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战邱明

    更新时间:2017-11-13 22:48:26本章字数:3382字

    “哈哈,有意思,两位长老你们不用出手,我亲自来会会这狂妄的小子。”邱明脸上挂着满是自信的笑容。

    “狂妄二字在你面前我可担当不起!”余凌冷声道。

    “哼,牙尖嘴利,待我将你的牙一一拔出来看你还是否能这样大放厥词。”话语间邱明身上炼魄境中期的实力散发而出,让余凌微皱了皱眉头,余凌虽早就知道邱明是炼魄境但却没想到如此年纪就己经到了中期。

    “不愧是大势力家的公子,所拥有的资源果然不一样。”余凌微叹一口气,眼中血色的杀意愈发浓郁,简直快要凝成实质一般。

    血色的杀意释放让邱明与那两位长老皆是不忍一凛,眼中凝出一抹警觉之色。

    “少主,要不还是让我们来吧。”一名长老上前轻声询问道。

    但以邱明的性格自己放出去的话又怎么可能收回,“哼,小爷我堂堂炼魄境中期又深得门中精妙武学岂会怕了一个炼魄境初期的小子。”

    话落,邱明不在迟疑,手中血光凝聚,便向着余凌袭去。

    余凌反应极快,手中长虹横斩直向邱明的喉咙,攻势强横丝毫没有防御的意思。

    面对余凌拼命三郎般的攻击,邱明嘴角一丝冷笑,血色的手掌竟是一把抓住了长虹剑,另一只手直接向着余凌的胸前拍去。

    “好强悍的肉体竟能抵御二锻兵器的锋利!”余凌下意识想到,身影迅速横移躲过了邱明的袭击,却是无奈之下失了长虹剑。

    “反应不错,但是连剑都丢了我看你还能有何作为!”一边说着邱明的双掌上血光更胜,连番向余凌袭去。

    余凌眉头紧皱,闪躲间被不断逼退,转眼已到了楼阁的边缘处,退无可退。

    “逼人太甚!”余凌手中杀戮属性汇聚,竟是又凝成一把长剑,血色的通透长剑挥舞,邱明首见殷红。

    一剑挥舞竟是直接将邱明的手上斩出一道血痕。

    “果然是这样吗,那血色的手掌实际是属性之力凝聚的炼体武学,但属性之力的优势在杀戮属性下荡然无存。”余凌心喜道,手中长剑再度挥斩而去。

    “这臭小子果然有两下子,竟能以属性凝剑,那红色的是火属性吗,为何感受不到一丝炽热?”邱明一脸冷厉的看着余凌甜了一口手中正低落的鲜血。

    “真是让人懊恼!”邱明手中印发倏变,手掌上的血色光芒,竟是迅速蔓延,转眼间两只手臂上都已被血色之芒所覆盖。“能逼我使出完整的‘漠血手’你可以骄傲了!”

    脚步急转,邱明挥舞着两只血色的手臂直袭余凌,不论是速度与强度皆是强了数倍,余凌也是不甘示弱,手中再凝一把血色长剑,双剑并流,竟是将那攻势完全当下。

    双方战的火热转眼已过百招,邱明的脸上已经开始变得不耐烦了,双方在一次强悍对碰后皆是被震退数步。

    “够了,小爷的耐心就到此为止了,既然你不珍惜性命就别怪我心狠了。”邱明手中印法急转,血芒闪耀与此同时经迸发出一股阴寒之气。

    “是血阴手!”背后一名长老见状惊讶道。

    “想不到这个小子竟是能让少主用出血阴手这底牌,即便是输了也不冤啊。”另一名说道。

    “我这血阴手整个万岳城年轻一辈中能接下的不过五指之数,能见到算是你的荣幸!”邱明沉声道。

    “这血阴手真正可怕的想必是那其中蕴含的阴寒之气,若是不慎被打入体内后果不堪设想!”恨无颠提醒道。

    余凌站在不远处自然是能感受到那招式中的强大,但这一路走来他所面临的险境又何曾少过,闭目沉神,余凌手中印法变化间,一把,两把,杀戮属性凝聚的剑身陆续出现,转眼间已经出现了五柄之数。

    “还不够!”余凌眉头微皱,属性之力狂催,“六把,七把......”

    转眼间又是五把血色的通透长剑汇聚环绕在余凌周身,就好像一个天然的屏障一般。

    “哼,装模作样,给我死来,血阴手!”邱明右掌猛提,强推而出,血色的手臂竟是凝聚骨爪姿态,携带磅礴阴冷邪气直向余凌身前。

    “万剑”余凌双指横立,转而向前一指,十把血色长剑瞬间在身前形成圆轮,剑气强横硬悍阴邪之气,“凌霄!”随着余凌一身闷哼,十柄属性长剑爆攒而出,携带强大威能与那骨爪相碰。

    “轰!”随着一声轰然巨爆,整个楼阁的四面围墙皆是被气浪冲爆开来,满目狼藉间,两道人影对立依旧。

    “呼,不愧是炼魄境中期果然难缠!”余凌轻轻抹掉嘴角的血迹,掏出一颗炼魄丹塞入口中,迅速补充这体内的消耗。

    “啊!”下一瞬间,竟是一声惨叫声响起,传来的竟是邱明。

    细眼观去,邱明的血色双手上满是血迹,更甚的是,他的右手之上竟是直接断掉了三根手指。

    “混账,混账,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邱明一脸恶毒的看着眼前的黑发少年,愤怒之色如嗜血的狂狼,恨不得将人吞掉。

    “哼,不爽就一起上,小爷奉陪便是!”余凌也因此战激起了他那一份嗜血的杀意,杀戮领域也是缓缓的扩张起来,黑色的长发也是缓缓凝出一丝暗红的血色,同时面对三名炼魄境高手的话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拼命了。

    “给我杀了他,杀了他!”邱敏愤恨道,显然从小到大都未曾吃过这种亏。

    “是!”两名长老点头,身影瞬动,长勾剑直向余凌喉咙。

    余凌身影微倾,手中血剑在握,面对两名炼魄境强者他不能又丝毫的保留,左手万剑凌霄,右手无痕九剑,剑意双分,却又格外契合,一时间饶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但下一瞬,一道强横的剑意袭来竟是先一步将那两位长老逼退。

    “是谁,敢妨碍我漠血楼做事?”两人冷声道。

    “哼,两名炼魄境的老辈联手欺负一名小辈,这年龄都修炼到脸皮上了吗?”一声狂傲不羁的青年声响起,让余凌下意识的向声源望去,只见一青丝长发的白衣青年,正斜躺于房梁之上,手中拿着一个简朴的酒葫芦轻饮说道。

    而那两位长老在看到此人时不仅未怒,反而眼神中多了一分忌惮。

    “原来是夜公子,倒是恕我等冒昧了。”一名黑衣长老抱拳道。

    “小爷我这会酒兴不错, 但你们吵到我了,快滚吧,别等我拔剑。”被称之为夜公子的人说起话来也是丝毫不给漠血楼留面子。

    但饶是以邱明的狂性也是不得不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与那两名长老极为不甘的离开了。

    “多谢阁下出手相助!”余凌抱拳说道。

    “呵呵,相助算不上,我这人向来无利不起早,赔本的买卖我不做。”房梁上的白衣青年似醉非醉的笑道。

    “那阁下是何意思?”余凌问道,眼神中也是有涌出一抹冷色。

    “别这么警惕,我虽然狂但比起邱明至少懂得讲理!”夜公子说道,随即竟是将手中的葫芦直接抛到了余凌那边。

    “无功不受禄,这酒我看还是免了吧!”余凌顺手又将之抛了回去。

    “哈哈,好,在这万岳城中敢不喝我的酒的人你还是第一个。”夜公子大笑道,身影轻动直接从房梁跃下。

    面孔也是清晰在余凌眼前,这名夜公子长相十分俊朗,但去并非小白脸那般较弱,反而带着一分锐气如剑之锋芒,行为举止却又自在洒脱不拘小节。

    只见夜公子手臂轻抬竟是以御剑之法,将余凌那早已跌落在地的长虹剑操御而起,漂浮于自己的身前,右手食指轻轻一弹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错,好剑!”一声赞叹间手指轻轻一挥,那长虹剑竟是直向余凌飞去。

    余凌也是不慌不忙,以万剑凌霄的御剑之法直接接住长剑随手一挥收剑入鞘,他并没有怒意因为他从这位所谓的夜公子身上同样没感到敌意。

    “哈哈,好一个御剑之法,恐怕比起‘风行剑’还要精妙。你很不错,叫什么名字。”夜公子脸上露出一抹如痴如醉的笑意。

    “余凌!”余凌也是毫不避讳道。

    “好!”夜公子随手一挥将自己佩剑上的剑配令牌揪了下来,抛向余凌。

    “三日后持此令到‘万岳丘’的论剑亭找我,在这期间有什么麻烦就用这令牌解决!”夜公子笑道。

    “我为什么要去?”余凌说道。

    “就算还我个人情!”一边说着夜公子喝了口酒转身向楼梯口走去。

    “好吧!”余凌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借口他确实无法拒绝,若不是夜公子出手,他今日这局恐怕难解了。

    这时突然一队人冲了上来,那群人中为首的正是余凌今日在拍卖行所见的万岳天门的寒觉大师。

    “夜少,刚才听闻这楼上有打斗,您没事吧?”寒觉询问道,以其身份对这夜公子都称之为夜少,那么这名夜公子的身份已经显而易见了。

    余凌翻看着自己手中的令牌,令牌上正写着一个气势磅礴的“岳”字。

    “就凭漠血楼那几个杂鱼,我能有什么事?”夜公子轻轻一笑道。

    “那我们快启程回门派吧。”寒觉点了点头道。

    “嗯,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了,我叫夜听剑!”正走下楼梯,夜公子又是回头一笑道。

    余凌点了点头,看着那消失的背影眼中满是疑惑,他初来万岳城对于万岳城很多的事物都还不了解,这夜公子究竟是何性情他也不知。

    “罢了,还是先想白晶姐打听一下吧。”余凌有些无奈的走到依米身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而这小妮子却依旧吃的正欢,显然刚才的打斗并不能影响一个吃货的追求。

    而就在余凌一脸无奈间却是被地上一丝闪耀着光芒的东西刺中了自己的眼睛,“那是,断指,断指上的是储物戒指!”

    见状余凌脸上涌出一抹欣喜之色,手掌一挥将那手指吸入掌中,摘下戒指随手一扔,神识探入顿时大喜,“是元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