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绝路

    更新时间:2017-10-29 16:49:12本章字数:2384字

    聂红尘一把接住余凌,缓缓落地。

    “怎么了,极星天狼怎么了?”余凌见状急忙跑到狼妈身边。

    “它本就负伤严重,能撑到这里靠的只是保护自己孩子的意志罢了。”聂红尘见状轻轻叹了口气道。

    “呜~”狼妈看着眼前的少年,似乎能读取出余凌的眼中的那一份真诚,它眼中缓缓落下一滴眼泪,松开口中自己的孩子,将之推向余凌,似是在请求。

    两只小幼崽只有巴掌大小,但即便经历了生死,生命力却也极其顽强。

    “聂红尘怎么办,怎么才能救它。”余凌见状却是慌了,一时间又败在了自己的弱小之上。

    聂红尘摇了摇头,显然是已经没有办法了,“我们带上小兽快走吧,狼妈已经不行了。”

    “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我这样弱小竟然什么都做不了。”余凌无力的锤击着地面。

    而这时身后的狼吼声又是渐渐逼近,狼妈的身体上竟也是开始绽放出星辰之光,随即虚弱的它又强行站了起来,奔跑了起来,只是方向却是背后的狼群,它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随即扭头一往无前,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我们快走吧,至少要保护这两只小兽。”聂红尘一把抱起两只啸月天狼,抓着余凌跑去。

    时间一晃就是两天,这两天余凌与聂红尘并没有再回山洞,山洞的阵法虽然能隐匿气息,但极星天狼与啸月天狼之间似乎存在着特定的血脉感应,任聂红尘与余凌怎么跑,似乎都很难真正摆脱它们的追踪。

    “不好意思,这两天没好好做个厨子。”余凌满脸歉意道,他手中拿着些野果无奈的咬了一口。

    “没事,偶尔换换口味也挺好的。”聂红尘在一边拿着些小穗鱼正喂着怀中的两只小家伙。

    仅仅两天这两只小家伙便长齐了毛发,可爱的要命,对于聂红尘这种少女的杀伤力可是不小。

    “哎呀,贝贝你怎么又尿了!”聂红尘急忙把贝贝抱起,下面还在滴着尿。

    “卡卡,你别乱跑啊。”刚忙活完贝贝又一把把卡卡抱了回来,这是聂红尘给它们起的名字。

    余凌见聂红尘就像个照顾孩子的母亲一般,眼神中也是露出一缕异样的欣慰之色,“如果生活能像这样该多好啊。”心中不禁感慨。

    这时狼鸣声又是响彻。

    “真是阴魂不散,这群畜生!”聂红尘听闻,话语间竟是带着些许的怒气,如今的她显然是不想让任何人伤害到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

    “我们快走吧,这个地方呆不久了。”余凌说道。

    “嗯,好在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过了今天就没事了。”聂红尘说着让余凌感到莫名其妙的话,一把拖上余凌踏步而去。

    但密林穿梭间却是迷失了方向,让得聂红尘与余凌步履维艰,毕竟这里乃是兽荒岭比极星天狼更恐怖的存在比比皆是。

    “日过正午了,再忍耐一会吧,只要再过一会,我们就没事了。”聂红尘微喘道,一直奔波了这么久,中途又顺手清理了许多魔兽,即便是她也是感到很吃力。

    “为什么待会就没事了。”余凌疑惑道。

    “呵呵,秘密!等度过了这一关我就告诉你。”聂红尘卖了个关子道。

    “额,那好吧。咦,不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余凌突然惊觉到。

    闻言聂红尘也是闭目沉息,下一瞬间聂红尘眉头一皱,惊觉大事不妙,“不好,快走。”

    “怎么了?”余凌疑惑道。

    “如果我的感应没错,这里恐怕是金甲魔猿的领地。”聂红尘说道。

    “你说什么!”余凌震惊道,生活在这兽荒领附近的余凌心中对于金甲魔猿的凶名了解的不比聂红尘少,那可是兽荒岭这片区域中绝对霸主的存在,堪比神谕境强者的绝世凶兽,极星天狼王与它相比也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听这动静看来是已经发现我们了。”聂红尘说道。

    “可是它堂堂一兽王,又为何要针对我们?”余凌不解道。

    “不,它针对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两只小家伙,以啸月天狼的血脉迟早有一天会威胁到它在这一片区域的兽王地位。”聂红尘解释道。

    “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聂红尘手中印发急转,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也是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强悍的力量将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炽热。

    “你这是?”

    “一种秘法,面对金甲魔猿,我也不得不拼命了,抓紧我。”聂红尘一脸冷峻道,绝色的容颜满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

    余凌点了点头,死死的抱住聂红尘跟小兽。

    启用了秘法以后的聂红尘速度确实提升了许多,来到平坦的草原之地,王觉转头看见了那到满身金甲的巨大魔猿,体型足足有一座小山那么大。

    “这就是金甲魔猿吗?”余凌震惊之余,眼神甚至不自觉的涌现出一抹恐惧之色。

    突然狼鸣声又是响起。

    “可恶这群甩不掉的牛皮糖竟然跟又来了。”聂红尘见眼前的道路又一次被极星天狼封住,这种前后夹击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再选再向西的兽荒岭更深处,毕竟那种地方像金甲魔猿这类的魔兽还不知道有多少。

    “只能向东走了。”聂红尘一咬牙,当机立断。

    但不幸终究还是发生了,即便拼了命也还是未能撑到这一天的晚上,一座巨大的绝壁横在了两人身前,聂红尘也终究是燃尽了自己体内的魂能,虚弱的摇摇欲坠。

    “对不起,都怪我自作主张。”余凌满脸歉意的看着正在逼近的狼群,以及狼群身后那巨大的金甲魔猿,死亡如同黑云压境一般的逼近,避无可避。

    “也没事了,毕竟我也是合谋啊。”聂红尘也是有些无奈的道,她清楚今天这个局真的难解了。

    “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余凌又说道。

    聂红尘却是摇了摇头,“我愿意啊。”

    “为什么啊?”

    “因为就像你说的,你也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聂红尘双眼轻眨,脸上带着一抹乖巧的笑容,并没有因为险境露出怎样的恐惧之色。

    “你这么漂亮又这么优秀,对你好的人应该很多吧。”余凌说道。

    “是吗,我很漂亮吗?”聂红尘这种关头竟还是开了句玩笑。

    但余凌并未当之是玩笑,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并不想就这样不了了之,他双臂抓住聂红尘眼睛盯住聂红尘的美目,“你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美的女孩。”

    “是,是吗?”聂红尘脸上露出一缕娇羞之色,眼帘低垂,一时间有些含情脉脉的道:“余凌,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危难,你一定要来救我。”

    “嗯,一定。”余凌坚定的道,然后将聂红尘抱在自己的怀中。

    “嗯,如果那时你能来,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什么条件我都答应。”聂红尘将头埋在了余凌的胸口,眼角微微垂下一滴眼泪,那是庆幸也是无奈。

    极星天狼群已是呼啸而至,巨狼的利爪向着余凌的后背撕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