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杀戮之神

    更新时间:2017-11-01 15:57:16本章字数:2668字

    尖锐的匕刃即将刺进自己的心脏,但下一刻余凌握住匕首的手却是不受控制的拉了回去,他还是小瞧了这所谓的封神境强者,对方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未曾给过自己便占据了这幅身躯的控制权。

    无奈的余凌渐渐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命运的终结,“爸妈,对不起,聂红尘,对不起,最后的最后我还是.......”

    就在余凌已经彻底绝望之际,那道年迈的声音又是响起,“小家伙有什么想不开的就要自尽啊,老头我没得罪你吧。”

    “你用神识占据了我的身体,跟杀了我又有什么区别。”余凌回应道。

    “.......如果我占据了你的身体你现在还能有机会跟我对话吗?”老者话语中满是无语道。

    余凌却是被这话点开了灵翘,“对啊,如果我的身体被彻底占据,我的神识应该早已被磨灭了才是。”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余凌询问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强行去掠夺一个小辈的身体,这种龌龊事老头我可做不出来。你小子不错还算有毅力竟然经受住了我太初魂灵的融体之痛。”苍老的声音在余凌的识海中闪烁道。

    “那你刚才是怎么控制我的?”余凌疑惑道。

    “这很简单,你的神识太过弱小,我只需要暂时压制你的神识就能取得这幅身体的控制权,但压制却并非抹杀。”老者解释道。

    “那你究竟在哪?”余凌又问道。

    “闭目沉神,现在神魂觉醒的你也算是初入煅魂期,可以将意识沉入自己的识海了。”老者指点道。

    闻言,余凌也是迅速入定,将精神集中到泥丸宫之中,足足过了片刻钟,余凌终于探寻到了自己的识海,那是一片纯白色的世界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空间,但这般空间中,一名白发老者却好像主宰着这片天地,盘坐于空中,闭幕沉息,苍老的面颊上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远远的就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肃杀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

    “一刻钟便探寻到了识海,悟性还将就吧。”老者睁开眼说话道。

    “前辈!”余凌试探性的用自己的神识去跟他交流。

    “嗯,神识对话也能做到了还不是很笨,老夫名叫恨无颠,你可以称呼我为颠老。”恨无颠开口道。

    “颠老?好不正经的名字........”余凌暗想道。

    却不料自己的想法也是响彻在了识海之中。

    “哈哈,对没错,以前那几个老家伙也这么说我。”恨无颠闻言不怒反笑道,似乎以他的境界根本不会去在意一些无所谓的想法与看待。

    “.......”发现自己的想法被听到,余凌也是一阵尴尬。

    “颠老,既然你不打算对晚辈怎样,那也就是说以后我就可以自顾自的用您的这原始魂脉去修炼了?”余凌询问道。

    “呵,哪这么容易。”恨无颠笑道。

    “不会吧,这老不死的该不会又反悔了吧。”余凌下意识的想道,却不料又响彻在了识海之中。

    “咳咳,虽然我为人比较大度,但作为小辈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吧。”恨无颠微皱了皱眉头道。

    “.......又说错话了,这老家伙该不会生气了吧!”余凌又是下意识的想道。

    “小兔崽子,爷爷怎么给你脸你就是不兜了是吗?”恨无颠终于是忍无可忍,原形毕露道。

    “.......这尼玛高人的气魄瞬间消失了。”余凌见状一脸黑线道。

    “咳咳,啊,额,刚才我什么都没说,你什么也没听见。”老者的眼神中露出一缕如果你再提刚才那件事就杀了你的表情。

    “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我化身太初魂灵,承受亿年寂寞为的是肩上还不能轻放的天命。”恨无颠说道。

    “天命?”

    “对,至于那到底是什么,你现在还不需要知晓,因为你的实力太弱。”恨无颠继续说道。

    “我冒着身体被占据的危险留下这身魂脉为的就是要远离这两个字。”余凌闻言也是非常认真的回答道。

    “哼,有意思,倒是符合老头我的胃口,这样吧少年,我们来做一个交易。”恨无颠说道。

    “说来听听。”

    “我让你成为绝世强者,但你要去为我做一件事。”恨无颠说道。

    “是你说的那所谓的天命?”

    “没错,我虽然还不能告诉你具体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件可能会让你拼上性命去做的事。”恨无颠说道。

    “有什么可选择的吗,我不是一直拿着生命在拼吗?况且如果我不同意你强行抹了我的神识,依旧可以自己去做,所以对我来讲基本没差。”余凌回答道。

    “呵呵,有觉悟的小鬼,看样子六年来的压抑同样也磨练出了你的心性。”恨无颠说道。

    “还不是拜你所赐。”余凌抱怨道。

    “那太初魂灵的魂能可不是我让你吸收的。”

    “但聂红尘说过,太初魂灵是靠自己的意识选择对象的。”余凌堵住他道。

    “那要不是我你还遇不到聂红尘那小妮子那。”

    .......

    两人争执了半天,总而言之都是一个意思,都怪你跟我没错。

    “够了够了,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事情总有正反两面嘛,看开点啊,小家伙。”恨无颠显然是快要败下阵来,确实选择余凌这个传承者是他自己擅自决定的。

    “说的倒是轻巧,我经历了多少,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才是。”余凌冷哼一声道。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我补偿你还不好吗。”恨无颠无奈道。

    “补偿,怎么补偿?”余凌嘴角露出狡黠的一抹微笑。

    “我指导你修炼。”

    “这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我是你衣钵的传承者还要去为你完成那什么天命,我不变强怎么去做。”余凌巧辩道。

    “哎呀,怕了你了,识药,辨宝,凝丹,炼器.......你想学什么我都教你好吧!”恨无颠倒是显得不耐烦了,毕竟他本就已经打算将自己的能力全数交给余凌所以倒也没打算私藏什么。

    “炼器,你会炼器?”余凌闻言惊讶道。

    “对啊,炼器,怎么了很稀奇吗?”恨无颠疑问道。

    “废话,整个圣魂大陆最稀缺的职业,许多的炼器之术在远古就已经失传了,当初龙阳阁为了打造一把灵器,请出崎阳城的一位二锻炼器师可是足足花了近万金币,人家最开始都还没答应呢。”余凌歆羡道。

    “呵,就崎阳城那屁大点的地方,那所谓的炼器师也能叫炼器师?”恨无颠一脸不屑的道。

    “那颠老,你是几锻炼器师啊?”余凌一脸殷勤的问道。

    “这个年代太久远了,忘记喽,不过论炼器这圣魂大陆我还真没怕过谁。”恨无颠笑道。

    “吹牛不打草稿。”声音又是在识海中响起让恨无颠不禁皱了皱眉头。

    “我说你小子到底学不学啊,不学我可不教了。”恨无颠吹着胡子道。

    “学学,当然学,不学是傻子,不过既然你能教我炼器那就意味着我的魂源属性是火?”余凌询问道。

    但出乎余凌意外的,恨无颠竟是摇了摇头。

    “天下属性分风雷光暗水火土木八种,其中水可根据形态变换衍生出冰,土衍生出金,以及极其特殊的精神属性加在一起共十一种。”恨无颠解释道。

    “这些我都知道,你究竟想说什么?”余凌疑惑道。

    “激发魂脉,汇聚魂能于手掌外放。”恨无颠说道。

    余凌闻言也是照做,随着魂能的慢慢汇聚,余凌的手上浮现出一抹通透的暗红色的光芒。

    “这是,火?不对并没有炽热的感觉。”余凌满脸疑惑的看着手上凝聚的特殊光芒,一时间难以判断它的属性。

    “不用想了,这是超脱十一种属性的第十二种属性,我将它称之为杀戮。”恨无颠解释道。

    “杀戮属性?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余凌疑惑道。

    闻言恨无颠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极其自豪的笑,“吾至封神之巅,封号杀神——杀戮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