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无痕九剑

    更新时间:2017-11-05 17:26:12本章字数:3696字

    辽阔的赤旸山脉,位于外围的一片特殊的竹林之中,少年手掌上微微泛着红色光芒,打磨着一根通体碧绿的长竹,此竹名叫剑竹,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植物,其通体坚硬却又带有韧性,尖端呈刺是打磨木剑的极佳材料故名曰剑竹。

    而少年便是余凌,此时他正在恨无巅的指导下通过杀戮属性来处理手中的剑竹。

    仔细观察汗水已经浸透了余凌的额头,显然已他现在的水平对于杀戮属性的运用还是十分吃力,剑竹上的凹凸骨节载杀戮属性的侵蚀下缓缓变得平滑,碎屑都未曾出现仿佛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一般。

    “呼!”又是半小时过去,余凌深吐了一口气,“终于完成了。”举起手中的竹剑,余凌满脸期待的点了点头。

    “恩,材料的处理也是学习炼器极为重要的一步,你耐心不错,只是属性的运用还是欠些火候。”恨无巅点了点头道。

    “巅老,现在可以教我武学了吧。”此刻余凌倒也完全没有在意恨无巅的评价,他的心思只放在一点——武学,恨无巅承诺余凌到达煅魂境中期便会传授他武学,而好不容易到达煅魂境中期的他却被要求用一上午的时间来做一把木剑。

    “呵,刚夸了你两句你就开始跟我猴急。”恨无巅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放心,承诺给你的东西我自然不会不认账,但你现在消耗巨大,先补充一下魂能再开始进行吧,期间我会将武学的信息交给你。”

    “恩!”余凌闻言也不啰嗦,立刻盘膝,将一颗煅魂丹塞入嘴中,贪婪的吸收起天地灵气。

    “既是让你做这木剑,我要教你的便是剑技,其原因是因为此番你所寻的第一件六戮器便是其中之一的戮天剑,但万法总须循序渐进,属于我的武学传承对于现在的你来讲还言之过早至少要等你取得戮天剑以后,但我当年挑战各大门派,对些许门派的武学也是有所研究,说来也算巧合,我们现在去的方向正是当年我挑战过的一个门派的所在,而其门派有一特殊剑法我也是深有体会,现在便传授你修炼之法,此剑法武学名曰:‘无痕九剑’,我将其修炼之法直接以神识传授于你。”恨无巅说道。

    随即,在余凌的识海中恨无巅的身影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一股奇异的信息呈现在了自己的脑识之中。

    “无痕九剑,以身御剑,以气为刃,剑出无痕,剑过留命,剑进九式,气叠九重,一剑惊天!”随着武学的介绍之音响起,剑法的运用竟也是在余凌的脑海中形成了一道特殊的人影演练。

    那道人影与其说是人影不如说是剑意,是恨无巅凝成的剑意,人影招式极为平实无华,但每一剑的刺出挥舞却又仿佛有着气吞天地之势,随着剑式演变,接下来的每一剑仿佛都有强了几分,招式连贯一气合成,九剑九式最后却又仿佛汇集于一式,一剑刺出万里晴空!

    剑意蔓延间让得余凌的识海都不禁翻涌出阵阵涟漪。

    “无痕九剑!”余凌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双刚毅的眼眸中不难看出那难以遏制的惊喜。

    “剑出延绵如海浪拍岸,层层海浪相叠即可造就惊天之力,这就是无痕九剑的精髓。”恨无巅又解释道。

    余凌点了点头,也不犹豫,抄起手中的竹剑便按照招式路径挥剑而舞。

    静谧的绿林里顿时狂风呼啸,一阵阵气浪携带落叶激荡,仔细一看竟是出自竹剑之上。

    “还不行,这不是无痕九剑的感觉。”余凌停下了手中的招式,开始沉思。

    “没错,无痕九剑意在隐气伤敌,你的剑声势太大丝毫没有利剑藏锋之意。”恨无颠轻抚胡须道。

    “利剑藏锋!”余凌心中默念道,随即提起手中竹剑直直的刺向身前的一颗巨树,竹剑并未刺在巨树之上而是在到达巨树前,以一个横斩的方式回收。

    “恩,剑出无痕,剑收式,方才是剑出时!”见状恨无颠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下一刻眼前的巨树竟是破出一个巨大的缺口,摇摇欲坠间倒塌在地。

    “还是差了太多。”余凌看着树上的缺口有些遗憾的叹息道。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领悟到隐藏剑气的境界已经不错了。”恨无颠却是很满意的赞叹道。

    “但剑气并不锋利从树木的粗糙的断口出就能看出。”余凌说道。

    “剑气的磨练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剑气也是一种剑,剑想要锋利便需要经过千万次的磨砺。现在以我对戮天剑的感应来讲,我们到那里还有一段距离,这期间正好方便你磨砺自己的剑气,进一步掌握这无痕九剑。”恨无颠道。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在行程与修炼中度过,这种如野人一般的生活也终于是慢慢接近了尾声,余凌站于高山之上远远地看着远方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眼中不仅又涌现出一丝惊喜之意,仔细想想自己已经快要两个月都未曾与别人接触了,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就是与魔兽厮杀已经让他渐渐的快要忘记身为人类的生活了。

    “再有不到半天的路程想必就能到达前面的城镇了。”余凌擦了擦额上的汗珠道。

    “嗯,去适当的买些补给品,还要继续向东赶路,我能感觉到,我们距离戮天剑已经不远了。”恨无颠说道。

    余凌点了点头,虽然修炼很是艰辛但对于他自己来讲却也只有变强这一条路而已,“聂红尘等着我!”

    余凌心思既定继续向城中方向行进时却是听见了我喧闹的打斗声。

    赤旸山脉外圈东部靠近城镇的位置,这种人类活动很是频繁的地域,本来不应有太多的魔兽,因此这种区域都是作为佣兵们活动的主要据点。

    但此时在余凌眼前出现的却是另一幅景象,近三十只赤焰狼正将十几名佣兵团团员围住,这是不常见的景象,毕竟赤焰狼这种群居魔兽一般都会有自己专属的领地,除非是有人主动招惹了它们否则并不会轻易到这种人类活动密集的地方来。

    “大家别慌维持好阵型,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依米。”为首的一名黑色紧身衣身材很是高挑的女子下令道,虽是如临深渊,但女子眼神中却是带着一份镇静。

    而在女子的指挥下,众人们也是极为契合的运动起来,将中间一名身穿白色衣袍的矮个女子围住,女子的穿着很是保守,即便是这炎炎夏日,那衣袍上硕大的顶帽还是将她的脸遮住了大半,性别也只能根据那几束散在胸前的轻柔的银发来判断。

    “原来是火灵芝,难怪这些赤焰狼会追着他们不放。”余凌仔细观察发现最中间的白袍女子手中死死抱着一株赤红色的如同火焰一般的灵芝,之所以认识是因为前不久自己历练的过程中也曾在赤焰狼口中夺得过一株火灵芝,之后自己便被追杀了数百里,最后不得已只能用厮杀的方式来解决,那一战余凌胜的并不简单,也正是那一次让他真正领悟到了七杀决之势的要义。

    “恩,这几个佣兵面对这狼群结局到是难解了。”恨无巅点了点头道。

    “既然敢抢这火灵芝想必就早已做好了送命的觉悟,天下间那么多不平事,让我去管怎么可能管的过来。”余凌摇了摇头转身正要离去。

    “别急啊小家伙,这桩事你是不得不管啊。”正在余凌打算离开时恨无颠却是将他叫住。

    “怎么了?”

    “他们中间的保护的那个小女孩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恨无颠说道。

    “熟悉?你可是上古时代的人,总不会是你的爱人转世吧!”余凌满脸不可思议道。

    “去!不准没大没小,我的意思并不是我认识她,让我感到熟悉的是她身上的气息很像我的一位战友。”恨无颠说道。

    “战友,难道也是先天魂灵的继承者?”余凌疑惑道。

    “不,不是,如果是先天魂灵以我俩的神识早已感受到彼此,而且那个小女孩并非人。”恨无颠解释道。

    “不是人?”

    “没错,应该是一株植物,一株很特殊的植物想必是我那老友留下的经历无数岁月的孕养竟是化为了人形。”恨无颠说道。

    “植物!怎么可能?”余凌满脸惊异道。

    “哼,小子,这个世界上让你难以理解的东西还有很多,只要实力到了一定层次幻化成人皆是轻而易举,即便是你家中那哮月天狼若是实力到了依旧能幻化人形口吐人语。”恨无巅解释道。

    “那也就是说,那个白袍下的人影是一高手?”余凌闻言说道。

    “不,这个小女娃娃是个意外,她的诞生是天地灵气的孕育,并非实力的修为,她自身确实是一个充满力量的宝藏,只可惜还不会运用这股力量,从远古至今所吸收的天地灵气皆汇聚在其体内只要她能找到脉能的修炼之法,她的进境将会是连同你都望尘莫及的存在,这个女娃娃对于未来的局势很重要。”恨无巅解释道。

    “是关于未来你让我去做的事?”余凌闻言问道。

    “嗯。”恨无颠很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看样子是不得不帮一下了。”余凌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随着首领的一声狼吼,众狼便是成包围之势的扑了上去,仅一轮的攻势,便是出现了人员伤亡。

    “镇定一点,不要慌张,保持好阵型不要乱!”黑衣女子尖叫道,显然她是一名合格领导者,清楚此时的形势,一但阵型被冲乱,人们的背后失去了依靠便真的会败给恐惧。

    虽然女子再三叮嘱,但狼群延绵的攻势,战士们身上陆续出现的伤痕让他们的心思开始动摇。

    随即又是狼群首领的一声吼叫,群狼的攻势瞬间变得更加强势,众人终是不敌,抱在一起的团队被突如其来的攻势冲散开来。

    慌乱中那名女子急忙奔向白衣的女子,她清楚手中拿着火灵芝的她将会是最优先的集火对象。

    但双拳终是难敌四手,在黑衣女子应对身前袭来的群狼之时,狼首领早已做好了侧面突袭的准备,带着微弱火焰气息的狼牙直直的咬向了白袍女子的喉咙。

    “不要,快闪开啊依米!”女子见状却是再难出手援救。

    千钧一发之际,黑衣身影瞬间切入战场,一根翠绿之竹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在赤焰狼首领的脖间划过,竹刺并未接触到那毛皮,只是闪电般的划出一条弧线。

    与此同时左臂已经将身边矮小的白衣身影搂在怀中,侧身转步,那已腾空而起的赤焰狼首领直接扑了个空,随即摊到在地再也没能爬起,四五秒后,脖颈间一道裂痕破出,鲜血如喷泉般涌出。

    随即余凌将怀中人影放下,微微侧头看向一旁蓄势待发的狼群,深邃的眼眸中一股嗜杀的血红之色缓缓凝现,肃杀的气息蔓延而出,“不怕死,就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