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烂摊子

    更新时间:2018-01-11 16:09:19本章字数:3161字

    第六十四章烂摊子

    吕布本来还想阻止,可齐云涛下手实在是太果断狠辣了,他手才抬起,那边人就已经死了。

    杀董卓固然会让吕布背负一个弑父的骂名,可好处同样是显而易见的。连十八路诸侯都没完成的事,让自己完成了,那带来的名望绝对可以让自己瞬间洗白,让更多的人才投靠自己。

    吕布冷哼一声站回原位,却也没说什么,毕竟现在董卓已经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文武百官都被刚刚发生的一切给惊呆了,完全没有弄懂情况。

    这时王允开口了:“陛下神威盖世,诛杀了董卓这逆贼,大汉复兴就在今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他官员连忙跪下,与王允一同齐呼万岁,而忠于董卓的那些人还愣着站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该拼命报仇。

    可齐云涛没给他们机会,隐藏在殿外的王越瞬间冲了进来,狂风扫落叶般的斩杀了除吕布外还站着的人,然后收剑默默站在齐云涛身边,警惕的看着吕布。

    吕布见到王越的瞬间,身体就紧绷起来,这个人身上传来的危机感让他感觉非常不舒服,想他是公认的天下第一武将,自武道大成以来,只有和刘备三兄弟对决的时候才让自己感受到危机,没想到面前这个中年人居然也有了能让自己感受到危机。

    武者都有自己的傲气,更别说还有着最强称号的吕布。吕布看着王越,战意开始沸腾起来,握紧双拳摆出了攻击的姿态,傲然说道:“吾乃吕布,字奉先,没想到此世居然还有阁下这样强大的武者,可敢与我一战!”

    王越同样战意升腾,可他的阅历毕竟更加丰富,更能控制住自己,见齐云涛微微摇头,立马收剑回复到:“吾名王越,我是陛下手下的羽林军校尉。吕布将军此地乃是上朝议政的地方,你我在这动手岂不是大煞风景。更何况我时刻要贴身保护陛下的安全,身兼重任…”

    还未等王越说完,吕布就怒斥道:“婆婆妈妈,一点气魄都没有,就你这种废物,某现在都不屑于和你打了。”

    王越被骂的怒火沸腾,看向吕布的眼神越来越不友善,见到这一幕,王允连忙对吕布说道:“奉先这里是何地,岂容你放肆,莫不是你也想行董贼之事不成?”

    老丈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啊,吕布这时才向齐云涛抱拳淡淡的说道:“陛下,臣刚刚只是无心之举,如有冒犯,还请恕罪。”

    王允见此说道:“奉先!你安敢对陛下不敬,还不跪下。”

    齐云涛这时出声了:“王司徒不必这样,吕布将军刚刚协助朕诛杀董贼,定然不会与董贼那厮是一路人。更何况吕布将军想行那董贼之事,也完全没有那个条件,外面二十五万西路军恐怕不会听从吕布将军的号令吧。”

    吕布这时候回过神来了,刚刚的胜利冲昏了他的头脑,董卓虽然死了,但是西路军可不会听命与他,自己现在手下能用的只有并州军那一万人,凭借这么点人自己可做不到董卓那样挟天子以令诸侯。此时要是与皇帝交恶,自己刚刚积攒的名声立马没了,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吕布连忙跪下对齐云涛说道:“臣一心忠于大汉,忠于陛下,刚刚见到王越校尉一时技痒不能自已,还请陛下恕罪。”

    齐云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将军言重了,朕当然相信将军不是有意冒犯,未来你我君臣二人还应当同心协力才是。”

    吕布点头称是,行完礼后默默站回自己的位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齐云涛见此也不多言,开始按照原计划分封官职爵位,将众人打发之后,命小黄门将王云秘密留下。

    王允才到齐云涛面前就痛哭起来:“陛下,臣有罪啊!吕布这厮也是个狼子野心之徒,董贼虽死,但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齐云涛连忙扶起他说道:“王司徒不必如此,这个情况我早有预料,吕布目前还算不上最大的威胁,我找你是想确定一下目前长安的状况,特别是粮食储备。”

    王允听到后,脸色变得更苦逼了,摇头叹到:“现在长安简直就是一片混乱,为了躲避西路军的祸害,长安周边的百姓全都出去逃难了,虽有沃土千里,但却无人耕种,现在全是荒地。不想想办法的话,就凭现在的粮食储备我们很难熬到下次收获的季节。”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齐云涛现在任然有点抓瞎了。要是没有威胁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按照学会的知识花一些时间把杂交水稻搞出来,再加上未来高效安全的探采矿技术和高炉炼钢技术,要不了三年自己就可以带领一支玄甲军横扫天下了。

    可现在一片烂摊子等着收拾,内忧外患之下连保命都艰难。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齐云涛突然想到了幻云。

    “情感之力,我杀了董卓这件事只要大加宣传,天下人肯定会产生敬仰佩服的情绪,这样我不就能重新把幻云唤醒了吗?”

    齐云涛一拍大腿对王允说道:“王司徒,朕现在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我亲手击杀董卓的消息放出去,范围越大越好。”

    王允有点无语的看着齐云涛,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个,一个好大喜功的皇帝如何能重新振兴大汉。

    王允心中不由有点绝望,但还是认真的说道:“陛下,诛杀董卓是好事,但此刻的当务之急还是对付吕布啊。”

    “王司徒,朕心中自有分寸,贾诩现在受朕的控制,他不出意外的话定然可以劝降西凉军,而且我身边有天下第一剑客王越的保护,吕布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朕交代给你的这件事非常重要,只要你办好,朕大兴汉室的目标就算是完成一半了。”

    王允这才同意,动用各种渠道将这件事大加宣传。在这段时间,齐云涛也没闲着,用新获得的世界之力强化自己,现在的他已经恢复了初级形态,力量达到吨位级,利爪形态和变身能力都解锁了。

    同时,因为这次强化齐云涛终于可以释放武将技了,武将技和文士技都分成十人敌,百人敌,千人敌,奥义以及无双。

    在这个世界,只有掌握百人敌的武将技才能成为一名将军,而千人敌的就可以成为一流武将,奥义和无双非绝世武将不能掌控。

    依靠正常修炼顶多能达到百人敌,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斗磨砺后,天资只要不是太差,晋升千人敌是很轻松的。

    十人敌和百人敌这两个阶段的武将只能够将元气运用在强化自身上面,体现为比正常人更强的力量,更快的速度以及更强的续航能力。千人敌阶段的武将就可以借助手下士兵的力量,通过军阵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千人难挡。

    至于奥义和无双就没那么好获得了,天赋意志运气三者缺一不可。每一个能掌握的人都是天地的宠儿,世界意志所青睐者。他们杀人如割草一般简单,普通士兵对他们基本构不成威胁。此外他们还能将体内元气与天地相沟通,释放出摧城拔寨的攻击,城墙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摆设。

    毕竟修炼时日尚短,齐云涛此时只学会百人敌的技能,这让他感觉无比蛋疼,因为这样的力量对当前的形势起不到任何作用。

    就在这时,小黄门敲门道:“陛下,贾诩先生求见。”

    齐云涛连忙整理一下仪态道:“快让他进来。”

    贾诩正准备行礼,齐云涛立马说道:“文和免礼,朕吩咐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贾诩面有得色的回答道:“不负陛下所托,一切都按计划发展,为了县候的爵位,李榷和张济已经彻底翻脸了。”

    齐云涛喜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贾诩继续得意的说道:“在得到董卓死亡的消息后,张济立马动手,借宴请牛辅的机会,在樊稠的协助下杀了他。可李榷和郭氾得到了消息,直接包围了他们的营地,将张济到手的人头给抢了。”

    贾诩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张济哪里肯干啊,和樊稠点齐了兵马就准备反击。我告诉他们只要内讧肯定被吕布趁虚而入,劝张济放弃功劳。最后张济选择忍了,作为补偿他得到牛辅留下的兵马。不过经过这件事,他们两边算是决裂了,只是为了避免被其他人收拾,还维持着一个表面的合作。”

    齐云涛点了点头说道:“那李儒呢,这家伙同样不能放过。”

    贾诩笑着说道:“陛下放心,李儒已经被李榷和郭氾给大卸八块了,除了脑袋留作证据,其他部位都被拿去喂狗了。”

    齐云涛惊奇的问道:“李儒和他们应该没仇吧,怎么死的这么惨?”

    贾诩阴险的说道:“因为张济选择忍让,所以李榷和郭氾的势力保存的很好,这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李榷和郭氾脑子不好,想要依样画葫芦宴请李儒,可我和张济合谋秘密将李榷和郭氾的情报泄露给李儒。这家伙确实厉害,立马召集了能用的人设下陷阱,然后假装上当,借自己身体不适的由头将李榷和郭氾反宴到自己那里。要不是李儒他确实重病缠身没有恢复,文士技被破,这一次李榷和郭氾真要死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