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悲剧的人生

    更新时间:2017-10-17 17:07:41本章字数:4061字

    圣魂大陆,南炎域东侧崎阳城偏南位置的势力之一龙阳阁的一处院子里此时正排着长长的队伍,在队伍的最前端有一块极其特殊的石碑,石碑上刻有无数奇特的符文,而在经过人触碰后字体会发出亮光。

    “林木实力煅魂初期,领取资源十金币,突破奖励一品煅魂丹一颗,下一位!”石碑前一位老年人念道,随即旁边两名青年将一小袋金币与一枚银白色的药丸交到了一名矮个青年的手中。

    林木拿着当月的月供兴高采烈的向着长队末尾方向的大门跑去,这是他突破到煅魂期的第一次月供,不仅金币多了九颗还额外被奖励了一颗煅魂丹,这东西的价值可是将近五十金币。

    林木一路向回小跑,延途排队的很多人都对他手中的丹药投去羡慕的眼光,而突破到煅魂期的林木也是欢喜的跟自己的师兄弟们点着头打着招呼,一路笑脸相迎。

    但是当他跑到队伍尽头的时候,脸色却是突然变得冷漠,甚至在那冷漠下还带着一丝得意与嘲讽。

    队伍末尾站着一名少年,一头黑色短发本应是极其精神的发型但在那张木讷的脸上显得有些颓废,他的面庞细看还算俊秀,可一身仆人的粗布麻衣却是让他与身前这一位位锦绣华服的青年才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倒是正好,但皮包骨头的消瘦模样显得极其单薄好像一阵风就能轻易吹倒,这个少年名叫——余凌。

    余凌面对林木那满含嘲讽的眼色脸上并没有什么波动,那是已经习惯到麻木的表情,世人的目光似乎早已看淡,只是那木讷的眼神中给人的感觉似乎还隐藏着什么就像一头睡着的狮子,随时都可能爆发一般。

    林木跑到门口,由于匆忙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子身上,身材本就矮小的他还不到那胖子的胸口。而林木却是直接被那胖子弹了回来,坐在地上才看清眼前的是龙炎阁有名的三人组,之所以有名并非是因为眼前的胖子,而是位于中间的一名长相极其英俊的绿发男子,苏云慕。

    苏云慕是龙阳阁阁主的关门弟子,年轻弟子中最有天赋的人,年纪轻轻就已经煅魂后期,连阁主都指明要特别对待的年轻人,而且龙阳阁主没有子嗣,只有一女儿,所以苏云慕的天赋基本上已经内定是下任阁主,整个龙阳阁都没人敢得罪他。

    “啊,是苏师兄啊。”林木急忙陪笑道。

    “哼,走路不长眼睛啊,都撞到我兄弟了。”苏云慕一脸嚣张的看着林木拍了拍旁边胖子的肚子。

    “啊,苏师兄对不起,是我冒犯了,我眼瞎,撞了熊远师兄,实在对不起。”林木急忙低头赔不是,低下头却是将手中的段魂丹握的更紧。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能管用了,还要磕头弯腰赔礼干嘛!”旁边一名身材瘦小说话阴阳怪气的男子冷笑道。

    “啊,这........”苏云慕虽然霸道张狂,可若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跟他下跪这种彻底放弃尊严的事显然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能够与接受的。

    “哎,跪下赔礼道歉到是严重了,不过你毕竟是撞了熊远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吧,你刚才那下那么猛说不定会撞出点内伤什么的,我看你就随便配个四五十金币让他去检查一下好了。”苏云慕充当和事老道。

    林木心里其实清楚,他们三人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自己的段魂丹,被他们盯上了自己显然是逃不过了,最后用力握了握拳头还是无奈的放弃了,“熊远师兄,那么多金币我没有,不过我这里恰巧领了一颗煅魂丹,大概也值这个价了,就当做是给师兄赔不是了。”

    见林木将煅魂丹拿出来,熊远与苏云慕相视一笑。

    “好,虽然吃了点亏,不过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就算了。”熊远浑圆的声音轻蔑道,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

    林木将煅魂丹交到他手中便跑了,隐隐还能听到不甘的啜泣声。

    “林师弟,以后走路一定要小心点!”苏云慕还故作好人喊道。

    随后,熊远将煅魂丹交到了苏云慕的手中,苏云慕抛了抛手中的煅魂丹笑道:“哼,真窝囊,走吧,去领我们自己的月供吧。”

    刚走进院内,苏云慕看到站在队伍最后方的身影,嘴角不禁涌现一抹冷笑,“吆,老远看穿着下人衣服,我还以为是打杂的呢,这不是我们‘余天才’嘛!怎么您这月供还得亲自过来领吗?”

    余凌闻言并未回声应对,继续排在队伍的后方,只是轻轻闭上了眼睛。

    “还,天才呢,我看是龙阳阁多余的蠢材吧!”熊远也是应声符合道。

    周围排队的人听到苏云慕与熊远的话也是跟着一阵嘲笑,但余凌显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每有一个人离开,他就会顺势向前走一个空位。

    “吆,我们的‘余天才’还挺高冷的嘛,完全不搭理我啊!”苏云慕冷笑道。

    在余凌向前走的时候,却是被一把推了回去。

    “‘余天才’麻烦你给我们兄弟让个位置好吧,我们兄弟们还急着回去修炼呢,别介意啊,毕竟你又不用修炼对吧!”苏云慕轻轻一用力就将余凌推了个踉跄,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众人们又是一阵嘲笑,而余凌只是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安静的站在了三个人的后面,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抗争的意义,因为没人会站在自己这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有力量的人就注定做一个小丑,拿自己廉价的尊严逗他人一笑。

    “天才,天才嘛!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天才。”余凌自嘲的低下头,双拳紧握的指甲刺破了手掌。

    七年前,余凌在自己的家乡山边玩耍,无意间救了一名重伤昏迷的老人,老人正是龙阳阁的老阁主,为了表示感谢,老阁主将他收为关门弟子,他从此加入龙阳阁。

    初次进行修炼的他拥有着令人惊艳的天赋,被人们看做修炼最为缓慢的修炼初期的脉魂期,余凌用了一个崎阳城前无古人的速度,一年时间达到圆满,点亮了自己的魂脉。

    当时老阁主对他极其重视,但好景不长,天才的名头却是随着时间没落了下来,因为圣魂大陆上的修炼在魂脉点亮之后便需要招魂,利用魂脉之力招引自己的祖魂产生共鸣,根据共鸣的契合度获得相应的魂灵与祖魂的修炼之法。

    所以招魂成功进入段魂期才是真正踏入修炼的大门,很多人花费数十年才点亮自己的魂脉,招魂成功后修炼却是一日千里。

    而余凌修炼七年,一年点亮魂脉,六年却是无丝毫进展,他每天都在尝试着招魂,可却从未成功过。

    最开始龙阳阁还为余凌想过办法,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可终究还是没有用,余凌的名头渐渐被时间埋没,第三年老阁主仙逝,余凌失去了庇佑,长老一致决定取消了余凌的关门弟子身份变成普通弟子,直到现在沦落成记名弟子,而且虽说是记名弟子的名头实际上却是个龙阳阁打杂的,已经点亮魂脉却无法招魂的他注定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所以他虽然是个记名弟子可实际上每天干的并非修炼,而是喂马,做饭,洗衣等等一系列的粗活,甚至还不如一个门卫风光。

    而苏云慕之所以如此针对余凌还是因为当初的一次恩怨,在余凌刚到龙阳阁的时候,苏云慕也是名声正盛,但是他却是被余凌那惊艳的表现彻底甩在了身后,由于不满苏云慕还找余凌单挑过,但却被余凌打伤了腿,休养了将近半年才好,从那以后苏云慕便对余凌恨之入骨,处处跟他较劲,如今风水轮流装,余凌终于还是败给了上天的作弄!

    “苏师兄,你要着急来我们这里啊,我给你让位!”一位还算有点姿色的女子向苏云慕抛着媚眼,笑吟吟的想攀上这棵大树。

    “呵呵,师妹客气了,不过我比较好奇我们这位‘天才’这次究竟能拿到多少月供,不会六年来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吧。”苏云慕轻蔑道。

    “哎呀,这个根本不用猜,废物永远是废物,您一个天才何必在一个废物身上浪费时间。”又一位弟子奉承道。

    .......

    关于余凌的话题一直都未间断,许多人在领完资源后,为了拍一拍苏云慕的马屁还是选择留下继续看着余凌的笑话。

    “苏云慕煅魂后期,领两百金币,煅魂丹十颗。”老者念道。

    众人们闻言皆是一脸羡慕的表情。

    “吆喝,云老,这次财务算错帐了吗,我领完十颗怎么还有剩的一颗。”苏云慕疑惑道、

    “呵呵,苏少,这个是余凌的。”

    “余凌,他突破煅魂了?”

    “那倒没有,不过,按规定记名弟子每满一年可以领一颗煅魂丹。”云老解释道。

    “奥,原来是这样,我们的‘余天才’原来还是一名记名弟子啊,我还以为已经成佣人了呢!”苏云慕嘲笑道。

    “不过,这一枚煅魂丹对你一个无法煅魂的人来讲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这明显就是在浪费资源嘛!”苏云慕将那枚煅魂丹捏在手里在王觉眼前晃了晃道。

    “把煅魂丹给我!”余凌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不大有一点微微的嘶哑。

    “哦?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把我的煅魂丹给我!”余凌大声说道。

    “给你,为什么给你?”

    “我是记名弟子,这是我应得的。”余凌大声喊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记名弟子,就你这种废物也敢自称是我们龙阳阁的弟子,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吼大叫。想要煅魂丹好啊,来,过来抢,抢到了不仅这颗给你,我的十颗也都给你怎么样。”苏云慕大笑道。

    余凌没有多说什么竟然真跳上去抢那颗煅魂丹,但他的实力怎么可能与苏云慕相比,无论他怎样拼命,都无法赶得上苏云慕的速度,不一会余凌便已经气喘吁吁。

    而方才那一幕幕在众人眼中就像是在耍猴一般,而余凌就是那舞台上上蹦下窜的可笑猴子,引起大家的哄笑。

    余凌自知没有希望抢到,他站在原地站了很久,终于在最后紧握的指甲刺入血肉的拳头还是无力的松开了,身体像是灌了铅一般跪倒在地。

    “苏云慕,我求求你,把煅魂丹给我,我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我需要买一株灵药给她治病,那颗煅魂丹对我真的很重要,过去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求你了你把它给我好吗?”余凌跪倒在地上仿佛要将脸埋进土里。

    “哎呀,余凌你这是干什么啊,有话好好说,干嘛下跪啊,你知错了还是好的啊,这样吧,我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这颗煅魂丹你想要也可以,不过,得看你能不能抢过它了。”苏云慕笑着,将手中的煅魂丹向着院中一角轻轻一弹,方向正是院内一只灵犬的餐盘里。

    余凌见丹药飞出去,像一只拔地而起的兔子,飞速的向丹药跑去,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灵犬看到飞来的丹药直接一口将之吞了下去。

    “吐出来,你给我吐出来!”余凌见状声音嘶吼着似乎把嗓子喊破了一样。

    但狗毕竟是狗只会对着余凌嘶吼,余凌却是完全不惧狗的警示,血色满布的眼球让那只狗都畏惧的后退,余凌一把掐住狗的脖子,另一只手直接从狗的嘴巴伸了进去,任由那恶狗撕咬手臂,余凌也毫不畏惧,最后直接将狗的胃掏了出来,可是煅魂丹却在进入灵犬体内的一瞬间便融化成了能量。

    余凌一遍一遍的翻着灵犬的肠胃,他还抱着一丝期望,可他终究没有再找到,最后只能愤恨的一拳轰击在地面上,任由那被灵犬咬破的伤口处的血流淌在地面。

    眼神中带着决绝的愤怒缓缓扭头,发出难以名状的嘶吼,声音中的恨意简直能活生生的将人吞噬!

    “苏云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