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再回崎阳城

    更新时间:2017-11-02 17:17:50本章字数:3749字

    “杀戮之神?没听说过。”余凌耿直道。

    “.......”恨无颠闻言一脸尴尬。

    “现在人们口中传颂的都是太初十二神的事迹,你认识他们吗?”余凌问道。

    “哼,那几个老家伙也就是成名比我早几年而已,最后还不是得.......”闻言恨无颠自语道。

    “好了杀戮之神就杀戮之神吧,那我接下来该怎么修炼。”余凌问道。

    “听着你这将就的语气,让老头我总忍不住想教训你小子一顿。”恨无颠皱着眉头道,“修炼一图本就殊途同归,你问的这个问题倒是多余了。”

    “可你好歹是封神境的强者,总不会就这样让我中规中矩的修炼吧,要这样成为强者得多少年啊。”余凌说道。

    “没错,我自然不会让你这般中规中矩的修炼,你等不急,我更等不起,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话,修炼一途本就没有捷径,你的收获一定会与你的付出成正比。”恨无颠回答道。

    闻言,余凌却是嗤之一笑“我确实讨厌吃苦,但比起吃苦我更讨厌过去因弱小而受的屈辱,有什么尽管放马过来。”

    “哼,老头我唯一欣赏你的一点就是这股魄力,但可别将我说的那所谓的代价想的太过简单。”恨无颠冷笑一声,眼中却是带着一份期待,“我杀戮之神的传承你现在只才得到了一半而已。”

    “一半?”余凌疑惑道。

    “没错,我的传承共分为六戮七杀,六戮器,七杀决,前者乃是六种无上神兵,而后者是武道之中的七种最为纯质的心境,至于七杀决我可以陪在你的身旁慢慢传授你经验与感悟,但六戮器却是因为当初大战,被打散到了大陆的各处,想要得到我杀戮之神完整的传承就必须寻得完整的六戮器。”恨无颠说道。

    “可是应该怎样去寻找?”

    “这你倒不必担心,六戮器早已被炼化为我神魂的一部分,我与他们彼此之间都存在着感应,想要寻找并非无路,但他们散布在大陆各处,想要找齐自然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恨无颠回答道。

    “那我们第一步该去呢?”余凌问道。

    “第一步便是这南炎域,位于东南方向,我能感受到六戮器中‘戮天剑’的波动。”恨无颠回答道。

    “戮天剑!”

    “没错。”

    “东南方向恐怕要经过赤旸山脉,那里虽不及兽荒岭这般恐怖但也是危险重重。”余凌想了想道。

    “以你的实力在没有具体的地图的前提下想要渡过此地可不容易。”恨无颠说道。

    “嗯。”余凌也算有自知之明的点了点头,却是灵机一动说道:“崎阳城,崎阳城中会有佣兵负责押运任务便有赤旸山脉的路线,但想必他们能营生这么久定然会有相对安全的路线图。”

    “那事不宜迟,现在就启程吧。”恨无颠点了点头道。

    神魂成功觉醒,但余凌并没有再顺路回家,既然已经跟父母辞别,再回去难免又触景生情。

    余凌一路跋涉基本未曾休息,终于是又来到了这让他充满回忆又厌恶的地方,可惜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远不是龙阳阁的对手。

    隐忍了如此之久,余凌定也不会傻到去自寻麻烦,所以一进城门,余凌便买了一个斗笠遮住了自己的脸。

    适逢清晨,余凌便是直奔着城东门而去,此时城门已经聚集着了许多队伍,他们有的是留在此地接任务的佣兵,有的便是崎阳城中一些势力下年轻弟子的历练队伍。

    余凌本意去佣兵团那边买一份地图,但却是没想到,在城门附近会有专门的商贩卖一些地图,疗伤药之类的应急用品。

    “奇怪怎么今天崎阳城的东门会这么热闹?”余凌一脸疑惑的向着商贩那边走去。

    “嘿嘿,这位客官想买点什么?”小商贩见余凌走进搓着手在一边招呼道。

    “赤旸山脉的地图多少钱?”余凌问道。

    “嘿嘿,客官真有眼观直接就奔我这边来了,不贵,两百金币。”小贩笑呵呵的报出了价格。

    “两百金币!你怎么不去抢,人家摊位上挂的才八十金币。”余凌闻言汗颜道。

    “那可不一样,我的地图上可是有宝贝。”小贩示意余凌凑过去小声说道。

    “放屁,你的地图上还镶了宝石不成。”

    “哎,客官我一看您就是刚来我们崎阳城吧,这宝藏的是您肯定是不知道。”小贩说道。

    “宝藏?”

    “对,你以为为什么大清早的各大势力都来这东门汇合了,还不是为了宝藏。”

    “那你的意思是,你的地图上标有宝藏的位置?”余凌问道。

    “那当然,不过也只是大体上的位置,不过这也是我们几个佣兵兄弟九死一生才探到的线索。”小贩回答道。

    “呵呵,区区赤旸山脉外围,九死一生倒是夸张了点吧。”余凌笑道。

    “呵呵,这宝藏可不是外围,都到了中圈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坐地要价。”话音落,小贩立刻察觉不对,对方显然是在探自己的话。

    “呵呵,中圈啊,也罢了,我也不跟你争,一百金币,卖还是不卖,反正以我的实力这所谓的宝藏也吃不到肉,到时跟着大队人马也不愁找不到那宝藏。”余凌说道。

    “好好好,大清早第一单生意就给你个优惠。”小贩也是无奈道,但却也不难看出他眼中暗藏的喜悦,毕竟这东西只是在地图上多做了个标记,就能多赚二十个金币,何乐而不为呢。

    余凌付了钱便要准备离开,而这时城中一面熟悉的旗帜带着长长的队伍从中缓缓行出,让得斗笠下余凌的脸上不禁涌现出一丝狰狞。

    “苏云慕!”恨入骨髓的声音在紧咬的牙缝间挤出。“别冲动小家伙,小不忍则乱大谋啊。”恨无颠在余凌的识海中提醒道。

    “呼!”余凌深吸了口气,缓缓平复了下自己躁动的内心,缓缓后退淡出了这热闹的地带,从侧面扎身进入了这赤旸山脉。

    “呼,小子,还好你没有冲动。”恨无颠松了口气道。

    “哼哼,我心里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寻死路的事我自然不会去做。”余凌说道。

    “嗯,隐忍并非懦弱,加紧努力吧,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那所谓的龙阳阁不过是挥挥衣袖的事。”恨无颠安慰道。

    “嗯,颠老,我要变强。”余凌双拳紧握有些颤抖道。

    恨无颠见状嘴角也是划过一丝欣慰的笑,“自古以来真正的强者都是诞生于心性,既然已经来到了这种适合修炼的场地,老头我自然也不会藏着掖着,死境才是推助个人成长的最佳动力,在这赤旸山脉,我给你的目标便是煅魂期中期以及七杀决的第一层,‘势’。”

    “势?”余凌听闻着这个极其特殊的文字疑问道。

    “没错,世间武学术法万千,但殊途同归都是离不开这最基本的一个势,正所谓武道十分势占三分,同样的武学在不同的气势下所造成的效果也远远不同,两名高手对决,气势上的压制极其重要,哪怕只是一瞬,气势上的疏忽都可能会让其命丧黄泉。”恨无颠解释道。

    “原来如此,可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该怎样去把握。”余凌询问道。

    “我所要让你领悟的势乃是一种已达化境之势,说的更好理解一点便是所谓的杀气,就像久经沙场的士兵仅仅只是站在他的身旁你都会感到不适应。但这只是领悟‘势’的第一层境界而已。”恨无颠回答道。

    “杀气,也就是说。”余凌慢慢明白了恨无颠的意思。

    “没错,你要做的第一步便是与魔兽正面的厮杀,兽性是最原始的杀戮本性,等你能做到让魔兽畏惧的时候,你的杀气便达到第一阶段的要求了。”恨无颠回答道。

    “嗯,我明白了。”余凌点了点头道。

    而恨无颠却是微微暗自叹了口气,“有的时候明白与现实并不相同,你还未曾经历过直面恐惧啊。”

    余凌按照地图,在外围区域小心翼翼的行走,突然草丛一侧便传来了异常的躁动之声。

    余凌反应也是很快,迅速转身却是发现一只身长两米的长有尖锐牙齿的豹类魔兽正奔袭而来。

    “剑齿豹!”余凌一眼便看出了魔兽的身份,这虽然是煅魂期的魔兽,但却因其暴戾与攻击性而出名,是佣兵们最不愿面对的魔兽之一。

    “来了!”余凌看着飞速扑向自己的剑齿豹眼神中不自觉的涌现出一抹恐惧之色,当初在兽荒岭毕竟还有聂红尘在,而现在自己独自面对魔兽时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恐怖。

    “动啊,快动啊。”余凌拍打着自己颤抖的腿,想让自己动起来,但却始终难以做出相应的反应。

    而这时剑齿豹已经跃起,血盆大口直接咬向余凌的喉咙。

    余凌动了,但却只是下意识的跌倒在地,但剑齿豹的攻势依旧未能停止。

    下一刹那,余凌的身体动作便换了一个人,双手撑地双脚旋转飞起直踢向剑齿豹的下颚,强横的力量直接将剑齿豹踢得倒飞了出去,剑齿豹立刻起身打算继续发动攻击,但眼前的少年却是脱胎换骨一般,正立于自己身前。

    余凌双眼瞳孔微微凝聚一抹暗红之色,眼中仿佛带着无穷无尽的杀意,另剑齿豹这种凶狠的魔兽都是下意识往后倒退。

    随即余凌眼神一凝,手中闪烁暗红色的通透之光,正是所谓的杀戮属性,强猛的一拳毫无花哨的却仿佛带着山涛海浪般的气势直击而出,剑齿豹甚至还未曾作出反应就已经毙命。

    随即余凌又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中猩红之色缓缓褪去,大口大口的在原地喘息着。

    “小家伙,这就是所谓的生与死,有觉悟却未必能面对,真正的战斗靠的不只是本能还有信念,爱也好,恨也罢,贯彻内心的感情才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勇气,我不会一直帮你。”恨无颠的声音在识海中响起,方才是他强行取得身体的控制权,否则余凌恐怕就要葬身在此地了。

    声音在余凌的脑海中不断回荡,但恐惧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缓缓流下,世界上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不畏生死的强者,他毕竟也才是个刚成年的孩子。

    余凌一个人静静的倚坐在一棵树旁已经很久,迟迟未能再提起那份面对试炼的勇气,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这样下去不行,但却始终越不过恐惧的门槛。

    “小子,你向往成为强者吗?”恨无颠见其犹豫不决便开口道。

    余凌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嗯,你知道吗,其实我过去也从未想过成为强者,但的我家人死了,我爱的人也面临着危难,我真的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但我却决不允许有人伤害到他们,所以除了战斗,除了变强我无路可走。”恨无颠意味深长的说道,似乎那是一段很值得缅怀的记忆,脸上也不禁泛起了一丝忧伤。

    “我........爸妈,红尘,我!”余凌回想起过去,手中的拳头终于是又缓缓的握紧,眼中的迷茫渐渐消散,只留下那一刻坚定的眼神,“除了变强,我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