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血珠

    更新时间:2017-10-21 13:55:32本章字数:1753字

    昏暗的山洞中,少年正在微弱的火光下清洗着一只魔兽的小腿,那是中午要准备好的食材。

    余凌自从与聂红尘相识以来已经两天了,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话语,余凌生性冷僻,而聂红尘也不像是那种会主动与人交流的人,两人唯一会说话的时间便是余凌做好食物交给聂红尘的时候。

    而这两天来余凌倒也不再担心自己的安全,这个洞外被布置了特殊的阵法可以屏蔽此地的气息。

    余凌将食材轻车熟路的处理好,便决定盘腿而坐,虽然他知道自己的魂脉已经废了可是他始终都不甘心,绝不愿自己的人生就这样结束。

    余凌像以往那般在虚空中寻找着力量将他引入自己的身体,但是又跟前两天一样,他已经无法再感受到隐藏在虚空中的能量,就这样一坐就是三个时辰,余凌一脸失望的离开了修炼状态。

    “还是不行吗,难道我的一生真的就只能这样了吗?”余凌握紧双手回想着龙阳阁的种种,满心的不甘。

    “你在修炼?”光亮的洞口处,人影缓缓清晰,一身红衣的她依旧那样美丽像超脱凡俗的仙女。

    “你回来了。”余凌话语里并没有什么生气,显然这个现实他依旧无法去接受。

    “你的魂脉已经废了,想要再度修炼恐怕.......”聂红尘有些同情道,这也算是两天来聂红尘与他说的关于食物外唯一的一句题外话。

    “呵呵,可能吧。但我就是不想就此放弃,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余凌轻笑一声,话语里满是不甘。

    “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能让你做到自放脉血的程度。”

    “没什么,只是将欠别人的东西还给他们。”余凌显然不想多说什么。

    “呵呵,你不愿说,我也就不再多问,食物怎么样了?”聂红尘洒脱道。

    “准备好了,烤好就行了。”余凌一边说着一边将穿插在木棍上的肉拿起在火边烘烤。

    “嗯,那就麻烦你了。”聂红尘轻笑道。

    “不客气。”

    很快聂红尘吃完饭便又投入了历练之中,而余凌却是呆呆的躺在一块倾斜的石壁之上,曾经的一幕幕不断的在自己眼前闪过,风光过,低落过,开心过,失望过,种种感觉百味交集,一时间难以释怀。

    “爸,妈,对不起,孩儿让你们失望了。”余凌从自己的包裹中拿出那一张张湿透后又被晒干的书信,那是自己这七年来跟父母间的联系。

    他每个月都会给父母写信,信的内容都是自己过的多好,让自己的父母不要担心,还会寄一些钱给家里,那都是他省吃俭用下来,他希望自己在爸妈心中永远是那个被人人口中传唱的天才,可却没想到这谎言就这样一直维持了六年,六年来一事无成,最后的最后竟是落得这般下场。

    “天才吗?哈哈哈,真是好笑,可惜现在的我连伪装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了。”余凌脸上满是自嘲的笑声。

    而在余凌翻包裹的时候又是见到一个精致的木盒,余凌缓缓的拿起那个木盒,眼神中一时间百感交集,有愤怒有不舍,他将木盒打开后里面放着一颗血色的珠子,珠子里发着微弱的红色光芒。

    余凌拿起珠子狠狠的网地上一摔,却又将它匆忙捡起,一时间像个疯子。

    “血珠啊,血珠,你给了我一切,却又夺走了一切,天才,什么天才真是可笑。”余凌像是在胡言乱语。

    这颗血珠是他七年前无意间得到的,在加入龙阳阁以后,他在修炼中无意间发现在这颗血珠的帮助下,自己的修炼速度竟是远超他人,连最难的脉魂期他其实只用了半年的时间,说是一年只是龙阳阁为了保护这所谓的天才,但好景不长,在余凌到达脉魂期巅峰时,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招魂成功,并非感应不到祖魂而是祖魂似乎被自己所修炼的魂能隔断了,每当祖魂降临之时就有一个红色的光柱涌现在神识之中将之隔绝。

    而余凌最先想到的自然也是这血珠,之后他试了无数的方法包括将这血珠丢掉,可是终究还是没法招魂,事后他又去找了回来,而他也从所谓的天才没落成了如今这番田地。

    ”呼!“余凌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反正已经废了,再拿你试试吧。“

    余凌盘坐在地上,双手上下成方形,血珠放于左手手心上,全身神识开始感受虚空与血珠中的能量。

    入定片刻,余凌的眉头陡然皱起,虽然已经没有了魂脉,但余凌却是能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力量正从血珠中不断涌入他的体内,随即还带着一种强烈的疼痛感。

    “这,这是什么!”余凌一脸恐惧的看着手中的血珠,那血珠好像在自己的手上生根了一般,生出一根根血丝,而那血丝正疯狂的涌入自己的血肉之中。

    “啊!”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让余凌忍不住的大叫起来。他急忙用右手去撤那颗血珠,但那血珠就像生根了一般完全长在了他的手心上。

    血丝侵入余凌的体内,像电流一般在他的身体中肆虐,强烈的疼痛感终于还是让他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