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活颜祸水

    更新时间:2017-10-24 01:11:15本章字数:3018字

    “什么?为,为什么把上衣脱了。”刘婷害羞的问。原来刘婷嫁到海城饭店沈家后,刚跟沈麒订婚,他就出车祸去世,留下弟弟沈麟和父母,刘婷便守活寡一直到现在,身体还没给男人看过,方涛这话一出,让她的心猛跳了几下。

    “让你脱你就脱,不脱我怎么施针?”方涛心里不解的问,这不是很正常么?这女人,要治病还磨磨唧唧的。我还等着买衣服呢!

    刘婷听言回头看到方涛手里的银针,这才发现自己想歪了。

    “你,你能不能回头一下。”刘婷有些没底气的声音传来,方涛嘟囔一句:“事真多。”然后转头,却发现办公室对面有一面小镜子,正好将背后的景象一览无遗。

    只见刘婷先是将及腰的青丝轻轻挽起,顺到胸前,然后将手背过去,轻轻拉下长裙后的拉链,漏出白皙的肩膀,嫩的仿佛能滴下水一样。双手微微一用力,就将长裙拉至腰间,露出红色蕾丝边的胸罩。方涛边看边想原来这就是女人脱衣服啊,这也没什么好看的呀。

    没想到接下来刘婷一咬嘴唇,双手又背到身后,随后,红色胸罩像是失去了力量,就要滑下来,方涛急忙闭上眼睛,心想,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只听刘婷低声道:“可以了,转过来吧。”

    方涛这才睁开眼睛,只见刘婷背对了他,雪白的后背勾勒出腰部葫芦状的线条,一旁凳子上放着的胸罩说明眼前的少妇前面乃是真空,不解风情的方涛猛吸一口气,回想着脑海中关于驱寒的穴位。

    随后双手齐发,一瞬间九根银针就已经就位,方涛右手在空中虚画一个半圆,随即将火热的手掌放在刘婷后心处,细腻的手感让没有准备的方涛不自主的滑捏了一下。

    “啊~”受到这种刺激的刘婷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

    方涛再吸一口气,左手同样操作,将体内的灵气缓慢的注入,不断的驱散出刘婷体内的寒毒,刘婷只感觉到自己像是在泡温泉一样,心脏无比舒服,整个人都像是要飞起来一样,无比放松。

    几十秒后,方涛用极快的速度拔出银针扔到一旁,舒服无比的刘婷也一下子瘫软下来,方涛见状急忙上前扶住,头扭到一旁,双手用公主抱的姿势将其放到办公室一旁的休息间, 

    刘婷这时也缓过来了几分,脑海中过了一遍刚刚发生的事,美艳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心想“他会不会看到我了?怎么办,怎么办。”不过毕竟是一手支撑海城饭店的老板,刘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感谢道:“我听你女朋友叫你方涛?我就叫你一声小涛,救命之恩,婷姐不知道拿什么来回报你。”

    “病还没有好,至少还得一个月,这一个月我至少得给你施十次针才能根除。”方涛心神不定道,不知道拿什么回报?该不会是想就这么算了吧? 

    刘婷心想,“还有十次啊?岂不是每次都要这么羞人,不行,我得去订制件衣服。”嘴上却感激的说道:“那就麻烦小涛再多跑几次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尽管跟婷姐说,姐别的没有,身外之物还是有一些的。”

    方涛心想,“终于说到正题了!”“那,刚刚的那顿饭?”

    “当然是免了,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样,以后你吃饭就来姐姐这,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刘婷大气道,“待会我再给你拿张卡,你先用着。”

    “不用,不用,我有两千块呢,够我到大学开学了。”

    “大学?你还在上大学?是海大么?是哪个系的呀?”

    “海城大学医学院,婷姐,我朋友还在楼下等着,过几天我再过来给你施针吧。”见事情解决,方涛就想赶紧去买衣服,弄完了赶紧回家练功。

    “好,这卡你拿着。”刘婷从衣服口袋拿出一张卡,对于她这种开饭店的,由于需要打点关系,身上这种银行卡乃是必备品。

    方涛急忙推辞道:“不用了,我的钱够花了。”

    刘婷装作生气道:“让你拿你就拿着,你该不是想让我当一个知恩不报的小人吧。”

    方涛只能收下道:“好,那正好下次过来我给你配点调理的药。”

    告辞一声,方涛拿起银针就走,看到银针时方涛心里猛地一颤,这银针上的寒毒怎么如此顽固,离开了宿主竟然还有如此寒性。也不知道婷姐十年前捡到的是什么东西。

    刘婷看到方涛进了电梯,这才急忙拿纸擦了擦,心想“我这是怎么了,那还是个孩子呢。”

    下了楼的方涛可不知道这些,看到唐雨柔还等在楼下,正喝茶吃着小茶点,就差没来个戏台子了。方涛过去叫了一声:“走吧,赶紧给我买衣服去。”

    “走?这账不结了?”唐雨柔又喝下一口茶道。

    “我们老板说了,以后先生来消费都是免单。”旁边的旗袍女子显然得到了通知。

    唐雨柔这才起身,用着不一样的眼神看着方涛,“你怎么做到的?你该不会,嗯?出卖色相了?”

    “嗯什么嗯?我这叫人格魅力,走走走。”方涛一把拉起唐雨柔道。

    两人走出店门,谁知道遇上这下班高峰期,打车十分不容易,两人没办法,只能先沿着商业街的方向走着,刚走了五分钟左右,方涛感觉有异,头微微向后偏,看到几道人影向后躲闪。

    方涛的脑海一下子冷静下来,刚刚虽然只是一瞥,没有看清那人的样子,可那人躲闪的神情,足以让他做出判断。

    难道我们俩像肥羊?方涛心里却有几分奇怪,以他的穿着打扮,断然不会吸引小偷之类的,那会是谁?自己初来乍到,谁会来找自己麻烦,难不成是找唐雨柔的?

    方涛艺高人胆大,主动带着唐雨柔走进一旁的小巷子中,静静等着后面跟踪人的出现。 

    “哟,谁给你的勇气?还敢在这等着我们?”一个醒目的黄毛怪声怪气道,

    “对付你还需要别人给勇气?”方涛不屑道,看其气血两亏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战斗力。

    黄毛怪叫一声,“还敢瞧不起我?我自己就能解决你!”后面一下子又出来几人,同款的各种颜色头发,领头的红毛训斥道:“别冲动,我们不是杀人的,我们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小伙子,你也配合一下,我们取你五根手指头就行。”

    方涛一听愤怒不已,低声跟唐雨柔交代一声,“躲在我身后。”

    随后脚下一蹬,顺着一旁的墙壁,朝着几人迅速逼近,朝着先前叫嚣的黄毛挥手就是一道银针。

    “啊!”黄毛惨叫着捂住自己的手,其余人见状,掏出刀子就扑上来,方涛双眸一冷,眼前混混们的动作一下变慢,方涛身形如鱼,硬是钻出一条路,双手左右开弓,又是两人倒下,方涛心中已经动怒,这群人不知好歹!

    领头的红毛看周围只剩自己,一咬牙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弩,方涛一下子感觉到危险,来不及反应,方涛向一旁一滚。

    咻!一道黑色的弩箭直直的插在地上,尾羽还不停的告诉颤动,碎石飞溅,地上留下一个浅坑,坑里竟然还凝结着冰霜。

    方涛微微皱眉,这像是老头说的江城刘家的冰心功,可这红毛分明没有修为在身啊。多亏自己躲过去,不然打在身上也是个不小的麻烦,随即欺身进去,一把抓住红毛吼道:“说!谁派你来的?”

    “让我说?不可能!”红毛想着之前背叛者的下场,硬气的对方涛说。

    方涛脸上微微一笑,不说是吧?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小心的打开瓶塞,朝着红毛外露的胳膊上倾斜瓶口,洒上了一些白色粉末。

    “啊!!好痒!这是什么?”白色粉末一沾上红毛皮肤,红毛立马大声喊道。

    “说不说?说了就给你解药哦?不说的话,你会不停的挠你自己的胳膊,直到你感觉不到你胳膊的存在。”方涛威胁道,还好出来时带了点东西。

    红毛先是咬牙坚持了几秒,随后疯狂的挠自己的胳膊,又过了十几秒,红毛终于受不了大吼道:“是沈麟,沈麟交代我们把你的手指头弄几个下来。”

    “沈麟?为什么?”方涛追问。

    “因为你给他嫂子治病,具体我也不知道啊。”红毛从喉咙里无力道。

    “你是说婷姐?海城饭店的那个?”方涛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

    “对,就是婷姐。快给我解药。”红毛癫狂道,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他忍受不住了。

    “解药?再忍两分钟自己就没事了。”方涛说完便不再管他,对一旁还没晃过神的唐雨柔说:“这事跟你没关系,你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去找你,你先回家,我去海城饭店看看。”

    唐雨柔木愣愣的回答:“啊,好,你注意安全。”

    方涛带着她走出巷子,拦了一辆出租车就送走了唐雨柔,随后飞速赶往海城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