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寻药

    更新时间:2017-10-22 23:56:41本章字数:3034字

    时近傍晚,聂红尘踏着轻盈的步伐带着一只已经失去生机的魔兽回到了山洞之中,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让余凌去准备晚饭,因为余凌正在盘膝而坐,虚空中的魂能正不断涌入他的体内,那速度快的即便是聂红尘都有些咋舌。

    而就在聂红尘将魔兽的尸体处理好了以后,余凌终于是醒了过来说道:“我来吧!”

    聂红尘闻言倒也不矫情,虽然这些天也在余凌做饭时学到了一些但毕竟味道上还是做不出那种美味。

    而余凌显然没打算继续做烧烤,聂红尘帮了他那么多,他也是真的发自肺腑的感激她,所以即便麻烦点,他也打算尽力给聂红尘做点好吃的。

    ”是杂烩兔嘛,今晚看来是有口福了。“余凌轻笑道,杂烩兔之所以被命名就是因为它的味道极其鲜美,一般都是餐厅的顶级料理食材。

    ”呵呵,碰巧遇到一只顺手便捉了回来。“聂红尘嘴上平淡但眼神中却是不难看出期待。

    余凌接过后也不拔毛,直接从山洞的一块潮湿处挖起粘土来覆盖在上面。

    “喂,你要干嘛。”聂红尘一脸疑惑,那可是好不容易才能遇到一条的杂烩兔,竟然扔泥里了。

    “杂烩兔肉质鲜美,泥包火闷能最大的保留肉质去皮撒上香料味道很是不错的。”余凌解释道。

    “哦,是这样吗?”聂红尘知道虽然在实力上余凌不如自己,但做菜上自己却远无法跟他相比。

    很快杂烩兔便烹饪好了,两人吃的也算是津津有味,而杂烩兔味道最鲜美的腿部余凌本打算留个聂红尘,最后竟是被聂红尘强制塞了一根在嘴里。

    “谢谢你!”余凌手里握着兔腿道。

    “别客气,毕竟是你做的。”聂红尘说道。

    “我是说感谢你前些天照顾我。”余凌说道。

    “我只是不想好不容易找到个厨子就这么死了,毕竟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可做不出来。”聂红尘摇了摇手中的兔腿道,一时间倒是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余凌对此只是微微一笑,这些天下来他也了解聂红尘的性格,他清楚眼前是一位无比善良的女孩同时也是一位很会逞强的女孩,“这么些年来你是除了我爸妈对我最好的人。“

    ”我对你哪里好了?“聂红尘闻言俏脸上涌现一抹红晕,虽然实力强大,但毕竟也是情窦初开的少女。

    ”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余凌轻笑道。

    ”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聂红尘无所谓道。

    ”七年前........“余凌很有耐心的讲了很久,从自己被称作天才到自己被林木逼的跳下悬崖。

    ”呵呵,也就这些,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余凌自嘲的一笑道。

    ”所以你。“聂红尘闻言显然并未因此感到好笑,明媚的眼眸中竟是闪烁着一丝荧光。

    ”所以我决定了,既然命运已经惨到了这种地步,再惨一点又能到哪里去呢,那么我便拼上这条命与这苍天搏上一搏。“余凌轻笑道,话语中带着少有的自信,也不能说是自信,那更像是亡命之徒的疯狂,背靠悬崖无处可避。

    ”我.......相信你。“聂红尘沉默了片刻说道,她知道余凌能战胜那神识的希望渺茫,可在那眼神中她看到了无法形容的自信仿佛能包揽天地。

    ”以我现在的修炼速度恐怕一个月后就能达到脉魂期巅峰,原始魂脉的力量确实强大,我所吸纳魂能的速度比起以前还足足快了五到六倍。“余凌说道。

    ”聂.......红尘,如果我有幸还活着......“余凌双眼满是欣慰的盯着眼前的少女,黑暗中的她似乎比那篝火还要闪耀,美丽的双眸低垂轻轻舔弄着柴火,小巧玲珑般的如莲花般让人怜心。

    ”嗯,如果你还活着怎么?“聂红尘抬起头望着余凌道。

    余凌见状眼神迅速闪躲,”啊,没,没什么。“

    ”莫名其妙!“聂红尘抱怨了一句转身进入修炼状态,而余凌却是没注意到那明媚眼眸中闪过的一缕失望之色。

    两人在那晚以后彼此也变得的熟络,聂红尘在外出历练时也会带上余凌,时间一晃即逝,距离聂红尘定下的历练时间已经只剩三天。

    而这一天聂红尘也是应了余凌的请求帮他寻找能给父母治病的灵药,兽荒岭正是因为其危险程度,灵药的保存也是极其丰富,类似于余凌需要的低级灵药在这外围区域便可找到。

    “金竺草!”余凌看着不远处石壁上的金黄色药草高兴道,之前的金竺草本事打算给父亲治腰伤的,最后无奈只能自己用了,现在能再找到一株也算是幸运了。

    “呵呵,虽然金竺草的效用对治疗骨络还算不错,但只是针对新伤,对于陈年的旧伤即便有用但却也寥寥无几。”聂红尘说道。

    “可是高级的药材我根本就负担不起,当初为了攒株金竺草足足攒了两年时间。”余凌苦笑道。

    “呵呵,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金竺草作用一般但却是个不错诱饵,有一种魔兽名叫金岩蛇,以金竺草为食,它的蛇胆汁可谓是经受无数金竺草的滋养足以至于陈年老伤。”聂红尘解释道。

    “那依你的意思!”余凌也是明白了聂红尘的话,没有采取金竺草静静的推到了一旁的灌丛中等待。

    “别急,现在适逢正午正是金岩蛇觅食的时候,这柱金竺草生长的不错不愁等不来金岩蛇。”在此地生活了三年的聂红尘对于魔兽的习性已是相当了解,余凌对她的话也一直深信不疑。

    果不其然,大约半个时辰,一只通体岩黄色的长蛇缓缓匍匐而来,巨蛇身长五丈体型并不粗壮,浑身如山岩般带着波纹。

    “五圈岩纹倒也能媲美煅魂巅峰的强者了,只是治疗些腰伤倒是足够了。”聂红尘瞥了一眼金岩蛇,随即身影顺动,眨眼间便如鬼魅幻影一般出现在了金岩蛇身边。

    金岩蛇完全未曾反应才要张口吞噬金竺草,却是直接被黑褐色的火焰贯穿了脑袋。

    余凌见状也是走了过去,聂红尘玉指轻挥,整条金岩蛇巨大的身躯迅速被火焰吞噬最后包裹着一颗金黄色的蛇胆飘到了余凌身前,随即火焰缓缓散去金色的蛇胆掉落在了余凌手中,余凌急忙将蛇胆放入一个木盒之中。

    “将那株金竺草也拿着吧。”聂红尘轻笑道。

    “恩。”余凌也不矫情,好东西谁不喜欢呢,就算用不上了换些钱也是好的。

    “话说你这黑褐色的火焰还真厉害,这么个大家伙轻而易举的就收拾了。”余凌赞叹道。

    “呵呵,这可是我们家上古传下来的。”聂红尘说道。

    “上古?”

    “对,总而言之这些东西等你成为一名强者以后就会懂了。”

    余凌见聂红尘没想多说,他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

    “还要找什么?”聂红尘开口道。

    “我的母亲身体一直很虚弱,她常年总是咳嗽,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咳出血来,大夫说是肺的问题,需要润气草才能缓解。”余凌提起母亲脸上不禁又划过一抹担忧之色,这么久了母亲的病一直再加剧,即便是崎阳城的名医也只能想到以此法来帮她缓解病情。

    “肺疾吗?如此严重的话恐怕润气草也只能缓解而无法治愈吧。”聂红尘说道。

    “恩,但即便是缓解那润气草的价格也是极其不菲。”余凌眼神落寞的点了点头。

    “别丧气啊,润气草治不好,但用白龙根的话肯定可以?”聂红尘见状说道。

    “白龙根?”余凌对于药材认知的并不多,所以听到名字很是疑惑。

    “对,这种药物对于肺部的疾病治疗有奇效,治好你的母亲应该不成问题。”聂红尘回答道。

    “那,那白龙根该上哪里找?”听闻到自己母亲还有康复的希望余凌说话的嘴唇都激动的在颤抖。

    “你别急,我印象里在这附近的不远处好像有一株,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那附近已经进入到了兽荒岭的中圈,是极星天狼的领地。”聂红尘有些无奈道。

    “极星天狼!”余凌闻言也是有些动容,他也曾听闻这种魔兽的凶名。

    “没错,那极星天狼王虽是堪比化神中期的魔兽,对上它我倒也不惧,但是极星天狼却是一种群居魔兽,对上狼群的话即便是我也只有逃命的份。”聂红尘回答道。

    “这......”余凌闻言满脸的憋屈,好不容易才找到治疗母亲的东西,却又无能为力。

    “要不我先送你回山洞,明天我自己去取会更简单一些。”聂红尘说道。

    余凌闻言没有说话,显然他并不想等,好不容易抓住的希望他忍受不住等待。

    聂红尘显然也是看出了余凌的心思,一时间又是有些不忍,“罢了罢了,倒也没什么大事,待会我给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你等着我,我前去取。”

    余凌闻言眼中忍不住露出一抹光亮,他看着眼前女子倾城的容颜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最后只得说了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