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部分虐杀原形第十二章惊闻主宰

    更新时间:2017-10-27 21:40:22本章字数:2119字

    第一部分虐杀原形第十二章惊闻主宰

    第二天一早,克罗斯带着一脸疲惫把齐云涛叫到了指挥室,看见他没有在昨晚的袭击中受伤后就随意吩咐了两句,让他处理一下文件后,便又带队离开了基地。

    齐云涛在克罗斯走之后,迫不及待的冲向了基地中封存病毒资料的地方,顶着杰克的身份,向管理员说一声克罗斯需要ZEUS的资料后,就轻松拿到了GENTEK这十几年实验的病毒资料,发现了很多在游戏第一部没有出现过的实验品,而这些实验品有很多都是在虐杀原形2中才出现的,就比如说猎杀者和主宰。

    齐云涛凝重的看着资料,内心旧旧不能平静,连忙在脑海中呼唤着系统:“幻云这是怎么回事啊?”

    已经默默潜水了好几天的系统幻云依旧以那副冰冷的电子音回答到:“这是很正常的情况宿主阁下,你所穿越的世界是虐杀原形,而这包括第一代和第二代甚至其它为展现出来的地方。”

    但是齐云涛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那现在为什么就已经有二代游戏中的新型病毒造物诞生呢?”

    幻云冰冷的说问到:“你应该任何世界的科学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游戏中二代的时间线距离一代连一年时间都没到,怎么可能诞生那么多新型的实验品?”

    系统说到这,齐云涛恍然大悟,随后细细的查找关于主宰的信息,这个怪物可关系到解锁二代中BUG一般的能力触须形态以及那坚不可摧的的黑光护盾形态。果然有权好办事,齐云涛没一会儿就查到了,有三只主宰被黑色守望关押在曼哈顿城郊的741号军事基地里进行研究和实验,迅速记下地点后,立刻动身赶往那里。

    齐云涛到达741号基地附近后,跳到一颗树上,使用热感视线细细观察了一番,发现那座基地外围防御看似松懈,每个门都只有两个海军陆战队成员站岗,偌大的一个基地里只有两支小队进行巡逻。

    而内里实则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数个黑色守望狙击手潜伏在各个隐蔽的狙击点,四面城墙上八台自动化机炮缓缓旋转着,六台病毒探测器将整个军事基地无死角的覆盖起来。

    就在齐云涛束手无策的时候,就看见一辆军用运输车缓缓从远处向着基地开了过来,车才到门口,病毒探测器就变成黄色,可守门的士兵却丝毫不感觉意外,检查了一番证件就打开闸门放行了。

    可这车才进门病毒探测器就由黄色就变成了红色,还发出刺耳的警报,可里面的士兵却并没有行动起来的意思,一个指挥官模样的人小跑过去,在那台病毒探测器那一番摆弄,病毒探测器居然被他给关了。

    齐云涛看着这一幕,暗道一声“天助我也!”之后,超负荷开启精灵之速,朝着基地狂奔过去,到了墙边一个大跳飞跃过城墙,躲到了一堆箱子后面,变身成一个普通黑色守望的样子悄悄地接近了那个指挥官。

    那个指挥官对身后有人靠近毫无察觉,嘴里好像在骂着什么,齐云涛见此机会,立马将一只插进了他的胸口,另一只手捂住他嘴巴发动了吞噬变身能力,瞬间将这个家伙给吞噬了然后变成了他的样子。这一幕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没有任何人发现指挥官居然已经换人了。

    “怪不得这些人对警报视而不见,原来这里每天都有一辆载满了感染体或者猎手的车来给地下的实验室补充材料,滋滋滋,这下面到现在得有多少人死在那啊?”浏览着指挥官的记忆齐云涛对黑色守望的狠辣以及这些科学家的疯狂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整理了一下思绪,齐云涛走进了地面基地里,只见里面除了一个个身穿防化服的科学家之外,居然还有许多的黑色守望看守在这里,旁边一个房间里,透过玻璃可以看见一个个感染者被关在不同的电笼里,外面几个科学家和一个好像是这负责人的高级指挥官指着那些感染体好像在说着什么。

    齐云涛走到地下实验室的入口处看了一眼,发现那装着一个指纹探测器,还有两个黑色守望守着,自己吞噬的这个家伙的记忆里能进去的就只有一个人,就是自己左上角的那间实验室里的技术负责人约翰。

    而约翰所在的那个实验室也是需要身份验证的,外面能进去那个实验室的只有那个正在和科学家交谈的那个高级指挥官杰森。

    齐云涛装作一副急切的样子跑到杰森旁边对他轻声说道:“不好意思长官,你能和我过来一下吗?我有紧急情况要汇报!”

    齐云涛说完之后就看见杰森疑惑的皱着眉头,仿佛在思考会出什么事,但是他貌似并没有想到,冷哼一声道:“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会让你去刷一个月厕所。”说完便和齐云涛一起走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

    “说吧,到底是什么情况?”杰森问道。

    可齐云涛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的意思,直接发动了吞噬能力,杰森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齐云涛给吞噬一空。

    化作了杰森的样子,齐云涛快步走向了约翰的那间实验室,而周围的人这一时半会儿也并没有发现刚刚和杰森在一起的家伙已经消失了。

    成功通过验证,实验室内科学家们忙碌的操作着器材,两个个黑色守望士兵在站岗,一个顺着实验台巡逻,而穿蓝色防化服的负责人约翰就在一个站岗的黑色守望士兵的目光范围内。齐云涛大脑飞速运转,立即制定了一个计划。

    齐云涛慢慢走到自己面前的黑色守望士兵身后发动将其吞噬,变成了他的样子站在那里,当那个巡逻的黑色守望士兵到了自己面前后,一把捂住他的嘴巴然后吞噬了他,然后缓缓靠近那个守着约翰的黑色守望士兵,全程没有一点声音发出,守卫约翰的那个士兵毫无察觉,被齐云涛以同样的方法吞噬殆尽。

    做完这一切,齐云涛发现那个负责人约翰依旧沉迷在他自己的实验里,便毫不客气送他去见上帝了,不过以自己从他记忆中看见的这家伙做的那些事,他的归宿只能是下地狱去为他的行为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