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遭遇劫匪

    更新时间:2017-10-26 01:13:41本章字数:3066字

    “老实点!要不是因为你爸,我才懒得管你!”方涛低声抱怨道,几下把唐雨柔伤到的地方都涂上药,“好了,这回你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唐雨柔嘟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有那么快好。”

    “你用的可是我亲手调出来的药,这点小伤算什么,行了,你在屋里玩手机养着吧,有事叫我。”身心俱疲的方涛急忙逃离道。

    可光是逃也不是办法, 终归还是得相处,方涛想想怎么才能讨好这个大小姐,让其不再对自己有这么深的敌意,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哪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

    突然想起这医疗养骨不如食疗,说走就走,方涛喊了一声:“我出去一下。”

    随后走到小区楼下的市场,市场里面叫卖声不断,方涛想了想,既然是伤到了筋骨,那吃哪补哪,干脆弄了点大骨头,然后买了一只乌鸡,弄了一点豌豆和米。

    从市场回来的路上,方涛总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说不上来是那人哪里漏出了破绽,方涛心里总是阵阵不宁,途经一个小巷子的时候,方涛故意放慢了脚步,明显感觉到跟踪那人散发出了杀意,方涛也是心里随时准备,正当方涛暗中等待的时候,杀意一下子消失不见,被跟踪的感觉也没有了。无奈的方涛只能心里提高警惕,可想想自己来到海城也不久,到底是得罪了谁呢?

    一时间想不到是谁的方涛回家悄悄打开门,听见唐雨柔的匀速喘息声,方涛知道她这是睡着了,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他拿出大骨头等物,收拾了一通就熬煮上了,至于豌豆和米,打算熬一点豌豆粥给她喝。

    过程简单至极,没过多久,方涛看着肉差不多了,单手运气,虚空画了一个怪异的符号,将体内修炼的灵气,缓缓的注入符号之中,随后将符号投入汤和粥中,这一招他还是跟着师傅学的,想当年师傅总是动不动就把他扔在山上,他没办法只能自己琢磨着弄吃的,可是味道总不是尽如人意,讨教之后,学会了这一招灵气提味。

    没注入多少,一下子食材本身的味道都被激发出来,方涛稍微放了一点点盐,然后就出锅装起,还没等到他叫唐雨柔起床,唐雨柔慵懒的声音传来:“谁啊,做的这是什么啊?好香,好香。”

    “这就来了,你先起床收拾一下。”方涛心里觉得好笑,手上动作不减,端着就到了客厅。

    “你这是从哪买的啊?做的真香?难道是海城饭店的外卖?”唐雨柔收拾好出来迫不及待的说,随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一个骨头都要酥软的大骨头就要开始吃。

    “这是我做的啊。”方涛淡淡道,随后也给自己夹起一根,美美的吃了起来,虽然说着海城市场的味道不如山上,可是数量管够啊,他足足炖了一大锅出来。

    “你做的?不可能!”唐雨柔吃下一口后断然道,开什么玩笑,她以前吃过国宴,一道开水白菜让她欢喜不已,今天竟然吃到了类似的味道。

    “爱信不信。”方涛不去争论,风卷残云般的吃着自己眼前的食物,不多时,两个撑得肚子饱饱的人半躺在沙发上,唐雨柔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玩,方涛心生好奇,准备明天也去买一个,一来方便,二来这东西看起来也是有意思的多。

    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方涛收拾一下碗筷就回屋打坐,从小他就修炼师傅给予的功法《至简决》,可他一直也不知道这功法的来历,只能按部就班的观想自己的体内,不停修炼,不知不觉中,运转几个周天后的方涛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唐雨柔,起来吃饭。”方涛端着热好的饭菜在唐雨柔门前叫道。

    “起来什么啊!这才七点啊大哥!又不上课,起那么早干嘛?”被吵醒的唐雨柔像一只发狂的母狮子吼道。

    “好,那你睡吧。”方涛也不再管她,虽说老爷子让自己管着唐雨柔,自己也尽力了不是。

    几下吃完昨晚剩下的所有菜,方涛出门前往海城有名的星海大厦,准备给自己买个手机用着,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师傅倒是热情,看到方涛的样子就知道不常来海城,兴致勃勃的介绍起了海城的风土人情,就在一个小型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都给我滚出来!快点!”方涛突然看到摇下来的车窗伸入一个套着丝袜的彪形大汉,满脸的凶狠,方涛心里暗道不妙,还没等说什么,那人再次喊道。

    “你们俩赶紧滚出来!信不信我崩了你!”大汉见方涛呆愣楞的,竟然掏出来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方涛,方涛猛地感觉到一股威胁,扭头到一边,就要伸手去制服歹徒。

    “别给他车啊!人质还没放!”突然一个英气十足的声音传来,一个女警察身着制服单手持枪对着另外一个瘦弱男子。

    人质?方涛这才看到大汉背后还有一名同伙,手里一把尖刀触碰着一名看起来像是女白领的脖子,已经按出了浅浅的血印。

    方涛慢慢放下手,他在这个视野没有把握一下制服两人,万一后面那人撕票,后果不堪设想。

    “啊!大哥你别急,我,我这就出去。”方涛装成被吓坏的学生,颤巍巍的说道。

    “快滚!老二,你看好了那个娘们,奶奶的,还敢报警,今要是咱们走不了,她也得陪着咱哥俩,哈哈哈!”大汉张狂道。

    红绿灯的时间稍瞬即逝,后面的车一看见警察,人质,枪和刀子,一下子都不敢开动,甚至还往后退了退,方涛打开另一侧的车门,翻身下车,顺手一把拉下了已经吓懵了的司机。

    女警见方涛下车失望道:“各单位注意,嫌疑人已经获得车辆,狙击手就位。”

    大汉挥一挥枪,径直坐在了驾驶位,手中一个厚实的大袋子扔到副驾驶。后面的老二也一把将人质踢上后座,随后自己也跟了上来,想着逍遥法外的刺激感和下半生衣食无忧的生活,老二甚至还有心思回头冲女警弄了个鬼脸。

    女警名叫屠艺灵,这才是她当上警察的第二年,平时只是办一些小案的她出门巡逻一下子撞见银行抢劫案,本以为可以大展手脚的她没想到嫌疑人一路挟持着人质,轻松的得到一辆车,这下抓捕行动更难实施了,人质的安全也得不到保证。

    下车到一旁的方涛扶着司机,看到大汉已经在准备打火了,后座上老二脸上的笑与其手中白领脸上的绝望形成鲜明的对比。

    唰!唰!唰!

    只听见几声呼啸,方涛右手连动,几根银针齐齐插入大汉和老二的手和腿上,大汉手里的枪一下子掉了下来,后座单薄男子手里时时刻刻威胁着人质的刀也一下子掉落,准备多时的狙击手抓住这不知如何而来的战机。

    嗖!嗖!嗖!

    子弹射入这两个威胁的嫌疑人身上,在场的人都送了一口气,被枪声吓呆了的女白领突然大叫一声,开门就要跑出来,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身上中弹的单薄青年一下捡起掉落在后座上的尖刀,冲着白领的后背狠狠插去。

    “小心!”

    “啊!”

    嗖!又是一发子弹,青年彻底躺下,反观女白领被其临死前的一击重伤,后腰处的尖刀让剧痛不已的女白领大声哭喊,鲜血很快染红了一大片衣服。

    “救护车呢?还没到?”屠艺灵急忙问道,“屠姐,咱这是市中心,救护车赶到至少还有五分钟。”旁边一个民警无奈道。

    “什么?五分钟?五分钟就让他们过来收尸吧!”屠艺灵见女白领流血的速度绝望道。

    在场的人一时都没有什么办法,止血不是简单的堵上就行,没有条件他们无能为力。

    方涛见一群人守着不断流血的女白领,手上毫无动作,急忙走过去问道:“怎么还不救治?医生呢?”

    “还有四分钟才能到。”一个民警喃喃道。

    方涛一听,也顾不上低调的处事原则了,蹲下身子,掏出两根金针,这金针与银针不同,无论是材质还是效果都远超银针,凭借方涛现在的境界也只能支持两根齐用。

    啪!啪!两下

    金针一根插在伤口的上部,另一根直直插入伤口,骤然间的疼痛让女白领猛地抽搐了一下。

    屠艺灵见状一把拉过方涛大声喊道:“你干嘛?刚刚让车给他们逃跑就算了,人之常情,可你这过来火上浇油是干嘛?”

    方涛这才抬头向这个冲着自己张牙舞爪的女警,只见一身制服恰到好处的描绘出身体的曲线,一双傲人的大长腿吸引着方涛的目光,浑身上下散发着自己的气场,竟让方涛起了几分好斗之心。

    “屠姐?快看快看,不流血了啊!”先前的民警难以置信道。

    屠艺灵的气场一下子缩了回去,低头看那女白领,果然,两根金针像是关上了阀门一样,伤口停止了流血,女白领的喘息也不想之前那么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