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扫尾

    更新时间:2018-01-21 21:15:34本章字数:3630字

    第六十六章扫尾

    待贾诩走后,王允立刻跪下说道:“陛下,此乃权宜之计,切勿自误。四世三公的袁家已经不是以前袁隗太傅那时的袁家里,现在袁氏二子都是豺狼,老臣就怕以后不好收拾啊。”

    齐云涛当然明白这一点,袁绍就是大汉帝国的真正的掘墓人,就是他开启士族天下的政治时代,所以他才绝不给予袁绍爵位。袁术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大汉还没亡呢,他就直接登基称帝,两害相比取其轻,此时的齐云涛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王允见齐云涛半天不说话,以为他不以为然,于是心下一狠,以头抢地,使劲磕了几下,血止不住的从他脑门上流下来。齐云涛大惊失色,连忙阻止,同时高呼道:“御医!御医赶紧给我过来!”

    王允晕晕乎乎的也不忘提醒齐云涛:“陛下,老臣的性命不值一提,只愿以此命提醒陛下绝对不要轻信奸佞之言。”

    齐云涛不由得扶住了额头,一脸无语的看着面前这倔强的老头,叹了口气说道:“王司徒何必如此,朕一直都未相信过贾诩,他也同样不是全心全意为朕驱使,互相利用罢了。王司徒不要再想不开了,朕跟你保证,要不了十年我就会重振大汉河山,同时让帝国的版图囊括全世界。”

    王允这才歇下来,配合御医接受治疗,完事齐云涛正准备送走这货时,他突然又跪下了,汇报道:“对了陛下,臣还有一事要奏。”

    “爱卿平身,有什么事就坐着说吧。”

    齐云涛将王允扶到椅子上坐下,又收获一笔王允的忠诚度。王允的头明显还没恢复,酝酿了半天才算开口:

    “董贼死后,大多数同党都被王越校尉在殿内斩杀,可不想还有漏网之鱼,其中一人就是蔡邕。这个人在董贼活着的时候就深得董贼的赏识,一路平步青云,甚至还被封了爵位。董贼死后,我大汉臣子无一不拍手称快,唯独他一人对董贼的死哀伤不已,这些都足以说明他是董贼余孽。此人是当世大儒,文士技强大无比,为了避免后患,臣建议先下手为强,提前清除掉这个不稳定因素。”

    齐云涛差点顺口答应,还好及时反应过来,这蔡邕可以说是三国中死的最冤的人之一,不过死的最冤并不是他出名的原因,他最出名的地方就是生了一个绝世美女蔡文姬。

    齐云涛连忙摇头道:“使不得,使不得啊,这蔡邕不能杀。”

    齐云涛倒不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实际上自变成原型体之后,性欲便大大的降低,而杀戮与毁灭的欲望却日益高涨,对丹娜其实更多的也是责任和愧疚。

    他现在是真的看上了蔡邕的能力,正常三国里蔡邕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可在这里他却是诗词破千军,文章安天下的强者,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其实对汉室也是忠心耿耿的,就这么杀了无异于自断一臂。

    王允明显不能理解,又要以头抢地死谏,齐云涛连忙按住他继续解释道:“王司徒不要急啊,这蔡中郎不过是在董贼死后叹了口气罢了,没必要上纲上线的非要杀他不可吧。”

    王允立马回到:“陛下,非是老臣看蔡中郎不顺眼,说白了老臣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也没必要陷害他。可董卓乃是国贼啊,蔡邕为他的死叹气,如果不处理了他,皇室颜面何存?陛下的威严何在?若是其他时候也就算了,可现在陛下身边豺狼环绕,若不立威,恐怕他们都要生出二心啊!”

    齐云涛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对王允说道:“爱卿此言差矣,如果朕这次把蔡邕杀了,恐怕西凉军那边才真要生出二心,现在好不容易稳住的局势又要变得不可控制。”

    王允立马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这怎么可能啊陛下,杀了他说明您杀伐果决,这样的话那些人才不敢欺负您年少啊!”

    齐云涛又把他压到椅子上,继续说道:“王爱卿,西凉军新降,军心不稳,如果我只因为蔡邕与董贼沾边就杀了他,显出我没有容人之量,那么那些西凉军必定不会再相信朕,以为朕只是缓兵之计,正准备秋后算账,甚至一个不好,直接哗变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允想了想,立马吓得浑身大汗,跪下说道:“陛下高瞻远瞩,老臣差点就做了错事,老臣罪该万死。”

    齐云涛扶起了王允后说道:“王爱卿何罪之有,只不过以后切记不要冲动行事,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先考虑最坏的结果,如此朕便放心了。”

    王允郑重其事的说道:“老臣明白了,多谢陛下教诲,不过董贼余孽该如何处理呢?这些人始终是不稳定因素,不可不防。”

    齐云涛思索一番后说道:“王爱卿说的是,现在我们能影响到的只有长安以及长安附近的郡县,爱卿请看。”

    齐云涛从书架上抽出一张地图,正是京城附近的郡县图,上面标注着长安、京兆、天水、广魏、陇西、南安、安定、新平、扶风、北地、冯翊十一地。

    “董贼作乱以来,大汉各州各自为政,朕能实际掌控的也只有长安一地,可仅凭一个长安可没办法消灭那些乱臣贼子。这十一地就是朕平定天下的起步点,朕需要派出一些朝中信得过的大臣去治理。那些余孽只要罪责不大,就让他们到地方上做帮手,其中有能力的人朕都会不计前嫌的提拔。至于一些罪责严重的,就让他们在去的路上偶感风寒而死吧。”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齐云涛不受控制的释放出一股冰冷的杀气,冻得王允一个激灵。王允变得更加恭敬起来,说道:“老臣明白了,这就去办。”

    待送走王允后,齐云涛叫来了王越问道:“现在我们实力薄弱,急需一些强者来补充我们的战斗力,王爱卿可有人才推荐。”

    王越想了想之后答道:“臣倒是知道一人,叫做童渊,善使长枪,此人武功高强,我与他难分胜负,不过他早已归隐,恐怕很难让他出山帮助陛下。至于其他人,大多数都是江湖游侠,当保镖还行,若是战场厮杀,恐怕连三流武将都比不过。”

    齐云涛喃喃道:“童渊,童渊…这人名字好熟悉啊,对了,他不就是常山赵子龙的师傅吗?”

    王越闻言一愣,然后说道:“陛下,童渊早年倒是收过两个徒弟,一个是人称北地枪王的张绣,一个是西川大都督张任,这赵子龙倒是没听说过,或许是他归隐后收的吧。”

    齐云涛一听,立马大喜道:“这张绣是张济的从子,现在应该就在西凉军中,而想收服张任也很容易,只要我休书一封交予刘璋就行。赵子龙的话,恐怕我要亲自去幽州一趟,趁他现在声名未显将他收入麾下。”

    王越急忙说道:“陛下贵为天子,有什么 事情我们去办就行,您万金之躯岂能轻易离开京城。”

    齐云涛摆了摆手说道:“今时不同往日,现在那些人有哪个愿意听命于朕,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我现在需要大量的人才来辅佐我,可我除了一个天子的名头以外一无所有,若是还放不下身段,那光复大汉之日遥遥无期。”

    王越无力反驳,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只能问道:“那此次出行应该怎么安排?”

    齐云涛想了想回答道:“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以后,轻车从简,就你带上几个身手不错的侍卫和我一起去就行。”

    “臣领旨。”

    王越答了一句后,就出去挑选人手了。齐云涛也没闲下来,构思了一下语言之后写了张圣旨交给小黄门,让他带去蜀地,同时吩咐另外一个小黄门让他去张济军中把张绣找来。

    张绣听到皇帝要召见自己,明显很惊讶,与叔父张济商量一番后,便跟随小黄门来到了皇宫。

    见到齐云涛,他还是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末将张绣,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云涛笑着扶起他夸赞道:“爱卿免礼,朕早就听说过北地枪王的大名,今日得见真人,果然盛名底下无虚士,张将军年纪轻轻就达到一流武将巅峰,真是少年英才。”

    张绣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只能谦虚道:“陛下过誉了,微末之技难登大雅之堂。”

    齐云涛摇头道:“过度的谦虚可就是骄傲了,张将军可知朕为何把你找来?”

    张绣知道正戏开始了,恭敬的问道:“末将不知,还请陛下名言。”

    齐云涛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这次封侯发生的事朕都知道了,这乡候之位本应该是你叔父张济的,可惜被李傕、郭汜两人仗势欺人,强夺功劳。朕本应该为你叔父正名,并且严惩这二人,奈何朕势单力薄,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朕急需人才来辅佐朕,不知道张绣将军愿意吗?”

    张绣也不是傻子,就凭两句话就俯首,淡淡的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末将一直都在陛下手下效力不是吗?”

    齐云涛尴尬了一下,随后立马恢复正常,说道:“张将军,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让你听命于我,以我的为主,而不是你叔父的。不过你放心,我并不是要你与你叔父为敌,只不过我认为你有足够的能力独领一军,想要提拔你。”

    张绣心动了一瞬间,自己虽得叔父器重,但还是没办法拥有独自统领部队。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怕有什么阴谋,于是说道:“承蒙陛下看重,但末将能力不足,还需要在叔父麾下多磨砺几年,还请陛下恕罪。”

    齐云涛淡淡道:“哎,可惜了,这宣威候之位只能留给你师弟张任了,军队也只能交由他统领了。”

    张绣闻言惊讶地抬起来头,这可是爵位啊,多少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荣耀,听他的意思只要答应就能受封,那再不干就是傻了。

    连忙跪下行大礼说道:“末将张绣参见陛下,愿为陛下赴汤蹈火,扫尽天下!”

    齐云涛轻笑着扶起了他说道:“爱卿平身,朕现在就封你为建忠将军,至于宣威候的爵位,如果在将军未立一功的情况下就受封,恐怕难以服众,不过眼下就有一个机会。”

    张绣连忙说:“陛下请讲,末将必当全力以赴,为陛下分忧。”

    齐云涛说道:“董贼死后,西凉成为无主之地,不过西凉还有几支势力不可小觑,朕欲收服他们,而不从者….”齐云涛比了个割喉的手势,然后继续说道:“不过此事不急,待你师弟到了之后,你们先与部队磨合一下,待明年就出征。”

    张绣恭敬道:“末将领命,必定不负陛下所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