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收场

    更新时间:2017-11-04 19:14:09本章字数:2022字

    错杂的脚步声娓娓而来,身影错动间已是包围了眼前的倩影。

    白琼轻挑了一下额前青丝长发,从容的向人群走去。

    “琼儿,怎么样了,那人追到了吗?”汝颖急忙上前问道。

    “没有,途中遇到两只魔兽被拦了路。”白琼解释道。

    “什么,那化神之骸全被那个戴斗笠的给拿走了!”有人听闻到此解释愤声道。

    “事实如此,也只能说我们与之有缘无分,都散了吧。”白琼回应道。

    “哼,散了,先前我观这位小姐的速度可是完全超越那名带斗笠的人,就这样被甩开了,恐怕有些难以服众吧。”云九尘此时却是上前质问道。

    “哦,这位前辈,你是不相信我的话喽。”白琼闻言眼神一凛道。

    “小辈勿要动怒,我只是对这最后的事实有些好奇,毕竟你的实力远高于对方,反而被对方逃脱,这于情于理都不现实,该不会是你们之间有什么交易不成。”云九尘话一出立刻引起了全程的共鸣,纷纷喧嚷。

    “大胆,云九尘我敬你是老辈又是仙宗之人才以礼相待,你若再这般诽谤我们龙炎拍卖行之人,也休怪我们翻脸不认人。”汝颖踏前一步,虽是妇人但那气势却是让在场众人都沉默了下来,毕竟在坐的人都不傻,都清楚龙炎拍卖行在整个龙炎境的重量。

    “哼哼,搬出龙炎拍卖行来压我,我也不妨告诉你,此次来取这化神之骸乃是我们云海仙宗一位长老的要求,平时我还可以让着你们龙炎拍卖行,但真要论事,你龙炎拍卖行还不够资格,我的要求也不高,将这女娃娃的虚空戒指交出来让我检查一番,若是未找到那化神之骸,老夫离开便是。”云九尘怡然不惧道,毕竟真要论起来那龙炎拍卖行在龙炎境虽是一流势力但比起云海仙宗却还是差了一线。

    “你,欺人太甚!”汝颖闻言愤恨的就要出手,但却是被白琼制止了。

    “这位前辈,你说的没错,跟你们云海仙宗相比,我龙炎拍卖行确实没有资格,那再加上这九天玄女峰可算有资格?”白琼虚空戒指微微闪烁,一枚紫金色的令牌出现在玉手之中。

    “是九天圣女令!”云九尘倒也识货,一眼辨认出了此令,那强硬的态势也是迅速萎靡了下来弯身行了个礼,“在下眼拙,不知阁下乃是九天玄女峰的圣女,多有得罪还请包含。”

    众人见云九尘蔫了却也不嘲笑,因为他们也都清楚,在整个龙炎境最顶尖的势力有三,云海仙宗,万岳天门以及最后的便是这只收女子的九天玄女峰,而九天玄女峰的圣女基本上就已经算是内定的下一任峰主,那权势又岂是他云海仙宗的一名执事所能冒犯的。

    “哼,想不到你这老家伙还识得此令。”先前云九尘那般刁难,白琼说起话来也是完全不给他留情面。“这件事下不为例,不然下次就是我师父亲自去找你们宗主谈话了,我们走!”

    白琼转过身去带着龙炎拍卖行的人从人群中离去,众人们也都识相的绕道。

    云九尘一直弓着身子,脸上满是冷汗,这事若是闹到了宗主那里他这所谓的执事是别想做了,云九尘又行了个礼道:“恭送圣女!”

    龙荼见龙炎拍卖行的人离开也是抓紧凑到了云九尘身边,云海仙宗这棵大树他显然是不想放过。

    “仙者,这事就这了了吗?”

    “你看还能怎样,九天玄女峰的圣女权利直逼峰主,就是我们长老来了也是白搭。”云九尘无奈道。“可惜了这次长老交代的任务我还真没法回去交差。”

    “嘿嘿,仙者这你不必担心,云慕你过来。”龙荼敢凑上了自然是有所准备的,余凌唯一没有拿走的头骨最后却是正好落在了苏云慕的手中,这化神之骸虽然珍贵但能攀上云海仙宗这棵大树也算值得。

    “师父你叫我。”苏云慕自是知道龙荼的意思赶紧凑上前来。

    “这是,化神之骸!”云九尘一眼便认出了这头骨。

    “呵呵,晚辈侥幸争夺到的,既然仙者需要就送给仙者好了。”苏云慕也不忘自己好好表现一番。

    “哈哈,好好,你很好,这份恩情我夫我记下了。”云九尘一看有的交差了顿时大喜道。

    “嗯,这是你徒弟?”

    “对对!这是我龙阳阁的大弟子,名叫苏云慕,虽然愚笨但也已是煅魂期后期了。”龙荼凑前说道。

    “嗯,看得出来,天赋还算不错,老夫我正好也缺一位徒弟侍候,不知你这弟子是否愿意随我进云海仙宗啊?”云九尘也不是糊涂人,他看得出龙荼有意与云海仙宗攀上关系,索性也就送他个顺水人情。

    “呵呵,那是晚辈的荣幸。”苏云慕直接跪地磕头道,活像一只摇尾巴的狗。

    “呵呵,能与仙者共占师父名分,也是劣者之荣幸啊。”龙荼也是满心欢喜道。

    “师父这化神之骸的头骨给.......啊!”苏云慕话音未落却是痛苦的尖叫起来,握着头骨的那只手上泛着黑气。

    “云慕,你怎么了,仙者你快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荼紧张道,现在苏云慕可是龙阳阁攀上云海仙宗的系带,他可不想苏云慕出什么事。

    “是尸毒!长期怨念积成的尸毒。”

    “那可该怎么办啊?”

    “没办法了,趁这尸毒还未侵入骨髓,只能刮肉了!”云九尘当机立断道。

    随即手中一把匕首出现,手起刀落间,随着苏云慕的一声痛苦尖叫,他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

    赤旸山脉的另一边,一道人影正在地上按照五行方位摆放着一些魔兽身上取下的重要材料,摆放完成后,余凌的双手小心翼翼的结成各种印发,随着手中印发变动,脉能牵引地面上的材料开始散发出属于自身的属性之光。

    “五行护天阵,土灵阵,启!”随着印法完成一道土色光芒闪烁一个半圆如同倒盖的碗一般的灵阵缓缓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