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17-11-01 15:55:58本章字数:3089字

    极星天狼的利爪直袭向余凌的头颅,千钧一发之际,一股莫名的力量竟是让那狼爪停在了咫尺之间,不只是这一头,所有跃向余凌的极星天狼都是瞬间凝固在了空中,随即竟是莫名的自燃了起来。

    极星天狼的狼群见状都是微微的匍匐后退,一股极其可怕的威压缓缓在余凌的身后汇聚。

    “小姐,既然老奴我已经出手了,这赌约你终究是输了。”一道莫名的声音响起,余凌下意识的回身却是见到一位满身红袍的光头老者。

    聂红尘也是缓缓走向前,“既然是约定好的事我便不会反悔。”

    “哈哈,好,那老奴我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再说。”光头老者豪爽一笑,赤红色的火焰在其身前凝形竟也是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魔猿,比起那金甲魔猿还要庞大。

    金甲魔猿见状猛锤胸口,一阵咆哮仿佛自己的王者地位受到了挑衅一般。

    “哼,区区金甲魔猿,繁星怎么能与皓月争辉。”老者不屑一笑道,随即意念一动,巨大的烈焰魔猿一拳袭向了金甲魔猿,强大的力量带着灼热的气浪将周遭的极星天狼直接震飞了出去,而金甲魔猿也是被那一拳重击而出倒落间压垮了一大片森林。

    金甲魔猿被一击重创,心里也是明白了彼此间的差距,起身便逃跑而去,而极星天狼王见金甲魔猿都是跑了,它自然也不会白白去送死,几声狼鸣便带着众狼群慌忙逃窜。

    “解决了!”老者拍了拍手一副意犹未尽满脸轻松的样子。,

    但余凌却是彻底呆住,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以金甲魔猿的凶名,竟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逼退,而他自己的称呼却是老奴,那么由此可想聂红尘的身份究竟是怎样的可怕。

    “怎么了,没吓到吧。”聂红尘走到余凌身边询问道。

    “没,只是有些震惊这位前辈的实力。”余凌回答道。

    “嘿嘿,小子,嘴巴倒是挺甜的,难怪能哄得我们小姐团团转。”老者笑吟吟的道。

    “吉老!”聂红尘闻言一脸埋怨的瞪了老者一眼,老者名叫吉猿,聂红尘平时都称呼他吉老。

    “好了好了,老奴我闭嘴就是了。”吉猿见状急忙说道。

    “其实我这次之所以出来这兽荒岭历练只是因为跟我父亲的一个赌约,期间吉老一直隐匿在我的身侧,如果我放弃了或是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吉老就会出手,同时也意味着赌约的结束,我输了。”聂红尘向余凌解释道。

    “你是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余凌终于明白了聂红尘口中撑到下午的意思。

    “对,不过虽然是功亏一篑,但心里好像还不是很失落,你要记得你刚才答应过我什么。”聂红尘微笑道。

    “嗯,如果,如果我还能活着,不论刀山火海我都愿意为你。”余凌坚定说道。

    “傻瓜,我可不想你死。”聂红尘心里默念道。

    “你跟你父亲的赌注是什么?”余凌问道。

    “等你能找到我,我就告诉你!”聂红尘说道。

    “那我怎样才能找到你啊?”

    “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聂红尘的回答也很简单明确,她显然还不想向余凌公开自己的身份,因为他不想余凌为了找自己惹上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之后余凌便在聂红尘与吉老的陪同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个极其简陋的小山村。

    “再往前就是我们村子了,虽然简陋要不要去我家里喝杯茶?”余凌说道。

    “不必了,小姐此次出来也是许久了,既然你已经平安到家,我们也要回去了,毕竟路程也不是很短。”吉猿上前答话道。

    “这样啊,那就要分别了吗?”余凌有些不舍的看着聂红尘。

    “嗯,我这番输了赌约回去还有许多事都需要打理,就不多待了,你记得要学会保护自己,好好照顾卡卡,要是以后我见到它被你照顾的不好我可不饶你。”聂红尘嘱托道。

    “嗯嗯,放心吧,我会的。”余凌急忙点头回答道。

    “嗷,对了,还有这个。”一边说着聂红尘就要将自己的虚空手镯摘下来给余凌却是被吉猿急忙阻止。

    “小姐,万万不可啊,你这可是顶级的虚空手镯不说它的价值,若是遇到识货的,这小兄弟的安危可没法保证啊。”

    怀璧其罪的道理聂红尘自然也是懂得,权衡了半天,最后只得把眼神瞥向了吉猿。

    最后吉猿就悲剧了,从自己的库存里拿了一颗低级的虚空戒指给余凌,虽是低级但也是价值不菲。

    “好了,这个戒指里面有你需要的药材跟一些银两,你别客气,这些都是成为强者不可缺少的东西,我只是帮你节省些时间而已。”聂红尘说道。

    “嗯,我知道,多谢!”余凌也不矫情,他心里清楚自己欠聂红尘的早已数不清了,只有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有资格去偿还这份恩情。

    “嗯,也就这些,就这样吧,我们要走了!”聂红尘一脸不舍的看着余凌缓缓后退道。

    “嗯,珍重!”

    “你也是。”

    看着缓缓没入夕阳的两道人影,余凌一脸倔强的强忍着眼泪,手中的卡卡也是呜咽的叫了起来。

    “别哭卡卡,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到她,一定!”

    “小姐,你不会真的看上那小子了吧,那小子究竟有什么好的啊,你竟然为他哭成这样。”归途的另外两人,聂红尘早已哭红了双眼。

    “至少他愿意为我而死,而你们只会把我往死路上逼!”聂红尘淡漠道。

    吉猿最后也只能无奈叹息。

    已经到了傍晚时分,但家乡依旧能听闻到大家辛勤的耕耘声,七年未归,余凌像个异乡人一般行走在村子的小巷里,找到自己家熟悉的那块田地。

    田上年近五旬的中年男子光着膀子挺这个黑黑的啤酒肚,让余凌一眼望去便湿了衣衫,那正是自己的父亲余锋。

    余凌缓缓走近正辛勤搂地的中年男子身旁,拿起一把种子便开始跟着撒起来。

    “谁啊,不用给我帮忙,快去忙自己家的吧。”余锋一口朴实的男中音道。

    “是我啊,这就是我家的。”声音夹杂着哭腔,却是让余锋下意识的掉了自己手中的耙子。

    “凌儿,是凌儿吗?”余锋激动的嘴都有些打颤,做父母的哪有不思念自己的孩子的,余凌一走就是七年,书信里都嘱咐着让各自好过,可是谁又不盼望着相见呢。

    “爸,我回来了。”余凌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满身是汗的父亲。

    “英子你快看看谁回来了。”余锋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小屋外。

    屋内传来两声轻咳,随即是病恹恹的声音,“谁回来了,你是不是又要找借口偷懒不干了,我可先告诉你,儿子寄回来的钱是我攒着给他娶媳妇,你可别想拿去请客。”朱英说道。

    房门突然开启,两道身影走进门去,朱英此时正端着一碗草药喝着,但下一瞬间,整个碗就打碎在地。

    “妈,我回来了。”余凌站在门口,眼中含着眼泪,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母亲,这位长相普通,但却印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女人。

    “凌儿,凌儿回来了。”一边说着朱英就要下床。

    但余凌赶紧跑过去,将她扶住,“妈,你身体还没好,别乱动。”

    “咳咳,不碍事,老毛病了也都习惯了。来凌儿让妈妈好好看看,都瘦了,在那龙阳阁可别光顾着修炼不知道吃饭啊,你要是不够吃的就别寄钱回来了,我跟你爸自己种点自己吃稳够。”朱英心疼道。

    “是啊,是啊你妈这持家的性格还是跟铁公鸡一样,你寄回来的钱啊她是一分没动,平日里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我整天劝她说,我们凌儿是天才,以后是大人物不差这点钱,她偏不,不过倒也无所谓,就咱这屁大点地方,有钱也不知道上哪花去。”余锋笑嘻嘻的收拾着地上的碎碗道。

    “噗!”的一声,余凌双膝狠狠的跪在了地上。

    “凌儿,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跪下了,快起来。”朱英急忙伸手搀扶道。

    “爸妈,对不起,是我,是我骗了你们。”余凌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

    “怎么了,你怎么骗我们了?”

    “爸妈,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才,我,我.......”余凌将自己在龙阳阁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但与聂红尘相遇之后的事被他带过去了,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父母那么有压力。

    “他奶奶的,这狗日的龙阳阁,简直狼心狗肺!”余锋听完后愤怒道,“当年就不该救他们家的那个老东西。”

    “爸妈,你们不怪我吗?”余凌带着哭腔问道。

    “爸妈怎么会怪你呢,傻孩子,自己受了委屈就快回来啊,我可怜的孩子,这么多年来真的委屈你了。”朱英听着余凌的经历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对,凌儿,咱哪也不去,咱就在家里,你爸我不是绝世高手,但在这里谁要是敢欺负你,爸就跟他拼命。”余锋雄赳赳道。

    “爸!妈!”

    是啊,哪怕做了再蠢得的事,那怕你一事无成无所事事,他们又怎么会责怪你,因为他们是你的爸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