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天门剑决

    更新时间:2017-11-16 22:06:18本章字数:3391字

    接下来的将近半月的时间,余凌便留在了万岳天门,不得不说对于他来讲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至于依米依旧是安置在了龙炎拍卖行,以白晶的精明程度自然是能保证依米的安全。

    “无痕剑,剑出无痕,剑过留命,是没错,但你的无痕剑却是弱了不少。”余凌正在论剑亭处细心的教着夜听剑,而这半个月来,夜听剑也确实展现出了他那对剑的天赋,常言道十年磨一剑,而夜听剑长久以来对剑的坚持也让他对于所有有关剑的变化充满了悟性。

    “弱?可我感觉自己的无痕剑已经强了许多了啊。”夜听剑说道。

    “但是以你炼魄境巅峰的实力却不应只是如此,你的无痕剑只有形却没有意,只有动作却没有态势。”余凌说道,随即按照恨无颠所传授的无痕九剑的完整方式,演绎了无痕六剑,六剑挥舞,循序渐进,却是每一剑的威力都要更胜上几分,直到第六剑,那无痕剑的威力比起最初要甚至要翻三倍不止。

    “这个是,剑势,以此剑势演化,无痕剑的威力竟然强横如斯。”夜听剑震惊道,这好像打开了他对无痕剑的全新领域。“余凌兄弟不愧是剑上奇才,其实我最初就好奇,这所谓的无痕剑,本命乃是无痕九剑,但这九剑的九字奥义在何我确是始终不得其解,但观余凌兄这番剑势所成的威力,想必那九剑便是与这剑势有关。”

    “呵呵,既然找到了敲门就快些练习吧,明天可就到了天门剑决了,我的剑池之行也是要靠你了,可别让我失望。”余凌对于夜听剑的对剑的悟性确实是不得不佩服,当初自己领悟这剑势也是费了数日的功夫,而夜听剑却是在过目以后便将之领悟。

    时间飞逝,第二天的剑决很快便已经来到,余凌作为客上观,静静的观看者这场决定万岳天门未来权势归属的大赛,夜听剑作为守擂方早已站在巨大的白玉石台上静静的等待着对手的到来。

    整个白玉石台周围围满了人,皆是万岳天门的弟子,而唯一石台正南方的两处高台石座上,两位年过半旬却依旧健壮的老人,正满心期待的看着场上即将到来的战斗。

    “风水轮流转,又是半百时光,我们万岳天门此时又是迎来了,才选下任掌门的‘天门剑决’。所有嫡系亲传弟子皆有资格上台比试,” “爸妈,今天是我到龙阳阁的第二个月了,我过得很好就是有些担心你们,妈的身体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上次寄回去的钱有没有拿去给母亲抓药?爸,你别让妈那么会过,身体才最重要,儿子在龙阳阁过得很好,吃穿都不缺,师父和师兄们对我都很好,在师傅的教导下我也开始修炼了,虽然缓慢远不及师兄他们,但是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成为强者,让龙阳阁变得更加强胜,给您二老争光,好了话不多说了,我要准备去修炼了,爸妈你们一定要注意身体,尤其是妈!

    ——您的儿子

    余凌 ”

    黑发的少年将一封黄纸书信塞入信封,同时向信封里塞了几枚金币,这才离开了书桌,走到门口,交给一名下人。

    “吆,余凌师弟起这么早啊!”一绿发面庞英俊的少年身边跟着一胖一矮的两名少年一起走过来道。

    “呵呵,是云慕师兄啊,师父将我带来这龙阳阁传我修炼之法,我不好好努力怎么对得起师父的良苦用心啊。”余凌笑着挠了挠头道。

    “呵呵,余凌师弟说的是啊。”随即苏云慕眼球一转轻笑道:“余凌师弟刚开始修炼,阁主传授的东西也是博大精深,而且他老人家日理万机,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口诀可以问我。”

    “呵呵,云慕师兄说笑了,我不过是才刚开魂脉而已,师父教我的无非就是龙阳阁中最基本的吸纳天地灵气转化脉能的口诀,也就是‘龙吸决’,我现在也只学会了第一层而已。”余凌坦诚道。

    “切!”苏云慕脸上划过一瞬的不屑,但却掩饰的很好,“既然是这样,以后余凌师弟要是遇到什么不懂的东西去找我就好,师兄一定帮你,也别不好意思,师兄现在已经是修成四成魂脉了,对于你这种初学者来讲是过来人。”

    所谓的四成魂脉,指的是脉魂期的修为,在这圣魂大陆上,人们经历了亿万年的传承,而在开天辟地之初,大陆上强者如云,无数强者都封神达境,但即便如此寿命却是难以永恒,于是便将力量化作神魂之力遗传给自己的后辈,让自己的后辈感知自己的神魂之力成为修炼者再达巅峰,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成为修炼者的资格,因为成为修炼者需要一个先天的条件那便是——魂脉。而所谓的四成魂脉便是指修炼者最初期的脉魂期又称脉魂境,通过吸收天地灵气转化为脉能,将整根魂脉点亮,四成指的是魂脉已经点亮了十分之四。

    余凌今年十二岁,一个半月前他还是一个乡下的土娃子,但是在山间玩耍时却是看见了一位受伤昏迷的老人,出于孩童的善性,他将之救起,后来才得知,这位老者正是龙阳阁的现任阁主龙仵。

    龙仵醒来发现余凌体内拥有魂脉,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情便将他收为了关门弟子,这也是余凌现在能在这龙阳阁修炼的原因。

    “那真的是多谢师兄了!”余凌感激道。

    “哈哈,都是师兄弟客气了。”苏云慕笑道。

    “我还要去给师父奉茶,就不陪师兄多聊了。”余凌又说道,随即转身向这座巨大庄园的中央楼阁跑去。

    一边走着,余凌还握了握拳头,自言自语道:“四成魂脉吗?云慕师兄真厉害,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这种实力,可惜我现在连一成都还没完全点亮。”

    “师父!”余凌手上端着一杯茶,走进龙阳阁的正厅之中,位于主坐上的一名满头白发略显病态的老者正是余凌的师父龙仵,而他身边站着的一位身着黄色龙袍,体态微胖手带盘龙扳指的中年人便是下任阁主的继承人,龙仵的长子龙荼。

    “嗯,凌儿过来了。”龙仵见余凌脸上露出一抹慈祥的微笑。

    “见过少阁主!”余凌又向龙荼行礼道。

    “嗯,别那么多礼。”龙仵一挥手将茶杯吸到自己掌中道。

    “凌儿,你来龙阳阁快一个月了住着还习惯吗?”龙仵问道。

    “嗯,挺好的,师父对我很好,师兄弟们也都很照顾我,就是.......”

    “就是?”龙仵问道。

    “都一个月了,徒弟还没点亮第一成魂脉,给师父您丢脸了。”余凌说道。

    “哈哈,我当是什么事呢,别丧气小家伙,这脉魂期是修炼途中最难的时期,没法用药物来强行提升只能自己一步一步的修炼,急不来的。”龙仵笑道。

    “嗯,弟子知道了。”余凌点了点头,但黑色的眼瞳中不难看出自责。

    “呵呵,这样吧。”龙仵大手一挥,一个奇异的淡紫色灵果便飞到了余凌的手中。

    “这个紫灵果是二品灵药,药性温和有强身健体之效,即便是普通人吃了也不会有问题。”龙仵讲解道。

    “这,太贵重了!”余凌说道,虽然他只是个乡村娃,但也知道所谓二品灵药的价值。

    连一边的龙荼都要出言制止,但却被龙仵一个眼神止住。

    “有为师的命重要吗?”龙仵反问道。

    “那真是谢谢师傅了!”对于这紫灵果余凌还是很想要的不是为了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母亲,“母亲一直卧病在床,身体虚弱这紫灵果药性温和一定对母亲的病有好处。”余凌心想道。

    见余凌离开,龙荼才开口道:“爹,这个余凌论天赋论资质皆是一般,您犯得上为他这般吗?那紫灵果的价值您又不是不知道.......”

    “我还是那句话,有我的命重要吗,要不是他你爹我可能早就喂了野狼了。”龙仵闻言没好气的道。

    “是,爹,我知道了。”龙荼无奈道。

    “唉,老实说,余凌这个孩子我很喜欢,因为他虽然是乡下来的,但比起其他人都要真实,很上进,也没什么坏心思。”龙仵说道。

    “可是越是这样的人越难以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生存下去。”龙荼说道。

    “唉!”闻言龙仵也只能默默的点头叹了口气,“龙荼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爹我的身体也蹦跶不几年了,你也该慢慢学着去承担了。”

    “爹,你说什么呢?你身体还好着呢!”龙荼急忙道。

    “别说好话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这龙阳阁是爹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你可要好好打理,莫要毁在了你的手上。”一边说着龙仵缓缓起身向内堂走去。

    回到房间之后,余凌第一时间将紫灵果从口袋中拿出,然后开始翻自己来时带来的行李箱。

    “呼,终于找到了!”余凌在一堆行礼中找到了一个木盒,余凌打开木盒,木盒中并多少东西,只是一个玻璃珠大小的血红色圆珠。

    余凌将圆珠取出然后将紫灵果放入木盒之中,将木盒放好这才收下心,“等下次邮差回来就让他带给母亲。”余凌满心欢喜道。

    随即,余凌顺手拿起了被放在一旁的血珠,那是一个很奇异的东西,是余凌玩耍时无意间捡到的,一直以来作为自己的玩具珍藏着。

    余凌上下把玩着这血珠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只是感觉很奇异,但又不知道奇在哪里。

    “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余凌起了好奇心,手上微微凝出一丝脉能,仅仅如此就已经满头大汗了。

    “一成魂脉都还未点亮果然太吃力了嘛!”余凌抬起食指打算点碎这血珠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

    但就在指尖脉能接触到血珠的一瞬间,余凌明确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脉能迅速流失,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一般,随即血珠上散发出微弱的红色光芒,一股更强的能力反馈而出,竟是将余凌直接震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