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逼杀

    更新时间:2017-10-18 06:01:42本章字数:3713字

    “苏云慕!”愤恨之音如同撕破了喉咙一般的低吼而出,余凌木讷的脸上迸现出如野兽般的狰狞。

    “吆,怎么了,生气了?”苏云慕毫不畏惧道,以他煅魂后期的实力,对上余凌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而他的目的也是打算激怒余凌,只要余凌敢先动手,他就有当场击杀余凌的理由。

    “你,该死!”余凌紧咬的嘴唇上鲜血缓缓流出,一股破釜沉舟的架势。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制止了院内的闹剧。

    “发生了什么?”中年男子的声音浑厚有力,穿一身金黄色长袍,袍子上绣着一条条龙纹,手上带着一盘龙银扳指,一脸严肃的表情。

    “阁主!”众人见男子走近,纷纷行礼道。

    男子正是着龙阳阁的阁主龙荼,整个崎阳城数一数二的强者,也正是苏云慕的师父。

    “阁主!”余凌见来人也是低头行礼,盼望着这位阁主能主持公道。

    “师父!”苏云慕见龙荼来到也是躬身行礼。

    “恩!”龙荼见状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道:“发生了什么事,夫人养的灵犬怎么死了?”

    “阁主.......”余凌方要澄清事实却是被苏云慕打断。

    “师父您来的正好,这灵犬正是被余凌所杀。”苏云慕恶人先告状道。

    “余凌,给我一个解释。”龙荼有些生气道。

    “是苏云慕他抢了我的煅魂丹,喂了狗,我只是想拿回我的煅魂丹。”余凌握了握拳头极其不甘解释道。

    “云慕,怎么回事?”龙荼问道。

    “呵呵,余凌师弟倒是冤枉我了,我只是拿着你的煅魂丹逗你玩玩,试试你这些年来的进境,是关心你啊,只是手滑了一下不小心丢到了灵犬那里,可没想到余凌师弟竟这么残忍将夫人心爱的灵犬都给剖了腹,大家都看到了对吧!”苏云慕一脸无辜的解释道,向着众人使了个眼色。

    “对啊,是的,我们都看到了!”众人们应和回答道。

    “你放屁,阁主,根本就........”余凌急忙解释却是被龙荼打断道。

    “你闭嘴!谁是谁非我自会判断。”龙荼冷声道,“云长老,你也算阁中老辈了,你告诉我!”

    “这!”云长老闻言犹豫了片刻却是说出了与事实不符的结果,“回禀阁主,确实是如苏少所说。”

    不论是云长老还是在场的大家他们都懂得如何去衡量自己的回答,因为在他们看来余凌显然已经是个普通人说白了就是与一个下人差不多,而苏云慕却不同,他不仅天资卓越,还是最有希望成为下任阁主的人,自然不会有人为了一个奴才去得罪他。

    “你,你胡说!”余凌闻言冲着云长老怒吼道。

    “大胆余凌怎么能对云长老无礼,还懂不懂规矩。”苏云慕趁势怒喝道。

    “余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证实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龙荼怒声道。

    余凌无力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那一双双丑恶的让人作呕的脸,他心里明白这个世界的黑暗,没有人会因为你的可怜而同情你,只会因为你的弱小在你头上再踩上几脚。

    “解释?解释!哈哈哈哈,解释,真是可笑!”隐藏在余凌心中的一切终于爆发了出来。

    “余凌,你什么意思!”龙荼呵斥道。

    “什么意思?哈哈,没错,这只狗就是我杀的,可他终究只是一条狗,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当初我救了你爹一命就当做扯平了,从此你我互不相欠。”余凌捂着脸冷笑道。

    “大胆,你这是在亵渎老阁主。”

    “余凌注意你的言辞,你确实救了我的父亲,可我龙阳阁在你身上的付出又何曾少过!”龙荼生气道。

    “跟我谈付出,哈哈哈,对!我天赋好的时候你们当我是块宝一样的好好供着,给我提供资源让我修炼,一个个表面上说是为了我,实际呢?还不是为了你们龙阳阁,当初我的名声给你们龙阳阁带来了多少资源,整个崎阳城的人都来祝贺,你们对我的付出只是为了龙阳阁的名誉与前途,现在呢,我又何时被你这大阁主正面对待过。”余凌一副无所顾虑的架势回击道。

    “哼,一个废人也有资格让阁主正面对待?”苏云慕在一旁讥讽道。

    “苏云慕,我真后悔当年没把你整个脑袋打碎,那时阁中的人恐怕也会像现在对我一样,毫无同情的唾弃你是一个该死之人吧!”余凌冷言回应道。

    “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天才不成!”苏云慕闻言羞怒道。

    “哼,六年前我可以,为什么六年以后我就不行!够了,这个龙阳阁我余凌不待也罢。”余凌冷笑着将上衣一把扯碎,露出自己的左臂,将月供桌上的盛放煅魂丹的玉盘拽到身边,手中多出一把匕首。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还留我到现在的用意吗?昔日你龙阳阁付出在我身上的一切,我今天还给你们,从现在开始我余凌是余凌,龙阳阁是龙阳阁,我救你们老阁主一命,今日杀你们灵犬一只,你们的付出我还给你们!”突然间在余凌的左臂上隐隐闪烁着一跳淡蓝色的血脉,正是余凌自己的魂脉。

    余凌看了一眼那曾经给自己带来无数荣耀和无数悲痛的东西,没有任何犹豫,一刀滑了下去,殷红的鲜血瞬间涌出,随之在那鲜红的血液中,淡蓝色的液体也是随之而出,远远就能嗅到那淡蓝色液体的中孕育的浓厚的能量。

    每个人都对余凌的这个举动感到触目惊心,自放魂脉脉血对于修炼者来说是比死更难接受的事情,那是修炼者的根本,脉血一旦流失,魂脉枯竭死亡,对于修炼者来讲就等于没了一切。

    “余凌,你这是作甚!”龙荼见状严肃道,但从他的眼中却不难看出一丝喜意,正如余凌所说,他们龙阳阁之所以还留着余凌只是为了余凌魂脉中的脉血,他的脉血经过许多资源的滋养,能量极为丰富对于修炼者来讲可以说是最佳的修炼之物,但是脉血这种东西却无法强取,只有修炼者本身将魂脉召唤汇聚脉能才能放出,不然即便找到了魂脉也无法放出有能量的脉血。

    “没什么,把你们想要的东西给你们而已。”余凌一边说着将自己的脉能汇聚,淡蓝色的光芒在那条血脉中闪耀,最后顺着血液流淌到玉盘之中。

    直到最后一滴脉血流尽,余凌身体变得极其虚弱,单是站着都会有些晃荡,但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身体没有让它倒下。就那么晃晃悠悠的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想走!”苏云慕见状显然未打算放过余凌,但却是被龙荼制止。

    “够了,他脉血已尽已经是个废人了,我龙阳阁还不见得去为难一个废人!”龙荼说道。

    “这,好吧!”苏云慕懂得审视情况如今整个龙阳阁大部分弟子都在场,而余凌又是做到了这一步,如果再继续追究这件事,若是传出去龙荼在崎阳城的脸面恐怕会挂不住。

    但苏云慕显然并没打算放过余凌,“哼,余凌,我不会给你任何一个再骑在我头上的机会!”

    所以事后苏云慕便带着熊远直接找到了林木。

    “苏师兄找我还有什么事吗?”林木见苏云慕又来了,心里不由得开始害怕道。

    “呵呵,也没什么,就是问问你,早上你那一颗煅魂丹的事是不是不甘心。”苏云慕笑道。

    “呵呵,没有,怎么会呢!”林木急忙陪笑道,他确实不甘心,但是无论怎样他都不能表现出来因为眼前的人他得罪不起。

    “呵呵,其实我想了想,林师好不容易得到一颗煅魂丹还没暖热就.......呵呵,我觉得自己还是做的有些不对的,决定让熊远将煅魂丹还给你。”苏云慕笑道。

    “真的吗?”林木闻言惊喜道,听到能拿回煅魂丹,他怎么能不兴奋。

    “呵呵,当然是真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最近有些繁忙,有些事不方便办。”苏云慕隐晦道。

    “这个没问题,苏师兄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我力所能及在所不辞。”林木拍了拍胸脯道,但话也没说的太满,他提了个力所能及。

    “呵呵,林师弟当然是力所能及,我要你做的事很简单,明天余凌便会出城回家,我希望你能帮我......”苏云慕抬起手刀做了个滑落的动作。

    “啊,让我杀......杀了余凌!”林木有些为难道,毕竟杀人这种事对于他来讲还太过陌生。

    “呵呵,林师弟,余凌如今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以你的实力要杀他轻而易举,而且,如果你愿意帮忙,我会再奉上一颗煅魂丹作为报酬,你看怎么样。”

    听到苏云慕决定再加一颗煅魂丹,林木好像被打了鸡血一般,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煅魂丹对于他的吸引力确实非同小可。

    “好,苏师兄既然如此大度,那我就拼上一回。”林木一脸决然的回答道。

    “好,痛快,这一颗算是定金,事成之后,另一颗一并奉上。”苏云慕轻笑着将一颗煅魂丹交到林木手中。

    转过脸,嘴角却是划过一抹阴冷的笑容,“余凌,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就是错误,只要是错误就应该被抹去。”

    第二天,余凌带上自己的行李直接离开了龙阳阁,虽然自放脉血的虚弱敢还在,但他显然已经不想在这里再多呆一刻,一路出了城,余凌就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总感觉好像有人在跟着他。

    崎阳城北是一片绝壁山路,绝壁下是被称为南炎域死亡地带之一的“兽荒岭”,被人们视为人类生命的禁地,里面充斥着大量的凶残魔兽,很少有人进去后能活着出来。

    而余凌此次便是行走在这绝壁的山路之上,这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

    突然间几声碎石的抖动声让余凌警觉起来,他收紧了一下肩上的包裹,随即走过山路的拐角,却看到了一位熟悉的矮小身影。

    “林木!”余凌皱眉道。

    “想不到吧!”林木冷笑道。

    “我平日与你无冤无仇你!”

    “我跟你是没什么个人恩怨,但你偏偏得罪了苏云慕,他给的报酬不错,所以,你必须死。”话语落林木脸上划过一丝阴冷,随既掌上一抹绿光凝现向这余凌冲了过去。

    余凌自放脉血本就虚弱,更何况林木已经是煅魂期的高手,他自知不是对手,若是直接中掌自己必死无疑。索性一咬牙看了下峭壁旁白云下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扭头了看可一眼正奔跑过来的林木,脸上闪过一丝嗜血阴冷的狠意,“我本打算从此与龙阳阁彻底断了关系,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但你们却步步逼杀至此,哼,我余凌今日在这里发誓.......”一边说着余凌的身体已经跃向了那高空之上。

    “此次我若不死,林木,苏云慕,龙荼,龙阳阁,咱们不死不休!”随着话音的渐渐拉远,余凌的身影也消失在那厚厚的云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