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我爱你

    更新时间:2018-03-03 22:27:19本章字数:1720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 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又因何事能揪措呢。一直以来陈歌认为和以之相遇是命中注定的,但当以之离开后,陈歌才发现哪有什么命中注定一说,不过都是机缘巧合。

    以之送陈歌回家后,陈歌下意识的想去一直加串门,可回过神来,现实是以之家早就不在这里了,自家对面永远是黑黢黢、空荡荡的一处房子。

    “以之,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住了?” 陈歌看着对面空无一人、毫无生机的样子就暗觉可惜。

    “不会。” 头顶传来否定的答案。陈歌仰着头看着声音的主人,“我会让这里变成原来的样子。”声音沉稳、眼神坚定的以之给了陈歌很不一样的感觉。

    “以之,突然发现你变成熟了好多。” 陈歌呆呆的望着以之。

    以之一愣,咧着嘴笑,“是吗?可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没变呢。” 

    陈歌踱步走着,“我还是那么漂亮啊,当然没变。”

    “你还是那么傻,也一点都不害臊。” 以之亲昵的捏了捏陈歌的小脸。

    陈歌低头,害羞。以之抬手,嬉笑。一切都那么自然。

    要不是陈歌妈走来,陈歌就陷入以之的温柔里。

    “你这孩子怎么才回来呀,人家何毅等你半天了。” 陈歌妈走到陈歌旁,才注意到陈歌身边的人,“这不是以之吗?”

    以之礼貌的打着招呼:“您好,阿姨,好久不见了。”

    “多久回来的?怎么不进屋坐呀。” 

    “前不久才回来,我就不进去了,有时间再来拜访您。小鸽子,我先走了,别让等你的人等久了。”以之对着两人告别。

    “那你回家小心点。” 陈歌叮嘱道。

    以之点点头,示意陈歌进屋。

    看着以之离去的背影,陈歌才问着:“何毅多久来的?”

    陈歌妈拍了拍额头,“你瞧我,看着以之就把找你的事忘了,快进去吧,人何毅等你几个小时了,打你手机也不接。”

    陈歌拿出手机,才发现未接电话二十多个全是何毅打的。怀着歉意的心,陈歌走进屋,却没发现何毅的身影,陈歌妈指了指自己屋。

    陈歌走了进去,发现何毅躺在自己床上睡着了。他就这么傻等着自己吗?叹了口气正想把被子给何毅盖住时,何毅的手握住了陈歌,“你回来啦。” 语气宠溺到没脾气。

    陈歌条件反射的把手抽了出来,“是啊,你醒啦。” 

    “等你好久,你去哪儿了?” 何毅揉了揉眼,似是不在意陈歌刚才的动作。

    “去之前的学校逛了逛,你怎么不回家,还在我家等我。” 陈歌坐在床角一侧。

    “担心你嘛,不过这会你回来了,我也该回家了。” 何毅起身整理着衣服,漫不经心。

    陈歌也起身,“这么晚了,你就在客厅睡吧。”

    “哦?这么希望我留下来呀。” 何毅邪魅一笑。

    “你还要脸吗?是看你等我这么久的份上,收留你。” 陈歌白了何毅一眼。

    何毅一步一步靠近着陈歌,“我希望有一天你留我下来,是你自愿的。” 陈歌被何毅逼到墙角,“我今天就先回家啦,别想我哦。” 

    鬼才想你,何毅这张脸也不是善茬呀,差点就被迷惑过去了。

    车上的何毅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疲惫的感觉扑面而来,以之回来了,陈歌会被带走吗?自己一直不自信,但怎么样也不会让陈以之那个家伙把陈歌抢走的。

    “我爱你。” 

    亲切又不失温暖的话语让陈歌内心一震。

    陈歌抬起头望着眼前的人,迷惑道:“你说什么?”

    “我爱你。”

    还是这三个字,陈歌确信自己没有幻听,也不是疯了之类的话语。

    陈歌呆立在那里,看着来人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

    “何毅,你。。。。。。” 

    何毅捂住陈歌的嘴,眼神哀切的说:“跟我走,好吗?别去陈以之那儿。” 

    陈歌摇摇头,“不,你别这样。” 陈歌想挣开何毅束缚着自己的手,可何毅的手像缠在自己身上一样。

    “那我就把他毁掉。” 冰冷的口吻刺痛了陈歌的心。

    陈歌大叫着:“不要,何毅,不要这样。”

    何毅似魔怔一般,拉着陈歌就往前走,陈歌在后面怎么也挣脱不了。

    “不要,不要,不要。。。。。。。。。。。。。。啊。。。” 陈歌睁开眼,已是满头大汗。

    陈歌缓过神来,望向四周,才发现自己在家里。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可梦境中的一切却又是那么真实。陈歌想一定是自己想得太多了,才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怎么可能呢,何毅怎么可能会说出那样的话。

    陈歌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从床上下来。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想来这个寒假发生的事,陈歌总隐隐安。

    “陈歌。” 以之看着陈歌站在门口发呆的样子,便叫了一声。

    陈歌听到有人叫她,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发现是以之,“以之,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