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聂红尘

    更新时间:2017-10-18 06:02:33本章字数:3126字

    篝火的光芒微微闪烁,映衬在侧脸上传来淡淡的温热,余凌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极其微弱的火光,火光周围一片漆黑,如同一个黑暗的世界,但余凌知道,自己没有死,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衣服上的潮湿以及脚上传来的痛处。

    “运气还不错,刚好跳进了水里,而且应该是被人救了,真是天不亡我,哈哈,哈哈哈.......”劫后逢生余凌竟是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第一次见到有人险些死了醒来第一件事竟然是大笑。”一道极其平淡空灵的声音响起,让余凌下意识的扭头,但却完全没有找到那道声音的发源地。

    “在下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不知前辈名讳。”余凌从声音上判断此人是一名女子而且声音娓娓动听,但话语中的奇特的空洞感给他的感觉如同浩瀚大海一般深藏不露,所以不自觉的便用了尊称。

    “萍水相逢又何须知晓你我。”女子轻声道。

    “父亲曾教导我,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前辈与我有恩,我自当报答。”余凌坚定道。

    “山泉之水又如何能解海鱼之渴。”女子不在意道,她救了余凌也只是巧合,她的意思也很明了,以余凌的身份实力与她之间并不会有什么交际。

    余凌闻言淡漠一笑,便没有再说任何语言。

    直到第二天,光芒透入这漆黑的世界,余凌才看清了这周遭的一切。“果然是个山洞,前辈似乎已经离开了。”余凌强忍着伤痛站了起来,“虽然都是皮外伤,但脚部的扭伤很是严重,在这兽荒岭想要活着出去恐怕很难。”

    余凌无奈之下极其不舍的打开自己那已经被打湿的包裹,从中取出一个玉盒,“金竺草,本来是打算给父亲治腰伤的,可是我若死在这里这东西也交不到父亲手上了。”余凌狠下心,将金竺草磨碎覆盖在自己的骨伤处。

    就这么静养了一上午,余凌清晰的感觉道自己的外伤已经好了许多,正常的行动虽然还有些痛但却也不影响。

    “趁着天还亮,我还是快点离开这里,这地方多待一会危险便多一分。”余凌转身向山洞外走去。

    余凌小心翼翼的从洞口探出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树林他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先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中是否隐藏着魔兽,却是意外的听到了不远处打斗的声音。

    余凌好奇的凑了过去,低着身子走到了声音的发源地,扒开灌木丛的一瞬,他的瞳孔瞬间凝缩,宛若诗人遇到了绝美的风景,一时无法想出能描绘那美的诗句。

    “吼!”岩魔猿发出愤怒的咆哮,这只足以媲美煅魂巅峰的凶兽如同被戏耍的猴子一般,拳头携带着足以分金断玉的劲风却无力的捶打在虚空之中。

    少女一袭红衣长发,闪躲间如嫦娥奔月飘飘欲仙,蜻蜓点水自在神游。红色长发如火焰狂躁却难掩柳眉间的轻柔,淡漠的眼神如睥睨尘世的仙女不食人间烟火,白嫩俏顔吹弹可破,肤如凝脂白璧无瑕,正所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红衣飘舞间,岩魔猿的拳头又一次扑空,少女玉指轻挥,手上一抹奇异黑褐色的火焰在空中凝出一抹水珠般的形状,岩魔猿在看到那黑褐色的火焰时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掉头就跑。但火焰瞬间化为利箭洞穿了那岩石构筑的庞大躯体,随即岩魔猿就那样应声倒地。黑褐色的火焰依旧燃烧在那躯体之上,似乎未将之焚尽便不会罢休。

    余凌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等凶兽在少女轻描淡写间便已经灰飞烟灭,那少女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难道是化神境!”余凌脑中涌出这么一念头,要知道修炼一道煅三魂,炼七魄,化神体,凝神谕,封神境而巅峰强者的第一步便是化神体的化神境,就拿龙阳阁的老阁主来说,他达到炼魄境巅峰三十年可到死却都未曾跨出这一步。

    而眼前这与自己一般大的少女实力竟是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清风徐来,吹拂着少女红色的长发,缓缓地向着余凌这边走来。

    余凌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女子一时间竟是都不知该作何反应,然而就在王觉恍惚间却是看见少女身旁的一棵树上绿色的长线缓缓爬行,“冥青蛇!”

    “小心!”余凌下意识的冲了出去,奔向女子身边,一把抓向在树上已经深处半个身子的冥青蛇,但冥青蛇虽然没有极强的力量但身体却是极其纤细滑顺,速度更是奇快,一瞬间便从余凌的手上脱出,并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两个血印。

    女子见状玉手一挥冥青蛇瞬间被焚尽,然后接住身体已经瘫软的余凌,“好不容易留下的命一点都不懂得珍惜吗?”少女空灵的声音响起,但并不平淡,充斥着一丝担心。

    听到这个声音余凌验证了自己的想法,救了自己的正是眼前这名女子,“我说过,你的恩我会还你,你救我一命,我为你而死!”余凌声音微弱道,他知道在自己被冥青蛇咬的那一刻,自己便已经死了,冥青蛇的冥字取自冥府之意,意思便就是说被冥青蛇咬了的人等同于已经要去冥府报道了。

    “我不欠你.......!”余凌身体的生机迅速消逝,缓缓闭上了眼睛。

    “呵呵,那看样子你要再欠我一次了。”少女轻咬玉唇,抬起自己的手指,一滴如火般红艳的血液缓缓凝现然后轻轻点进余凌的口中。

    转眼间,那近乎要冰凉的躯体瞬间爆发出比之前强大数倍的生机,连同伤口都是迅速复原。

    “呵呵,你还真是机缘不小,区区冥青蛇之毒就能换我一滴脉血。”少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滴脉血的损失她起码要再修炼一年的时间才能补全回来,随后扶起余凌将他又带回了山洞之中。

    之后余凌又是昏迷了足足半天,并非是因为蛇毒,而是红衣女子那一滴脉血蕴含的能量太过精纯,甚至达到了洗髓之效,让的他没法快速消化,要知道补药太猛同样会死人。

    很快又到了傍晚,余凌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少女在篝火旁考着一条极其普通的鱼。

    余凌一脸吃惊的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他刚才与其说是昏迷不如说是精神已经苏醒,但身体却在沉睡,但身体中发生的一切他却是有最深刻的体会,自己的伤完全好了,而且这次苏醒过来自己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身体变得极其轻盈,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

    “没什么,你只需要记住,你依旧欠我一条命。”女子淡漠道。

    “谢谢你!”余凌点头说道。

    女子满不在意的继续烤着自己手里的鱼。

    “你这样烤鱼,鱼肉会焦的。”余凌沉默了片刻说道。

    “是吗?那你来烤。”女子将鱼抛到了余凌手中。

    “这.......”余凌没想到这女子会这样直接,但他并未生气不说女子救了他两次,但是女子的相貌能为她做一次饭也算是荣幸了。

    不得不说,在龙阳阁这些年来,他别的没学会什么,但对于做饭这类的杂物却是十分精通。

    他先从自己包裹中找出部分香料,幸运的是这些放在石瓶中的香料并未被水全部浸湿,刮出上半部分,下面残留的都还能用。

    很快香气便是洋溢在了洞穴之中,少女的脸之上终于是有了一抹超脱平淡的渴望表情,呆呆的看着余凌手中的烤鱼咽了口口水。

    “差不多了,拿去!”余凌将烤鱼递给她。

    女子急忙接过,也不怕烫的一口咬了上去。

    “不用着急,你抓了那么多鱼,足够你吃的。”余凌轻笑一声,走到少女身边拿起一条鱼穿在树枝上又烤了起来。

    就这样女子足足吃了十几条,足够比的上一个男人的饭量了。

    “你还真能吃!”余凌有些尴尬笑道。

    女子对此倒也是不以为然,轻叹一声:“好久没吃的这么好了。”

    “看你这样不像是穷人吧?”余凌问道。

    “三年了。”

    “三年?”

    “对,我一个人在这兽荒岭待了接近三年了,每天都是烤一些魔兽或是鱼肉,当然大部分是焦的.......”女子解释道。

    余凌闻言并未因此而嘲笑她,反而是一脸的震惊,在兽荒岭,一个人生活了三年,一般男人都做不到,更何况是一名女子。

    “你是在历练?”余凌到是知道一些大家族的子弟会选择将自己逼入险境的方式来历练自己但他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人将历练的地方选在兽荒岭这种险境,而且还是个女生。

    “恩,我定下的时间就是三年,还剩一个月,想不到竟遇上了你,也算是缘分吧。”女子很平淡的说道,好像这个历练计划对于她来讲除了饭菜上有些不对口,其他到是很简单似的。

    “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女子又开口道。

    “什么?”

    “最后这一个月你给我负责伙食,一个月后我送你从这兽荒岭出去!”

    “没问题。”余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很清楚想要活着走出这兽荒岭只有这样才最有可能。

    “那个,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怎么称呼你?“余凌想了半天又开口问道。

    “我?我叫,聂红尘。”红衣女子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