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聚会2

    更新时间:2018-03-01 22:09:31本章字数:3101字

    “待会你就跟在我身边,别乱跑。” 陈歌愣神之际,何毅已然将车开向了酒店门口。

    陈歌应了一声,平时粗糙惯了,这一下子穿着晚礼服还真不方便。

    “怎么了?” 何毅看着扭扭捏捏的陈歌。

    陈歌指了指身上的这一身,“这一身衣服太妨碍我了。”

    “你呀~忍忍吧,一会能坐着就别站着。”何毅把手搁在陈歌头上,轻笑。

    “那你可得给我递眼神啊。”陈歌狡黠说道。

    何毅点点头。

    聚会上。

    陈歌跟着何毅交际了一会,也觉得实在跟不上说话的节奏,也越显得无趣。

    “我可不可以去旁边坐着?” 陈歌偷摸着拉拉何毅的衣袖。

    何毅低下头,看着小猫似的陈歌,心里一阵悸动:“好,但是你别乱跑,待会我来找你。” 

    听到答应声,陈歌点头如捣蒜。

    来到一处人少的角落,陈歌脱掉缠脚的高跟鞋,眼前的觥筹交错,灯光酒绿,似是第一次和以之参加的模样,只可惜物是人非。

    “陈歌!!!”

    陈歌被吓得一激灵,“吓我一跳。” 

    秦琴嘿嘿一笑,“你一个人在这儿干嘛呀,不去何毅旁边。”

    “我就是呆他身边无聊,就钻到这里来了。” 陈歌叹了口气。

    秦琴笑了,“ 怎么着?穿得这么漂亮呆这儿多浪费呀。” 

    纤细的手指划拉着陈歌的小脸,“秦琴,你这样会让我严重怀疑你的性取向。” 躲开秦琴的调戏,陈歌直溜到一边。

    秦琴笑靥如花,“好啦,小娘子,人家不是怕你无聊嘛一个人呆这儿。”

    陈歌一脸嫌弃,”你不和覃存希一块,盯着我干嘛?”

    秦琴扁着嘴,“人家就想陪你呀,你怎么不领人家情呀。”

    “得了吧,就你我还不知道。” 陈歌手中画圈,思考着。

    “他啊,抛下我就走了,气死我了。”秦琴一边喝着冷饮一边埋怨着。

    陈歌一脸明白的样子,”哦~原来是这样子呀,我说怎么有空找我呢。”

    秦琴继续吐槽着她那点事,陈歌戏谑间,“得得得,我的姑奶奶,别吐槽了。。。” 抬眼之际,陈歌在想,为什么当时自己要选择坐这个位置,又是为什么当时又那么恰好,恰好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以之。

    以之?那个男子的眉眼、脸、身影、都和以之那么相似,可那双凌厉的眼睛,却又不似以之的温婉如静。手里的水杯滑落,一步一步的走向那男子身边,不顾身后秦琴的诧异,不顾陌生人怪异的眼神,以之,是你吗?如果这是梦境的话,我宁愿不肯醒来。

    感受到旁人的唏嘘声,以之回过头,那一瞬间,犹过了几百年,沧海桑田。

    “以之。。。是你吗?” 陈歌面色沉稳的说出这五个字,可不安的情绪出卖了她。

    “是。” 以之克制住内心的躁动,看着眼前的陈歌,这是他从没见过的样子,粉色的卷发上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被整齐的术在脑后,有生命似的随着步伐弹跳着。同发色的一样的晚礼服,白色的小靴子,像误入人间的小公主。

    陈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看着以之就这样活生生的站着自己面前,尽管自己有许多想问的、想说的,想问为什么当初不告而别,想问为什么回来了不找自己,可到了现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人群的异动,也引起了何毅的关注,扒开人群,“陈歌?” 

    是何毅在叫自己,要不要回应?可怎么自己移不开脚呢。

    感受到自己肩上多了一丝温暖,陈歌才回过神来。

    “陈歌,在这里干嘛?” 熟悉的关心声,暖入了陈歌的心田。

    看着陈歌肩上的那只手,以之的眼神不自觉的闪动。

    何毅略过陈歌,看着陈歌面前的人,陈以之。

    “这不是刚回国的何以之吗?” 何毅扶住微颤的陈歌。

    以之眼里说不出的冰冷,“最近太忙了,回来也没打招呼, 以后联系,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等陈歌有所反应,以之又走入人群里。

    陈歌每逢回想这次相逢的场面,都觉得如梦一般。那个人似远似近的站在自己面前,陌生又熟悉,冥冥中可能自有定数。

    回去的路上,陈歌没说一句话,任何毅怎样耍宝都没吭声。

    “陈歌。”在下车之际,何毅叫住陈歌。陈歌停住脚步,脸上是看不清楚的情绪,“你早就知道他回来了,是吗?”

    何毅苦笑,“是。”

    “我累了,先回去休息。” 陈歌头也不回的往前头。

    “陈歌,我果然还是比不上他。。。” 

    关上车门,久久不见车响起油门的声音。

    回到屋内的陈歌,一头倒在床上。

    那是以之?

    为何谈吐间完全不似以往的样子?

    陈歌想大笑,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混混沌沌中,陈歌回到了小时候。

    “小鸽子,快来呀。” 是以之!可是他是在叫我吗? 

    “以之哥哥,我来了,等着我。” 是自己?小时候的自己。

    陈歌看着小时候的自己和小时候的以之一起放学的样子,心里隐隐作痛,那个时候的我们怎么没有这样子。

    “以之哥哥,你会一直这样陪着我吗?” 小陈歌甜糯的声音回荡在以之耳边。

    “会,我会一直陪在小鸽子身边的。”小以之肯定的回答。

    睡梦中的陈歌眼角早已湿润。

    “陈歌,陈歌,醒醒。” 还沉浸在梦里的陈歌被呼叫声唤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秦琴?”

    秦琴一看陈歌醒来,一个劲的数落:“你怎么就回来啦,我找你半天都没找到。”

    陈歌扶住额头,“我有点累,就先回来了。”

    “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秦琴埋怨着。

    陈歌倒是想出点什么事,最好得个失忆症,把一切都忘了,那样自己就记不得所有一切,也记不得以之。。。

    “哪有这么容易出事,好啦,别担心我拉,快去休息吧,你也累一天了。” 陈歌挤出一丝笑容。

    秦琴看着陈歌这样子,想问的话也全憋进了肚子。

    又是一夜无眠。

    陈歌想自己都快成仙了,照这样下去,自己再开个直播,修仙的最高等级,多少多少天不吃饭,肯定很火爆,到时候自己火了,想干嘛就干嘛,哈哈哈~~

    “喂喂喂,口水流出来了。” 自己的修仙梦就这样被打碎了。。。陈歌恶狠狠看着说话的人,对方也恶狠狠看着陈歌,“看什么看,还不快吃饭,我才走多久,你这丫头怎么就傻兮兮的呢。” 

    受不了自己亲生妈的吐槽,陈歌快要爆发出自己的情绪,眼睛鼓得簸箕这么大,“你!你。。。说得对,我吃。。” 哎,奈何自己还手无缚鸡之力呀。

    陈歌只得老老实实吃饭。

    “对了叔叔阿姨,我明天就准备回家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照顾。” 陈歌一脸诧异看着秦琴,一副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的表情,秦琴翻了翻白眼,打着哑语,“昨天就想说的,结果看你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陈妈听后,“过了年再走也不迟嘛,陈歌,是不是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亏待了你们同学啊。”

    陈歌一副无语的表情:“天地良心,我可是好吃好供着她的,不信你问。”

    秦琴笑道:“阿姨,您放心,陈歌想亏待我,还亏待不了呢。只是家里也来电话了,希望我回家过年,机票都买好了。”

    陈歌妈听后才放心的样子,“那你回家得注意安全,陈歌,你明天送送小琴。”

    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陈歌汗颜。

    “你明天真的要走吗?”陈歌站在门口,看着收拾东西的秦琴。

    “对啊,怎么?舍不得我?” 

    陈歌点点头,“还以为能一起呆到开学呢。”

    秦琴停下收东西,把陈歌拉进房间,关上房门,“我原本也是这样打算的,可是。。” 

    “是因为覃存希?” 陈歌猜测着。

    秦琴点了点头,“ 我有太多不确定的东西需要当面和我父亲核实,如果存希说的是真的,那么就是我父亲当初骗了我,我想问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陈歌握住秦琴的手,安慰着:“你回去之后,一定不要急,把事情来龙去脉想清楚后再问,有什么想说的随时找我。

    秦琴点点头,薄薄的唇,化开,是春日的温和气息。

    次日,两人搭着覃存希的车来到了机场。

    “你待会负责把陈歌送回家,出了事我唯你是问。” 

    “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不让老婆大人担心。”

    “你讨厌,谁是你老婆。。。”

    “你呀你。。”

    “。。。。。。。”

    两人似乎忘记了陈歌的存在,陈歌心中默念:我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折磨自己?默默吃了一路的狗粮。

    机场。

    “老婆,你要想我哦。”

    “老公你也是。。。”

    “好舍不得你。。。”

    “嘤嘤嘤,人家也是。”

    “。。。。。。。。”

    在经历了第二波狗粮袭击的陈歌,也稍微有点免疫力了,默默目睹完了全程。

    手机铃声打破了陈歌想要吐血的心。

    手机上显示的来电,陌生号码,可又似曾相识。

    “喂。” 陈歌接过电话。

    对面响起熟悉的声音,“陈歌,我能见你吗?”

    刹那间,万物静止,只剩陈歌扑通狂跳的心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