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贾诩

    更新时间:2018-01-02 07:38:03本章字数:2741字

    第六十一章贾诩

    齐云涛打量了王允一番,在脑海中大概过了一遍三国后说到:“我,啊呸,朕摇头不是拒绝爱卿的提议,董卓那厮必须死,可他手下的西凉军怎么办?”

    自己现在可不是那个身负百吨巨力,刀枪不入的原型体了,面对之后的李傕,郭汜等四人作乱自己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更何况吕布这个人也不值得信任,驱狼吞虎带来的后果不是自己目前所能承受的。

    王允不屑的说到:“陛下,吕布现在是我们的人,只要董卓一死,西凉军必定群龙无首之下必然分裂。长安城城高墙厚,更何况我们有禁卫军和并州军两只精锐部队,就算西凉军中那几个废物作乱,也不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文人轻视武夫是现在的常态,王允连吕布这个天下第一武将都看不起,更何况李傕,郭汜这些不入流的将军校尉。

    王允四下环顾一番,确认无人之后附身在齐云涛耳边继续说到:“陛下,您对吕布这个人怎么看?”

    吕布这个人是很纠结的一个人,对于他齐云涛只能说三个字:“不可信。”

    王司徒闻言点了点头,继续说到:“陛下,微臣也明白此番行动是驱虎吞狼,所以要留下一些人来牵制吕布,避免他成为下一个董卓。杀了董卓之后,只要不宽恕西凉军的其他人,那些亡命之徒必然不会乖乖受死,他们只要一造反,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派吕布去镇压,让他们狗咬狗,而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齐云涛心中狂呼:“妈呀,谁说古人傻的,自己都想不出这样阴险的办法,不过很可惜这家伙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敌人,最后玩脱了,而他玩脱的后果就是刘彻差点被饿死。”

    齐云涛连忙提醒到:“王司徒此记甚妙,可我们的军队满打满算也就三万人,而西凉军可有二十五万人,虽然禁军和并州军都是我大汉的精锐部队,可西凉军同样是与异族征战多年的精锐。数量碾压之下,坚城的优势就变得没那么明显了,毕竟地利不如人和啊王司徒。所以董卓要诛,可西凉军一样要安抚。”

    王司徒有些惊讶的看了齐云涛一眼,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到:“陛下多虑了,西凉军中没有人可以压服其他人统合西凉军,所以他们的分裂是必然的,他们为了保存实力才不会选择损坏自己的力量来和兵精城坚的我们拼命的。”

    齐云涛摇了摇头说道:“王司徒可知贾诩这个人?”

    王司徒有些疑惑的说到:“此人是董卓女婿牛辅的幕僚,为人十分低调,陛下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人?”

    齐云涛叹了口气说到:“朕得仙人托梦,知道了这个人就是变数,正是因为他出的计策,让西凉军不但没有解散分裂,反而调头进攻长安,你我又一次沦为阶下囚,还险些饿死。”

    古人对仙神一说深信不疑,王司徒也不例外,他慌张的说到:“陛下,我这就派人把他杀了,绝不会让陛下再受委屈。”说着就起身,杀气腾腾的向外走去。

    齐云涛连忙叫到:“王司徒留步!”王允疑惑的转过身来看着齐云涛,齐云涛继续说到:“王司徒你只要把这个人抓过来交给我就行,他是一个聪明人,到时候如果能为我所用那就饶他一命,反之...”

    齐云涛比了个抹喉咙的动作,杀气喷涌而出,整个房子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要知道在虐杀原形世界齐云涛可是杀了不少人和感染体的,这杀气比之沙场猛将丝毫不差,王允一个读书人怎么扛得住,瞬间吓晕过去。

    齐云涛抚头说到:“额,没想到气势也能跟随着我穿越世界,这倒是个不错的发现。”

    齐云涛用水泼醒了地上的王司徒,王司徒起来后看向齐云涛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嘴里激动的说到:“汉室中兴,汉室必定中兴啊!先帝啊,臣死以后终于有脸见您了。”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弄得齐云涛一阵无语。

    好在他也意识到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立马止住了泪水,对着齐云涛坚定的说到:“臣一定会完成陛下的任务,陛下您保重身体,臣去了。”

    齐云涛点了点头,送走了王允之后才开始观察身体状况,仔细观察之下齐云涛只能做出惨不忍睹的评价,原身体的主人汉献帝刘彻为了避免像汉少帝一样被董卓赐死,只能每日饮酒寻欢,现在这个身体基本上算是废了,纵然自己有兵王级的战斗技巧,可拖着这么一具残躯也丝毫发挥不出战斗力。

    “还好我有超越之珠。”齐云涛说着就开始与超越之珠构建联系,不过因为穿越消耗的关系,此时超越之珠里虐杀原形产出的世界之力已经消耗一空,而刚刚改变历史的行为也没有多少世界之力产生,仅够自己把身体恢复正常。

    “看来我得多搞点事情了,而且不但要搞事,还要搞大事。”所有的事情都是失去了才会明白它的珍贵,感受着健康的身体,齐云涛乐的哼起了小曲。

    砰!

    还没等齐云涛乐多久,他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彪悍的胖子走了进来,嚣张的说到:“陛下,臣听守卫说王司徒来找给你,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说了些什么呢?你年纪还小,可不要被人给骗了,整个大汉可就只有臣对你才是忠心耿耿的啊。”

    这嚣张的胖子毫无疑问就是董卓了,他见到齐云涛也不行礼,自顾自的坐到桌边拿起水壶喝了一口,等待着齐云涛的回答。

    齐云涛清楚的知道董卓可不是一个草包,他早年率领西凉军征讨异族,与羌族大小百余战,自身武力绝对不低,虽然现在因为沉迷于酒色下降了很多,但是自己只要不能一击必杀,那么等他的人门外进来自己必然是死路一条,就算杀了他自己也很难讨得了好。

    齐云涛抱手躬身道:“国相多虑了,王司徒说国相日夜操劳国事,为大汉尽心竭力,特意将女儿貂蝉嫁与国相,奈何好心办坏事,引得国相与吕布将军不和。这次来特意让朕下旨选一美女嫁与国相,以此来消除国相父子之间的误会。另外我深感自己能力不足,打算禅位与国相。”

    董卓见此高兴的站起来扶住齐云涛说到:“没想到老臣家里的破事居然传到了陛下的耳朵里,让陛下和王司徒费心了,老臣惭愧啊!老臣忠于汉室,禅位一事陛下休要再提。”

    听到这话,让董卓喜不自胜,不过规矩就是这样,虽然自己眼馋皇位,但是该做的态度还是要做的。

    齐云涛意味深长的说到:“国相五月二十二是个好日子,不如就在那天我下旨赐婚,同时我也准备在这一天禅位于国相,你看如何?”

    董卓可不知道历史上他就是五月二十二被杀的,毫不犹豫的说到:“既然陛下决定了,那臣自当遵从,军中事物繁忙,老臣先行告退。”

    齐云涛在董卓走后,开始思量起对策,自己的对手可不只董卓一个,现在天下真正忠于皇帝的可没几个。除了这些诸侯,异族也对中原虎视眈眈,自己绝对不会让五胡乱华再一次发生。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董卓以为皇帝已经完全服从了自己,对于齐云涛的监视放松了很多,对王司徒也更加信任,朝堂之上他老大王司徒就是老二,至于吕布,经过貂蝉那件事,他早已不相信吕布了,这让吕布在朝堂上的位置十分尴尬。

    没过两天,王司徒秘密送了一个大箱子到齐云涛的房间,打开箱子,里面是一些丝绸,齐云涛仔细搜索了一副,找到了暗格,里面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嘴里被破布塞的严严实实的,也是这家伙命大,居然这样都没死。

    齐云涛将这个人拖了出来,却不急着松绑,而是拿起一把小刀笑吟吟的说到:“贾诩先生,很抱歉用这样的手段将你请来,朕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做出一些不聪明的事情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