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访贤(上)

    更新时间:2018-01-26 23:11:59本章字数:2847字

    第六十七章访贤(上)

    时间转瞬即逝,这三个月来大汉的一切都在向好的一面发展,齐云涛诛杀董卓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大汉,不过可惜的是幻云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自己本来还想多问问它一些问题呢。而封侯的圣旨也同样到了袁术、益州牧刘焉,幽州牧刘虞和荆州牧刘表手中。

    封侯的这些人无不对齐云涛感激涕零,各个皇亲都派出一支军队带着钱粮和美丽的少女献与齐云涛,这些部队在送完礼后同样留了下来,归齐云涛统属。袁术也同样送了大量的钱粮表示感谢,不过军队却在送完礼物后就走了。

    袁术的军队齐云涛也并不强留,他还指望这个草包多消耗消耗袁绍那货呢,不过心里却总归有些不爽。

    这些不爽随着一个人的到来烟消云散,一个英武的将军庄重的向齐云涛行了一个礼,汇报道:“西川大都督张任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云涛连忙扶起他道:“盼天盼地总算把你给盼来了,有了大都督你,大汉中兴指日可待,你就是大汉的希望啊!”说着齐云涛就给了张任一个熊抱。

    这张任虽然才刚来,可齐云涛却绝对信任他的为人和能力,寒门出身的他不但武勇过人,历史上他击杀和卧龙诸葛亮齐名的凤雏庞统,而且更难得的是他还精通吏治政事。

    为人方面更不用说,与吕布多次转投他人不同,张任是死不叛主的典型,历史上诸葛亮对他两擒两放,许下高官候位也没用,一直高呼:“老臣是汉臣,终不复事二主矣!”最后诸葛亮命斩之以全其名。

    后人有诗赞曰:“烈士岂甘从二主,张君忠勇死犹生。高明正似天边月,夜夜流光照雒城。”到1990年7月,广汉市人民政府更是为张任将军立了一块花岗岩石碑,上面所刻的《雒城明月照》可以让人们感受到当年金雁桥头的激战是何等的激烈,张任将军守卫西川的决心是何等的坚决。出于蜀中大将惟张任英雄!

    张任却有点懵,这个时期的他还名声不显,不知道为何皇帝会给予他那么大的期待,甚至把自己说成是大汉中兴的希望。

    张任连忙说道:“为了大汉,为了陛下,臣自当尽心竭力,不过这中兴的希望臣担不起啊。”

    齐云涛笑了笑没说什么,直接任命张任成为三品镇军将军,和张绣一起训练掌管刚刚得到的军队,并且让他负责征召新军,许下年后封候的诺言。

    张任出门以后整个人都还是懵的,没想到才第一次见皇帝,就被他如此信任重用,年后还要给他封侯,这待遇历史上都少有。不过张任很快就调整好心态,暗想到:“陛下如此器重我,我一定不能让他失望,在年后一定要给陛下献上一支强军。”

    送走张任后,齐云涛迫不及待的准备出发寻找那些还未出名的强力武将,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一次与王越的切磋中,齐云涛吩咐他全力以赴使用武将技,王越推脱不过,在训练场上对着空地斩了一剑。

    正是那一剑的风华,彻底惊醒了齐云涛。本以为凭借自己的黑光之躯,足以纵横天下无人能敌,可自己在看到那一剑的刹那,齐云涛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感,会死,一定会死。

    那一剑的威力足以与普通导弹的威力相媲美,更重要的是那一剑里面蕴含着剑意,可以对精神进行攻击,而自己面对这种精神攻击毫无办法。

    在一小段时间里齐云涛很消沉,王越这个时候告诉他:“陛下,您的天子决和斩龙决皆为入门就已经达到二流武将的实力,有什么好气的?”

    齐云涛这才重视起这两本功法,不过很难受的是这两本功法想要快速修炼,都需要百姓的愿力,需要百姓发自内心的感激自己,崇拜自己才行,而现在的大汉,百姓十室九空,白骨露于野,人吃人屡见不鲜,还有谁心里能装得下大汉呢?

    国之不国则民之不民,齐云涛有心要改变这一切,而且他也有能力改变这一切,毕竟自己可是得到杂交水稻的培育方法的,只要有时间把初代的杂交水稻种子培育出来,那粮食问题将再也不是问题。

    可现在自己虽然有地有缓冲时间,但是周围虎狼环绕,自己完全没有办法保住成果,所以齐云涛现在对强者渴求无比。

    不过就算要离开,也需要先安排好这边的事情,否则自己找到了强力武将,可老家没了,那就亏大发了。

    齐云涛首先叫来了王允,和他言明之后,让他暂时代替自己管理地盘,再三告诫他做事情要谨慎,先考虑最坏的后果,否则按照历史上他的做法,恐怕要不了多久西凉军就要杀上长安了。

    完事后,齐云涛叫来了王越问道:“爱卿,此次出行的人手准备好了吗?”

    王越回答道:“陛下,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我在羽林军中发现了四个好苗子,他们的天赋都很好,比之张绣将军和张任将军还更胜一筹。虽然我训练他们的时日尚浅,但是他们四个每个人的武力都已经达到二流武将巅峰,并且他们还习练了皇室秘传的合击战阵,一流武将若不借助军阵的话,他们也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齐云涛大喜道:“辛苦你了,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发,第一站就到幽州,轻骑便装,不要让有心人发现。”

    王越领命后就去安排,没过多时六个游侠儿打扮的人就离开了长安,向着幽州飞奔而去。一路上的见闻让齐云涛感到心寒,就连曹操写的那首“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余一,念之断人肠。”也不能尽显出大汉百姓的惨状。

    别说易子而食,要不是齐云涛及时阻止分发食物,有个灾民甚至连亲生子女也想杀了吃掉。

    齐云涛叹道:“现在的大汉,已经烂到了骨子里,天灾频繁,民不聊生;官员贪渎,朝政腐败;奸佞握权,虎狼当道;恶性猖獗,昏天黑地;这四条哪一条都能让一个国家破灭,现在的大汉却是四条皆备,难啊!”

    现在齐云涛才理解到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这句话的含义,想要征服这个世界,获得稳定的世界之力的难度,远比虐杀原形的要大,自己现在正是宁可再与伊丽莎白大战三百回合,也不想处理这些破事了。

    可一想到这些人都是汉人,齐云涛就没办法狠下心来抛弃他们了。将身上最后一块饼送给灾民后,齐云涛自嘲道:“谁叫我心太软,把所有责任都自己扛。”

    这次出来齐云涛并未通知过幽州牧刘虞,当他出现在刘虞府上时,刘虞被吓了一跳。齐云涛笑着问道:“皇叔别来无恙啊,近来可好?”

    刘虞恭敬的回答道:“承蒙陛下挂念,老臣身体甚好,更得陛下垂青,封我为幽州王,得以震慑公孙瓒,保得幽州一方太平,老臣代幽州的百姓谢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虞说着就郑重的跪下向齐云涛行了一礼,齐云涛想去拉却被他阻止。齐云涛待他行完礼后,连忙将他扶起来说道:“皇叔何必如此,毕竟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更应该团结。现在天下基本上都掌握在那些世家大族手里,而我们汉室也只是其中一支,还是比较弱的一支,不帮你我还能帮公孙瓒不成?”

    刘虞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疑惑的问道:“陛下,现在时局动荡不堪,您乃国君是万金之躯,这个时候冒险离开京城来到我这里,是不是钱粮不足需要我再支援一些?”

    齐云涛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因为这个,我诛杀董卓之后我从郿邬内获得了大量的资金粮草,再加上各位皇叔和袁术送来的钱粮,已经足够我目前发展了。不过皇叔你也知道,现在天下动荡不堪,皇室毫无威严可言,唯有实力才能改变这一状况,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招募一些强大的武将和文臣谋士的,还请皇叔助我一臂之力。”

    刘虞听完后直接说道:“陛下不必客气,正如你说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但凡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吩咐就行,不过你可能来错地方了,皇叔手里面还真没有什么强大的武将,文臣谋士也都不入流。”说着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命人将手下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