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不能说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1-27 21:13:24本章字数:3294字

    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对面又响起秦琴急躁的声音:“陈歌~快点呀~我都快饿死了。”陈歌连忙答应着。挂掉电话后,耳边依旧传来阿桑的歌声,“我们走吧。” 何毅点点头,没说话。

    一见到陈歌,秦琴就来了个大熊抱:“你和何毅去哪儿啦,把人家丢在这里。” 陈歌安抚着秦琴:“好啦,你不是玩得很开心吗,诺~给你带的饭。”

    “还算你有良心。”秦琴拿过何毅手上的饭,“咦,你怎么表情怪怪的。”秦琴看着面无表情的何毅。

    何毅向外看了看:“没有,你快吃。” 秦琴哦了一声,埋头吃着。

    回家的路上,压抑的气氛连秦琴都感受到了。“你们俩怎么啦?” 秦琴看看陈歌又看看何毅。

    “这是秘密,不能给你说。”何毅做了个嘘的表情。“陈歌,你看何毅嘛,那你给我说。”秦琴向陈歌投向希望的眼神。陈歌琢磨着秦琴怎么还是这么八卦,“看!飞碟!!!” 瞬间,一排乌鸦从三人头上飞过:“嘎嘎嘎....” 

    “陈歌...你是智障吗?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秦琴给了陈歌一个大栗子。何毅也嘲笑着:“陈歌,你可以上冷笑话精选了,哈哈哈...”果然话题被成功带偏,陈歌得意的笑了笑:“上冷笑话精选那还不容易,你不就是最好的冷笑话吗?” 秦琴哈哈大笑:“陈歌你的这个够狠。” 

    “哼哼,那是本少爷有本事,别人都还得不到呢。”何毅甩着手,就差跳舞才对得起这个“冷笑话”。

    三人就这样就着冷笑话谈了一路,陈歌得意挑眉,自己的转移话题能力还是挺高的嘛。何毅暗自捶胸,自己为什么要转移到这个话题.... 秦琴:诶?我刚刚是想问什么来着?

    进院子的同时,碰到了陈叔叔,在指挥着工人搬着家具。陈歌走上前去:“陈叔叔,您这是要搬家了吗?” 陈叔叔一见是陈歌,“嗯,想着一个人在这里住也是徒增伤感,你们是去哪里玩了吗?” “去了游乐园才回来。”秦琴抢先答道。听到游乐园三个字时,陈歌发现陈叔叔眼里闪过一丝异样,但转瞬即逝。

    “何毅,你也来啦?” 陈歌一震,没想到陈叔叔还认识何毅。何毅客气的开口:“是的,您最近还好吧。” 陈叔叔疲惫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嗯,还好。” 陈叔叔似还想问些什么,但只叹口气,走进了屋。

    回到家,陈歌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陈叔叔怎么认识你的,何毅?” 何毅像知道陈歌会问这个问题一样,“小时候不是有见过吗?那个时候就认识呗。”直觉告诉陈歌,何毅在说谎。“你们到家了,我也回家了。” 说罢,何毅便离开。

    “陈歌,我觉得何毅在撒谎。”秦琴在何毅离开后说出这样一句话。陈歌思考着:“我也觉得,可能是不想说给我们听吧, 不能说的秘密。”

    “诶,陈歌,那你有不能说的秘密吗?”秦琴突然问道。陈歌不假思索的回答:“有,那你呢?”

    秦琴停顿了很久开口:“有,你想听吗?” 收起玩闹的样子,秦琴不等陈歌就述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在16岁之前,我都过得很幸福,每天不是吃就是睡。毫不夸张的讲,我那个时候真的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别人有的我要有,别人没有的,我更是要有。可就是在16岁那年,我遇见了他,别说什么早熟这种话,他是除了父母之外第一个对我那么好的人。任凭我对他打骂,还是我对他冷淡,他都笑脸相迎。我以为我真的找到了真爱,我甚至把他带回家,威胁父母,唯他不嫁,为了他我甚至离家出走。可是,那一天,我居然看见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亲亲我我,我发疯似的跑上去打那个女的,骂他们是奸夫淫妇。可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吗?我爱的那个人居然打了我一巴掌,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我,他居然敢。他还把我推到在地,说靠近我只是为了我家的钱,并不爱我,还说既然现在都被撞见了,就索性不再做那种恶心的事了。我听到他说的话后,天真的以为他只是在生气,生气我误会了他,瞧,我多可怜。那天,我丢掉了自己所有的尊严,哀求他,别离开我,可并不是所有的哀求都是值得的,他还是抛弃我和他旁边的女孩走了。我也想过报复他,但我始终不忍心,最后我转校离开。

    秦琴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似是述说着别人的故事,可陈歌听后,不止惊讶,还有钦佩,佩服秦琴还能说出自己的事,陈歌缓缓开口:“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会等到爱你的人的。”

    秦琴笑笑:“我呢,现在就不期盼什么爱情不爱情的,不过就是希望那对狗男女永远过不好。” 

    陈歌眯着眼笑:“对,那对狗男女肯定过不好的。”看向秦琴时,却看到说话的人眼里闪过一丝落寞。

    “好啦,我去睡觉了,今天也玩累了。”陈歌点点头,自己今天也累了,是该好好睡一觉。也不知道陈叔叔会搬到哪里去,这样,对面就彻底没人了,彻底空了。伴着不解的头绪,陈歌进入了睡眠。

    漫漫长夜,有人却无心睡眠。“你怎么不去找她?”黑衣男子点燃一根烟问着旁边的男人。旁边的男人思虑半响,喃喃道:“我不想让她徒增烦恼。” 说罢,黑衣男子丢掉烟离开,留下男人荒凉的背影。

    再过几天,除夕就快到了,陈歌也看出秦琴没有一点想回家的样子。倒是何毅每天不怼秦琴就不舒服,“我说,这位小姐,你还要赖多久啊。” 秦琴当做没听到,不作回答。“陈歌,你说这有些人怎么耳朵就聋了呢,真是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你才耳朵聋了呢,你全家耳朵都聋了。”秦琴一转身一个回旋踢踢过去。

    “嘿嘿,我躲,哟,不是耳聋啊,原来听见我说的。”何毅捂着嘴吃惊说。

    陈歌无奈摇摇头,着俩还真是一对活宝。

    “我呆多久关你什么事啊,人家正主都没说话,由得你说的吗?”秦琴做了个鬼脸。

    何毅摊摊手:“我们家陈歌脸皮薄,不忍心赶你,你自己也得知趣吧。”

    秦琴就不乐意了:“你这是存心找茬啊。” “怎样?是又怎样?”

    看着两人欲吵欲厉害的趋势,陈歌一大掌拍向桌子:“要吵出去吵,还包不包饺子了。” 

    看着陈歌发火的二人,终于停止了斗嘴,“不吵了,不吵了,陈歌不生气。”何毅讨好的说。

    秦琴也看陈歌眼色:“包、包、包..” 

    “那好,说好不吵的,你看你们包的什么饺子。”陈歌无语的看着俩富二代的杰作,简直是触目惊心。

    “对,说的就是你,你看你包的什么饺子。”秦琴对着何毅报的饺子一通指手画脚的批评。

    何毅也不甘示弱:“也比某人的歪瓜裂枣要好。”

    “你说谁是歪瓜裂枣?”

    “谁答应就是谁咯。”

    “你.......”

    “我.....”

    .......

    (此处省略N+个字......)

    最受伤的就是陈歌了,上衣么说好不吵架的两个人,下一秒居然又当着自己的面吵了起来,这两人不会是前世的原价吧,自己最可怜了,真是心疼自己。于是,在两人大招五百回合后,在一旁观战的陈歌,一边包着饺子,一边注意两人有没有手上动作,还好两人都只会玩嘴皮子功夫。

    “陈歌,今天有我没他,有他没我,你选吧。”气喘吁吁的秦琴指着同样脸色不好的何毅。

    “那肯定是选我啊,谁要选你这个男人婆。”

    “你说谁男人婆?”

    “.......”

    又吵起来了,“你们先别吵了,快过来吃饺子。” 一股饺子香味飘来,惹得两人嘴馋。

    “陈歌,你真是太贤惠了,好香啊。”秦琴闻着香味过来。

    “就是,陈歌,我咱没发现你还有这一面呢?”何毅也走了过来。

    “你们俩啊,快吃吧,不够锅里还有呢。”陈歌向两人各自递了一大碗。在饺子的诱惑下,总算堵住了两人的嘴,陈歌才得了会清净。

    但清净很快就被打破了,门外来一人点名要陈歌出去,陈歌纳闷之际,何毅开口:“我陪你去。” 秦琴也举手:“我也陪你去。” 但来人却说:“只要陈歌小姐过去。”陈歌开口:“谁叫我?” 来人说:“我现在不能说,你去了就明白了。” 何毅不放心陈歌一个人,陈歌也很怀疑,看着扭捏的陈歌,来的人也忍不住了开口:“不会有危险的,就在你们院子前面。”听后,三人大跌眼镜,陈歌假装咳嗽一声,“嗯,那我带我去吧。” 

    “就在门口,还搞得这么神秘,有病吧。”秦琴实力吐槽。

    “就是,有病吧。”何毅跟风吐槽。两人对视一笑,便跟了上去。

    陈歌被带到小河边,看到小河边上有一个人站着,背对着陈歌,身影怎么那么熟悉?陈歌走进,越靠近,心脏就漏跳一拍。会是他吗?会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吗?躲在树后的何毅,看到背影后也暗自攥紧了手。

    秦琴看着何毅紧张的样子,不禁偷笑:“你紧张什么啊?” 何毅没说话,只是看着陈歌在一步一步靠近那个人。

    会是他吗?如果是他,我要怎么说第一句话?他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我?为什么还要叫人来找我?陈歌终于靠近了跟前的男人,陈歌艰难开口:“你....” 男人听到声音,回过头,陈歌看到男人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