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化身为奴。

    更新时间:2017-10-26 11:25:01本章字数:2017字

    把每个关键部位一一拆下来,然后一个一个地找答案,每一个都仔细地观察与研究,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铁盒子里找到了问题,原来是一个连接线没有接好导致设备不能正常运转,杨君赶紧把线接好,然后把零部件再一一地组装在机器上,装配完毕之后杨君迫不及待地跑到总开关的地方,定了定神,然后伸手去按一下开关,只见一声咚咚的响声,机器正常运转起来,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每天都在观察机器设备的运行情况,经过一个礼拜的测试,得出的结果是设备运行正常没有问题,杨君告诉自己终于可以去拿赏金了,这天中午他来到老板的办公室,“你好老板”,设备我已经修改好,经过几天的测试完全没有问题。老板听了之后非常高兴,“你知道吗中国人?,你的改进能让我少支出了一大笔费用”,你做的很好,杨君谦虚地说谢谢老板夸奖,“之前我们有过约定,你把设备从新改进好,我就付给五万美金的赏金”,今天我遵守承诺,接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五万美金给了杨君。接过赏金连忙说声谢谢,然后离开了老板办公室,带着钱往宿舍去的路上走,他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这是老板给自己的肯定,这些年来终于找到些许成就感。一步一步地走着宿舍就在眼前,还有一百米的距离,突然蹦的一声,杨君挨了一记闷棍,然后被人装上车拉走了。

    汽车一路狂飙不知道开向何方,杨君终于醒来,他发现自己在一个汽车的后备箱里,他大声呼救,救命啊救命,没人能听见他的声音,既紧张又害怕的杨君。用脚拼命地往后备箱盖踹,最终没有力气他放弃了抵抗,管它开往哪里,自己认命吧。经过几天的行驶汽车来到了德克萨斯州的一个偏远的地方,这里鸟无人烟,绑架者开着车一路颠簸,最终来到一个农场主的家门口停下,两个男人下了车,去见了农场主,“你好罗伯特 我们给你带来了一个奴隶”。罗伯特说;“好啊,拉出来看看”,接着一个绑匪走向汽车尾部打开了后备箱,把杨君带了出来,“罗伯特你看这个黄皮肤的人怎么样”?哦不行不行这个人有点瘦小,罗伯特很不高兴地骂着两个绑匪。“难道你们是个傻子吗?我的农场想要强壮有力的工人”,两个绑匪走到一边商量一番,然后个子高大点的绑匪走过来,“罗伯特先生,找个奴隶你给多少钱”?罗伯特不情愿地想了想,“我给五百美元”,太少了点吧罗伯特?我们大老远的来到这里连油钱都不够,两个绑匪很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五百美元把杨君卖给罗伯特,两个绑匪拿着钱开车扬长而去,来到一个高速公路旁边,把抢来的五万美金分了。农场主罗伯特对杨君说;“我不管你是哪里人,既然是我花钱买下就是我的奴隶”,最好老老实实地为我干活。

    好啦该说的都跟你说了,农场主罗伯特命人带着杨君来到住的房间,傻傻地坐在床沿上,甚至到现在他还不相信自己成为奴隶的事实,泪水哗啦哗啦地往下掉。第二天一大早农场的管家来到房间,大声地吵着叫着,孩子们起床了快起床,其他的黑人都已经去工作了。杨君一个人还在床上,管家见他丝毫没有起来的样子,很生气,然后叫两个帮手把杨君从床上来了出来,来到一个大树下,命人把杨君的双手吊在树上,脚底悬空着,这时管家拿出一条长鞭子。往他身上打,每抽一下杨君就惨叫一下,在远处地里干活的黑人奴隶,听见惨叫声心里很是悲伤,然后接着低头继续做着自己的活,叫声也惊动了农场主罗伯特。“他来到大树下,询问一下管家”,什么事啊管家?。管家立马把自己看到的告诉农场主罗伯特,“报告罗伯特,这个黄皮肤的人不起来干活”,听了管家的报告罗伯特走到杨君的面前,伸手抓住他的下巴,阴险的眼神看着他,嘴里嘟嘟地说了一些话。“你给我听好了”,每天都要为我干活,不干活就没有吃的,并且警告杨君逃跑的下场就是死,罗伯特指着远处坟地,“看到远处的坟地了吗?那就是逃跑的下场”说完这些话农场主罗伯特转身离开,管家赶忙问罗伯特这个怎么处置。

    罗伯特告诉管家,把他吊在这里直到傍晚,杨君浑身都是伤口太阳火辣的照在他身上,口渴得要命渐渐的感浑身发软两眼发黑休克了,管家找来一桶水泼在杨君身上。慢慢的 他醒过来,无助地看着远方,中午到了吃饭时间黑奴回来,在大树下排队打吃的,一个女黑人看他可怜,偷偷地来到杨君旁边准备喂土豆他吃,被管家发现并严重警告,迫于害怕女黑人小心翼翼地走开。吃完饭奴隶们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左右,奴隶们又接着去地里干活,到了傍晚两个黑人奴隶前来树下给杨君松绑。扶着他回到房间的床上,女黑奴拿来一些草药敷在杨君的身上,他很痛苦地忍着,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几个黑人告诉他,在这里要老老实实的干活听话,不然没有好果子吃。杨君躺在床上艰难地睡了一晚上,第二天重复以往的工作,管家准时地来到工棚,杨君不情愿地起来,在地里干活之前管家命人给所以人脚上装了一副脚链,拖着承重的脚链奴隶们前往一里多远的地里干活,她们挖着地上的草,然后种起农作物,稍微慢一点就会被鞭子抽打。好不容易到了中午,杨君跟着黑人奴隶们来到大树下吃饭,一点土豆加上一些肉汤,奴隶们喝得正欢,对他们来说肉汤成了奢侈,杨君咬咬牙坚强地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