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访贤(中)

    更新时间:2018-01-30 23:54:39本章字数:2708字

    第六十八章访贤(中)

    没等多久,刘虞手下的武将文臣都来到 了齐云涛面前,不过确实如同刘虞所说,他的手下还真没有什么 厉害的角色,大多数都是三流水准,只有两个人达到二流。

    齐云涛知道刘虞真没有藏着掖着,不过这种实力的武将文臣对齐云涛一点用都没有。齐云涛向刘虞问道:“皇叔,公孙瓒大义上应该是你的属下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把他叫过来?”

    刘虞闻言面色一变,先将其他人清走,然后一脸悲愤的对齐云涛说道:“公孙瓒现在与那些霍乱天下的诸侯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要不是陛下封我为幽州王,恐怕我们现在早就开战了。”

    齐云涛根据历史,对公孙瓒还是很有好感的,可听他这么一说,就有些困惑。皱着眉头问道:“皇叔,现在天下还忠心皇室的很少,只要我展现出足够的实力,想必公孙瓒是不会反叛的。而皇叔你和公孙瓒的关系现在闹得这么僵,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据我所知,公孙瓒将军一生戎马,一直在对抗异族的最前线。在幽州公孙瓒将军主要负责对外作战,皇叔主要负责对内治理,你们现在怎么闹得势同水火。”

    刘虞叹了口气,然后解释道:“我其实一直非常欣赏公孙瓒,最初我们确实是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合作的非常好。不过我主张的是为政宽容,安抚百姓,对待异族以怀柔政策为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些年下来,我和异族关系处理的非常好,掠边的事情已经很少发生了。

    但是公孙瓒不同,他坚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经常率军进攻异族,我好不容易才建立的外交关系被他破坏的一干二净。不仅如此,他还经常纵容下属的士兵滋扰我们幽州的百姓,我警告他好几次了,可他却说这是为了保证士兵的战斗力,对此我完全无法接受,于是我和他闹翻了,好几次都差点打起来。”

    齐云涛不由的头痛起来,现在士兵可不是自己那个时代的人民子弟兵,素质和德行与土匪也没太大的区别。

    对外方面其实自己更赞同公孙瓒的做法,要是在国家强大的基础上,那齐云涛当然希望做到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可现在大汉的情况,不得不说刘虞的做法更加妥当。

    两人的矛盾现在自己还真没办法调和,不过还是要想办法缓和一下,避免公孙瓒把自己这位皇叔给灭了。其实论实力自己这位皇叔对上公孙瓒完全就是碾压,可刘虞是成也爱民败也爱民。

    历史上他出征公孙瓒之前特意吩咐下面不要多伤人,只要杀了公孙瓒一个就行了。打起来的时候还爱惜百姓的房屋,下令不许滋扰百姓,焚烧城池,结果久攻不下。最后公孙瓒召集精锐,顺风放火,乘势突袭击败了刘虞。

    现在自己这位皇叔看上去已经对公孙瓒忍无可忍了,要是自己不调解一下的话,历史上的事情很可能再次发生。

    如果是其他人,齐云涛巴不得他们手下造反,自己内耗去,可这刘虞不同,三国里面境界最高对皇室最忠心的诸侯就是刘虞了。

    当初董卓篡权,幼帝被废,凭借个人意志立刘协为汉献帝,袁绍等人不满,打算拥戴幽州的皇亲刘虞为帝,与董卓分庭抗礼。

    但找到刘虞后,却被刘虞呵斥:“今天天下崩乱,主上蒙尘。吾被重恩,未能清雪国耻。诸君各据州郡,宣共暞力,尽心王室,而反造谋逆,以相垢误邪!”

    大概意思就是:“你们几个,还嫌现在不够乱啊,不好好为国家尽心竭力,还打算分裂国家。历史的罪人我刘虞当不起,也不想当。”正因如此才有了后面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事情。

    而且他还很有能力,镇守幽州为政宽容,更难得的是他勤政清廉,带头抵制“公款吃喝”,经常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办公,有句话是这么形容他的:“虞虽为上公,天性节约,敞衣绳履,食无兼肉。”

    刘虞的以身作则,在幽州刮起了一阵小清新,远近原本作风奢靡的豪门望族也在他的感化下改变风气。

    因此深得百姓爱戴,当初黄巾之乱时,相邻青州、徐州等地的士族和百姓都慕名投奔他,前前后后竟然有一百多万人。只要刘虞活着治理幽州,那此地将是自己最大的募兵地。

    齐云涛说道:“皇叔,这件事不太好处理,毕竟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恐怕没办法影响公孙瓒手下的军队。现在还是先把他叫来,我调和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同时确定一下公孙瓒反心有多大。”

    刘虞想到现在皇室的处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我这就派人去把公孙瓒请来,不过还请陛下赐下手谕,不然以我和公孙瓒现在的关系,恐怕很难叫他过来。”

    齐云涛立马手书了一张简易的圣旨交予刘虞,刘虞拿到后就叫来了那个二流境界的心腹武将公孙纪,让他快马加鞭去往公孙瓒的驻地。

    齐云涛知道这公孙纪是个二五仔,可现在的情况让他这个二五仔过去是最好不过,于是也就没有提醒刘虞。

    公孙瓒正在府中处理政务,突然听到公孙纪来了,立马亲身出去将他迎了进来。这公孙纪因为和公孙瓒同姓一直被公孙瓒厚待,正因如此历史上他才背叛刘虞,向公孙瓒告发刘虞的计划。

    公孙瓒搂着公孙纪大笑着说道:“兄弟,我说今天怎么喜鹊大清早的就叫个不停呢,原来是兄弟你来看我了。来人,设宴,我要好好与我兄弟喝个痛快。”

    公孙纪被这一行为感动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不过他可是带着任务来的,于是连忙说道:“大哥,不用设宴了,我这次是带着任务来找你的。”

    公孙瓒疑惑的说道:“我和刘虞已经闹翻了,现在就差打起来了,他这个时候还要让我干什么?”

    公孙纪说道:“是陛下要找你,好像是想要调解缓和一下你和刘大人的关系,避免你们打起来让幽州动乱。”

    公孙瓒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这样最好不过,有陛下开口,以刘虞的性格来说应该不会违背圣命。这些日子我一直过得提心吊胆的,毕竟我的部众都散布在外面,刘虞要是动手的话我恐怕只有逃跑才行。”

    公孙纪点了点头说道:“对啊,你和刘大人之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闹得势同水火呢?说实话,夹在你们之间我真的很难受,刘大人是个好官,爱民如子;而你我虽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你对我那么好,我一直都把你当做亲大哥看待。”

    公孙瓒惭愧的拍了拍公孙纪的肩膀说道:“让兄弟你难做了,我也一直很尊敬刘大人,说实话,像他这样的好人在这个时代也就独一份了。在其他方面他确实没得说,可有一点我完全无法忍受,他实在是太软弱了,对待那些异族太仁慈了。

    想想那些异族人,以前经常来掠夺我幽州,造成的死伤不计其数,可刘虞那家伙不但不报复,现在还一直将我幽州的粮食送给他们。现在那些异族虽然很少来进犯,可那不过是他们的伪装。现在连年天灾,我们自己的粮食都不多,一旦我们不给他们粮食,或者给的少了,那些异族肯定就会化身成狼,再一次进攻我们。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有把他们杀怕了,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公孙纪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其实也很看不过去刘虞对异族的怀柔政策。将手谕交给公孙瓒后说道:“算了大哥,这次去就服个软,以刘大人的性格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更何况还有陛下亲自为你们调解。”

    公孙瓒接过手谕看了一遍,确定了圣旨的真假后对公孙纪问道:“兄弟,你说这小皇帝人怎么样?我听说董卓是被他亲手杀死的,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