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你有病,得治!

    更新时间:2017-10-21 23:52:48本章字数:3181字

    “啊啊啊,死变态,你到底干了什么?!”

    唐雨柔看着凌乱的行李箱,整个人都抓狂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人,居然拿着自己的衣服做那样的事?

    而且爸爸到底怎么想的?居然让这样的人和自己合租?让她这样一个无敌美少女和一个陌生男人合租就算了,但第一天就敢乱翻她的东西,以后这日子怎么过?

    方涛饶了饶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对不起啊,我看屋子挺凌乱的,所以顺手就收拾了一下,没想到……”

    “死变态!”唐雨柔哼了一声,冷声警告道:“我不管你怎么混过我爸爸那一关,但我现在郑重警告你,以后我的屋子范围五米内不许靠近,更别翻我的东西!”

    方涛翻了翻白眼,什么蒙骗你爸,这可是他自己上门求我保护你的,话虽如此,但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赔笑道:“知道了,大小姐,以后我一定注意,不过以后咱们就是室友了,这点小误会希望不要影响我们的感情,待会我请你吃饭赔罪,怎么样?”

    “谁跟你有感情!”唐雨柔哼了一声,转念一想,有饭不蹭白不蹭,最好就是吃穷这个死变态!

    随后,她点了点头:“小心我把你吃穷!”

    方涛答应了一声,走出屋子苦笑道:“这叫什么事,刚来住就把人家好好的大美女得罪了,还是看看我那些宝贝吧,以后绝对不能再这么粗心了,还是得尽快修炼出悬壶济世,有了悬壶,那些宝贝就能随身携带了。

    方涛拿起门口唐雨柔带回来的箱子,打开后先拿出来一个小玉瓶,倒在手心上一点绿色的液体,顿感一阵清凉,疼痛全无。

    直到隔壁的唐雨柔没动静了,他往兜里装上几个药瓶,然后过去敲敲门说:“走吧?吃饭去。”

    “好啊,好啊,吃什么?还有,你叫什么名字啊?”已经调整好心情的唐雨柔蹦跶道,她下了飞机折腾这么久,的确有些饿了。

    “我叫方涛,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好吃的!不如去海城饭店?”

    “饭店?行,那就去海城饭店。”

    方涛听到饭店二字,本以为这唐雨柔还挺省钱的,为自己的腰包庆幸了一下,谁承想下楼打车过去后才知道,这海城饭店乃是几十年的老字号,一直沿用第一代海村饭店的名号。

    两人走进店里,门口清一色的旗袍大白腿,几乎晃花了方涛的眼睛,只见店里一楼是大厅和小部分单间,二楼到五楼都是包厢,六楼是办公室,整个店的装修古香古色,门口停着一辆辆豪车。

    看着一旁方涛眼睛快要掉下来的样子,唐雨柔心里好奇,爸爸介绍过来的人怎么这个样子?难道不是什么世家子弟?

    “赶紧走!饿死了!”唐雨柔用手拉一下方涛催促道,只听见嗤的一声,方涛粗布的半截袖肩膀部位被撕破一块。

    “啊,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你这衣服这么不结实。”唐雨柔急忙道歉。

    方涛看到一旁的旗袍女子脸上都忍着笑意,急忙跟着唐雨柔走进去一个小单间,打量了一下,干脆两边都撕下来当背心穿。

    “唐雨柔!你赔我的衣服!这可是我的宝贝!”方涛看到桌子上的菜单价格,猛吸一口气道。心想着,这菜怎么这么贵啊?

    “行啊,赔就赔,我还给你买件更好的呢!不过呀,那得等先吃完这顿某人请的饭再说。”唐雨柔不以为然道,随后对服务员说:“麻烦上一下三号席的前三道,四号席的后四道,以及七号席的中间五道。”

    “这么多你吃的完吗?美女听我的,只要一半就行。”方涛急忙阻止道。

    “就这么定了,对了,再拿你们的自酿果酒来,要最新鲜的那种。”唐雨柔无视掉心疼荷包的方涛,服务员听了唐雨柔的话后记录下就离开了。

    “你!你等着!我去趟卫生间。”方涛想静一下再说。

    唐雨柔更是一脸挑衅的看着方涛道:“去卫生间可以,就怕某人想当逃兵,据我所知,某人好像出门没带钥匙吧。”

    方涛一摸口袋,还真被说中了,“谁想跑了,我去通通肠胃待会好多吃点!”撂下一句话,方涛就去了卫生间。

    回来的路上,方涛看到大厅中一位美丽的少妇端坐柜台前,阵阵轻风吹起她的头发,身上一席大红色的长裙,巨。大的饱。满吸引着过往客人的目光,一颦一笑满是风韵,方涛仔细看了一眼,随后楞了一下,继而又笑了一下,脚步轻快的回到单间。

    方涛回去之后一脸天真的问服务员:“外面柜台的那个姐姐是谁呀?”

    服务员看了他一眼,笑道:“那是我们的老板刘姐。”

    方涛丝毫不掩饰脸上的惊喜,“老板?那就再加五个菜!挑好吃的肉菜随便上!”

    “哎,我说方涛,你难不成是看上这老板了?我也去看看长什么样,让你这么支持人家营业额,小心没钱结账把自己压这里刷盘子!”唐雨柔见方涛这样吐槽道。

    “别别别,没啥好看的,你看菜来了,赶紧吃,我都饿坏了。”方涛应付一句,随后风卷残云般的开动起来,不一会,桌上的盘子就空空如也。唐雨柔惊讶的问:“你是猪么?怎么这么能吃?”

    “我这不是正在长身体嘛,消耗大也是应该的,你吃饱了么?准备回去吧。”方涛说道,

    唐雨柔冲着方涛笑道:“吃饱了倒是吃饱了,某人是不是还得结账啊。”

    方涛看了一眼唐雨柔道:“是啊,那我也得出来结账呀。”二人离开单间,就在唐雨柔以为方涛要结账的时候,方涛冲着柜台的美丽少妇说了一句话把她吓了一跳:“你有病!你知道么?”

    刘婷抬头看到一个衣衫都被扯坏小毛孩这样说,以为他是喝多了,回应道:“这孩子的朋友呢?赶紧过来照看一下。”

    唐雨柔见状惊呼道:“方涛,你在干嘛?”

    “你有心脏病,而且每隔半个月都会疼半个小时。”方涛又出一言。

    刘婷微微皱眉,身边的旗袍女倒是说道:“只要细心打听一下,谁不知道婷姐身体不好,每半个月就要去城隍庙斋戒。”

    方涛见状,用灵气逼音成线到刘婷耳朵中道:“每次发病,浑身冰冷,抽搐不停,血流逆行。”

    这下刘婷猛地站起来,胸前一阵波。涛汹。涌只看得方涛眼睛觉得不够用,她急忙走近道:“你可不要乱说话。”刘婷心里震惊不已,他是谁?怎么知道这种事?发病的症状她只跟城隍庙的住持说过,可那住持前些日子已经圆寂了啊。

    方涛见刘婷如此,伸头过去,闻到一股渗人心脾的浓香,不同于唐雨柔的少女清香,刘婷身上的香气险些让他把持不住,快速说道:“佛光虽然能压制你的痛苦,可是不能治本,照这情况发展,不出三年你必死于此病。”随后抬头起来直直的看着刘婷。

    刘婷眼神中一下子慌乱起来,一把拉住方涛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楼上办公室说。

    方涛回头对唐雨柔交代:“你在这等一会,我很快就下来。”

    一听他这么说,刘婷一下没力了几分,心想,“很快就下来?原来他也只能看出来这病而没法根治么?”

    坐电梯很快到了楼上办公室,二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后,方涛见没有别人,直言道:“你的病至少有十年的潜伏期了,三年前才爆发出来,这是寒毒入体,再不治疗,你的心脏就会慢慢失去动力,衰竭而死。”

    刘婷看他这么说也就不再掩饰:“看不出来,你还真的能看出我的病根。十年前我出海捡到了一个石碗,当时拿起碗的一瞬间我就觉得浑身发冷,回到家养好了之后,我见没有什么异样便不再提起,直到三年前第一次发病,我急忙四处寻医,各种方法都试过了,这才在城隍庙发现能减轻我的疼痛。

    方涛点点头道:“佛门至刚至阳,的确能够压制寒毒,不然你早就死了。”

    刘婷抹了抹眼角对方涛说:“住持也是这么说的,还是谢谢你提醒我,让我死也死个明白,我这就送你下去。”

    方涛一脸惊讶道:“送我下去?你不想治好?”心里也一阵着急,不给她治病,我拿什么结账啊,难不成真留在这里刷盘子。

    “治好?你是说你能治我的病?”刘婷红唇微张道。心里有了一丝期待。

    “我什么时候说不能治了?”方涛倍感无语道。女人真是奇怪

    “那,那你刚刚不是说马上就下去吗?”刘婷越发好奇道。

    “是啊,因为驱寒本来就不花多少时间。”方涛也搞不懂这女的怎么想的。

    刘婷听了方涛肯定的答复后,大喜之下一把抱住方涛,胸前的饱。满一下子夹住方涛的头,方涛只感到脸上一阵柔。软还带着阵阵香气,不自觉竟蹭了几下。

    刘婷也反应过来,急忙抬头转移话题道:“那,那该怎么治?需要我做什么?”心里也纳闷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去抱他了?一定是我太激动了,对,就是这样。其实她不知道,方涛修炼的功法本就对女性有着天生的吸引力,而且还会让女性不由自主的相信方涛的话,之前劝说唐雨柔也是因此缘故。

    “先把上衣脱了。”方涛一边交代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九根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