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突破炼魄境

    更新时间:2017-11-09 10:51:23本章字数:2243字

    三战之约已经结束,众人休整了片刻做好了进入炼魂池的准备。

    余凌,元杰,莫子明与莫子涛四人各站于四方对称,一同踏进了炼魂池中。

    初入炼魂池便是传来一股灼魂之痛,但疼痛并不强烈。

    “这就是炼魂池的功效嘛!看来好的东西享用起来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余凌感慨道。

    “这炼魂池半径约十米,每靠近中央一点,炼魂之力便更强一分,但相对应的灼魂之痛也是愈发强烈。”恨无巅说道。

    “我经历的痛还少吗?”余凌无奈笑道,毫不犹豫向着湖中央行去。

    元杰,莫子明等人似乎也是知其原理纷纷向中心行去。

    “啊,好痛!”几人方才前行了一米,莫子涛却是难忍那炼魂之痛又缩了回去,索性就在靠岸的地方进行这炼魂池的洗礼。

    但这个结果并没有很多人意外,作为一个典型的纨绔弟子,又怎么能去吃这种苦。

    而岸边的莫愚见状心里除了暗骂他是个败家子意外也确实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三人继续向前,灼魂之痛愈发强烈,两米,三米,一直向前行了四米,莫子明终于是到了极限,选择了在原地打坐静炼体内神魂。

    余凌与元杰皆是继续向前,但从两人那密布的汗滴就已经看出他们其实并不轻松。

    又是向前两米,距离湖中心也只剩了四米的距离,两人终于是在这强烈的灼魂之感中停下了。

    “你的修为不及我,想不到竟也是能走到这里。”元杰先开口对余凌道。

    “修为未必代表实力所以我能胜你,同样它也没法代表我想变强的心,所以我不单单要走到这里。”余凌眼神坚定道,随即继续踏出了下一步。

    “你不要命了吗,走到这里神魂周围已经开始出现灼魂之火,再向前你的神魂会被焚尽的。”元杰见状震惊道。

    “所以我说了啊,你不懂我那颗想变强的心!”余凌从牙缝间挤出话语,丹田神魂四周渐渐凝现出了白色的火焰,焚烧自己的神魂,随着余凌的向前火焰愈发浓郁。

    看着眼前那道身影,元杰第一次在同辈之中有了敬佩之意,“我输了,这次彻彻底底的输了。”

    余凌忍受着灼魂剧痛,终是来到了这炼魂池的最中间,浓烈的白色火焰简直要将余凌的神魂焚为虚无,痛感近乎已经麻木,但余凌知道自己不能就此倒下,他还有信念。

    “红尘,我答应过你,我一定会去找你!爸妈,孩儿这一次一定不会再让你们失望,一定不会!”几近死亡的痛感中唯存此一念,但这一念却是连这天地都无法磨灭。

    “抱元守一,一魂尚存便可浴火重生!”恨无巅的声音响起,话语间带着一丝担心甚至敬佩。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岸上的的人看着盘腿作于湖泊中央的余凌都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显然是难以理解是什么能缔造眼前少年的这份韧性。

    短暂的时间开始变得漫长,炼魂池中的能量缓缓退却,日出月落,一天便是已去,炼魂池的能量也终于是缓缓消散,外围三人也是纷纷从冥想中醒来,唯有一人坐于湖中央纹丝不动。

    “爹!”莫子明与莫子涛先是走到了莫愚身边。

    “恩。”莫愚见莫子明点了点头,“煅魂境巅峰了,不错!”

    至于莫子涛却是很尴尬仿佛这次炼魂池中有他没他区别不大,他基本上未曾吸收到什么炼魂之能。

    “父亲!”元杰也是走到了元和身边。

    “你感觉怎样?”元和问道。

    “半月之内定能踏足炼魄境。”元杰自信道。

    “恩!”闻言元和满意的点了点头,虽说输了比赛但元杰这炼魂池之行却也并没让他太过失望,毕竟元家不日就能再多一名炼魄境强者。

    “余少侠还没醒,该不会被灼魂之火吞噬了吧?”元霜上前道。

    “不,他一定会醒!”元杰回答道。

    “为什么?”

    “就凭他是值得我敬佩的人。”元杰看着湖中央的少年眼中带着一份敬佩与向往,那是势必追上对方的目光。

    “想不到你小子也有心服口服的时候。”元和闻言不悲反喜道,因为他清楚元杰这些年来一切都太顺了,想要完成进一步的蜕变便需要一场心服口服的失败与觉悟。

    “恩。”元杰没有任何辩解的点了点头。

    谈话间,余凌周身的池水突然荡起层层涟漪,丹田之中一抹白色的光芒闪烁,正是灼魂之火,而那火焰也终于是在炼魂池的能量消散后慢慢褪去,散去的火焰中一个好似被重新凝练过的神魂浮现,而那神魂中竟是开始衍生出脉络。

    正所谓神魂脉生,炼魄境成,比先前强横了十倍不止的气势在余凌周身环绕,随着余凌的苏醒缓缓收于体内。

    余凌伸出自己右手一团似火如水的血红色属性漂浮在自己身前,这是到达炼魄境的标志属性之力外放。

    随即余凌单手轻挥属性之力散去,缓缓向岸边踏去。

    “恭喜余少突破到炼魄境!”莫愚与元和众人皆是上前恭贺道。

    “前辈客气了,晚辈只是侥幸!”余凌谦逊道,但却不掩他内心的兴奋与高兴。

    “能有胆识走到那里又岂能说是侥幸。”元和笑道。

    “呵呵,前辈高赞了。”余凌点头道。

    “不知余少可有兴趣来我元家做客指点一二。”元和急忙抓住机会套近乎道,显然对于攀上万岳天门这一机会自是不想放过却不知余凌压根就不是万岳天门之人。

    “呵呵,余少早已是我莫家的客人又岂能让你元家尽地主之谊。”莫愚也不傻自然不可能放任机会被元家抢走。

    “嘿,什么你家客人,我请余少来我家做客关你们莫家什么事。”元和直白道。

    “是啊,余少可有时间来我元家指点我一二。”这时元霜也是上前说话道,暗送秋波的眸子让余凌不难想象其意思。

    但余凌还是拒绝了,“两位前辈莫要争执了,晚辈此番出行并非游山玩水而是有任务的,若非这炼魂池对我的吸引力确实不小,我也不会在这火象城久留,还请两位前辈谅解。”

    “这......也是,任务重要,任务重要。”余凌既然都说了这种话他们两人也不能死赖着不放。

    余凌回到莫家,莫家也是将一很是精致的二锻铸锤奉上,同时还采购了一大批旅途用的物资交给了余凌,这让余凌感觉着莫愚确实很会做人。

    次日余凌便是带着依米告别了莫家再次踏上了旅途,而正在他们刚出火象城不远,一队人马却是出现在了余凌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为首的一人正是白虎门的刘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