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功夫不负有心人

    更新时间:2018-01-29 21:57:01本章字数:3069字

    那天之后,覃存希来陈歌家里的次数更加的频繁,每次覃存希来都要被秦琴冷嘲热讽一番,覃存希也只是笑笑。

    “诶,我说人家每次来都带很多东西,而且态度还这么诚恳,你就不考虑原谅他?”陈歌看着独自坐在沙发上的覃存希,悄悄向秦琴说。

    “原谅?那当初他怎么不考虑现在的后果?”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陈歌看着秦琴口是心非的样子就觉得熟悉,自己当初不就是这样的吗?

    正好,这几天陈歌父母都去亲戚家,剩下陈歌和秦琴两人,覃存希的到来可算是解了闷。何毅自那天走狗,就没找过陈歌。

    “最近几天,怎么不见你那个跟班呀。”秦琴凑着脑袋坏笑着。陈歌思绪回到那天晚上,想必自己的话还是伤了他吧。“家里可能有事吧,况且来我家也没什么事,你还是好好关心关心你的存希吧。”

    秦琴白了一眼陈歌,朝着覃存希走了过去。“你要是没事就走吧,老呆在别人家也不好。”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覃存希站了起来对着秦琴说,秦琴蹭的一下脸红了起来,可覃存希没发现,还自顾自的说着话:”琴琴,我能单独约你出去吗?” 秦琴内心很纠结也很挣扎,所以沉默了。

    “去去去,秦琴去吧,好好玩一天。”陈歌像恨嫁的妈一样,把秦琴推了出去。

    覃存希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秦琴,秦琴叹了叹气,“走吧。” 覃存希兴奋的说:“真的吗?你答应了。”

    秦琴故作生气说:“你要是怀疑,我就不去了。” 覃存希一脸无辜,“我没怀疑。” 陈歌把着秦琴的肩膀说:“她开玩笑的,你们好好玩。” 

    “那我走啦,你要一起吗?一个人在家不会无聊?”秦琴对着陈歌说。

    陈歌挥着手,“放心吧,别担心我了,快去~” 

    秦琴和覃存希走后,屋里一下子静下来了,陈歌还有点不适应。一个人该干什么呢?那就收拾屋子吧,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给爸妈一个惊喜。说干就干,先从自己的屋收拾,翻到书柜一层时,陈歌发现了以前的相册,翻开第一页,那是4岁时候生日照的,当时还有何毅在场,傻傻的自己。

    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几乎每张照片都会有自己和以之的合影。从小到大,从青涩到成熟。直至今年,以之彻底从自己生命中消失。

    手上怎么一阵冰凉?呵。。。不知不觉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陈歌啊陈歌,你真是没救了。这时,陈歌听到有人的脚步声,可外面没人啊,放下相册,陈歌顺手拿着手边的拖把来防身,脚步声越来越近,陈歌脑海中闪现看过各种惊悚电影的片段,把手里的拖把越抓越紧。大不了鱼死网破,抱着这样的信念,陈歌挥动自己手中的拖把向来人砸去。“啊啊啊啊,我跟你拼了。”拖把砸向对方的脑袋上,对方哎呀一声倒在地上,“陈歌,你干嘛啊?” 听见是熟悉的声音,陈歌睁眼一看,头已经被湿拖把袭击的何毅正坐在地上哎哟叫唤。

    “何毅,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小偷呢。”陈歌放下拖把,把何毅扶了起来。“阿阿。。。。阿丘。。。”何毅冷得打了个喷嚏。 

    “对不起啊,何毅,快去洗个澡吧。我待会给你一套我爸的衣服。” 陈歌不好意思的说着。

    “我说陈歌,阿丘,你防范心理什么时候这么高啦。”何毅冷得直哆嗦进了卫生间。

    陈歌抱着亏欠心,准备给何毅的换洗衣服。“那个。。我把换洗的衣服放门口了,你自己等下注意拿。”陈歌对着门口向里喊着。

    “好。”门里传出何毅的答复声。

    心虚的陈歌不时瞟着门口,把电视声调到最大。听到门开的声音,陈歌眼睛瞟了一下,一只手伸了出来把衣服拿了进去,陈歌佯装咳嗽一声,继续“看电视” 电视里又在重播情深深雨蒙蒙。

    何书桓对依萍说:对,你无情 你残酷 你无理取闹

    依萍;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何书桓: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依萍: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何书桓:我就算在怎么无情 再怎么残酷 再怎么无理取闹

    也不会比你更无情 更残酷 更无理取闹

    依萍:我会比你无情!?比你残酷!?比你无理取闹!?

    你才是我见过最无情 最残酷 最无理取闹的人

    何书桓:哼 我绝对没你无情 没你残酷 没你无理取闹

    依萍:好 既然你说我无情 我残酷 我无理取闹

    我就无情给你看 残酷给你看 无理取闹给你看

    何书桓:看吧 还说你不无情 不残酷 不无理取闹

    现在完全展现你无情 残酷 无理取闹的一面了吧。

    “我的天啊,琼瑶阿姨的台词也太狗血了吧。”耳边响起熟悉的吐槽声,被这一段绕口令绕得头昏的陈歌没注意到何毅已经到自己身边。回头一看,陈歌爸的衣服穿在何毅身上并不显得突兀,反而让何毅多了一份成熟感。

    陈歌呵呵一笑:“你洗好啦。”

    何毅坐在陈歌旁边,打湿的头发滴落的水滴洒在陈歌手上,“你要不要吹头发,我去给你拿吹风。” 何毅伸手拉住起身的陈歌,“不用了,不过我怎么感觉你这么紧张?” 

    被看透内心的陈歌,眨眨眼,连忙否定着:”哪有,我紧张什么?”

    “哦?是吗?“何毅看着陈歌,慢慢的靠近,“是不是刚出浴的我,令你神魂颠倒呢。” 后退的陈歌哈哈一笑:“没。。。没有。”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脸,陈歌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吗?”何毅停在离陈歌脸几厘米处,陈歌推开何毅,“你怎么来了。”

    何毅见陈歌满脸通红,得意笑笑:“你的好姐妹打电话给我,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叫我来陪你。” 又是秦琴出卖自己,另一边在吃饭的秦琴打了一个喷嚏,是感冒了吗?

    “我饿了,都没吃早饭的,你家有吃的吗?”何毅冷不丁的冒出这句话,陈歌赶紧答道:“有,我去厨房给你弄饭。”说着就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来到厨房的陈歌,紧张得吐了口气。自己紧张什么?何毅那张脸不是从小看到大的吗?怎么刚才自己这么紧张。陈歌悄悄看了何毅一眼,发现何毅也望向自己这边,陈歌心虚把脸转向一边。何毅看着陈歌的样子,笑笑,继续看着情深深雨蒙蒙。

    在厨房一番乒乒乓乓后,陈歌端着最后一盘菜,叫来何毅可以开饭了。

    “陈歌,想不到你还会做饭呀。” 何毅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吃起来。

    “别小瞧我哦,我不知道的事你多着呢。” “那还真是失敬失敬了。”何毅做着抱拳状。

    陈歌得意的挑眉,“等下你洗碗。” 何毅一脸苦瓜相:“哪有客人洗碗的。。。。”

    “你白吃白喝的,不做点苦力怎么行。” 陈歌偷笑着。何毅小声嘀咕:“早知道不来了。”

    “你说什么?”陈歌见何毅嘀嘀咕咕的。何毅立马抬头微笑:“我说我洗,我洗。” 

    陈歌见何毅乖乖答应,高兴得吃起饭来。

    吃完饭后,陈歌帮忙收拾碗筷,就乐滋滋的去看电视了,留下孤零零的何毅,何毅又想到小白菜那首歌,看着陈歌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何毅默默叹口气,可也不自觉地扬起一丝笑容。

    何毅收拾完后,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陈歌笑得前翻后仰的样子,一丝温暖在何毅内心流淌。

    “好看吗?” 何毅走来坐在陈歌身边。

    “好看呀,你看杜飞好好笑哦。” 陈歌指着屏幕上哈哈说着。

    “可是那么好笑的杜飞,如萍也不喜欢呀。” 淡淡的语气在陈歌耳边传来。

    陈歌摇摇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们俩最后结婚了,可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呀。” 说这话时,陈歌看向何毅,发现何毅也看着自己笑着,才知道自己又中了何毅的奸计。

    “对啊,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你说是吧,陈歌?” 说着就在陈歌耳边吹了口气。

    吹得陈歌耳朵发痒,赶紧倒退几步远离病原体,看着陈歌这般摸样,何毅不知是哭还是笑,”你离我这么远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看你就准备吃了我。”说完这句话,陈歌就后悔了。两人都一愣,空气中蔓延着暧昧的气息。

    何毅咳嗽一声:“ 我去上个厕所。” 陈歌尴尬的点点头。

    “对了,那个。。。你下午想出去玩吗?” 何毅转过头对着陈歌说。

    陈歌傻笑着,“额~也行。” 

    何毅甩甩手:“陈歌,你对我也会有害羞的时候,不过我喜欢。”

    趁何毅去厕所的空隙,陈歌跑回自己房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简直就像发烧后嘛,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不行不行,赶紧化妆来补救一下,可是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脸一直红个不停。莫非是发烧了?一定是这样的...陈催眠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