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部分虐杀原形第二章谋划逃生

    更新时间:2017-10-23 16:59:52本章字数:3894字

    第一部分虐杀原形第二章谋划逃生

    时间到了1989年,“将那个实验体解除麻醉,将他给我弄醒了!”一个气急败坏的男人说道,“既然那群该死的黑色守望不给我活路,那我便让他们给我陪葬!”

    齐云涛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艹,居然被晕了,现在过了多久了幻云。”

    “已经过了19年了宿主。”幻云那冰冷的电子音时隔19年又一次淡淡在齐云涛的脑中响起。

    齐云涛楞了半天,随即咬牙切齿的说到:“这群王八蛋居然把我晕了整整19年!”

    幻云没有理会齐云涛,在发出“叮”的一声后,说道:“试炼任务已完成,系统初步绑定成功。”

    齐云涛听见这话狂喜道:“我完成任务了,可以回家了!偶,爸妈你们的儿子总算还活着,还可以孝顺你们几年。”

    “是的宿主,理论是可以,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你还得留在这儿。”可幻云在此刻却向齐云涛泼了一盆冷水。

    “怎么了,不是你说的我生存十年就可以回家的吗?”齐云涛的怒火喷涌而出,但还是强忍着怒气问幻云,“难道你想出尔反尔不成?”

    “宿主现在当然可以返回原世界,但在这个世界目前宿主收获甚微,就这样走了对于宿主未来的成长极其不利,如果你不想那么早死的话,最好在这个世界完善你的能力。”幻云依旧冷漠的回复到。

    系统冷漠的电子音仿佛一盆冰水,泼灭了齐云涛那熊熊的怒火,“我和这个东西较什么劲呢,我拿它毫无办法,就算它要杀我我又能怎么办呢?”想到这齐云涛不由得有点灰心丧气了。

    “再次重复,系统只是一个助手,只为了宿主变强而服务,不会主动威胁宿主的生命安全。”幻云那冷漠的电子音都仿佛带上了怒气。

    “只能先相信它了,”齐云涛冷静下来,想了想,“确实如它所说,虐杀原形1里的东西我现在只有一个黑光之躯,所有的战斗形态和防御形态没有,特殊技能也没有,如果不在这个世界多强化一下自己,那未来要是被传送到一个强大的世界,恐怕我必死无疑。”

    齐云涛的危机感越来越重,“虽然这个系统或许不像小说中的主神那样动不动就抹杀自己,可这随机传送可真的要命啊!”齐云涛摇了摇脑袋,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不过高风险伴随着高收益,现实里的我普普通通,但在这个系统的帮助下只要我不死,那我将可以凭借无数幻想世界资源来让自己成就永恒!”齐云涛感觉自己的野心好像正在壮大,但还是缓了缓心神问到:“现在任务完成了,如果我留下来遇到危险,是否可以立即返回?”

    “可以。”幻云依旧冷漠的回答到。

    听见这个肯定的答复齐云涛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既然有了退路我还怕什么,让我大干一场吧!”齐云涛轻喝一声。

    “PARIAH,你这个怪物还不赶快滚出来,给我杀了外面那些黑色守望的喽喽。”雷德曼博士癫狂的声音突然在齐云涛的头上响起。

    齐云涛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个疯子似的家伙喊的是自己,一股怒火喷涌而出。“你这老王八蛋,把我弄晕过去了整整19年,这中间无数次抽我的血,割我的肉,现在我报仇的时候终于到了!”

    齐云涛缓缓的站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走到了自己所躺的实验台边上,双手紧紧抓住实验台的底盘。握紧之后,双臂一起发力,将那个笨重的实验台举了起来。随后用尽全力向雷德曼所在的位置砸去,可以抵挡火箭弹的防弹玻璃也扛不住这非人的怪力,被实验台砸的支离破碎。

    齐云涛向着自己砸出的洞纵身一跃跳了进去,地上有几个倒霉的研究员已经被自己扔出的实验台给砸的骨断筋折,变成了一滩肉酱。可前面却还有几个刚刚站的位置比较靠后的人安然无恙,可也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转身向外逃去,可齐云涛也不加理会。

    因为此时雷德曼这个主犯已经被他砸出的实验台压住了右腿,齐云涛已经接近了,而他还在疯狂的挣扎,试图将那个笨重的实验台从自己的断腿上挪开,可他那瘦弱的身体弱小的力量注定了他所作的动作是无用功。

    就在这个时候齐云涛慢慢走到雷德曼面前,雷德曼看着慢慢接近自己的齐云涛,崩溃的喊道:

    “不要杀我,我知道这个基地的密道,黑色守望已经打进来的,如果没我带路你必死无疑。”雷德曼惊恐的求饶,“绕我一命我可以带你逃出去,而且我知道你的母亲伊丽莎白被关在哪。”

    齐云涛不屑的撇了撇嘴,“杀了你我一样可以知道,而且那可不是我母亲。”

    话音还未落完就一拳狠狠地打在雷德曼头上,将他打得头破血流,与此同时齐云涛的身上冒出了无数暗红色的触须,贪婪的吞噬着雷德曼的身体,雷德曼持续的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一点一点的被齐云涛给吞噬殆尽。

    在吞噬完雷德曼以后,无数雷德曼的记忆碎片向齐云涛涌过来,齐云涛措手不及,无数雷德曼的记忆与自己本身的记忆发生激烈的碰撞,让齐云涛感到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齐云涛双手捂着头,一边不停的发出惨叫一边小声的念叨着:“我是雷德曼,我是GENTEC的雷德曼!”

    “不,我不是雷德曼!雷德曼被我吞噬了,我是来自地球的齐云涛!”齐云涛大喊一声后终于稳定住了心神,可脑袋中依旧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让他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

    过了十几分钟,齐云涛终于恢复过来,苦笑着想道:“第一次吞噬经验不足,差点被雷德曼的记忆给冲垮。看来以后吞噬只能选择关键的记忆,其他的则先封存起来,需要的时候再去调阅,否则我很可能会迷失在对方的记忆当中,被其他人给借尸还魂,夺舍重生了。”

    过了一会儿,齐云涛感觉力量恢复了一点,便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四下张望了一圈,发现剩下的人早已经跑光了,还好齐云涛的运气不错,不然以他刚才的状态,随便来个人都能把他给弄死。

    突然前方的通道中传来一阵阵激烈的枪声,看起来就在前方的不远处就有人在进行枪战。齐云涛这时回想了一下雷德曼博士的记忆,发现逃生的密道居然在前方激烈交火的地方,这个发现不由得让齐云涛头都大了三分。

    “交火的是黑色守望和GENTEC的保安部队,但是GENTEC的保安肯定是打不过黑色守望的,我得想个办法弄套他们其中一方的衣服,混进去之后找机会从密道逃跑。”想到此,齐云涛将身上的衣服变成地上躺着的保安衣服的模样,随后向着枪战的位置慢慢靠近。

    黑色守望和保安部队在一条通道里激烈交火,只见激战的双方之间子弹如雨一般飞舞,形成一片密集的弹幕,不论谁上去都会在一秒之内变成一个马蜂窝,就算齐云涛是原型体,但他只要敢上去,那也是必死无疑的。

    于是齐云涛从后方靠近了保安部队,不过由于他的衣服所以没人注意他,他顺利的混进了保安部队之中,四下看了看,却发现保安部队居然没有人指挥,几支小队都是各打各的,结果在局部人数比对方多四倍情况下还被对方黑色守望的人给压着打。

    齐云涛伪装成一副愤怒的样子,凑到一个被流弹伤到胳膊的正在处理伤兵旁边问到:“嗨,兄弟,我们的队长呢?前方的兄弟们叫我回来问问,怎么都没有人指挥啊,这我们可这么打啊?”

    “刚刚后方被偷袭了,我们三小队的队长还有一小队四小队的队长都已经战死了,现在就二小队的队长还活着,可他被对方的震撼弹给震晕了,就在那边躺着呢。现在没有一个官来指挥,大家都是各打各的,互相之间也只来得及通知到后面的队伍,所以才导致整个大前方兄弟们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这仗打成这样,要不是对手是黑色守望那群冷血的屠夫,我们早该投降了。”说罢伤兵边包扎还边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

    齐云涛不动声色的缓缓接近,佯装查看二队长的情况,慢慢靠近了晕过去的二小队队长。

    “前方危急,队长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齐云涛装作一副焦急的样子问守卫在二小队队长旁边的警卫战士说到,“要不你喊一下队长,看看能不能把队长弄醒。”

    警卫战士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多想,“早试过了,没用的,恐怕等我们都死了这家伙都醒不过来。”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也还是转身去摇晃队长。

    就在警卫转身以后,齐云涛一步向前,一只手插入到警卫的心脏,一只手迅速捂住警卫的嘴巴,发动了吞噬变身,而其他人丝毫没有察觉到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看起来我已经变了,杀了这个无辜的人我的内心居然毫无波澜。”齐云涛看向自己的双手,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或许就是强大的代价吧,未来说不定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心中虽然那么想着,可手中的速度丝毫不慢,瞬间将地上晕倒的第二小队队长也给吞噬了,并转变为了他的样子,走上前大喊到:“所有人听我指挥!”

    作为唯一幸存的指挥官,保安部队的其他人毫无疑问只能选择听从齐云涛的指挥,周围的小队成员立刻向着齐云涛的位置集合起来。

    “听着,对方的人数只有我们的四分之一,火力强度也无法对我们进行压制,现在采用爆破推进的方式,干掉那些黑色守望的畜生一起逃出去!”说完齐云涛就带头向黑色守望扔出了手雷,其他队员也跟着他的动作将所有的手雷扔了过去。

    在爆炸声还未停止的时候,齐云涛就带头冲向黑色守望,而其他人也跟随着他的脚步向前冲锋,边跑边射,将无数的子弹向着黑色守望的士兵喷洒过去。在保安人数占优的情况下黑色守望小队被打得节节败退,甚至连自己的伤兵都来不及带走。

    在冲锋过程中,齐云涛装的队长也中了几枪,不过对于他这个黑光病毒原型体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不过他还是保留住了伤口,就地疗伤,并让保安部队的所有人都继续向前进攻。待其他人走了之后,齐云涛吞噬了一具黑色守望留下的尸体并变化成他的样子。

    “现在我便可以海阔凭鱼跃了。”齐云涛愉快的打开了密道,迅速通过之后,发现自己已经位于曼哈顿的城郊了。

    “现在黑光病毒应该已经被艾利克斯砸破由车站位置开始扩散了,既然剧情已经开始了,我又岂能不插上一脚呢,只有等我把黑光计划的各种感染体全部吞噬一遍,我的战斗形态和技能就能进一步完善了。”齐云涛自言自语的说到。

    齐云涛抬起头看着这座繁华的城市,叹到“多么美丽的城市啊,可惜再过不久就将成为一片废墟了,在此之前,我还是小心为上暗中发展吧。”

    言罢便将黑色守望的形态解除,用黑光病毒的能力模仿A哥的造型构建出了血翼飞龙夹克,牛仔裤,脸也变回了自己本身的样貌,开启了冲刺状态,迅速跑上一座大楼,随后在一栋栋高楼之间奔跑飞跃,向着市中心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