的话说,一出门就成了发面馒头上了蒸笼,有啥过不去的,再也不受这个罪了。自此老妈决口不提要来广州看看我的事情。打个电话语气里都带着些怜悯的问候,总要问问那边天气还好吧? 这里昼夜不歇翻滚的热浪着实吓着了老妈这个北方老太太。

    我一直记得唐桓说,怎么会呢,我不会用我们的感情去冒险,怎么可能呢,考验感情?我的感情不需要经得住考验,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去考验感情,我无条件的相信你,没有任何理由的相信你。

    广州的冬天并不冷,至少比起北方的冬天来,是暖和一点的,可没有阳光的日子,或者是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我还是想穿上棉衣,或者会穿上棉马甲,在这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想念故乡,只是,会早早的穿上棉衣,没事的时候我会做些吃的,我想念老家的吃食,想念那里冬天的阳光和地暖。我并不把这作为想念故乡的依据,我想念这些,只是因为那些东西真的好吃。而这里没有罢了,一切都没有,熟悉的,好像只是康师傅红烧牛肉面。

    我不承认想念家乡,不承认想念你。我不想念你,真的不想,只是偶尔的,偶尔的。比如一个人买菜的时候,一个人看电影的时候,一个人加班的时候,做了一个新发型的时候,换季买了好多新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瘦了几斤觉得自己更苗条的时候,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瞎逛的时候,决定在偏远的山村买下一座老院子的时候,那些时候,那些特殊的时候才会偶尔的想你一下的,并不是一直都想你的。只是那么偶尔的,想了一下你。这不算是想念,不算的。

    是的,我才没有想你。

    我都不记得你了呢,只有一点点迷糊的印象了而已,只是记得在冬天里,你白皙的脸庞,真的是白皙,在北方呼呼的西北风里,我的脸被吹的绯红的时候,你依然白皙的脸。

    我没有想你,我也去见了别人。没有在一起,只是因为我觉得这些男人不帅,够高的皮肤不够白,够白够高的讲话的声音不够好听,够帅的不够温柔,够温柔的笑起来不够好看,一直单了这么多年,我的要求不高,要比我高上一头多一些,有白净的脸,声音要好听,要温柔,要笑一笑很好看的。这不是说你唐桓,世界上很多男人都是这样的,像你?才不是呢。

    我忘了你,早就忘了。

    不该记得你不是吗?我不该记得你,如果一直记得你,要怎么去想念阿沅,那个长的好看的像油画姑娘的人,对,我一直都是这么看阿沅的。

    阿沅,我的可爱的你,该怎么回忆你,该怎么回忆你,我才能收起我的伤心呢,不,不是伤心,这么多年,已经不伤心了,只是想起你的时候,我对周围的什么都没有感觉了,阿沅,我无能为力,无论是那个时候,还是现在。

    一个人的沉沦需要多少时间?也许只是一个午后,一个人走向一种向上的生活需要多久,是生命里剩下的所有时间吗?

    阿沅

    有时候,我会做梦,并不总是做梦,但几乎都是同一个梦,一个做过很多次的梦,每一次都是一种同样的真实感。每一次都在奔溃里醒来,那种无力感都让我心碎,如同困在蜜蜡里的感觉,我还是我,只是动不得,我在拼命的叫喊却发不出声音来,用尽力气也迈不出一步。

    你在梦里向我招手,我就那么看着你,有个模糊的影子带走了你,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我不能照顾你,而我想你也不会怪我,是呢,谁能照顾谁呢,人情淡薄,人和人的关系是靠什么维系的呢,没有什么可以永远不变不是吗?永恒或许值得歌颂,沧海桑田也是真实的不是吗?

    我不愿忘了你,如果忘了你,那我的过去呢,那什么都没有留下的过去,谁来证明他真的存在过,好像跟着时间消失了一样,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改变,好像只有我老了一样,我不愿以这样,时间过去了,而我们还在,所以应该留下一些什么不是吗?我就是要拉上你,也许就只是仅此而已。这么说或许在大家看来有些卑鄙,但那又怎样呢,对于自己你们所说的卑鄙我一直都是承认的。

    卑鄙?谁能比谁更卑鄙?而谁又更善良呢,

    我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从来都不是。我清楚地知道着这一点,并不以为耻。

    有些人的人生就是这样,还没来得及看见这世间的美好,便被一只硕大无比的臭脚一脚踢进了臭水沟。此后的万般挣扎都要沾染更多的腐烂。

    对于女人来说,男人永远是个问题。

    这个世界永远就有那么一些烂男人真的可以分分钟让你怀疑人生,如果你是个女人,不管你是十五岁还是五十岁。你都是有可能遇到这种男人的。

    当你就是那么凑巧的不幸的遇到了,亲爱的你,请不要怀疑自己,你还是如此的美妙的人,这个人什么也没有改变,只是来你的 世界里走了一遭,你现在完全有权利决定要不要他滚出你的世界。你所经历的 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同很多人都经历过的那样,是的,你遇到了一个坏男人,而生活不是就此没救了,也不要觉得为时已晚,但你意识到生活出了很大的问题,当你可以基本的辨识出你遇到了一个渣男,新的生活就开始了。

    爱自己,无论何时,这是多么血泪的教训。

    人不会因为一场车祸而更加不爱自己,却会因为一个渣男而放弃生活,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这个男人,只是你的一场天灾人祸。生活艰难,根本就无须过多的辩解,就请你这么相信吧,请坚定的相信,你是好的,值得一切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