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溪亭 · 灵雀 · 往事

    更新时间:2017-10-20 18:20:06本章字数:4030字

    她站在竹亭前,听着小溪潺潺的流水声和风吹过竹林的声音。

    她伸出手,一只山雀落在她的掌心,她轻轻抚摸着它柔软的羽毛。

    她没有看见过这片山林的样子,她看不见。

    她喜欢这里,这里很隐蔽,也很安静,很少有人会来这里。

    一个小男孩坐在她身旁的一块石头上,身边站在一只漂亮的梅花鹿。

    小男孩清秀可爱的容颜,宛如童话里活泼的小精灵。

    她觉得,他就像一只小鹿,无拘无束,似乎可以遗忘过去所有记忆,在这美如仙境的山林里,宁静安逸地生活。 

    她也曾试过遗忘,却无法遗忘。

    “小鹿,我带你去小溪里玩。”她让停在掌心的山雀飞走,随后拉住身旁男孩的手。

    “嗯。” 男孩笑了,摸了摸身旁的梅花鹿,“晨曦,你待在这里。”

    男孩拉着她的手,说道:“姐姐,让晨鹿带你去小溪。”

    她点点头,微笑着,跟着男孩来到小溪边。男孩看着清澈的溪流,突然对她说:“姐姐,我们一直住在这里好不好?”

    “好,我们一直住在这里。”她感受到男孩小小的手带给她的温暖。她点了点头,语气温柔而坚定。

    “我让晨曦过来。”男孩转过身,松开了她的手,她听到他叫唤梅花鹿的声音,“晨曦,过来!”

    她感觉到,那只梅花鹿来到了她身边。

    “晨曦,我们以后要一直在一起,你可不许随便乱跑知道么?”

    她闭上眼睛,笑了。

    一年前,她在这片山林里遇见这个小男孩和这只梅花鹿。

    每天清晨,她都会来到竹亭旁,安静地坐着,迎接日出。而那天,她却听见了一个小男孩稚嫩的声音。

    “大姐姐,你住在这里么?”

    “你是谁?”她提高警惕。

    独自生活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她第一次听到陌生的声音。

    “我从孤儿院偷偷跑出来,走了好久好久才找到这里。这里真漂亮。”

    “你为什么要从孤儿院里跑出来?”她的声音不带一点情感。

    “我不想待在那里,我想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大姐姐,那边有一只鹿好像受伤了,我们一起去帮帮它吧。”男孩走到她身边,轻轻拉起她的手。

    这只手那么温暖,一点一点侵入她被冰封的心。她犹豫了一下,站起身,说道:“好,走吧。”

    她和男孩并排走着,男孩很快察觉到她的异样,问道:“大姐姐,你看不见么?”

    她轻轻地闭上眼睛,没有回答。

    她感觉男孩更加用力地拉住她的手,说:“那我以后就一直陪着姐姐。”

    她愣住了,随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姐姐给我起一个吧。”

    “你没有名字么?”她蹲下身,伸出手,触碰到的是柔软的皮毛,还有光滑的鹿角。

    男孩没有说话,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梅花鹿。

    “你快回去吧,孤儿院的那些人发现你不见了一定会来找你的,说不定还会惊动警察。”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些草药,碾碎后,敷在梅花鹿受伤的腹部。

    她不想让其他人闯进这个只属于她的天地。

    “让我留在这里吧,大姐姐,给我起一个新的名字。”男孩轻轻抚了抚梅花鹿栗棕色的皮毛。

    梅花鹿睁开明亮的双眸,看了看她和身旁的男孩,又轻轻闭上。

    “你就叫晨鹿,因为你就像清晨一只新生的小鹿。”她站起身,说道。

    “嗯,晨鹿会听话的。”男孩抬头望着她,“大姐姐,你为什么会住在这里?你也没有家人吗?”

    她垂下眼帘,没有回答。

    “既然姐姐不想说,晨鹿就不多问了。”男孩乖巧地低下头。

    “你那么懂事乖巧,为什么要从孤儿院跑出来?”

    “因为我讨厌孤儿院,讨厌孤儿院里的人,除了罗娜姐姐。”男孩眨着灵动的大眼睛,“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羽夜尘。”她往竹林的方向走去。

    “我来给你带路,夜尘姐姐。”男孩跑过去拉着她的手,笑容纯净美好。

    2 

    她从此把晨鹿当做自己的家人。

    而那只梅花鹿,在她生死攸关的时候救了她。

    那时,她已经和晨鹿朝夕相处了一个月。她经常拉着晨鹿的手,带他去溪边的竹亭。他也是她的引路人。

    黄昏时分,她要去远方的山林采摘草药。

    但是,这个时候,晨鹿不在身边。

    只好自己去了。她缓缓往前走,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她伸出手,沿着路边的竹子一路往前,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也感觉不到夜幕降临。

    渐渐地,路边的竹林消失了,脚下的路也变得崎岖不平。天空已是漆黑一片。

    她继续往前走,她不知道原来生长着药草的地方,如今是陡峭悬崖。

    她触碰到一对鹿角,她有些惊讶,“是你么?我曾经救过的那只梅花鹿。”

    梅花鹿低下头,推了推她,示意她不要靠近。

    “怎么了?”她轻轻推开梅花鹿,“我要去采草药,现在天应该已经黑了吧,我必须快去快回。”

    梅花鹿再次挡在她面前,一双明亮的褐色眼眸尽是担忧。

    “好了,别挡着我,等我采完草药,带你一起回去。”说完,她一把推开梅花鹿,径直走到悬崖边缘。地上是松散的沙土,她脚下一滑,从悬崖上摔了下去。

    “救我!”她喊着,在一片漆黑中抓住了一根峭壁上的藤蔓,悬挂在半空中。

    她紧紧抓着藤蔓,闭上眼睛。

    几年前,她坠落悬崖,失去了光明。现在,噩梦重演,她再次坠落悬崖,孤身一人,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山林里,无人施救。

    藤蔓突然断裂了。

    这一次,她不再恐惧,她闭着眼睛,任由身体坠落。

    我会死么?不过,死了也罢,只是小鹿,他太小,不知道他独自一人能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

    林陌羽,我死了,你应该很高兴吧。

    她曾想遗忘她的过去。

    四年前,她叫羽梦翎。

    她是一只灵雀,十岁前,它生活在一片仙境般的山林中。它没有亲人,它想,也许在这片山林中,只有它一只灵雀。

    它全身的羽毛是素洁的白色,尾羽柔和地渐变成浅蓝色。阳光在一双杏眼的轮廓上勾出灿烂的金黄,瞳孔是山林的墨绿色,流光溢彩。

    灵雀,在山林中的存在与众不同,它是唯一可以幻化成人的动物。

    十岁的时候,它经常站在高高的枝头,看着其他幼鸟依偎在母亲的怀中,心里泛起浅浅的忧伤。它心里有了一个念头,想去别的山林寻找自己的亲人。它从未想过要幻化成人。

    于是,它离开了从小长大的地方,去往别的山林。在一片未知山林的上空,它的翅膀突然中了一枪,无法继续飞行。它坠落在这片未知的山林里。

    那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它全身湿透,伤势也未好转。如果次日雨停之后,向它射击的人类找到它,它的生命便会从此结束。它做了一个决定,在那个雨夜,它幻化成人。

    翌日,一个女子在山林里发现一个伤痕累累的女孩倒在地上,白色长裙上血迹斑斑。她立刻叫了救护车,将女孩送进城市里的医院急救。

    病房里,女孩苏醒过来,看着陌生的一切。

    一个陌生女子坐在病床边,关切地问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愣了愣,小声回答:“羽梦翎。”

    “你出什么事了?伤成这样。”

    她没有回答。

    “你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

    “那,我们收养你吧。你叫羽梦翎对吧?”

    “收留我?”羽梦翎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吧。”江璃笑了,“我叫江璃,是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工作者,你怎么会在保护区内呢?那里平常是不会有人进入的。”

    她沉默着。良久,她问道:“是你救了我,对么?”

    “嗯,以后,我就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照顾。”江璃站起身,“这件事我要和江洛洛商量一下。”

    江璃离开病房后,羽梦翎闭上眼睛,浅浅微笑。

    没想到,变成人以后,我竟然有家人了。

    羽梦翎出院后,便住在江璃的别墅中。她和江璃的女儿江洛洛一个卧室。

    江洛洛是一个活泼的女孩,清爽的齐耳短发。和羽梦翎熟悉之后,她经常跟她聊学校里的事。江璃提出让梦翎去中学上课,和江洛洛同一所学校,羽梦翎拒绝了。

    “江璃阿姨,我就不去学校了,帮我找一个老师吧。”

    “梦翎,你不上课真的可以么?”

    “没关系。”

    羽梦翎问过江洛洛,为什么她的爸爸不在家。一向活泼的江洛洛突然安静下来,望着落地窗外的夜空,说道:“妈妈跟我说过,爸爸在我小的时候生病去世了,其他的,她没有再多说。梦翎,你在没有遇到我妈妈之前,是怎么一个人生活的?”

    羽梦翎靠着墙,没有说话。江洛洛转过头看着白梦翎,没有再问。

    灵雀只能幻化成人三十天,三十天后,如果白梦翎没有变回灵雀,她只能永远变成人。

    羽梦翎不知道,她是选择永远变成人,还是在三十天后变回灵雀,回到她从小长大的山林里。

    她无法作出决定。

    江璃帮羽梦翎找了一个老师,让她每天傍晚去老师家里上课。

    羽梦翎的老师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第一次见到她,她的笑容让羽梦翎觉得很温暖。

    “你叫羽梦翎对么?”

    “嗯。”羽梦翎的目光落在一个男生身上。他抱着一只篮球,头发有些凌乱,但丝毫不影响清秀俊朗的容颜。羽梦翎进来后,他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上楼。

    “陌羽,你去干什么?”

    “我去洗个澡。”他冷冷地回答。

    “他……也是来上课的么?”羽梦翎问道。

    女子温和地笑了,“他是我儿子。”

    羽梦翎点点头,没再说话。

    “你叫我林老师好了。梦翎,江璃真是个很好的人,得知你是孤儿,便立刻收养了你,你应该好好感谢江璃呢。”

    “嗯。”羽梦翎轻轻低下头。

    幻化成人以后,她从此便有了家人。但是,变成了一个人,便不能和曾经灵雀之身一样自由飞翔在山林的上空,必须过人类的生活。她心底也藏着一份思念,那片山林,她在那里生活了十年。

    她以一只灵雀的智慧做题。老师惊讶于她的正确率。

    “你之前上过课么?”

    “没有。”她乖巧地回答。

    “天资聪颖的孩子。”

    羽梦翎乖巧地笑了。

    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老师在上完课后就离开了。离开之前,她给了羽梦翎一瓶牛奶,让羽梦翎帮她拿给楼上的男生。羽梦翎没说什么,接过牛奶上了楼。

    她给任何人的印象都是容颜清秀,安静且懂事乖巧。

    羽梦翎上楼后,迎面撞上他。

    他换了一身素净的白色,冷漠地看着她,“你怎么上来了?”

    她没有说话,把牛奶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在别人家你怎么随便上楼?”

    “你妈妈让我把牛奶拿给你。”

    “我不想喝。”

    “我只是按照你妈妈说的做了。”

    羽梦翎下楼以后,离开了老师的家,在一处开阔的草坪上安静地看夕阳西下。

    她还是灵雀之身的时候,她喜欢站在很高的枝头,在清晨迎接日出,在黄昏告别落日。

    “你怎么自己出来了?”

    夕阳的余晖轻轻落在他的脸上,像画一般好看。

    “要是我妈回来,看到你不在怎么办?”

    羽梦翎没有理会他。

    “你叫羽梦翎是吧?江璃阿姨姓江,你为什么姓羽?”他在她身旁坐下。

    “因为我不是她的女儿,江璃她收养了我。”

    她的表情始终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情感。

    “你叫什么名字?”她望着天上的晚霞,问他。

    “你为什么想知道我的名字?”他的话语依然是冷漠的。

    “没有为什么。”

    两人沉默了许久。他站起身,说道:“我们回去吧。”

    “我告诉你我的名字,林陌羽。”

    幻化成人后,她遇见了他,她的命运从此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