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神魂觉醒

    更新时间:2017-11-01 15:57:04本章字数:2356字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这些天对于余凌来讲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活的最真实,最惬意的时光,没有别人的冷嘲热讽,有的只是天伦的快乐。

    这些天,余凌按照聂红尘教的方法不仅治好了父亲的陈年腰上,母亲的肺疾也是迅速恢复,直到今天基本上已经听不到母亲咳嗽了。

    “来,妈,今天再把这药喝了,你的病就彻底好了。”余凌小心翼翼的将煎好的药端送到朱英身边道。

    “哎呀,这么好的药,一定很贵吧。”朱英又是像往常那样心疼道。

    “没有,不是跟您说了吗,这是一位朋友送的,还有治好我爸的那颗蛇胆也是,我没花钱。”余凌不厌其烦的解释道。

    “那人情不比钱便宜啊,这么好的东西,你到时得拿什么还啊。”朱英继续碎碎念道。

    “哈哈,好啦,儿子又不是小孩子了,心里有数,你呀就抓紧时间养好病就行了。”余凌说道。

    “嗯,有数就好,老实说我都还没想到自己这病还有好的一天。”

    “妈,你说什么话呢,你看这不是都好了吗?”余凌笑道。

    “对,都好了,都好了,来凌儿扶妈出去走走。”朱英缓缓起身道。

    “哎!”余凌应声上前。

    “大清早的你爸去哪了?”朱英突然问道。

    “爸说庆祝你康复去山里打只野味给你补补身子,一大早就带着卡卡去山里了。”余凌笑道。

    “你爸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好了腰伤就出去乱跑,不过你带回来的这个卡卡可真厉害,刚回来才巴掌大,这才半个月,比你隔壁王婶家的猪都大了。”朱英感慨道。

    “哈哈,卡卡可是灵兽,以后我要是不在,它可以保护你们。”余凌回笑道。

    “不在,你要去哪里?”朱英闻言质问道,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出去再受苦。

    “呵呵,这不是答应了那位帮我的朋友了吗,等回来治好你们二老的病我就去跟着他一起做生意,修炼是不行了,做点生意养家糊口还是没问题的。”余凌没有把实情告诉朱英是怕她担心,老实说余凌对于神魂觉醒后对取得身体控制权的把握并不大,如果他如实的告诉了自己的父母结果恐怕不容乐观,而近期他也是隐隐感觉自己的魂脉脉能即将充满,已经没法再往下拖了。

    “他能将这么好的药给你想必是一位很厉害的商人吧。”朱英感慨道。

    “呵呵,是啊。”余凌也只能应声回答道,“快看,爸他回来了。”

    “嗯,好像是。”

    “啊,哈哈哈。”人还没到就听到了那爽朗的笑声,“儿子你可真带回来一个好宝贝啊。”

    “吆,余叔,大清早的打了只山猪回来可真厉害啊。”街道上的一个青年吆喝道。

    “嘿嘿,虎子待会过来我这弄个猪腿给你!”余锋也不小气,笑嘻嘻的道。

    “哎,好赖,多谢余叔。”闻言被叫做虎子的青年立马高兴应声道,要知道山猪这种野兽可是极其凶猛的,连老虎见了都有畏惧三分,平常百姓见了根本就不敢招惹。

    “哈哈,什么事,瞧把你爸给乐的。”听到外面的声音,朱英也是笑道。

    “想必是卡卡做的好事吧。”话音刚落果不其然卡卡身上背着那头山猪回到了篱笆院里,那山猪体型比卡卡还大,但卡卡背着它似乎完全不费劲,这就是魔兽与普通野兽的区别。

    “嘿嘿,这个卡卡可真是厉害,我今早带着它寻思去打只野兔野鸡什么的,没成想这小东西进了山里就找不到了,在见它的时候竟然拽着只山猪回来了。”余锋讲述道。

    “呵呵,这小家伙倒是还懂得知恩图报。”朱英闻言笑道。

    而卡卡也是十分灵性听到朱英夸它,十分可爱的上前去用头蹭她的腿。

    “哈哈,这小家伙确实不错,待会奖励给它一条猪腿。”余锋也是笑道。

    “哈哈,爸,这猪肉还是给大伙分分吧,你看这小家伙肚子那么园,八成是吃饱了又将这山猪带回来的。”余凌笑道。

    闻言余锋过去揉了揉卡卡的肚子大笑道:“你别说,还真是!”

    众人闻言也是捧腹大笑。

    晚饭余凌亲自下厨用这些猪肉做了几道拿手菜,一方面庆祝母亲的病痊愈,另一方面他也决定跟父母辞别了,他能感受到,恐怕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

    “凌儿,我听你妈说,你明天要走?”余锋喝了一小口酒问道。

    “恩,是的,有个朋友让我跟他一起做生意。”余凌有些无奈解释道。

    “这样啊,这些药啊什么的都是你那朋友给的?”

    “是啊,所以我一定要去找她。”余凌说道。

    “嗯,老爸支持你,还是那句话,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大男子汉的一辈子窝在这山村里也不是那么回事,跟着人家涨涨见识也不错,但是有一点,受了委屈就回来,可别再那么忍气吞声了,不然你妈看着心疼。”余锋说道。

    “嗯,我知道了爸。”余凌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其实他现在的心境真的很难形容,因为这一别可能就会是永远。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余凌早上辞别了父母转身却是到了后山,他将卡卡留在了家里,一方面卡卡作为一种十分凶悍的魔兽可以保护自己的父母,另一方面,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身边如果跟着啸月天狼这样的宠物,一定会被很多人窥伺,倒时麻烦肯定不小,要知道整个崎阳城以驯兽闻名的千兽宗的宗主也不过才养着一只炼魄境初期极星天狼而已。

    来到后山,余凌的行进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毕竟这是自己儿时最长玩耍的地方,翻过一个小山头,在一个坡度略险的小山壁旁,余凌顺着藤蔓缓缓的滑下去。

    滑到一半,余凌拽着藤蔓向左侧平移,慢慢的走到一片被灌丛遮住的地方,“果然是这里,还好没有记错。”

    余凌扒开灌丛,眼前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半宽的洞,然后直接钻了进去。

    洞内也算是别有洞天,山洞内的空间足有上百平不过却都是石壁,余凌点燃一根火把,深吸了口气随便找了个地方便盘腿而坐,随即他又从戒指中取出一把匕首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如果最终被别人所控制,还不如自己了结。”余凌又深吸了口气,平复着自己内心中的压力。

    盘腿进入修炼状态,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自己身体中脉能的饱和感,仅仅一个时辰,竟是已经到达了零界点。

    “成败在此一举,脉魂期圆满!”余凌内心一声低吼,紧接着遍布身体的魂脉瞬间被点亮,余凌整个人都绽放出了暗红色的通透光芒。

    而在这时余凌眼神陡然一凛,莫名的声音竟直接从自己的识海中响起,“亿年了,我终究还是觉醒了啊。”

    连反抗的过程都没有,那神识竟是已直接侵入了自己的脑海之中,余凌当机立断,立即抬起手中的匕首向着自己的心脏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