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煅魂境中期

    更新时间:2017-11-05 17:24:59本章字数:2032字

    赤旸山脉外围,浓密的森林铺遍满山,树叶如波浪般随风摇曳,一道人影穿梭在密林之中,身手矫捷如一只猿猴,在树干上来回窜跳。

    人影一身黑衣,皮肤在长久的日晒下呈现古铜之色,看起来瘦弱的身躯肌肉上却又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面庞虽是黝黑但却不失英俊,血色的眼神中带着一种特殊的执念,让人见了后都会忍不住打个冷颤。

    此时,少年敏捷的身影竟是在追逐一只“紫林魔猿”,这只足以媲美煅魂境中期强者的凶悍魔兽竟是被同等实力的人追着逃跑,甚至紫色的兽瞳中都满是畏惧之色。

    少年脚步猛地急转,手中不知何时扯下了一根巨大的藤蔓,看似纤细的手臂猛然甩出,粗壮的藤蔓如同长鞭一般盘到了紫林魔猿的身体之上,随即少年振臂一扯竟是将那巨大的身躯从高空的中丢了下去,紧接着手中一根剑齿豹的利齿凝现,精准的插在了那紫林魔猿的心脏之中。

    那双充满畏惧之色的紫色兽瞳也终于是在心脏停止后慢慢变得空洞。

    而血腥味的蔓延也是让周遭几头嗜血的魔兽探寻而至,但当少年回眸,血色双瞳中蔓延的杀意瞬间侵袭四周,那几头嗜战的魔兽竟是下意识般的扭头便走,没有丝毫要与之战斗的欲望。

    少年将紫林魔猿那两只如玉石般坚硬的双眸取下,眼中的血色缓缓退去,极其平淡的说了句:“第七只,今天的历练完成。”

    少年正是余凌,时间一晃就是将近一个月,余凌每天都在常人难以承受的磨练中度过,修炼之余甚至还要听恨无巅讲述许多理论,类似于五行八卦的阵法原理,阴阳五行的相生相克,甚至于文雅诗赋都有涉及,这也让余凌这些日子慢慢了解了自己识海中的这个老人并不是单纯的只说空话,他所点出的东西皆是直面本质,深奥却又通俗。

    “不错,你的七杀决之一的‘势’已经在与魔兽的厮杀中渐入境界,但想要展开杀戮领域却还欠些火候,所谓的杀戮领域并非单纯的杀伐之气,你要做到收放自如才能更上一步。”恨无巅的声音响彻道。

    “恩,比起巅老你确实是差了太多。”余凌闻言也是默叹道,回想起当初恨无巅释放的那股杀意,即便是现在都还会忍不住打个冷颤。

    “已经不错了,你能在一个月的时间掌握到这种程度就是很大的进步了,而你的修为在先天魂脉的强大优势下已经接近煅魂境中期了,想来用不了几天应该就能突破了。”恨无巅说道。

    “恩,我也是能感觉到体内丹田之中的人魂慢慢凝练快要升灵了。”余凌也是点了点头回答道,煅魂境顾名思义便是锻造体内之魂,人到达脉魂期巅峰之时,魂脉点亮进行招魂,将祖魂的一丝纯净魂源入体,化为自身魂源,进入煅魂境,而煅魂境分前中后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便是将这一丝魂源煅造成一个小人的形态,所以煅魂境前期也被称之为人魂期,而中期的标志便是将这个小人形的魂源赋予灵气,所以又被称之为灵魂期,至于最后期便是灵性饱满,魂源化神,又称为神魂期。

    “聂红尘那一滴卖血不仅重塑了你的筋骨让你拥有常人不及的力量速度,甚至伤痛的回复能力也是远超常人,再加上这些日子以来的血中的历练以及对七杀决的领悟,虽还未至煅魂境中期但这煅魂境平常人中少有人会是你的对手。”恨无巅毫无顾忌的说道。

    余凌自然也是能感受到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进展,但显然他的眼神中并没有满足,“巅老,我现在可否能学习武学?”

    “恩,七杀决也已经有了相应的感悟,等你稳定在煅魂境中期就差不多可以学一些东西了。”恨无巅轻抚胡须点头道。

    “巅老的武学想必都不错吧。”余凌闻言笑嘻嘻的搓着手道,这些天越是接触他越是能感到眼前这名老者深不可测。

    “哼,废话,我的武学可都是经过无数岁月磨砺,游历天下门派所臻之上境。”谈到此恨无巅话语中不自觉的便是涌出一分傲气。

    “那是什么级别,天阶?”余凌闻言兴奋道。

    “天阶?呵呵,小子别被后世的武学的评级误了方向,任何武学精通到一定境界威力都能趋于顶峰,现世大多是武学并非弱,只是在时间的源远流长中慢慢失去了完整的修炼之法,而这对于能直接与我沟通的你来讲却是完全不需要担心的事。”恨无巅解释道。

    对于恨无巅此番解释,余凌倒也理解,现世武学术法的获取方式无非两种,一是成文典籍,二便是修炼之途感应祖魂获得祖魂传授,但祖魂传承如此之久早已变得不完整,绝大多数人甚至连魂脉都难以觉醒,更别说获得祖魂的圣启得到传承的武学。

    “可武学强弱总要有个分级吧。”余凌说道。

    “武学术法越臻顶峰,之间的强弱接线便越是模糊,一般的武学是以力量速度与技巧为依赖,而顶级的武学却是以天地为源以境界为式,以对天地力量的运用来对比招式的强弱,执意要分级的话也只能以此为论。”恨无巅说道。

    “我不太懂。”余凌一脸茫然道。

    “呵呵,你还不需要懂,因为等你懂了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一名真正的强者了,我不懂你们现世武学分级的依据,但我却能确信自己能教你的东西绝不是什么凡物。”恨无巅说道。

    “巅老的能为我自是相信。”余凌闻言也是不在深追。

    “恩,好好努力吧,等你真正到达煅魂境中期以后,我会教你。”恨无巅说道。

    时间一晃就是接近一周的时间,在东方刚刚亮起一抹鱼肚白光之刻,位于特殊石阵中的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眼,随着口中一股浑浊之气的散出,余凌的双眸中闪烁一丝满是灵气的光芒。

    “终于煅魂境中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