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部分虐杀原形第八章解锁利爪形态

    更新时间:2017-10-25 18:16:43本章字数:2016字

    第一部分虐杀原形第八章解锁利爪形态

    就在伊丽莎白跳下去的同时,那些生化囊突然破裂开来,一个个看上去没有皮肤的鲜红色的怪物从囊中钻了出来,这些怪物在游戏中的代号是“猎手”。

    先钻出来的几只猎手直接扑向了艾利克斯,将艾利克斯从洞口撞了出去,却还不依不饶,继续追杀而去。

    而齐云涛面前也有几只猎手正在对自己虎视眈眈,可齐云涛身上传来的病毒君王的威压却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凭着齐云涛现在的威压明显不可能震慑得住这几只猎手太长的时间。

    “先下手为强,我一个病毒君王还能怕了这些低级感染体不成。更何况我吞噬了不少黑色守望的精锐士兵,格斗技术已经达到这个世界顶尖的程度,还能打不过这些没脑子的怪物不成?”

    齐云涛深吸一口气,直接向左侧的猎手一脚踹了过去,那只猎手瞬间被齐云涛强大的踢击给踹飞砸到了墙上。

    而这个举动明显激怒了几只猎手,它们同时扑了上来,齐云涛不慌不忙,踏前一步,在快要被猎手扑到时,一个滑铲从它们身下滑了出去,而这几只猎手落地却撞到了一起,全部摔成了滚地葫芦。

    机不可失,齐云涛乘此机会从一只猎手背后抱住了它,先是一个摔投,接着一个结结实实的背摔将这只猎手给摔晕了过去。齐云涛见这只猎手已经昏过去了,便将自己的双手化为了触须,从这只猎手的脖子处插进去,大喝一声,便将猎手给吞噬一空。

    这个行为仿佛解锁了什么禁忌,吞噬了这只猎手后,一层暗红色的触须在齐云涛的身上不断的翻滚着,齐云涛感觉到体内的黑光病毒的力量疯狂的涌向了自己的双手,并在自己的双手上不断进行压缩。

    齐云涛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这个瞬间被压缩到了自己的双臂上,手上的每一个细胞都传来一种又疼又胀感觉,以前受到的枪伤的痛与此相比简直是小儿科,医学上把疼痛分成十级,蚊子咬为一级,孕妇分娩的痛为十级,而这种疼痛则是超越十级的痛苦。而这种痛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齐云涛感觉自己的双手仿佛都要炸开了,大喊道:“啊——————!”希望借此来减轻痛苦。

    随着这一声喊叫,齐云涛双手手上的压缩到了一个极限,无数暗红色的触须由齐云涛的肩部向着双手蔓延,并在他的双手上面不断纠缠,凝练,最终变成了一层坚硬的角质层,上面还布满了尖利的倒刺。

    五个手指也疯狂的生长,并化作了三十几厘米长的利爪。齐云涛挥了挥爪子,带出了一道道破空声,诉说着这利爪的锋利。

    “终于解锁了,我的第一个战斗形态,”齐云涛邪邪的看着还在地上的打滚的猎手,

    “让我来帮你们这群可悲的生物解脱吧!”边说边挥舞着双爪冲向这几只猎手,每一爪子下去便会带走猎手的一大块血肉,一只猎手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齐云涛划成了一地的碎肉。

    而在这个时候,其它的几只猎手已经爬了起来,冲着齐云涛愤怒的嘶吼着,身体却不断的后退。

    齐云涛不屑的看着它们,用爪子对着它们勾了勾“come on,baby!”

    一只猎手仿佛收到了齐云涛的挑衅,人立起来咆哮一声后,挥舞着它的利爪向齐云涛砍过来,强大的挥击将坚硬的钢筋混凝土墙面打得碎石横飞,看上去威势甚大。

    可这笨拙的攻击又怎么可能伤得到齐云涛呢,只见齐云涛侧身一躲,同时利爪便向猎手的左腿砍了下去,锋利的爪子一挥而过,将猎手的左腿齐膝盖给斩断,这只猎手受此攻击瞬间身体失衡,摔倒在地上。

    齐云涛乘胜追击,先是一爪切掉猎手的右臂,又是一爪从猎手的胸膛穿心而过,从心口向着四周撕开,这只猎手只哀嚎一声便被齐云涛撕成了碎块。

    剩下的几只猎手好像已经怕了,想要退却,可齐云涛岂能放过它们,几步冲上前去,而最前面的那只猎手见势便张开了双臂想要给齐云涛来上一个怀中抱妹杀,可齐云涛怎么会中此恶心的招数呢,尼玛我连妹子都没抱过岂能被你这么一坨怪物给抱杀了。

    于是齐云涛故技重施,在靠近猎手后,突然一个滑铲从这只猎手的胯下钻过,同时双爪狠狠的砍向猎手的双腿,猎手的两只小腿被他这一招给切了下来。

    而齐云涛此时一个翻转跳跃,就骑到了这只猎手身上。双爪对着猎手那颗硕大的脑袋就是一挥,猎手的脑袋瞬间被拉掉了半个,此时齐云涛的身上冒出无数触须插入猎手的身体,这只猎手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齐云涛给吞噬了。

    齐云涛吞噬这只猎手之后感觉到了体内的力量更强大了一分,不由得兴奋的大吼一声,可这一声吼却好像触发了什么禁忌,十几只猎手从生化囊中跳了出来,齐云涛看着面前的二十只猎手,欲哭无泪。

    “各位大佬,小弟我错了,你们看能不能放小弟一马,他日兄弟我必有回报。”齐云涛一边后退一边谄媚的说道。

    可很明显这些猎手并没有放齐云涛一马的意思,反而一蓄力完毕就向着齐云涛扑杀过来,而齐云涛眼见猎手向着自己冲过来,不慌不忙摆出一个架势,气沉丹田随后.......撒腿就跑。

    “我脑子抽了才和你们打,有种单挑,那么多人一起上算什么好汉!”齐云涛虽然嘴里骂着这些不知廉耻的猎手,可脚上的动作丝毫不慢,几步就冲到了洞口,转头对这群猎手狠狠的比了一个中指,随后张开薄膜向着楼下滑翔而去。

    下面的军方和黑色守望早已经被艾利克斯消灭了,剩下的也被他吸引到油罐厂那边去了,这里的地上只剩下一地残碎的尸体和各式各样的枪械火箭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