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回忆那么伤。

    更新时间:2018-01-30 21:24:45本章字数:3351字

    “少爷。”一身黑西装打扮的男人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人说道。只见沙发上的人眼神凌厉,低沉的声音缓缓开口:“什么事?”

    站着的男人似乎很紧张,“老爷叫您回国。” 

    沙发上的男人冷哼一声,“多久?” 

    “明天。”男人听后,示意站着的人下去。 男人走向窗口,拿出手机,屏幕上一男一女的合影,男人低喃道:“小鸽子,我回来了。” 没错,男人就是陈以之。

    被生父送来出国后,陈以之无时无刻不在想念陈歌。可他不能急,需要等一个时机。在这段时间里,以之付出了比别人几倍的努力来学习,只有学习才是有效的动力,才会让自己和母亲过得好。终于,在自己一副三好学生的样子下,生父叫自己回国,可能是为了遗产的决定吧,这些日子老头子身体一直不好。以之望着天空,眼神空洞无神,仿佛没有什么能吸引他的注意。

    回国的第一天,在见过生父后,以之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游乐场,那天的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以之,我们去坐摩天轮吧。” “以之,你听过摩天轮的传说吗?” “以之....” 

    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女孩,现在过得怎么样呢?自己的不告而别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以之走向摩天轮,当初她就坐在自己对面,像只小兔子那么可爱,当她闭上眼睛,自己何尝不想亲吻那唇,可是自己不能...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人们常说,如果你经常想念一个人的话,就会出现幻觉,所以是自己的幻觉吗?她怎么会在摩天轮里? 她貌似在哭?是谁伤了她?不对,这不是幻觉,是陈歌,是自己的小鸽子,我不能让她看见自己,还不是时候.... 她好像望了过来,真是好久不见了,多想问句你还好吗?

    以之拨通了自己手机:“来xx游乐场接我,对,就现在。”对不起,我的女孩,我又要逃走了。比陈歌提前下摩天轮的以之,回头看了看依稀可见的陈歌,“走吧,少爷。”手下找到以之。“嗯。”以之立马恢复以往的冰冷,走了回去。

    回到何家,老爷叫来以之。

    “以之啊,我这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我们家就你和何毅两人,以后得要相互扶持啊。” 老爷躺在床上嘱咐着。

    “老爷,你别说这些,我们才见不久,你会好起来的。” 以之冷冷抬眼,冷冷的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母亲,如今却在别的男人旁边。

    “父亲,您说的是,可是这家也还得有您才行啊。” 以之说着说着差点哭了出来,在外人看起来就是个孝顺的孩子,可只有以之自己知道这一声父亲叫得有多艰难。

    老爷看着以之如此孝顺的摸样,欣慰的点点头头。

    以之离开房间后,进入自己房间时,发现门已经被打开。走进房间,靠在墙壁上,朝着屋内人开口:“你在我房间做什么?何少爷。”

    听到声音,何毅回头,“好一出父子亲深的戏码呀,我差点都听哭了。” 

    以之冷哼道:“想不到堂堂何大少爷也落得个偷听的名义。”

    何毅不屑一笑,“你回来,她知道吗?”

    以之一愣,“不知道。”

    何毅走向前,“那你知不知道她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以之回避着何毅的眼神,“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何毅大笑,“好你个陈以之,哦,不对,现在应该改名叫何以之了吧,你可真够冷血的。”

    以之背对着何毅,一字一句说:“那夜不关你的事,请你离开我的房间。”

    “走就走,你不心疼的人,我可是把她当做宝。” 说完,何毅冷哼一声便走了。

    何毅走后,以之绷紧的神经终于绷不住了,瘫在了床上,心里想的,嘴里念的都是陈歌。

    为了这一切,放弃陈歌值吗?回想起几天前,自己找到那个陪了自己18年的男人。几个月不见,乌黑的头发已长了许多银白色碍眼的东西。

    “您还好吗?” 以之看着眼前的男人。

    “还行,你和你..母亲还好吗?” 男人似在极力隐藏着自己的情绪。

    “我们都还好。”以之淡淡开口。

    “还好,还好。”男人重复着这两个字。

    一时间,两人都没了话语,只剩下屋内一片的安静。以之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抚平他的伤口,也不再多言,“那您自己注意身体,我先走了。”

    男人哦了一声,停顿半响,开口:“为什么?” 以之发现男人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当做是命吧,不过我永远都是您的儿子,您永远都是我爸。” 

    以之打开房间门,关闭后,久久不能离开,屋内的人伤心欲绝的声音,似魔障般腐蚀着以之的心。

    以之蹭的起了身,找到了自己的母亲,事情的始作俑者。

    “母亲,这一切都值得吗?”似是没想到以之会这样问,以之母亲一愣。以之看母亲没回答,继续说:“前几天我去见爸了,他过得很不好,却佯装过得很好的样子,您离开他,一点都不后悔吗?”

    以之母亲摸着以之的脸,“以之,我不确定这一切值不值得,我只知道这会是对一生都有改变的事。”以之推开母亲的手,冷笑:“对我的改变?那你问过我的意见吗?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吗?当初是谁用死来威胁我,说我不答应出国就死给我看的。”

    “够了,说一切都晚了,我看你是舍不得陈歌那个丫头。” 以之母亲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不似刚才的温柔。

    以之强忍着怒气,“我一切都听您的,唯独她,我无法做到。”

    以之母亲看着以之,突然笑了:“想不到那丫头的魅力这么大,放心,我不会动她的,只要你听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以之看母亲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奇怪,女人心海底针,永远是自己无发触碰到的。

    “对了,后天有个聚会,你父亲要求你去。” 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那我先出去了。”以之冷漠的开口。

    “以之,你别怪母亲。” 女人在身后说着。

    以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一夜无眠,离开陈歌后,就再也没睡过一次好觉。睡着的情况,要么是被吓醒,要么就是梦到陈歌不想起。

    敲门声响起,“少爷,老爷叫你去公司一趟。” 以之应了一声,公司?何氏集团?有意思。

    坐着何家的私家车,来到集团的以之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以之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也深知自己来这公司是何意义。

    会议厅,几届元老都各怀鬼胎望着初生牛犊的以之。

    “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过我了吧,我就是你们口中的私生子,何以之。”讲完这话,底下有的尴尬咳嗽,有的脸色一垮,有的就是等着看戏的表情。

    “不过,从今天起,我将暂时代替何总,也就是我父亲,胜任集团的总经理一职,大家有什么意见吗?”此话一出,老一辈的某些人就已坐不住了。

    左边,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冷笑一声:“何世侄年纪轻轻就想接任总经理一职,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呀。”言下之意就是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到这里来丢人现眼。

    以之不慌不忙的开口:“还有谁有意见吗?” 

    台下一片寂静。刚开始开口的男人慌张的说,“你们这会怎么不开口了?” 

    以之笑道:“看来,就叔叔您一个人有意见啊,您的意见我接受,不过我也向您提一条,你这个职位貌似由您来胜任也不合适。” 以之笑得让秃顶男人心里发毛,这怎么可能,自己纵横商场几十年,还能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给唬住了?

    “从今天起,薛平归调到后勤部,叔叔,我觉得那里蛮适合你的。”以之缓缓开口。

    薛平归自然是不服,激动的站起身来:“你算什么东西,我来这里的时候,你毛都没长齐呢。” 以之见状,拍拍手,保安把薛平归带走了。众人见状,一阵唏嘘。

    以之坐在位置上,不急不躁的说:“你们还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

    众人连忙摇头,以之看着眼前讨好的嘴脸,一阵冷笑。“那好,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请多多指教。”

    会议完后,待到众人走后,以之才疲惫的揉揉眼,这些老家伙还真不好对付。

    “少爷,何少爷来了。” 以之点点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毅一早听到公司里线人的报告,说是老爷的私生子来接替公司,私生子?不就是陈以之吗?于是开着车,快速赶来。

    “何少爷,你这问得我云里雾里的。”以之眯着眼笑道。

    “我说什么,你自然清楚。”何毅走向前来。

    以之冷冷开口, “我不清楚,就算我清楚,那我为什么要对你说?”

    “你....陈以之!”何毅被以之的态度惹怒了。

    “对不起,我现在叫何以之。我还有很多要处理的事,没时间跟你打哑谜。”说完,以之欲走。

    “等等,是父亲说的让你掌管公司吗?”何毅说出了让自己崩溃的几个字。

    “是。”以之不假思索的回答。

    “哈哈哈,我知道了。”何毅几乎崩溃在听到答案后,原本还抱有一丝幻想的自己,这下以之的一个字就把何毅打得溃不成军,“我走了,多谢你的回答。” 以之看着何毅无力的话语,像极了自己。

    何毅走到街上,止不住的泪水,为什么?陪在父亲身边十多年的是自己,他爱的那个女人也是自己的母亲,可为什么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自从母亲和陈以之来到家后,自己就成了可有可无的人,好希望呆在他们俩身边 的人是自己,可为什么会有陈以之。母亲看他的样子是自己渴望已久的,可是为什么啊,什么都是陈以之的了。

    何毅像被抛弃的野猫,孤零零的坐在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