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部分虐杀原形第二十章猎杀终章

    更新时间:2017-10-31 21:46:04本章字数:3661字

    第一部分虐杀原形第二十章猎杀终章

    艾利克斯看似平静的目送克罗斯离去,可心中却早已波涛汹涌,身上的伤势带来的痛苦远比不上心中传来的疼痛,艾利克斯现在感觉自己的心脏上仿佛千把利刃刺穿,并狠狠地喇开。

    艾利克斯惨笑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背叛我啊海伦?原来PARIAH传来的意思是这个,可笑啊,我可真TMD可笑啊!”艾利克斯这个屠戮千军,纵横曼哈顿的霸气原型体此时却黯然的流下了泪水,又有什么事情是比被至亲挚爱之人背叛更来得伤痛的呢?

    艾利克斯看着血水中倒映的狼狈不堪,可怜可悲自己,指着血水中的自己嘲讽的说道:“你好像一条丧家之犬啊!”

    可就在这时,突然听见上面传来克罗斯上尉的声音:“队员,跟上我!

    ”抬头一看克罗斯带着一队全副武装的黑色守望又绳降下来。然后呈半圆形将艾利克斯包围起来,克罗斯看着艾利克斯得意的说到:“你跑不了了,墨瑟。”

    艾利克斯收敛了一下精神,迅速转化成利爪形态,看着包围住自己的黑色守望,冷冷的说到:“杀戮时间开始了!”话音刚落就一记地刺攻击过去,瞬间将三个反应不及的黑色守望士兵穿成了糖葫芦。

    克罗斯愤怒的大吼:“Fire!”一片密集的弹幕就向艾利克斯射了过去,艾利克斯被打得连连后退,行动被大幅度限制了,就在这时一颗榴弹突然射到艾利克斯身上,将艾利克斯打得倒飞出去,不过这也让他脱离了弹幕的压制。

    克罗斯一愣,大骂到:“谁TMD干的好事?”周围的人都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注意到是谁发的榴弹。

    齐云涛在发射完榴弹后,立刻把榴弹枪给丢的远远的,捡起一把M16划水,在激烈的战斗中谁都没有注意到躲在后面的齐云涛的小动作。

    艾利克斯被炸出去后,迅速躲到一根被感染的柱子后面,黑色守望的火力压制也只能无奈的停下来。

    趁着黑色守望的人火力减弱,艾利克斯一脚将脚边的猎杀者尸体给踢飞向黑色守望那边,把那边弄得一时之间枪声大作,乘此机会艾利克斯立马一个飞扑杀到人群里,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砍得黑色守望们断肢横飞,惨叫不已。

    克罗斯大喊着:“后撤,给我全部散开,继续火力压制!”

    克罗斯身边的一个黑色守望却显得有些犹豫,克罗斯见状一巴掌扇了过去,“你他妈的还在等什么呢?快给我射击啊!”

    而那个被扇的黑色守望却还是咬了咬牙问到:“可是长官,前面还有我们的人啊!”

    克罗斯瞬间掏出手枪顶住他的脑袋大喊到:“射击!否则我现在就毙了你!”

    那个黑色守望只能抬起枪向艾利克斯的方向射去,可前面的人却倒了八辈子血霉,不但前面有个杀神,后面的队友也对自己攻击,士气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艾利克斯才不管那么多呢,趁着此时杀入克罗斯好不容易才重整好的队伍内,继续大开杀戒。

    齐云涛眼看艾利克斯杀进来,故意去受了一爪,腹部被抓开了一个大口子,控制住自己的恢复能力,然后开始倒地装死。

    没一会儿这支小队的人就只剩下克罗斯等寥寥七八个人还站着,克罗斯此时还欲动手,可艾利克斯却没心情和他玩了,一脚将克罗斯踢得倒飞出去。

    克罗斯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妈的!离开这儿...”边说边就把升降绳发射上去,拖着自己迅速上升。

    艾利克斯此时纵身一跳,踩在克罗斯的身上与他一起到了巢穴顶部。其他还活着的黑色守望正准备也跟上去,可倒地的齐云涛这时却突然暴起发难,挥舞着利爪砍向他们,第二波杀戮又被齐云涛掀起了。

    与此同时巢穴顶部,克罗斯看着自己面前的艾利克斯,怒骂到:“你以为你赢了吗,墨瑟?你他妈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玩什么游戏。”艾利克斯并不作答,只是默默的在身前挥舞了一下爪子。

    克罗斯上尉无奈的一笑,“好吧,我能告诉你关于Penn Station你想知道的全部。”

    就在艾利克斯听到Penn Station时,脑海中却闪出了一个火车站,一群穿着西装的特工包围住自己,自己手里拿着一个试管,接下来大脑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艾利克斯疼得抱着脑袋跪倒在地上。

    克罗斯一看之后大喜,人生中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迅速从战术包内掏出McMullen博士给的抑制剂缓缓走到艾利克斯身边,带着一丝愧疚的语气说到:“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很对不起你。”

    随后将针管狠狠插到艾利克斯的背上,将抑制剂注射进去,艾利克斯身上的血丝瞬间剧烈翻涌起来,随后归于平静,艾利克斯抽搐了几下之后倒地不动了。

    克罗斯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打开对讲机对着对讲机汇报道:“ZEUS死了,让防化部队把容器搬过来。”

    而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腹部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一只利爪贯穿了自己的肚子,可面前的艾利克斯依旧安静的躺在那,回头一看,齐云涛正对着他微笑道:“这段时间多谢照顾了,作为回报我就给你一个痛快吧。”

    随后齐云涛还没等克罗斯说话就将他给吞噬殆尽,然后走到了倒地的艾利克斯身边。发现他还有生命气息,现在只不过是在装晕罢了。无奈的撇撇嘴,随后死命的摇晃他,边摇边说:“起床了!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艾利克斯慢慢坐了起来,单手扶着额头,时不时还因为疼痛而痛嘶一声。

    齐云涛有点无奈的说到:“可惜来晚一步,不过我不是让你小心你的女朋友了吗?怎么还会搞得如此狼狈?”

    可艾利克斯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丝毫不打算回应齐云涛的问题。见状齐云涛也就不自讨没趣了,耸了耸肩说到:“此地不宜久留,下面还有大量的黑色守望,你现在又身负重伤,我们接下来该去哪?”

    艾利克斯用嘶哑的声音慢慢说到:“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个可以让我感到安全的地方,那就只有市中心西部——我的妹妹的藏身屋了,我们就去那。”

    “好吧,听你的,我先以你的样子去把下面的人引开,你乘机装成黑色守望逃出去吧,我们在你妹妹那汇合吧!”说罢齐云涛就转变成艾利克斯的样子,直接从楼上跳了下去。

    “不好,ZEUS没死,快行动起来,散开围住他。”下面的黑色守望们看着齐云涛都开始慌乱起来,但是高超的战术素养让他们立刻恢复战斗状态,包围住齐云涛并对他射击。

    齐云涛看着这一幕,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一名黑色守望士兵向他射出一发火箭,齐云涛算准时机,将双手化成护盾,轻轻一挑,火箭就被他给反射到黑色守望的人群里,瞬间把黑色守望炸的人仰马翻,哀嚎声四起,原本严密的包围圈也被弄出了一个口子。

    齐云涛毫不犹豫的向着缺口冲了出去,同时还向黑色守望比了个中指挑衅。黑色守望的人肺都要气炸了,从黑色守望建立至今,从没有哪个敌人能逼迫他们到这种地步。

    在临时指挥官的呼喝声中,八辆坦克及三辆武装直升机向着齐云涛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可齐云涛才没兴趣玩打飞机的游戏,心想:“你们这群白痴就慢慢找吧,小爷不陪你们玩了。”一路全速前进,一路把追兵甩的只剩几架直升机勉强能跟上自己。

    可在大都市里,飞机始终受到限制,没一会儿就跟丢了。齐云涛连忙混入混乱的人群,然后迅速飞奔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变成了一个普通黑色守望的样子,直升机坦克瞬间丢失了目标。

    正当齐云涛松了一口气时,视线中却突然出现了数台无人病毒探测器,而好死不死的是这些探测器正向自己的方向飞过来。地面上到处都是黑色守望,导致自己现在根本无法玩飞檐走壁,这就很尴尬了。

    齐云涛深吸一口气,随即抬起火箭筒,瞄准了探测器就是一发入魂,而这也让齐云涛现在的伪装失去了作用。

    “ZEUS在这,干掉他!”周围的士兵纷纷把子弹、榴弹和火箭弹往齐云涛的身上招呼过来。

    齐云涛吓了一跳,如此密集的火力就算是自己的护盾也扛不住啊。连忙抱头鼠窜,只是时不时张开护盾抵挡一些躲不过去的火箭弹,可护盾还是很快就被打爆了。

    齐云涛连忙躲在一座大楼的转角处,想要歇一会喘口气,可祸不单行的是这时居然有人呼叫了炮火打击,这个神技齐云涛自己还没用过,没想到却是被别人先用在了自己身上。

    从航空母舰舰队上发射出的密集的导弹瞬间轰炸了齐云涛躲藏的那片区域,大楼瞬间被炸倒,就连附近的街道都被翻了几遍土。

    待烟尘落下时,齐云涛的区域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一个指挥官带着三个人小心翼翼的抬着枪搜索过去,看见了地上被炸成几段的齐云涛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那个指挥官转过身去比了个安全的手势。

    可在这个时候地上齐云涛的残尸上却突然向他们几个射出了几根触须,洞穿了他们的心脏,随后将他们往回狠狠的一拉,包围吞噬下去。齐云涛吞噬完他们几个后,立马转身就跑,在枪林弹雨中总算逃了出去。

    来到市中心艾利克斯妹妹的藏身处门口,齐云涛总算放松下来,缓缓的跪倒在地,一只手杵着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次黑色守望真是下了血本了,根本不顾及伤亡的在城市使用轰炸,好悬没把自己炸死。

    还没等齐云涛把气给喘匀了,藏身处的门就缓缓打开了,艾利克斯一脸落寞的走了出来,眼角边还挂着一滴泪珠。

    齐云涛这时可被惊讶到了,我大A哥居然会流泪,这比太阳从西边升起东边落下还要让自己难以置信。

    艾利克斯看着惊讶的齐云涛,惨笑着说:“我是不是很像一条丧家之犬?”

    齐云涛讶异的问到:“怎么可能,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艾利克斯坐在齐云涛旁边悲伤的说到:“我的女朋友背叛了我,而现在我的妹妹也开始惧怕我,我现在就是一个怪物!世界之大却无我容身之处!

    我一直在追求答案,追求我的身份,可现在我知道的越多,探索的越深入,得到的结果就越糟糕,而我也越迷茫。我对于问题的探索却导致了现在更加灾难性的后果。

    伊丽莎白被我放出,城市的感染也越来越严重不受控制。人们叫我怪物,杀手,恐怖主义者,我就是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